就爱文学网 >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 张家男人 > 第四十三章 我是唐悠扬的儿子!
    漂亮女服务员站在不远处,看着长相普通的“葛朗台”,心想这个男人又约了一个美女,而且这个气质容貌上佳的美女是他们咖啡厅的会员。

    小白脸?看模样这家伙没有小白脸的底子啊?

    高富帅?绝无可能!

    赵诗今天打扮的很漂亮,一套黑色的针织打底裙,腰间一款精致的皮带将她那纤细的腰肢完美的显露出来,凶部高耸,张墨谦甚至怀疑赵诗的衣服会不会被崩坏?

    张墨谦一边撇着赵诗露出的美腿偷咽口水,一边说明了自己请赵诗喝咖啡的原因,当然,对于偷看美腿这种事张墨谦早已娴熟,堪称老手,赵诗并没有发觉。

    “嗯,没问题,那天我帮您剪彩。”赵诗比薛婵容易说话多了,直接点头答应。

    “薛婵也要去。”张墨谦试探性说道。

    “什么?”赵诗瞪大了眼睛。

    果不其然,赵诗这小妞和薛婵水火难容,张墨谦咳咳了几声,劝说赵诗,大意就是让她在剪彩那天不要和薛婵起冲突云云。

    “没想到薛婵那个死女人也去,不行,张墨谦,有我没她,有她没我。你自己选吧!”赵诗气哼哼的道。

    “我说赵大小姐,剪彩也就分分钟的事,你就看在我面子上行不?”张墨谦急道,开玩笑,两个昆州的天之骄女,缺了任何一个都不行。

    “看你面子,你有什么面子?”赵诗白了张墨谦一眼,伸出白生生的小手修饰着亮晶晶的指甲。

    “来,喝咖啡,都凉了。”张墨谦决定用对付薛婵的招数对付赵诗,死缠烂打。

    “我对咖啡过敏。”

    “……”

    张墨谦很蛋疼,人家对咖啡过敏,而他偏偏邀请人家来喝咖啡?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对咖啡过敏,你喜欢喝什么?”张墨谦笑了笑,露出洁白的牙齿,暗想自己一直走阳光偶像路线,有必要的时候只能牺牲一下色相了,大老爷们,被潜规则一下也没啥大不了的!

    “茶!”赵诗淡淡的瞥了土包子一眼,道:“上楼谈吧,我是这里的会员,上面有茶室,还有各种乐曲,专门有人演奏,环境不错。”

    说完,赵诗优雅的拎起限量版lv,踩着高跟凉鞋袅袅婷婷走向古色古香的楼梯。

    张墨谦快步跟上。

    看到二楼的布局,张墨谦有些惊讶,二楼是完完全全的欧式风格,而且最吸引人的是那一排排排列有致的书架,拥有各种各样的书籍,划分整齐,有些穿着高端的人士,正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一起,喝咖啡的喝咖啡,看书的看书。

    这是个不错的地方,张墨谦心想有钱人就是会享受。

    终于,在上了三楼之后,装修风格完全转变,紫檀木,金丝楠木,以及红木家具,整体的中式风格。

    张墨谦知道,喝茶的地方到了。

    一路上都有熟人和赵诗打招呼,赵诗随便找了一个雅座和张墨谦坐了下来,一个漂亮的女服务员走了上来,赵诗叫她梅花,是她在这里的名字。

    这个叫做梅花的女孩让张墨谦眼睛一亮,他没想到这里的服务生质量这么高,一套优美的旗袍穿在梅花身上,真正能让人感受到华夏古风的味道。

    “诗姐,喝点什么茶?”梅花看着赵诗轻笑着问道。

    “土包子,喝什么茶?”赵诗放下lv,问正像乡巴佬进城一样四处打量的张墨谦。

    “龙井吧!”张墨谦随口说道。

    “梅花,那就泡我放在这里的龙井。”赵诗吩咐道。

    不一会,梅花带着茶、茶具、热水过来。

    赵诗接过了梅花端过来的茶具以及茶,热水,梅花明白赵诗的意思是想要自己来泡茶,没有说什么,慢慢退下。

    “我来吧!”张墨谦站了起来。

    “你会泡茶?”赵诗好奇道。

    “跟一个姓徐老家伙学了点。”张墨谦一边开始熟练的摆放茶具,一边解释道,张家军师,徐北斗,那个神仙般的老人,张墨谦就是跟他学的泡茶。

    “茶分六种:红茶、绿茶、黑茶、黄茶、青茶和白茶,龙井茶是最著名的绿茶。”张墨谦边泡茶边向赵诗解释茶文化,很多人喜欢喝茶,但是对茶却没有一种基本的了解,大部分都是附庸风雅。

    “华夏的茶道兴于隋唐,盛于宋明,衰于清。”赵诗对华夏古文化颇为了解,茶道也有涉猎,所以张墨谦的手法在她看来明显就是一个茶道高手。

    “华夏茶道的基本精神“精、行、俭、德”,与日本茶道的“和、敬、清、寂”,以及朝鲜茶道的“和、敬、俭、真”相近,都受到了华夏儒家思想的影响。华夏茶道的特色是将儒、道、佛三家的思想融合在一起,具有广义性和宽泛性。华夏茶道的精髓用一个字来形容,就是“和”,意味着天和,地和,人和,也意味着,宇宙万物的和谐统一,华夏茶道的灵魂是以儒治世以佛治心,以道治身的,儒道佛思想糅和的总体现,这是源于周易的“保合大和”,的哲学理念和阴阳协调,和五行共生,和天人合一。”张墨谦说道。

    张墨谦对于茶道造诣不是一般的高,煎茶,斗茶,功夫茶,三种形式都会,而现在张墨谦为赵诗跑的茶就是斗茶,斗茶又称为茗战,兴于唐代末,盛于宋代,斗茶是古代品茶艺术的最高表现形式。

    “看来你对茶道造诣还真不是一般的水平。”赵诗觉得此刻的张墨谦就如同当时弹《碣石调·幽兰》的气势一样,认真的时候额头会有细细的皱纹,眼睛会全神贯注。

    不理会世俗的杂扰,虽然在和自己说话,但始终没有抬过头。

    “好了,可以尝了。”张墨谦终于抬起了头,在和赵诗探讨茶道的时间里,一壶让所有人都能闻到的龙井香味终于飘散了出来,张墨谦微笑着将一杯茶递给赵诗……同时偷看人家针织打底裙下的美腿。

    不看白不看!

    “到酒要倒满,倒茶留三分。”

    赵诗很期待土包子的手艺,接过茶,闭上眼睛微微的品了口,龙井的韵味一下子就在她的口中散发了出来。

    明显,土包子又一次震撼了她!

    赵诗发现,她越来越看不透张墨谦。

    一个穿着和长相都如此“土包子”的男人,为什么懂这么多?

    有的时候,他双眼为什么会透出一股沧桑的气息。而有时候,譬如现在,土包子正一脸猥琐的低着头看自己双腿,他以为我不知道?

    土包子肯定是一个有故事的男人!赵诗如是想!

    张墨谦笑了笑,打断了赵诗的思绪:“赵诗,金色阳光开张,我还是希望你能帮我去剪彩。”

    “你不会是怕薛婵夺了你的光彩,才不敢答应的吧?”张墨谦想了想,嘿嘿道。

    “你的激将法对我没用。”赵诗亮晶晶的美眸瞥了张墨谦一眼,轻声道:“我问你一件事,如果你能如实回答我,那我就帮你剪彩。”

    “什么事?问吧!”张墨谦精神一震。

    “你和唐悠扬是什么关系?”赵诗直直看着张墨谦的眼睛,俏脸之上满是期待,作为唐悠扬的忠实粉丝,赵诗一直想找到唐悠扬的下落,亲自拜访。

    “为什么这么问?”张墨谦眼光闪烁。

    “当初在古琴会所,我听出了你弹的曲子《张家男人》,唐悠扬的收官之作,我很小的时候在她魔都那场音乐会听过。”赵诗一脸认真。“既然你会弹这首曲子,你肯定认识唐悠扬。”

    张墨谦哦了一声,道:“不愧是全国冠军,识货。”他确实没想到赵诗竟然知道这首曲子,因为这首曲子除了妈妈姐姐还有自己能弹,几乎无人能弹出来。

    “说吧,你和唐悠扬究竟是什么关系?”赵诗眼神熠熠。

    “她是我妈。”张墨谦直言道,做那个惊艳了世界的女人的儿子,张墨谦很骄傲。

    “啊!”赵诗张大了嘴巴,一脸吃惊道:“不可能,唐悠扬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怎么可能生了你这么个儿子。”

    “……”

    张墨谦汗颜,他除了眼睛和嘴巴遗传得像妈妈,其他的都遗传成了张逸群,帅气,不敢说,但tmd也不丑吧!

    赵诗死死盯着张墨谦的脸庞打量,良久之后,若有所思道:“你确实和唐悠扬有点像。”

    “哎,对了对了,你的钢琴是你妈教你的吧?”赵诗仿佛打开了话匣子,宛若机关枪的语速:“我自从小时候听了你妈的钢琴曲,我就一直想成为一名钢琴师,你妈弹钢琴的时候太有味道了。”

    “你知道不?你妈是我的偶像,我一直想见见她。她现在还好吧?”赵诗还未等张墨谦说完,又道。

    太激动了!土包子竟然是唐悠扬的儿子!

    张墨谦眼神一暗,心里闷得慌,掏出烟点燃深深的吸了一大口,说道:“我妈死了!”

    “啊!怎么会……”赵诗从土包子的眼神中看出浓浓的哀伤之意,心里仿佛被什么尖锐的利物刺了一样,隐隐作痛。

    正在这个时候,大厅中二胡声响起,侧目望去,一位看起来已经年过花甲的老人盘腿席地而坐,怀里抱着一普普通通的二胡,旁边放着一酒葫芦,拉着一首哀伤的曲子——《病中吟》。

    “他是一个奇人,和老板有些关系,每天都会来这里拉一曲二胡。”赵诗看到张墨谦眼中的悲伤,想引开他的思绪。

    《病中吟》,刘天华的处女作,作者遭受了失业、丧父、贫困打击积郁成病。于是用二胡曲以愁消遣,在此心境下,创作了《病中吟》,以病喻情,并未无病呻吟,心病为大,大至忧国忧民。此曲一出,惊艳天下。

    不知道为什么,张墨谦突然从心底冒上来一股悲怆,却无处发泄,好像突然就感觉到了溺爱他的妈妈一生的苦。

    赵诗也察觉到张墨谦的异样,转过头来,看着死死盯着拉二胡的老头的张墨谦。

    眼神悲凉落寞,浑身上下有种凄怆哀怨,赵诗皱眉。

    “老爷子,能让我拉一曲吗?”张墨谦不由自住的向前走去,很平静的问道。

    “你会拉吗?”老人喝了口葫芦里面的酒,笑眯眯的问道,张墨谦点了点头说道“小时候跟着我妈学过点?”

    老人便不再说话,起来的样子有些艰难,张墨谦速度的扶着老爷子起来,老人笑了笑,有种风轻云淡的感觉。

    到了老人这年龄,也算是已经多半个身子入进土里,太多的不事情看淡了看清了看轻了。

    老人将二胡递给张墨谦便站到了一边,赵诗一直若有所思的看着张墨谦,他只是想再看看这个男人惊艳的那一刻是如何的大放异彩!

    张墨谦从老人手里接过二胡,学着老人的样子席地而坐,瞄了一眼旁边的酒葫芦,老人呵呵笑道:“想喝就喝一口,普通的苞谷酒,不贵。”

    张墨谦也没推辞,很厚脸皮的仰头往嘴里到了一口,酣畅淋漓,将酒葫芦放下,坐正,摆好二胡,自嘲的笑了笑,开拉。

    妈妈……

    当第一个音符出来之后,赵诗和老人同样脸色一惊异口同声的喊道:“《我的母亲》”

    赵诗想要让张墨谦停下来,却被老人拉住,老人皱眉的摇了摇头,赵诗脸色苍白的看着闭着眼睛已经进入状态的张墨谦。眉头紧皱,本来她就已经观察到张墨谦的异样,而此刻张墨谦再拉这首号称凄凉无比的二胡曲,如果不能控制住,绝对会陷进去伤了身体。

    《我的母亲》是和《二泉映月》、《江河水》、《病中吟》齐名的二胡曲,也是一首令人心碎,也让人心醉的乐曲。

    但如果把握不好度的话,有可能让自己陷进那种悲凉凄惨之中!

    赵诗刚刚已经看见了张墨谦那个样子,知道张墨谦极有可能出事,不过幸亏老人拉住了自己,不然这让自己叫醒来的话,出事的概率也就更大,暗骂自己怎么就慌张了。

    《我的母亲》不是《高山流水》那样带有描述性的音乐,而是哀伤宣泄怀念极一体的曲子。

    赵诗和老人都是皱眉看着张墨谦,不过听着听着就被张墨谦那悲凉凄惨的二胡声给陷进去了,不知不觉中两个人也随着二胡声中的感情进入了情绪之中。

    在曲子开端是一段引子,它仿佛是一声深沉痛苦的叹息,仿佛作者在用一种难以抑制的感情向我们讲述他此刻的悲鸣哀伤。

    张墨谦在倾诉:二十一年前,经历十月怀胎的母亲生下了他。一岁,母亲教他牙牙学语。两岁,在母亲的帮助下他艰难学步。三岁,母亲教他读书识字。四岁,母亲教他弹琴……十六岁,母亲送他贴身的四叶草羊脂玉,让他在部队小心身体,注意安全。

    三个月后,母亲被害死,他却不在身边……

    张墨谦从低音起奏,旋律连续四次四度上扬,有如江潮掀空,中间旋律跳进至高音,达到了这段曲调的顶点音,随后旋律分解和弦式下降,引出主题,中间几处停顿,似哭诉的间隙,又似悲愤的抽泣,结束给人一种意犹未尽之感,仿佛作者仍在默默地倾诉着,倾诉着,倾诉着……

    一曲完毕,张墨谦犹如进去到自己世界里面,无所顾忌,慢慢的这种凄凉,将三楼所有人给吸引住了,不知不觉中围了上来,在场的,有的为人子女,有的为人父母,他们都能能读懂张墨谦曲子里面那种悲凉。

    子欲养而亲不待,是何等悲哀!

    当张墨谦一曲落毕,赵诗也睁开了眼睛,刹那间看到张墨谦,有种两世为人的错觉,心头一动,更加震撼。

    “你到底是怎样一个男人,又有过怎样的故事!”赵诗自然自语的说道。

    张墨谦将二胡还给了老人,和赵诗一起下了楼出了咖啡厅,才发现夜幕早已降临,天空繁星璀璨。

    张墨谦不由自主的抬头。

    妈妈,你问我出生前在做什么,我答:我在天上挑妈妈,看见你了,觉得你特别好,想做你儿子,又觉得自己可能没那个运气。可是没想到,第二天一早,我已经在你肚子里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4/18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