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 张家男人 > 第六十八章 鱼小安的爱情!
    有一种便宜叫不占白不占!

    韩小懒这个女人太蛮横无礼,既然闷骚的薛女王说喜欢自己,张墨谦不介意做出点出格的事,气气韩小懒这个女人……呃,好吧,其实自己也想占占薛女王的便宜,张墨谦可永远忘不了第一次见薛女王的场面。

    高跟鞋,淡妆,天使的面孔,魔鬼的身材,还有那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质。

    这种女人要抱在怀里,将会是什么滋味?

    爽!

    在薛婵白色的奥迪a8里,张墨谦早已感受过薛婵身上的幽香,此时将这身完美的娇躯抱在怀里,幽香入鼻。

    张墨谦是从背后将薛婵抱住的,所以鼻子恰好碰到薛婵的秀发,纤腰柔软,他的双手捧在薛婵毫无赘肉的小腹上,由于他的身高和薛婵的身高是传说中的情侣比例。

    张墨谦突然抱上去的那一刻,薛婵娇躯一颤,低呼道:“你干什么?”

    张墨谦却不理薛婵,而是看着身材高挑的韩小懒道:“我说韩小懒,你看看我们家小婵,雪白粉嫩,清纯娇怜得就像沾着露水的花朵,你学人家泡妞就算了,竟然还敢泡上咱家小婵了?”

    “我碍你事了?你把薛婵放开,光天化日耍流氓?”韩小懒怒道。

    “nonono,你知道小婵为什么喜欢我吗?因为我比有长处。”张墨谦笑意盈盈的双手拦住薛婵的小腹,呼吸者薛婵身上特有的体香,故意刺激道:“你个旺仔小馒头。”

    旺仔小馒头???

    韩小懒一愣,旋即就像被踩了尾巴的猫咪,脸色煞白,恶狠狠的朝张墨谦瞪去:“别以为老娘没见过你的素描”

    ?

    韩小懒话一出口,众女人的视线都聚集在张墨谦身上,指指点点,有的甚至掩嘴娇笑起来。

    张墨谦差点被韩小懒的这句话憋出内伤,勃然大怒道:“是不是找个没人的地方鉴定一下?”

    “找就找,谁不去谁孬种!”韩小懒怒目而视。

    站在不远处的月月偷偷拍了一张照片,照片上的男女猪脚正是相拥在一起的张墨谦和薛婵,哼,张墨谦,对不起咱们诗诗,有你好看的。

    心里嘀咕了一阵,将照片用彩信发给了赵诗。

    “说实话,我是想不通你这样的女人,竟然还这么嚣张,要我换成你,找个地洞钻下去了。”张墨谦毫不留情道。

    韩小懒又羞又怒,跺了跺脚,噔噔噔踩着高跟鞋走到两人面前,拉住张墨谦怒吼:“你走,有本事你走。”

    “走就走。”张墨谦恋恋不舍的放开了薛婵,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和韩小懒一起进入了大厅一侧的一间包厢。

    众人面面相觑,好端端的表白,最后怎么发展到相互鉴定发育是否正常去了?

    砰!

    韩小懒紧紧将包厢的门紧紧关住!

    “女士优先,让本帅看看你的旺仔小馒头。”张墨谦耸耸肩,悠闲的靠在桌子上,昧着良心说道。

    韩小懒眼中一瞬间闪过一丝寒光,突然转身,一把揪住了张墨谦的衣领,上前跨步,骑在了张墨谦的双腿上,试图这个无耻男人压得动弹不得:“我让你告诉老娘‘姐姐喜欢你’的联系方式,你不告诉,我忍。后来你用亲我作为交换条件,我忍。而现在,我忍无可忍。”

    自幼学习跆拳道瑜伽的韩小懒很自信,能将这个无耻男人制服,她将对方引进包厢的原因,就是为了狠狠的教训这个混蛋。

    韩小懒凶巴巴的瞪眼道:“告诉我‘姐姐喜欢你’的联系方式,还有,离开薛婵,我今天就放了你,不然,哼哼哼……”

    威胁?

    张墨谦认真的看着骑在他身上的韩小懒,咧嘴一笑,露出白皙的牙齿,直接探出手臂抱住了她的细腰,站起身,谁知韩小懒不服输,双腿一用力,准备将这个色狼彻底压在桌子上令他动弹不得。

    只不过韩小懒小看了张墨谦的本事,只见他一个翻转,反客为主。

    韩小懒又羞又怒,他什么时候和男人这般接触过?她连见了男人都觉得恶心,更别提和男人如此亲密接触了,想推开压在身上的死色狼,可惜死色狼就像一块大石头一样,无动于衷。

    韩小懒慌了神,不停的挣扎着身子,双手不停的拉扯张墨谦的衣服,想把他从自己的身上拉开。

    “色狼,你放开,大色狼。”韩小懒越发慌乱,身子越发挣扎得厉害。

    韩小懒身上的体香就像致命毒药一般,张墨谦身体不受控制的压了上去。

    咛!

    韩小懒哭了,哭声宛若一盆凉水,将张墨谦浇了个彻底,生出的那股子邪火也被浇灭。双手用力撑住桌面,站起身来,放开了身下的女人。

    “呜呜……呜呜呜……”韩小懒还继续哭。

    “韩小姐,抱歉,刚刚我失控了,对不起。”张墨谦诚恳道。

    “呜……呜呜呜……”韩小懒起身坐在沙发上,眼泪还是止不住的往下流。

    张墨谦最怕女人哭,特别是女人的哭和他有关的时,也不知道怎么劝说这个女人,郁闷的点燃一根烟,坐在她旁边抽了起来。

    韩小懒一直哭,哭了十分钟左右,方才停止了抽泣。

    张墨谦适时宜的递上一张纸巾,道:“刚刚是我鲁莽了,对不起。”

    韩小懒擦干眼泪,轻轻吐出一口气,道:“在我十二岁的时候,父母离异,我跟着父亲过,我父亲一直说想要个男孩,说男孩能传宗接代,对我也进行男性化的教育,慢慢的,我就发现我对男的失去了兴趣,不仅如此,随着年龄的增加,我发现我越来越厌恶男人。后来,我去了美国留学,去到的第一天就在校园里遇到了薛婵,她成熟、漂亮、知性……我也想做一个正常的女人,可是……可是我见了男人就讨厌,我实在无法忍受和一个男人一起生活……怎么办,我到底该怎么办……”

    “这就是你要找‘姐姐喜欢你’博主的原因?”张墨谦突然道。

    “嗯,她是心理学界的大师,我的这方面有问题极有可能是心理方面的原因,希望她能帮帮我。”韩小懒红着眼睛。

    “我把她的电话号码告诉你,希望你能早日康复。”

    张墨谦说道,蒋娇媚那个疯女人本事不低,走遍了全世界,经历了太多的人和事,或许她有本事帮助韩小懒。

    由于张墨谦的同情,主动把蒋娇媚这个心理学大师的联系方式告诉韩小懒,于是两人和好。

    等他们两笑着从房间里面走出来的时候,外面的人,眼睛都瞪大了,包括薛婵。

    里面发生了什么?众人都带着好奇,不过两人都没解释。

    …………

    魔都。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这座共和国的天之骄子每一处都充斥着金钱、欲望的气息。

    一个知性漂亮,气质高贵的女人从陆家嘴某栋大楼走了出来,进了红色的奥迪a4,往金桥的方向开去,在金高路路口停下,走进工农商超市,买了些水果蔬菜,上了车有开了大概两公里左右,转进了名为“智尔公寓”的住宅区。

    上了楼打开门,女人的眼睛瞬间眯了起来。

    客厅里出现了两位不速之客。

    一女一男,女的大概二十一二岁年纪,漂亮得令人嫉妒,男的则是二十七八岁左右,瘦骨如柴,特别是手指纤细得如同筷子一般,格外引人注目。

    “你们是什么人?”女人轻轻的将手里的东西放下,沉声道。

    “莫言姐,你比我想象中的还漂亮。”二十一二岁的女人看着站在门口的屋子主人,笑着说道。

    “你到底是谁?”张莫言面色凝重,质问道。沙发上的两位不速之客竟然知道她的名字,张家在魔都遍地是仇人,她一向小心谨慎。

    “我叫鱼小安,莫言姐听说过么?”鱼小安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打量着房子的装饰,点头评论,“莫言姐,我的审美观和你差不多,这套房子的装饰我很喜欢。”

    “鱼小安?你就是鱼小安?”张莫言震惊,鱼小安她当然知道是谁,墨谦的前女友,把墨谦伤得遍体鳞伤的那个女人。

    “我就是鱼小安。”鱼小安看着张莫言笑了起来,“莫言姐,从你的表情来看,你好像对我有意见?”

    “你有什么事?”

    “听说曾经惊艳昆州大学的在魔都发展的不错,来看看。”鱼小安若无其事的走向窗户,看着外面的风景,“这里的夜景可真美。”

    “没事的话,请你带着你的人离开。”张莫言声音冷淡无比,下了逐客令。

    “无事不登三宝殿,莫言姐,我今天不请自来,是为了彩虹令!”鱼小安那双狭长漂亮的眸子微微眯起,“在屋子里找了半天,没找到,后来想想,这么重要的东西,莫言姐一定随身携带,所以我就在这等了莫言姐两个小时。”

    彩虹令!

    听到这三个字,张莫言心中大惊,努力抑制住心中的震撼,摇头道:“我不知道你再说什么,请你离开,不然我要报警了。”

    “莫言姐,对不起了。”鱼小安眸子一闪,沉声道:“二同,动手!”

    那个一直不说话皮包骨头男身子倏然一动,速度快得不可思议,张莫言只感觉一阵黑影闪过,接着脖颈一凉,一直戴在脖颈上的彩虹令出现在了皮包骨头男手中。

    “小安姐!”皮包骨头男将抢来的东西交给鱼小安,这是一块由红橙黄绿蓝淀紫其中颜色组成的一块玉,纤薄如纸。

    “还给我……”张莫言脸色大变,冲向鱼小安,皮包骨头男跨出一步,将她挡住。

    “莫言姐,我需要它。”鱼小安小心的将彩虹令放好,一脸歉意。

    “你怎么知道彩虹令的存在?墨谦告诉你的?不可能,墨谦也不知道彩虹令!”张莫言出声质问。

    “抱歉,莫言姐,我怎么知道彩虹令这件事,无可奉告。”鱼小安朝皮包骨头男摆摆手,“二同,我们走!”

    “不准走!”张莫言怒吼,愤怒的看着鱼小安:“你还嫌伤墨谦伤得不够吗?为了你,墨谦在医院躺了三个月,下了五次病危通知书,那个时候你在哪里?你连看都不来看他一眼。墨谦为了你命都不要,换来的是一句分手,呵,墨谦的命本来就苦,还遇到你这种女人。彩虹令是我妈留给墨谦的,你有什么资格夺走本该属于墨谦的东西?你玩弄墨谦的感情也就罢了,为什么还要来抢他的东西?”

    想到弟弟曾经在医院不省人事的躺了三个月,张莫言的眼泪止不住的流出。

    鱼小安身子一颤,心中最柔软的地方仿佛被千万根针狠狠扎到一样,深吸了一口气,“莫言姐,在这个社会,我们女人本来就处于弱势,唯一可以利用的,就是男人的感情。”

    “二同,我们走!”

    眼睁睁的看着彩虹令被抢走,张莫言无力的坐在沙发上,双手有些颤抖的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姐,饭吃了吗?”很快接通,电话一端传来一个温柔的声音。

    “墨谦……”张莫言声音颤抖。

    “姐,你怎么了?你哭了?”电话那端的声音急了。

    “墨谦,刚刚鱼小安来了,她把彩虹令抢走了……是姐姐不好,没能保住彩虹令。”

    “她怎么会找上你?对了,彩虹令是怎么回事?”张墨谦疑惑道。

    “彩虹令,是妈妈被害前留给你的,让姐替你保管,等什么时候你能代表张家堂堂正正的来长三角,再转交给你。”

    “是妈留给我的?”

    “嗯,这是妈妈留给你的底牌。”张莫言轻声道,“墨谦,你暂时不用担心,只有张家的人才能动用彩虹令,鱼小安不是张家的人,彩虹令在她手里没用。”

    “姐,你放心,妈妈留给我的东西,我会拿回来。”张墨谦安慰道。

    挂了电话,张墨谦有些震惊。

    彩虹令!妈妈留给他的底牌!到底是什么底牌?需要杀回长三角才能动用?

    “鱼小安,你到底想玩什么把戏?”张墨谦点了一根烟,吸了两口,自言自语道。

    “小墨谦,刚刚是不是莫言给你打电话?你也不等姐姐出来和她聊两句,好长时间不见这个死女人,真有些想她了呢。”蒋姐姐身上系着花格子围裙,拿着锅铲从厨房走了出来,一副良家模样。

    蒋老师的穿着无论穿什么,都会让男人感到惊艳,没办法,谁让人家天生丽质来着?

    “小墨谦,别这么赤裸裸的看姐姐哟。”蒋老师扔了个媚眼的小处男张墨谦,娇嗔道。

    “我就是看看。”张墨谦咽了咽口水:“快去做饭吧,饿死了。”

    “好的,小墨谦你等一会啊,今天姐姐就做你的女仆,你想怎么糟蹋奴家都可以啦!”蒋老师眨了眨狐狸眼,摇曳生姿的走进了厨房。

    妖精!

    张墨谦心中骂道。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4/19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