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 张家男人 > 第九十八章 何家女人!
    童黎庶在侄儿童安全打电话告诉他一切的时候,他已经开始思考今后的退路了。

    他是由郝市长一手提拔起来的,上一任书记退下,原本以为会由郝市长接任昆州这个副省级城市的一把手,而他也能随之再进一步,却没料到突然空降了个新的市委书记。

    施良夺去了原本郝市长该坐的位置,但一向强势的郝市长不敢为难,没办法,谁让人家身披黄马褂。

    童黎庶之前没料到张墨谦的背景如此深,随着一个个大人物替他说话,他知道自己被甄南德害惨了,他打电话向赵东强求助,毕竟赵东强在省委里有关系,不然,也不可能雄踞昆州二十余年。

    通话后,赵东强的意思很明了,让他先暂时不动,分管公安口的副市长魏平河会去看看。

    魏平河和孙涛的级别是一样的,市委常委。从资历上,他比孙涛还要老一些,市委常委里排名也靠前。但由于孙涛背后有赵家这座大靠山,即使他资格比孙涛老,但他对孙涛也是格外忌惮。

    不过,魏平河在公安口的影响力可不比他孙涛低。

    孙涛转过头,看了来人一眼,严肃的脸庞上浮现出一丝古怪笑意,淡淡道:“老魏,奥城总会馆水很深,你看到的干净或许只是表面现象,而且我已经掌握了证据,奥城总会馆坐馆甄南德涉嫌玩药,并且刻意栽赃金色阳光,你还有不同意见不成?”

    “那不敢,孙局是公安口的元老,这些事情,你比我懂才是。”魏平河笑眯眯走过来,盯着奥城总会馆大门的眼神却有些阴沉。

    孙涛淡淡一笑,不置可否。

    两人代表着不同的利益,孙涛后面站着的赵家,还有市委书记施良,魏平河后面则是赵东强,以及市长郝林。

    相比之下,当然是孙涛的底气更足一些。

    “把我放开,我要打电话!”

    奥城总会馆大门处猛然响起一阵怒喝,紧跟着,奥城总会馆坐馆之一甄南德就被两个刑侦大队的队员一人压住一条胳膊压了出来。

    因为抓他之前他正上演一幕老牛吃嫩草,所以并没有太来得及穿衣服,他的身上有好几道狰狞的伤疤,看得出,这位赵东强名下排行老二的战将年轻时的赫赫功勋。

    甄南德脸色异常暴躁,不断挣扎着,被压到了孙涛面前。

    “你要给谁打电话?”

    张墨谦不合时宜的开口道,一脸笑眯眯的神色,看着甄南德,没有半点今晚被栽赃了一次的恼怒。

    出来以后看到门口阵仗内心就不断往下沉的甄南德立刻抬头,眼神死死盯在张墨谦身上,阴冷骂道:“小杂毛,你……啊!”

    甄南德话还没说完,张墨谦猛然一脚又揣在他脸上,劲力十足,连压着他胳膊的两个刑侦大队警员都连续往后退了四五步才站稳身体。

    “你这次如果还能平安无事的出来,金色阳光继续等着你报复。”张墨谦冷笑道。

    孙涛皱了皱眉,看到站在一旁摆明了要保甄南德的安宁区区委书记童黎庶要借题发挥,抢在魏平河前开口:“张先生,你现在的愤怒我们能理解,但甄南德是要犯,还希望你可以配合我们的工作,不管是谁,破坏警方办案,都必须要严惩!”

    孙涛最后一句话说的异常严厉,直接把魏平河后面要说的话给堵了回去,夜色黑暗,魏平河一脸无奈对着甄南德使了个眼色,也不知道对方看没看到。

    “抱歉,一时有些冲动了。”张墨谦淡淡笑道。

    “孙局,这件事我觉得有些蹊跷,我跟老甄还是比较熟悉的,他为人不错,平时做事也很老实,如果你只听一面之词就落实他的罪证的话,恐怕很难服众啊,而且今天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会给我们公安口的工作带来很大的被动和压力,是不是先缓缓?”魏平河淡然开口道,轻描淡写的语气,眼神却死死盯在张墨谦身上,犹如毒蛇一般。

    张墨谦视而不见,低头点了根烟,往甄南德的方向吹过去,好不注意掩饰脸上的嚣张笑意。

    “我们警方办案一直很公正,老魏,大家都是自己人,你不会不懂吧?这件事必须严查到底,没有缓和的余地,施书记亲自交代下来,必须要严厉打击,要不你去跟施书记沟通一下?”孙涛一脸无奈的摊开手道。

    魏平河脸色一变,眼底深处闪过一丝慌乱,勉强笑道:“哪里,我只是担心给我们市局带来压力而已,如果施书记说话,那事情就好办多了,我会尽力配合孙局的工作。”

    孙涛点点头,不动声色。

    魏平河站在他身边,笑容僵硬,他没理由不担心,虽然自己的事情甄南德都不知道,可他身后的赵东强却清清楚楚,如果甄南德咬出赵东强,赵东强乱咬人的话,昆州的官场肯定会经历一场大地震,他自己也会吃不了兜着走。

    随意找了个借口,魏平河退出人群,重新回到自己的车里后,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恭敬道:“郝市长,这次孙涛态度很强硬,我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啊,是施良书记亲自下的命令,这次事件很棘手,我们必须要谨慎对待。”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才传来一个淡然的嗓音:“你给老赵说说,看看他的想法。我现在去施良书记那里坐一坐,探探口风。”

    挂断电话,魏平河犹豫一下,终于还是给赵东强拨了过去,等对方接通后,眯起眼睛,轻声道:“赵爷,这次的事情你怎么看?已经惊动施书记了。”

    “甄南德不能留,杀了。”昆州某幢豪华公寓内,一身丝绸睡衣的赵东强轻轻敲打着桌面,语气平静。

    魏平河手一抖,手机差点掉在脚下,深吸了一口气,没有接腔。

    “这次,我们的行动太过鲁莽,我想了一下,这件事从一开始,就在不停引我们跳下去,先是把疯子废了,引起我们的注意,然后又在赵家千金的生日宴会上把小开打了,让我们暴怒。这小子太精明,接下来我们的报复相当于给张墨谦一个把柄,所以就有了现在的局面。老魏,这个年轻人不简单,起码心智方面,就不比我们这些老头子差多少,现在的年轻人,都心浮气躁,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模样,像他这种脑子和心智都如此灵光的年轻人,太少了。”

    赵东强淡淡道,端起面前的水杯喝了口水,脸色依然镇定,古井不波:“挺好的一个局面,被甄南德给彻底走死了,那他就要付出代价,况且,疯子的死,和他有直接关系。安宁那边保不住就算了,张墨谦底蕴不足,他也未必能掌控得了整个安宁区。”

    魏平河张了张嘴,叹息道:“那杀老甄的事?”

    “我会亲自派人去,你不必担心。”

    赵东强挂掉电话,起身走到阳台上,看着窗外美丽的夜景,沉默良久,自言自语道:“张墨谦啊张墨谦,我还是太小看你了。”

    随即,赵东强眼色一凛,“老王,你进来!”

    “老爷,你找我?”不一会,身穿褐色中山装的管家走了进来,目光炯然,凛凛有威,宛若一把明亮的刀锋。

    “找个合适的时间合适的机会,把甄南德杀了,不要留下任何痕迹。”赵东强点燃一根古巴雪茄,沉声道。

    “是,老爷!”

    三个字,没问原因。作为赵东强身边最强的尖刀,王刚虎从来不会问原因,老爷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

    想了想,赵东强拨通了一个号码,电话接通后,他恭敬的喊了一声:“何少。”

    遂将此次事件详细的和电话那端的人说了一遍。

    魔都,滨江大道,汤臣一品的豪华别墅中。

    客厅里,一个二十六七岁的男子挂了电话,他拥有一张令无数女人痴迷的英俊面庞,不过,此时他英俊的面孔带着几分阴柔狠辣。

    沙发上还坐着一个女的,年纪大概二十一二岁,火红色的短款蝙蝠衫,黑色的紧身牛仔裤,高跟鞋,拥有一张迷人的瓜子脸,波浪似的卷发,双腿在紧身裤的包裹下越发显得诱人。

    她怀里抱着一只通体雪白的猫。

    “哥,你怎么了?”女人睁着水润眸子,盯着同父异母的哥哥问道。

    “张家那小子,我们还是太小看他了!”英俊男子冷着脸道:“看来,我得找个时间去敲打敲打他,让他明白,张家已经落败,永远没有翻身的机会。”

    “哦?有意思。”女人抱着通体雪白的猫咪站了起来,眯着美眸道:“哥,帝皇俱乐部正好出了点事,不如我去昆州,陪张家那小子玩玩。”

    “你去陪他玩?”何少眯眼。

    “我玩死他。”何子晶秀眉一挑,转身抱着猫咪上楼。她却没有发现,身后的哥哥此刻正一脸邪淫的看着她凹凸有致的身段。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4/19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