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 张家男人 > 第一百二十八章 麻烦大了!
    当张墨谦认真之后,胡玉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真正的飙车!

    狂风呼啸,一路狂奔,最终反超。

    “啊!”

    第一次体验了什么才叫真正急速的胡玉发出了尖叫。

    四百米。

    三百米。

    二百米。

    一百米。

    越来越近,以极速到达终点的时候,张墨谦的手猛然打了方向盘,车子瞬间一个干净利落的漂移伴随着刹车声,稳稳当当的停在终点。

    “死变态,你开车挺厉害的嘛!”胡玉小脸红扑扑的,煞是可爱。

    张墨谦心里一笑,心想当初哥们在新一代那支坑爹部队训练的时候,那才是真正才飙车,玩命。

    张墨谦笑眯眯的说道:“你不在昆州好好上学,回来鹏城做什么?”

    胡玉有气无力的白了张墨谦一眼,道:“是周末啦,又没课上。想我爸爸妈妈就回来了呗,顺便参加一下杜家二小姐的婚礼。”

    “喂,忘了问你,你和蒋老师是什么关系?”胡玉疑惑,这只死变态怎么会认识蒋老师的?

    “男女朋友啊。”张墨谦耸耸肩,叹息道:“蒋娇媚一个月内向我表白了三次,不忍心拒绝,无奈就做了她男朋友。”

    “不信,蒋老师才不会看上你这只死变态呢,哼!”胡玉哪里会信。

    盘山山脚下,因为输了,秦画早已离开,相反众多车迷还在等待今天的胜利者出现。

    所以当法拉利出现的时候,众车迷们全都欢呼了起来,舞动着手里的火把,用他们特有的方式欢迎击败京城新晋车子梅子强的胜利者。

    “车神!”

    “车神!”

    “车神!”

    “车神!你好帅!我爱你!”

    “帅哥车神,今晚有时间吗?一起玩玩呗。”一个身材火爆的女车迷大声道。

    张墨谦在这些车迷的眼中,俨然成了新车神,这不,已经有女车迷觊觎他的身体了。不过张墨谦可不是个随便的男人,对于这种开放的女车迷,张墨谦严厉的拒绝了她的不良要求……仅仅把自己的微信告诉了她,跟她说以后有事没事常联系。

    后面把胡玉送回家,然后张墨谦上了大明星楚琳音的法拉利,让她把自己送回杜家豪宅。

    “那小子走了,他不会赖账吧?”回去的路上,张墨谦有些担忧。

    “不至于,秦画是秦家的二少爷。如果他赖账,传出去对他秦家的声誉不好,况且,他秦家也不缺这点钱。”楚琳音摇了摇头,离开了盘山,她已经把帽子墨镜等伪装卸下,露出一张迷死人的脸蛋。

    “这就好,要是他赖账,我非把他打成猪头不可。”张墨谦云淡风轻道。

    “打成猪头?”楚琳音撇嘴道,“秦家在东南军区能量不浅,就说秦画的父亲,他是41集团军一把手,你在他的地盘打他?”

    “哦,那还是不打了!”张墨谦暗暗心惊,没有想到秦画还有这番背景。

    “切!”楚琳音白了他一眼。

    “楚小姐,我最喜欢听你唱的那首《若干年后,谁是谁的谁》,要不你唱一个呗?”

    “不唱!”楚琳音拒绝。

    “那算了,我就想看看你有没有弄虚作假,现在的歌星不都喜欢玩虚假么,假唱啊,假眼睛假鼻子假嘴巴假下巴啊,唔……对了,还有假凶。”张墨谦说着,视线故意瞥向楚琳音胸前。

    这一刻,楚琳音有一股脱下高跟鞋往这混蛋脸上狠狠砸去的冲动。

    回到杜家豪宅,打开杜小鹿给他安排的客房房门后。

    把张墨谦吓了一跳,床上怎么有人?

    杜家豪宅的占地面积很大,而且有五层楼之高,客房很多。

    所以当张墨谦看到床上躺着人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是走错房间了,不禁后退了几步,认真打量了房门一眼,没错啊,自己没走错,就是这间房间。

    面带疑惑走向大床,走近后,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娇媚绝伦的脸蛋。

    蒋娇媚这疯女人怎么睡自己房间?

    张墨谦轻轻的走过去,蒋娇媚看起来是睡熟了,脑袋斜靠在枕头上,发出浅浅的呼吸声。

    闻着蒋娇媚身上散发出来的体香,张墨谦有些蠢蠢欲动起来,看到她露出一只洁白如玉的小手,五指尖尖,精致漂亮,有“恋手癖”的张墨谦迟疑了一会,轻轻的摸了过去。

    入手温软,滑腻。

    摸了一会,还在睡梦中的蒋娇媚身子一动,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被子又被她掀开了一截,某些地方露了出来。

    “咕噜。”

    张墨谦呼吸停止,口干舌燥,手足冰冷。这个疯女人,没想到皮肤这么水灵。

    张墨谦看得痴了……良久之后,方才恋恋不舍的起身。

    出了客房,恰好碰到女主人杜小鹿。

    “小鹿姐,重新帮我安排个其他客房吧!”张墨谦笑着说道。

    “怎么了?里面安装的是双人床啊,你和娇媚难道还不够睡?”

    “不……不是这个意思。”张墨谦挠了挠头,不知道作何解释。

    “那不就结了,你和娇媚是男女朋友关系,睡一起有什么奇怪的。”杜小鹿说着,打了打哈欠:“就这么着吧,我好困,先去睡了,晚安。”

    “晚安。”张墨谦苦笑道。

    重新返回客房,张墨谦头疼的抓了抓脑袋,客房里没沙发,也没毛毯什么的,所以没有睡沙发打地铺的条件。如果他想睡觉,只能和蒋娇媚一起睡在大床上。

    其实和香喷喷的蒋娇媚睡一块,张墨谦没什么不愿意的,但他怕克制不了自己。男人有两个头,一般情况下,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由下面的头控制上面的头。

    如果换做其他女人,张墨谦早就大被同眠了,但蒋娇媚是个例外。老领导的宝贝女儿,万一把蒋娇媚那啥那啥了,把蒋叔给惹怒了,这不是找死吗?虽然张墨谦早已离开了那支部队,但回想起蒋叔的手段,都会忍不住打寒噤。

    坐几个小时飞机,又随着楚琳音表姐妹去盘山折腾了一阵,张墨谦身子也不是铁打的,困意袭来,脱了衣服裤子,穿着一条裤衩的他钻进了被窝。

    这一刻,蒋娇媚睁开了眼睛。

    “小墨谦。”

    “我想和你那个。”

    “没问题。”蒋娇媚眨巴了下眼睛。

    张墨谦激动不已。

    五分钟后,杜家豪宅内传出一声惨绝人寰的叫声:“为什么女人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

    张墨谦想哭,他感觉自己委屈极了。

    从诗诗到蒋娇媚,入个党都tmd一波三折,比经历九九八十一难去西天取经还困难。

    “你是故意的是吧?”张墨谦一脸愤怒的盯着蒋娇媚。

    “张爷,奴家好伤心,奴家怎么会是故意的呢?”蒋娇媚眨巴着狐狸眼,一副惹人娇怜的模样,“其实奴家很像把身子给张爷呢,只是大姨妈来了,奴家也没办法呢,呜呜……呜呜呜……”

    “……”

    “用其他的帮我。”张墨谦道。

    “好嘛!”蒋娇媚哼道。

    这一晚张墨谦失眠了。

    第一次被女人咬字分开读,张墨谦心里激动得睡不着觉,整晚都在想一个问题,我还算不算处?

    掏出手机百度了一阵,都说还是处,这让张墨谦怅然若失,都怪该死的大姨妈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让他没有真正摘除处男的帽子。

    蒋娇媚一晚上睡得挺好,时不时还发出梦呓声。第二天一大早,蒋娇媚醒来之后发现张墨谦有黑眼圈,疑惑不解:“墨谦,你没睡好?”

    “睡不着。”

    “咋了?”

    “遗憾。”张墨谦摇头。

    蒋娇媚哦了一声,起床洗澡换衣服。蒋娇媚是伴娘,今天的行程很忙,化妆穿伴娘装,中午陪新娘杜小鹿去教堂,下午去酒店举办婚宴。

    张墨谦是陪蒋娇媚来打酱油的,只需下午去吃顿饭就行。所以张墨谦吃了早点,就返回客房补觉,昨晚兴奋得一晚没睡,所以这一觉睡得昏天地暗,四点半时被电话铃声吵醒。

    电话是蒋娇媚打来的,通知他去大梅沙京基喜来登大酒店参加婚宴。

    大梅沙的京基喜来登大酒店在鹏城很出名,属于白金五星级大酒店,酒店内的设施比五星级酒店还高,都是海景房。

    换上在coco商场买的范思哲,张墨谦站在镜子面前转了转,他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镜子里的男人越来越招花引蝶了。

    杜小鹿细心,早已安排好管家派车将张墨谦送到京基喜来登大酒店。

    下了车,穿过大理石铺的宽阔大厅,一道宽敞,雕梁画栋的大门映入张墨谦的眼帘,舒缓的音乐隐隐从大门后传出,大门两边站了数名穿着黑色燕尾服,打着领结,戴着白手套的侍者,张墨谦眼神毒辣,知道这些侍者看受过特殊的训练。他们是侍者兼保镖的身份,面对这种级别的婚宴,来参加宴会的都是大人物,以杜家的人脉,其中不乏省部级高官。

    所以杜家在安保方面工作必须谨慎,第一用自家的酒店。第二用专门培训过的保镖做侍者。第三大门口配备了电子扫描仪器。决不允许有任何闪失,万一混进杀手什么的,后果不堪设想。

    婚宴在京基喜来登大酒店的多功能餐厅举行,张墨谦顺着一条宽敞的,两边挂着名贵油画的走廊走出,眼前顿时开朗。

    大厅的空间实在很大,音乐舒缓动听,精致的水晶吊灯散发出璀璨的光芒,将整个大厅笼罩在这华丽的灯光之下。

    此时,里面已经有不少穿着华服,晚礼服的绅士淑女,三五成群,或漫步游踪,或低语浅笑,或应对周旋。

    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杯红酒,面上挂着矜持的微笑,宴会上的都是高档人士,每个人都很注重自己的身份,显露出非凡的教养。绝对听不到任何的喧哗之声,这就是上流社会表达的与众不同的交流方式,也是上流社会永远不会厌倦的豪华派对。

    睡了一天的张墨谦很饿,像赵诗生日宴会上一样,他找到了糕点摆放的长桌,狼吞虎咽的吃了几块糕点垫肚子,没敢吃太饱,不然待会还有更好吃的那就亏大了。作为一个农村走出来的刁民,参加这种豪华婚宴的机会可不多,而且据说鹏城这边的人会吃各种稀奇古怪的玩意,张墨谦还想留着肚子待会尝个够。

    端着一杯八二年的红酒,张墨谦漫不经心的走到窗户边,掏出手机打开微信搜索着附近的美女。

    这时,两股不同的香气飘进鼻端,迷人的女人香,好像在哪里闻过?香气在侧,张墨谦心一跳,用余光一瞥,看到两个穿性感晚礼服的绝色美女朝她这边走来,一个是青春水灵的胡玉胡玉,一个是性感十足的大明星楚琳音。

    “死变态,你来的真早啊。你这只死变态来这么早,是来看美女的吧?”胡玉转动着乌溜溜的眼珠子,脑袋里似乎打着什么鬼主意。

    “嗯,我当然是来看美女的。”张墨谦上下打量了胡玉一眼,违心道:“不过请放心,我不会多看你一眼的。”

    “你……”胡玉气急,瞪圆了水灵的眸子,正要发怒,却看到远处一个四十七八岁的中年男子往这边走来,连忙露出一副甜甜的笑容,两个小酒窝在她粉嫩的小脸上更显可爱。

    “爸爸,你来了。”胡玉袅袅婷婷的走向中年男人,一副乖乖女的模样。

    好能演戏,张墨谦哭笑不得,敢情胡玉在父亲面前一直扮淑女啊?

    “姨夫。”楚琳音笑着和中年男人打招呼。

    “呵呵,琳音,听说你又要出专辑了?”中年男子笑呵呵看向楚琳音,说道。

    “嗯,差不多再过几天就发行了。”楚琳音点点头,这张专辑他准备了差不多一年,很有把握上今年的销量冠军。

    “哦,琳音,这位是你的朋友?”中年男子看向张墨谦。

    “叔叔你好,我是小玉的朋友,昨天才在小玉的介绍下和楚小姐认识的。”张墨谦微笑着朝中年男人伸出右手。

    “小玉的朋友?”中年男人一愣,仔细的看了张墨谦一眼,道:“怪不得这么眼熟,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张墨谦心里嘿嘿直笑,中年男人觉得他熟悉大概是因为在盈江便被胡玉骂他死变态那一次,不过仅仅看了几眼就能记住他,这中年男人的记忆力也太牛逼了些。

    “小玉,还不给爸爸介绍一下。”中年汉子溺爱的看着身边水灵粉嫩的女儿。

    “他叫……张墨谦。张墨谦,这是我爸爸,胡仕途。”胡玉瘪起小嘴很不乐意的介绍道。死变态,给他一根竹竿就能往上窜,朋友?我才不会和你这种死变态做朋友呢。

    胡仕途?

    张墨谦大吃一惊,他早就猜到胡玉家世不简单。就是没猜到她竟然是胡仕途的女儿,胡仕途是个传奇人物,从英国留学回来,在家里的安排下进了体制,短短几十年,从一个小科员变成坐镇一方的封疆大吏。而且,他是京城胡家的嫡系,如果不出所料,再过几年,他将掌控胡家,成为胡家的家主。

    心里虽然吃惊,但张墨谦脸上平静。

    “张墨谦?墨谦墨谦,小伙子,你这个名字取得好啊。”胡仕途点点头,赞许道。

    “我妈给我取的。”说道妈妈,张墨谦眼神里瞬间变得温柔起来。同时心里暗暗发誓,妈妈,他们欠你的,欠张家的,我会一点一点讨回来。

    “胡书记,您大驾光临,杜某有失远迎。”杜小鹿的父亲穿一袭正装笑呵呵的走了过来。

    “杜董你太见外了……”

    等两个大佬又说有笑一起走向人多的一边,楚琳音也走开和朋友打招呼去了。胡玉等父亲彻底离开,小脸愤愤的瞪着张墨谦:“死变态,你真不要脸耶,我们什么时候是朋友了?”

    张墨谦笑了笑,不想理这只胡搅蛮缠的胡玉,准备去其他不远处的长桌上的果盘里弄断水果吃吃,没想到一抬头,前方的视线里突然出现了一个熟人。那是一个气质温润如酒的年轻男人,优雅,高大,英俊,温暖。

    赵词!

    张墨谦没想到竟然在这里碰到了赵诗的亲弟弟,对了,张墨谦突然想起了在赵家那天赵词说过她要陪什么小影参加一个婚宴,而且赵诗还提醒他好好待小影之类的。张墨谦瞥向赵词身边的优雅女人,想必就是那个什么小影。赵词低声和身边的优雅女人说着什么,把优雅女人惹得咯咯娇笑。

    张墨谦快速的转过身子,要是让赵词发现自己,肯定会和他姐姐打小报告,诗诗是个醋坛子,醋坛子一旦打翻,到时候自己真是百口难辨了。

    “我胡玉才不要你这样的色狼当朋友呢……喂……你怎么不说话?啊……死变态,你撞到我了。”

    因为张墨谦心里急,没注意到胡玉就在他身后,所以急转身之下把胡玉的鼻子给撞了,小巧可爱的琼鼻撞得红彤彤的,煞是可爱。

    “嘘!”张墨谦连忙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死变态,怎么了?”胡玉揉着瑶鼻一阵疑惑。

    “那边有些东西好像很好吃,我们一起去尝尝。”张墨谦知道胡玉希望自己出丑,哪敢把真相告诉她。不过他拉着胡玉的手,利用胡玉做挡箭牌,往远处走去,离开赵词,越远越好。

    “喂……你干嘛拉我啊……你放手。”

    “死变态,你想占我便宜是吧?”

    胡玉一路上喋喋不休。

    只是张墨谦不知道,多功能餐厅的某处,一双阴柔的眼睛已经死死的盯了他好久。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4/20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