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 张家男人 > 第一百零一章 李思!
    当张墨谦提出约的要求,而赵诗回答一个小时后见面时,张墨谦激动了……

    他一提出约的要求,赵诗便答应了和他见面,这明显是对他图谋不轨。

    张墨谦开始梳洗打扮,特地洗了好几遍,换了一套清爽干净的休闲服,休闲款黑皮鞋,哼着儿歌蹦蹦跳跳的离开创业园去找那个准备对他图谋不轨的女人去了,活了二十一年,总算有个女人对他提出那么无礼的要求……张墨谦很喜欢。

    刚出下楼梯,张墨谦碰到了一身清凉装扮的李思。

    “嗨,李思,你要去哪呢?”春风得意马蹄疾的张墨谦笑着打招呼。

    “我出去一下。”李思的脸色不太好,见张墨谦打招呼,对他努力一笑,不过笑容很牵强。

    “你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张墨谦疑惑道。

    “呵呵,没什么,我先走了。”李思轻轻的摇了摇头,指了指雅力士,很快上了车子离开。

    张墨谦感觉这妞有些不对劲,不过到底哪里不对劲他又看不出来。摇了摇头,懒得想那么多,现在最主要的是去和女友赵诗见面。

    赵诗是谁?赵家掌上明珠,年龄26,张墨谦知道她发育的很好,人都是有欲望的,更何况赵诗这种发育很好的女人呢?

    但张墨谦知道,诗诗寂寞了,自已作为她的男朋友,有着义不容辞的责任。

    赵诗约定的地点是在天河广场。因为车子被蒋老师开走了,从农村出来的张墨谦又舍不得打车,最后选择了挤公交。

    挤公交最蛋疼的事情莫过于把发型弄乱,下了公交车,张墨谦不得不找卫生间重新整理了发型。

    当他来到天河广场的时候,已经迟到二十分钟了。

    对于自己的迟到行为,张墨谦没有丝毫愧疚,约会迟到本来就是帅哥的特殊权力!

    张墨谦老远见到了站在天河广场石阶上美艳逼人的赵诗,心里不由得砰砰直跳,我的第一次将要失去了吗?

    兴奋?紧张?期待?张墨谦心中复杂难明。

    女人,尤其是漂亮女人,如果铁了心要勾引一个男人的话,没有任何一个男人可以抵抗的主。张墨谦自诩心志坚定,属于美色当前而临危不乱的柳下惠,但现在他发现,如果拒绝漂亮女人的无理要求,那是要遭天打雷劈的。

    “土包子。”

    赵诗柔声喊了一句。

    语气甜甜的,柔柔的,迷死人不偿命的……

    张墨谦嗯了一声,情不自禁的抬头,然后他看到了让他心里猛然一颤的绝美画面。

    在无数双眼睛的注视下,天朗气清,惠风和畅的天河广场,这个站在台阶上的女人伸手向后,猛然将盘在头发上的发夹摘了下来。

    柔顺的长发倾泻,微风起,三千青丝飞扬。

    张墨谦从下往上看,这是一幅注定了很难忘记的唯美画面,不禁有些痴了。

    紧接着,在众人的一阵惊呼声中,赵诗直接扑了下来,娇躯越过台阶,张开双臂,扑向台阶下的男人。

    张墨谦吓了一跳,快速上前将赵诗柔软的娇躯抱在怀里,还没来得及说话,就感觉脖子被一双小手紧紧搂住,然后一张红润惑人芳香入鼻的嘴唇直接印在了自己的嘴巴上。

    好吧,和张墨谦预料中的一样,赵诗这小妞果然对自己图谋不轨了。

    强吻,一般是男人对付女人的把戏,但今天强悍的赵大小姐却用来对付她喜欢的男人。

    在场的人群也出现了短暂的宁静,然后,一阵哗啦啦的掌声响起,鼓掌的人越来越多,声音也越来越大。

    肆无忌惮,毫无顾忌,令人羡慕,令人嫉妒。

    年轻真好!

    张墨谦很愤怒,大庭广众之下被强吻,这不就代表着自己的气场不如怀里的女人吗?

    一分钟,三分钟……五分钟……

    张墨谦终于见识到了赵诗的肺活量,他已经透不过气来,正在纠结是否“挣扎”时,赵诗终于抬起头,绝美的脸蛋露出迷人的潮红色,大口喘息。

    让某人又一次体验到了波的性质:圆滑,饱满,有弹性。

    怀里这妞的波,弹力惊人呐!

    赵诗眼神迷离,完全无视周围围观的人群,眼神灼灼的盯着张墨谦,轻声道:“喜欢吗?”

    “喜欢!”

    张墨谦觉得自己还不错,除了长得帅一点以外,也没有什么缺点。有时候他觉得自己其实也不太帅。直到有一天,他被一群女孩子围住,她们说他帅,张墨谦不承认,那群女孩子就打了他,还说他虚伪。

    从哪以后,张墨谦就决定做一个诚实的孩子。

    于是,被赵诗非礼的他很诚实也很不争气的点点头,男人如果不喜欢跟年轻漂亮妩媚多姿的女人亲热,那还是男人吗?

    张墨谦开始考虑待会要去哪家酒店。

    香格里拉?喜来登?希尔顿?

    即将和处男生涯说拜拜的张墨谦心情很好,心情很好的人是站不住的,放下了怀中柔软的娇躯,张墨谦对即将而来的入党满是期待。

    “饿了吧?附近一家餐馆的菜不错,要不我们去吃点?”停止了接吻,围观的人群也都散开了,赵诗拉着张墨谦的手娇笑道。

    “先吃饭?”张墨谦疑惑的问。

    “是啊,你不饿吗?我都还没吃中午饭呢?”赵诗笑着说道。

    “好吧!”张墨谦虽然对赵诗迫不及待,但他也知道,入党除了是个技术活之外,还是个消耗体力极为严重的体力活,吃饱喝足,才有力气干活嘛!

    要革命得先入党,要入党得先吃饭。

    和赵诗到了一家还不错的餐厅,赵诗点了自己喜欢吃的几道菜,又把菜单递给张墨谦。

    听说酒能乱性?于是张墨谦又特地点了两瓶红酒。

    菜很快上桌,张墨谦一阵风卷残云,很快吃饱,拍了拍肚子。一向付账就要尿急的他这次豪气了一回,亲自掏钱付了帐,拉着赵诗离开了餐厅。

    出了餐厅扭扭腰,张墨谦感觉浑身爽爆

    “诗诗,要去哪家酒店?”毕竟是一个女孩子的第一次,张墨谦可不想委屈了人家,就算赵诗想去总统套房他也会答应。

    “去什么酒店?”赵诗秀眉一蹙。

    “做那个啊,不去酒店难道去你家?”说道这里,张墨谦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去你家做多难为情呀,感觉怪怪的,还是去酒店好,二人世界,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做你个头,我约你出来时让你陪我逛街的,我说过我要和你做了吗?”赵诗伸出白生生的小手敲了敲张墨谦的脑袋。

    张墨谦快哭了!

    脸上的肌肉有些扭曲,嘴角快速的抽动了几下后,哭丧着脸道:“我要入党,求党收留我!”

    “不行!”赵诗得意的哼了一声。

    “为什么?”张墨谦很生气,“你还差我一个初夜呢?”

    “我差你了么?我怎么不记得了?”赵诗俏脸闪过一丝狡黠。

    “靠……男女朋友做那种事天经地义吧?”张墨谦急了。

    “做那种事就这么有意思吗?”看到张墨谦一副不乐意的表情,赵诗撇嘴道。

    “有啊,你不信?那我们赶快去试试。”张墨谦拉着赵诗就要往酒店走,不过赵诗小手一甩,挣脱了他的束缚。

    “一个男人如果很容易就得到一个女人,那么他肯定不会好好珍惜,所以,我暂时还不打算把身体给你。”赵诗挥了挥小拳头,一脸得意:“土包子,陪我去逛街。”

    “不去!”张墨谦赌气道。

    “好啊,张墨谦,一个星期前你为了亲我,在我面前发过什么誓?”赵诗似笑非笑。

    “你出门要跟从,你的命令要服从,你的错误要盲从,你化妆要等得,你花钱要舍得,你生气要忍得,你生日要记得。”张墨谦随意的耸肩道:“不过,没有陪你你逛街这一条吧?你先陪我那啥,我就陪你逛街。”

    “土包子,你陪不陪我逛街啊?”赵诗眯着漂亮的眸子凑了上来,露出了恶魔般的笑容,小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掐在了张墨谦腰间的软肋上,慢慢的用力。

    不仅如此,脚上的高跟鞋也踏在了张墨谦的脚背上,缓缓碾下去。

    双管齐下!

    “我陪……快放手……我陪还不行。”张墨谦疼得龇牙咧嘴,冷汗直冒。

    “嘻嘻,这就对了嘛,陪女朋友逛街,是男朋友义不容辞的责任。”赵诗嘻嘻一笑,一脸温柔的挽起了张墨谦的胳膊,变脸的速度,比翻书还快。

    这一刻,张墨谦开始怀念起单身的日子。

    --------------------------

    花舞区,帝皇俱乐部。

    一辆雅力士缓缓的停在了帝皇俱乐部的门口,脸色难看的李思从雅力士上走下来,一起下来的还有一个年轻男子,眼窝深陷,一副瘾君子的模样,此人正是李思的表哥,毛永权。

    “表妹,就是这里,你等一会,我打电话让里面的人来接你。”帝皇俱乐部管理森严,一般人根本进不去。

    毛永权打完电话,看着李思的表情,装模作样的安慰道:“表妹,你别担心,女体盛是一种高雅的职业,它跟茶道和花道一样,也是一种纯粹的饮食文化,你一定看过t型台上的模特,她们也是为了艺术而展现自己的身体,难道你能说她们不美吗?‘女体盛’跟她们一样,都是一种表演,只是形式不同而已。你放心,明天姨妈十点钟的手术是吧?我一定去医院捐赠骨髓。”

    “希望你不要食言。”李思面无表情,冷冷道。

    “一定,一定。”毛永权连连点头。

    不一会,一个三十多岁,一身银灰色职业套装漂亮女人走了出来,挑着眉毛打量青春逼人的李思,自我介绍道:“我是帝皇俱乐部樱花馆负责人邹莹,你就是文龙推荐来的那个人?”

    “这是我表妹李思,她就是龙哥推荐来应聘的。”毛永权连忙开口说道。

    “嗯,李思是吧?跟我进去面试。”银灰色职业套装的女人点点头,似乎对李思这个人很满意。

    李思一言不发,跟着邹莹走进了帝皇俱乐部。

    毛永权没资格进去,看着走远的李思,心里松了一口气。自己这条命,算是保下来了,找兄弟们借点钱,去赌场玩两把?心里闪过这个念头,最后他还是摇了摇头,良心发现,自言自语道:“还是等姨妈明天做了手术再说,免得又出什么意外。”

    一路上,李思见到各种各样的房间,每个房间都有一个名字,“牡丹亭”、“曲径通幽处”、“闭月羞花”、文辞优美,引人遐思。

    李思面无表情的跟在樱花馆负责人邹莹身后,心里的心情难以形容,走廊仿佛一条通往海底深渊的隧道,带着她往深处而去,一种可怕的恐惧感摄紧了她的心脏。

    她讨厌这种身不由己的感觉,但她无能为力……如果她不来这里,那么,她妈妈就活不了。

    她不想让妈妈死。

    这座美轮美奂的建筑,在此时的李思眼中说不出的狰狞,但,纵然是龙潭虎穴,她都要闭着眼睛跳下去。

    命运,就是这么现实!

    “你多大了?”邹莹问道。

    “22。”

    “22?嗯,刚好合适,想必你也知道,这一行要求的条件很苛刻。”

    “我知道。”李思咬牙。

    面试结束,签合同。

    “嗯,李小姐的字和你的人一样漂亮。”佐佐雅也赞美了一句,说道:“李小姐,明天你就可以来樱花馆,我们会对你进行为期一个月的上岗培训,等你心理和身体都具备了良好的素质,才可以正式上岗。”

    “明天我有事。”

    “那后天也行。”佐佐雅也似乎很通情达理,同时也很看好李思这块前途不可限量的美玉。

    在恍惚中,李思感觉自己就像行尸走肉,离开了樱花馆,离开了帝皇俱乐部。上了车,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开了一阵,最后恢复了情绪的她赶往昆州市人民医院。

    妈妈明天就要手术,李思到了病房,发现爸爸和妈妈正聊着些什么,妈妈那苍白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爸,妈,你们说再说什么呢?”李思努力笑着走进病房,她不想让父母看出一丝端倪。

    “我和你妈说,等她病好了出院了,就给你张罗不错的小伙子,你都这么大了,也该找个男朋友了。”李父呵呵笑道。

    “爸,你这说什么呢?我还小,不想嫁人。”李思摇了摇头,想到了自己未来将要做的职业,脸色情不自禁的一暗。

    “你都22了,哪里还算小,当年你妈和你一般大的时候,你都有两岁了。”

    “咦,女儿,你怎么了?身子不舒服吗?脸色这么差?”躺在病床上的李母观察入微,发现了李思的脸上不太正常。

    “妈,没什么,可能是昨晚睡感冒了。”李思连忙解释道。

    “那你赶紧回去休息,这里有我陪你妈就行。”

    “嗯,那我先回去了,明天我会早点来。”李思也怕在这里继续待下回会被父母怀疑,也就离开了医院,哪个父母愿意自己的女儿去做那种不正当的职业?李思打算隐瞒下去。

    一年,只要一年的时间,她就可以从樱花馆解脱!

    第二天一大早,李思就赶往医院。

    毛永权良心发现,没有耍赖,主动积极捐赠骨髓。

    医生说手术很成功,如果十年之内不复发,就算彻底治愈,不影响正常寿命。

    听到消息的这一刻,李思俏脸浸满了泪水,自己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4/19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