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 张家男人 > 第一百二十章 推到!
    “哼,藕片你准备怎么吃?”赵诗凑近,撩人心扉的体香瞬间沁入心脾,看着赵诗那对白皙的腿,还有凶器,不知道赵诗今天是不是故意有引诱自己的意思。

    “酸辣藕片。”强忍住将这美妞就地正法的冲动,张墨谦笑着说道。

    “唔……诗诗,你这么靠近我,难道不怕我转身马上把你推倒给就地正法了?”张墨谦有些无奈,女人长得太诱人还真不是什么好事,暗骂弟弟不争气。你要向艺术敬礼,也要酒足饭饱,洗了澡之后吧?

    赵诗注意到张墨谦的反应,白了他一眼,道:“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不过窈窕性感身子依然站在张墨谦身边看着他切菜。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张墨谦嘿嘿一笑。

    最后,在赵诗的目瞪口呆之下,张墨谦挥舞着平底锅,火焰四射,牛逼的滇南特色辣锅菜,俨然有几分大厨风范。

    把赵诗这妞给hold得一愣一愣的。

    就她和土包子两人,不用在意什么淑女风度,在将菜端出去的时候,赵诗忍不住拈起了一块酸辣藕片尝了尝。嘴上没说什么,心里暗暗想到,没想到这厮长得不怎么样,做出来的菜到挺好吃的。

    张墨谦不知道赵诗心中所想,不然肯定要为自己辩解,什么叫长得不怎么样?看看这眼睛鼻子耳朵嘴巴,棱角分明,哥走的一直是低调的阳光偶像路线好不好?

    “吃吃看,好不好吃。”张墨谦自信满满的盛好了大大的两碗米饭,递给赵诗一碗,自己一碗。

    赵诗夹了一肉放进嘴里,道:“没我妈做的好吃。”

    “……”

    这不废话吗?天下厨艺最好的是谁?当然是每个人的妈妈。

    “不过你的也马马虎虎,勉强可以吧。”赵诗看张墨谦一阵失落,不忍心又补充了一句。

    “嘿嘿,这还差不多,吃饭吃饭。”张墨谦说着又给赵诗盛了一勺米饭。

    “我哪里吃得了这么多?”赵诗看着眼前堆得跟小山似的米饭,哭笑不得道。

    “多吃点,咱们待会还有事要办的。”张墨谦头也不抬,狼吞虎咽的吃着饭。

    “什么事?”

    “明知故问,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你我都是有需要的成年人,你说我们能办什么?”

    “……”

    赵诗小口小口的吃着饭,心里却开始紧张起来,把自己的身体给爱的男人,她很开心,不会不愿意。但毕竟是第一次,性格风风火火,天不怕地不怕,但她也是个女人不是?

    “我吃不下了。”赵诗剩下半碗饭。

    “再吃点,待会可是体力活。”张墨谦说着,看了赵诗一眼,看她的模样真的是吃不下,又道:“不过你只管享受就行,我做苦力。”

    “……”

    “那这些饭怎么办?”赵诗故意把剩下的半碗饭放到张墨谦面前,道:“可以奢侈,不能浪费,土包子,帮我把饭吃了吧。”

    赵诗本来只打着逗一逗张墨谦的心思,却哪里想到张墨谦二话不说接过她碗里的剩饭大快朵颐起来,吃得那叫一个爽快。

    张墨谦却不知道,他把赵诗给感动得一塌糊涂,一个男人愿意吃一个女人的剩饭,说明什么?

    酒足饭饱。

    “诗诗,我说你今天穿的这么性感做什么?是不是想勾引我?”张墨谦笑着,眼睛微微眯起,一只手便把赵诗的双手被牢牢扣住了。

    身子贴向赵诗,看着越来越近的俏丽脸蛋,两张脸彼此很近的情况下,张墨谦恶作剧般的舔了舔嘴唇。赵诗俏丽通红,感受到张墨谦温热的呼吸,身体这么紧紧的贴着。

    “你说,我敢不敢把你给办了?”张墨谦眯着眼睛道。

    “你敢?”赵诗瞪眼道。

    “有何不敢?”张墨谦冷笑,转移视线,不再盯着赵诗的精致脸蛋,而是转移到赵诗今天最出色最迷人的地方,双美轮美奂的腿尽显无遗。

    两人旋即打闹了起来,在饭桌前闹腾了一阵,收拾了碗筷。张墨谦也不管赵诗同不同意,飞快走进了沐浴室,道:“我先洗澡了。”

    三下五除二,十分钟之后张墨谦进穿着一条裤衩除了浴室,身躯矫健有力,腹部露出八块肌肉。

    最显眼的是,张墨谦身上那一道道的伤痕。本来赵诗看到张墨谦只穿着裤衩出来,俏脸通红正要骂他,看清了张墨谦身上的伤痕之后,不禁噙着泪水,走近张墨谦,紧紧抱住他,道:“这些年你到底是怎么过来的?”

    “傻妞,男人身上没有几道伤痕,那还叫男人吗?”张墨谦轻轻的吻了吻赵诗的俏脸,道:“去洗澡吧,我等你。”

    “嗯。”

    张墨谦一丝希望想去看看沐浴室的门有没有关上,可惜悲剧的发现沐浴室的门锁得死死的。

    “诗诗,快点,等不得了。”张墨谦催促道。

    终于,磨磨蹭蹭,将近半个小时之后,赵诗才从沐浴室出来,身上披着半透明的性感浴巾。

    赵诗出来之后,张墨谦早已按耐不住,一扑,可惜赵诗常年练瑜伽,身子柔韧性极好,巧笑嫣然间,一只圆润小巧的盈盈玉足就已恰恰抵在张墨谦下颌上。

    “我……我还没准备好呢……”赵诗羞羞答答低头道。

    “还要准备什么?”张墨谦疑惑道。

    谁知,赵诗刚刚要说话呢,敲门声突然响起。

    “土包子,有……有人……来了,快起来。”赵诗面色一变。

    张墨谦哭了,这一刻,他想杀人!

    “你……你快起来啊。”赵诗声音急切:“快穿好衣服裤子,你去开门。”

    张墨谦恋恋不舍的离开了赵诗温软的娇躯,看着对方迷人的身子,心有不甘,但也无可奈何。

    赵诗急急忙忙上了二楼跑回自己的房间,因为她就披着浴巾,所以开门迎接客人的重要任务交给了张墨谦。

    张墨谦心里那个火啊,快速穿好衣服,火冒三丈的张墨谦往门口走去,如果条件允许,他想打人。

    站在门口的是一个气质温润如酒的年轻男人。

    优雅,英俊,温暖,淡然。

    从张墨谦的角度可以看到院子里停着一辆四座加长版大众辉腾。网络上流传着这么个笑话,说的是一哥们开辉腾老是被别人看成帕萨特,然后就是各种苦逼遭遇。这个笑话有些夸张,但不得不说,辉腾的造型确实将低调进行到底,即便放在“中庸”国度的华夏,这款车的销量也不太理想。

    用可以买宝马法拉利的钱去买大众,这人得沉稳低调到啥地步了?

    门口的男人身材显得很修长,挺拔英俊,这样的男人,或许不会让所有女人对他一见钟情并且疯狂的爱上他,但第一眼肯定能给人一种好感。

    不过张墨谦同学对破坏了他好事的男人没有一点好感,如果这是自己家,他早就一拳打过去了。

    想是这样想,但毕竟这里赵家,张墨谦心中虽然一肚子怨气,也努力克制。

    “你好,请问你找谁?”张墨谦面无表情道。

    “我找谁?”年轻男人疑惑,看着来开门的张墨谦,顿了顿:“请问你是谁?”

    这时,换好衣服的赵诗走下楼,她换上了简单的牛仔裤,黑色丝绸t恤,一张标致的瓜子脸上带着恼怒神色,有些生气的看着门口的年轻男人,土包子动情了,她自己何尝不是,被人坏了好事,赵诗心里也极度不爽。

    赵诗嘟起嘴吧,冷嘲热讽道:“哟,赵上校这么忙,今儿怎么有时间回来了?”

    什么?上校?

    张墨谦愣住了,华夏军方虽然没有政界那么多框框条条的规矩,但一个二十四五岁的上校,还是少得可怜的。年纪轻轻能走到这一步,除了自身出类拔萃的实力,还要有逆天的背景。

    “姐,这一年多无论对我,还是对家里其他年轻人,都很关键。能走到我们这一步,很正常,但这是分水岭。能继续往上走多高,多远,谁都不知道。你生日时部队那边有军事演习,实在脱不开身。”温暖如酒的年轻男人笑着说道,看着赵诗的眼神里充满柔情。

    姐?

    听到年轻男人对赵诗的称呼,张墨谦再次愣住,眼睛不由得再次看向年轻男人的面庞。五官如斧劈刀削一般精致,嘴巴和眉毛和赵诗有几分神似,不过总体来看,他更像云辉集团的董事长赵武。难道此人是赵诗的亲弟弟?

    果不其然,赵诗嘴巴上虽然对年轻男人冷嘲热讽,但眼睛里却充满溺爱,给弟弟介绍道:“赵上校,这位是我男朋友张墨谦。”

    “土包子,他是我亲弟弟赵词,现供职于西南军区。”赵诗笑道。

    男朋友?姐姐之前虽然交过男朋友,但从来没往家里带过,这小子好像是第一个。赵词本来就对突然出现在自己家里的男人身份有些疑惑,但他绝对没想到眼前这个看上去才二十一二岁左右的小子竟然是姐姐的男朋友。

    姐的眼光啥时候变得这么低了?

    “你好。”赵词对张墨谦伸出手。

    “你好。”张墨谦也伸出手,两只手握在一起。

    嗯?

    张墨谦的眼睛突然眯了起来,表面上这位小舅子笑容和煦,但心里好像不太认可自己啊。他感受到赵词的右手不停的在施力。

    那就陪你玩玩,谁让你丫打扰了本帅和你姐姐的好事,这算是对你的小小惩罚。张墨谦心里一动,表面上云淡风轻,但手上却开始反击。

    赵词身子顿时一震,这小子的手软绵绵的,就像捏在海绵上一样。但传过来的劲力却每时每刻都在增加。

    很快的,赵词额头冒汗。

    赵诗心思玲珑,她对小自己两岁的弟弟的性格再清楚不过,一眼就看出了肯定是弟弟准备欺负土包子,却被土包子反欺负。

    “赵上校,感觉怎么样?”站在一旁看好戏的赵诗没心没肺的笑道。

    “唔……还不错。”赵词满头大汗。

    “死要面子。”赵诗白了弟弟一眼。

    虽然赵词打扰了自己和诗诗的好事,但他毕竟是诗诗的亲弟弟,张墨谦适可而止的松了手。

    “今天咋有时间回家了?”赵诗给弟弟递上毛巾。

    “最近省军区调来个能量不低的政委,虽然他没有排挤秦叔叔,但很多事情,没什么人可以商量。老爷子认为赵家在省军区渗透的能量还不够,让我来找省军区的大佬吃个饭商量一下,由我们运作,再调一个人上位,这样也能减轻秦叔叔的压力。姐,要是你当初听老爷子的话,那时机会好,你现在的位置恐怕很高了。”

    赵诗没耐心听下去,恶狠狠道:“别谈工作,我对这些没兴趣。”

    在西南军区名声响亮的赵上校无疑是个经常被姐姐虐的角色,连忙闭嘴,无奈的点点头,说道:“对了,后天我还要陪小影参加一个结婚宴。”

    “小影挺好的,你可别学其他男人一样,一个人拥有好几个女人,他们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赵诗教训道,说着还瞪了张墨谦一眼,意思也是一样。

    赵上校一脸苦闷,却也没敢说什么,自家老姐的性子他再清楚不过。在赵家是无法无天的角色,小时候敢把老太爷功勋章偷出来玩的,赵家年轻一辈也就只有姐姐有这个胆量。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4/19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