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 张家男人 > 第六十五章 女大五,赛老母!
    没办法,只能按照赵诗的心意来做,女人喜欢浪漫很正常。

    于是张墨谦飞快的朝着不远处跑去,五十多米左右,都是些不知名的小野花,张墨谦一采一个准。

    赵诗看着在月光下采花的张墨谦,那张俏生生的脸上抹过一丝狡黠的笑意,死土包子,竟然敢说本小姐人品不好,那你就留在这吧,哼,不过今天也太亏了,为了诱惑他,让他又摸又吻。

    亏死啦!

    不过,想到土包子即将走着路光着身子回家,赵诗感到很解气,哼哼!

    从张墨谦跑去采花一刻,赵诗开始行动,飞快的穿好衣服裤子,同时将张墨谦的衣裤扔进车子。哦,对了,还有手机!让他没有打电话求救的机会。

    不玩就不玩,要整就整死!

    这是赵家掌上明珠赵诗的座右铭,于是,张墨谦中招了!

    可怜的张墨谦辛辛苦苦采了一束小野花,刚想准备回去,却发现车子引擎发动的声音。

    “这妞要干什么?”张墨谦一愣,直到看到车子掉头,他这才反应过来。

    “喂,等等我!”仅仅穿着一条内裤的他连忙追了上去,奈何,赵诗的车子是玛莎拉蒂,他的速度再快,差不多相聚五十米的距离,怎么可能追得上玛莎拉蒂grancabrio?一分钟不到,赵诗便将他甩出了几百米。

    追了一阵追不到,无奈之际,张墨谦只好返回。秉着侥幸心理,看看赵诗会不会一时心软把衣服裤子留在原地。虽然这么想,但是心悬得厉害,自从第一次见到赵诗,他就知道这妞做事绝对不留后路。

    果不其然,原地别说衣裤,连一毛钱都没有。

    没衣服裤子,没钱打车,也就意味着他将要步行回去!而且还是仅穿着一条三角内裤回去!

    张墨谦心中苦笑,真的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这一刻,他也算清醒的认识到,对于女人这种不可理喻的动物来说,要随时防备,一个不小心就中招。

    张墨谦开始上路,他也没打算在公路上拦辆车子搭车,第一这么晚未必有车,第二,就算有车,人家看到自己这副模样,肯定以为是精神病院跑出来的,敢让搭车才怪。

    一部《午夜搭车人》引起了多少人的恐惧?

    走了十多分钟,突然前面有一道亮光刺来,车子一个完美的漂移停在距离张墨谦五十米左右的地方。

    是赵诗的和她的玛莎拉蒂grancabrio!

    “算你有点良心。”张墨谦哭笑不得道。

    “我不是来载来的,我是想告诉你,我的内衣扣不在后面也不在前面,而是在侧面!咯咯咯……”随着银铃般的笑声,车子又轰鸣而去。

    张墨谦目瞪口大,破口大骂:“狗日的,原来是在侧面!”

    这里到闹市区有二十多公里,张墨谦开始跑步,这里荒郊野外她到无所谓,他担心的是到了闹市区怎么办?难道光着身子回创业园?这年头微博控太多,被人家拍照弄出一个“裸奔哥”那就糗大了,再被网友人肉出来,乖乖,他这辈子别想泡妞了!

    只能期待赵诗那妞良心发现了!

    二十多公里,对张墨谦来说不算什么,以前在新一代训练,有一个科目就是耐力训练,最好的耐力训练自然是跑步。而且,在新一代被教官逼着跑步并不以公里计算,而是要他们跑到晕倒为止。而那些老变态教官,则是坐在军用吉普上,抽烟喝水,像看一群猴子似的看着他们。

    辛酸的岁月,同样也是充实的岁月。

    张墨谦想得心潮澎湃,不由得大声吼了起来:“兄弟你瘦了,看着疲惫啊……一路风尘盖不住,岁月的脸颊……兄弟你变了,变得沉默了……说说吧,那些放在心里的话……兄弟我们的青春,就是长在那心底……经过风吹雨打,才会开的花……”

    大吼着嗓子,大迈着脚步,感受着风吹在身上的感觉。张墨谦感觉自己的身心都投入大自然。

    开一段,便停一段的赵诗听到身后传来的歌声,不由得嘀咕:“疯子,神经病。”

    不过想到这个“神经病”是被自己逼出来的,不由得咯咯笑了起来,一个唱,一个笑,一前一后,诡异的组合。

    张墨谦的速度很快,四十多分钟,在快到闹市区的时候,他吼出了最后一首发泄的歌曲,发泄从小压在他身上的压力,发泄张家的不幸,发泄失去母亲的悲痛,发泄和鱼小安分手后积郁的痛苦……

    母亲去世,父亲失踪,女友分手。

    一件接一件的厄运连续而来。

    表面上他玩世不恭,但一切都积压在心里,张墨谦口才不差,善于言谈。但是他不善于和别人倾诉,以前,可以和妈妈说说心里话。妈妈遇害之后,还有一个能倾诉的女友……只是没想到最后连女友也离他而去。

    在高速路口听着越来越近的吼声,有点沧桑,有点伤感,还有那么点不可思议。

    “死土包子,神经病!”

    赵诗骂了一声,被这个有故事,有经历的男人的吼声弄得红了眼睛,轻轻的擦干眼泪,从限量版lv里拿出化妆盒,补补妆,用最美的一刻来迎接这个裸奔唱歌的男人。

    吼声越来越近!越来越大!

    一个健硕的身影出现在玛莎拉蒂grancabrio的车灯下。

    看上去很平凡的一个男人喊出了最后一个字符,甩了甩满头的汗水,在玛莎拉蒂grancabrio旁边停下了脚步。

    赵诗呆呆的看着这个眼前的男人,他没有让别人仰视的身高,他没有英俊的外表,他也没有令别人羡慕财富,他喜欢骂脏话,喜欢骂脏话,喜欢抽烟,喜欢偷看女人……可是,自己为什么越来越喜欢这个男人呢?

    他二十一岁,自己二十六岁。

    相差五岁。

    女大五,赛老母!

    赵诗心中苦笑,甩开脑海里的思绪,将张墨谦的裤子和衣服递过去,轻声道:“赶紧换上吧!”

    满头大汗的张墨谦呼了一口气,将心中积郁发泄完毕的他感到很畅快,对于赵诗之前“甩了他”也不那么在意。将手里的那束野花递给赵诗,接过衣服裤子,麻利的穿上。

    “你这是干什么?”赵诗接过张墨谦手里的话,愣愣道。

    “你不是喜欢野花吗?”

    赵诗沉默,喜欢野花?这只是她打发他离开好逃走的借口而已。她家世好,外加人生得漂亮,从小不乏追求者,收到过各种各样的鲜花,这是她第一次收到野花。

    这束花里有野菊、地黄、二月兰、蒲公英……还有一朵狗尾巴花!

    赵诗凑近闻了闻,有股淡淡的清香,情不自禁道:“好漂亮!”

    两人上了车子,玛莎拉蒂grancabrio发动,离开高速路,往温泉区而去,知道土包子跑了二十多公里路,渴了,也饿了,赵诗善解人意的将车子停在一家餐厅门口,拉着张墨谦进去,点了一桌子菜,自己吃了一小碗便饱了,剩下的时间便托着香腮看着对面的男人狼吞虎咽。

    “我脸上有花?”张墨谦疑惑道。

    “没有。”

    “那你看我干嘛?”

    “就是看看。”赵诗轻声道。

    吃完饭快买单的时候,张墨谦“尿急”去了卫生间。

    于是,六百三十五的这桌子饭菜,由赵诗付账!

    车子回到创业园时已经凌晨一点多,下了车,招呼了一声,张墨谦便走了进去,等他走了十多米时,赵诗脆生生的喊:“土包子。”

    “什么?”张墨谦疑惑道。

    “没什么,就是喊喊。”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4/19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