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 张家男人 > 第一百三十三章 薛婵爱上我?
    薛婵带着张墨谦上了三楼一间房间,里面的都是古式装潢,带着浓浓的古典味道。

    里面很显眼的地方放置着两样古乐器,古琴和古筝,看来这里是薛婵平时弹琴的地方。张墨谦却不知道,这间房间几乎是整栋公寓的禁地,他是除了薛婵之外进来进来的第二人。

    “会古筝么?”薛婵指了指古琴旁边的古筝,薛婵平时除了工作,就是玩古典乐器和品茶,其中古琴和古筝是她最喜欢的古乐器,几乎每天从公司回来,都要上楼弹一曲。她在古琴会所见识了这家伙的古琴造诣,一曲《碣石调·幽兰》击败了堂堂广陵派第十二代传人,秉着好奇的心里,想看看这家伙懂不懂古筝。

    “小时候我妈教了我一点。”张墨谦点头道。

    “可以弹一曲给我听听么?”薛婵轻声道。

    “我凭什么要弹给你听?”张墨谦摇头拒绝。“我有我自己是思想,除了我,谁也别想强迫我做不想做的事。”

    “你怎么这么咄咄逼人呢?”薛婵语气有些不满。

    为什么咄咄逼人?这叫策略。由于姐姐和蒋娇媚那疯女人的原因,张墨谦从小接触的美女很多,有的甚至零距离接触过,知道美女都是心高气傲的,大多数对男人不屑一顾。面对美女,张墨谦的策略是先将美女一军,先挑刺,打击美女的自信心,这样才能提高自己的底气,特别是面对薛婵这种气场强大的女人,打击她的自信心有利于自己在谈话中占主导地位。

    面对薛婵的质问,张墨谦沉默不语,漫不经心的打量着房间内的装饰。放在房间一角的书橱引起了张墨谦的兴趣,里面摆放着一些古乐器书籍以及一些《红楼梦》。《金瓶梅》之类的古典名著,还有全套的金庸先生的武侠小说……这让张墨谦有些意外,没想到啊,薛婵竟然是金庸先生的忠实书迷。

    “你回答我,为什么不弹古筝?”薛婵继续语气不善的问。

    “今天我弹过琴了。”张墨谦淡淡道:“喝茶,一杯为品,二杯为渴,三杯就是饮牛饮马了。弹琴和喝茶一样,不宜过多。”

    “你错了,这句话是红楼梦中妙玉所言。”薛婵白了张墨谦一眼,说道:“三杯饮牛饮马,特指一种茶,一种水,说的是君山银针。此茶远在洞庭湖君山岛,妙处在于冲泡时如群笋出土,沉落时又似雪花飘坠。而妙玉请客喝茶所用的水,是采自梅花上的积雪,积雪采集后,用坛子藏于地下。好水冲得好茶,这样的茶,喝了三杯,才叫饮牛饮马。”

    “呃……”被薛婵揭穿,张墨谦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如果你弹古筝给我听,我可以考虑考虑关于地铁三号项目我们合作的事宜。”薛婵轻轻的撅了撅嘴,有些撒娇似的说道。自从母亲死,父亲另娶之后,这十多年来,薛婵从来没有在任何男人面前撒娇过,因为她不想在任何人面前表现出她小女人的一面。

    “不早说。”张墨谦心里暗乐,脸上却装出一副平淡的表情,轻轻的点点头,朝摆放在中央的古筝走去。

    古筝质地优良,不但琴木是上品,琴弦也是上品。市场上买的古筝最多13弦或者21弦,而薛婵的这副古筝却是23弦,一看就知道是某位大师亲手打造,价值斐然。

    “想听什么曲子?”张墨谦坐定,手指轻轻的抚摸上琴弦。

    “你随意便可。”一身家居服的薛婵优雅的站在窗户边,准备欣赏张墨谦的古筝曲。

    “你是金庸先生的书迷,那我就给你弹一曲《铁血丹心》吧!”张墨谦说着,手指一动。

    峥!

    悠扬的古筝曲响起,将安宁大道的喧哗与骚动,带到了辽阔的塞外草原,一曲《铁血丹心》诉说着无尽的激情和豪迈。

    薛婵内心悸动,在金庸先生“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十四部武侠小说中,她最喜欢的就是《射雕英雄传》,她喜欢塞外的风光,更喜欢郭靖这个傻傻笨笨的男主人公……她不是黄蓉那种看口齿伶俐的女人,但她希望将来能找一个和郭靖一般拥有顿感品质的男人,这样的男人每做一件小事,都会像救命稻草一样抓着,在不知不觉中,他已经成为一颗苍天大树。

    所以张墨谦的这一首古筝曲,弹出了薛婵心中所向。

    张墨谦观察细微,看出了书橱里那一排金庸先生的武侠小说中《射雕英雄传》翻得最多,所以用古筝弹了一曲《铁血丹心》。

    一曲落毕。

    张墨谦起身,趁热打铁道:“薛总,关于地铁三号项目你做出决定没有?”

    “我明天就召开董事会,争取各大股东的同意。”薛婵轻轻点点头。

    张墨谦乐了。

    剩下的事情,只需要他去走关系,帮建宁实业拿下昆州地铁三号项目即可。

    本想陪薛婵吃晚饭,但赵诗却发短信给他,约他一起出来吃饭。因为蒋娇媚一事,张墨谦很心虚,但又不能拒绝,也许赵词已经把事情告诉了湿湿……约他出来是为了质问他也说不定。

    奔驰s600撞坏了车头还没来得及修,开在大街上时分惹眼,半个小时候,张墨谦到达了约定的地方。

    临安,坐落于花舞区郊外一小镇,被称作大西南的“江南水乡”。

    说起江南,首先令人想到的是苏杭。俗话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对滇南文化有研究的人,或许知道滇南昆州有个叫临安的地方,比苏杭更江南,整个小镇水乡一体,古色古香。临安的名气并不如大理丽江等滇南的旅游胜地,但也正因如此,商业开发没有大理丽江等地过度,所以在临安更能领略到纯正的风情。

    张墨谦抵达临安时,已经六点多。赵诗慢了张墨谦五分钟左右,今天她穿的是一身休闲打扮,顺滑而光泽的长发披肩,上身是深蓝色露肩吊带,下身是一条米色的中裙,黑色丝袜,白色高跟鞋,一根宽大的黑色腰带束在纤腰之间,携带的包是一款普通的帆布包。

    张墨谦看得真切,湿湿的这身打扮没有一件事大牌货,但在她身上却显得别致有落,价位在一千到两千之间。

    张墨谦心里砰砰直跳,心虚,所以不敢注视赵诗的眼睛。

    “土包子,想去哪吃饭?”赵诗自然而然挽住张墨谦的胳膊,美女总能吸引人的眼球,张墨谦从周围眼神里看到了羡慕的眼光,心里却有些苦不堪言。

    赵词到底有没有把昨天在婚宴上发生的事情告诉他姐姐啊。

    “随便去哪吃都行。”张墨谦说道。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临河边的人家都在外面挂上了红色的灯笼,灯笼倒影在水中飘逸,摇荡的灯影伴随着月影交映,一副典型的水乡水墨画卷。

    画卷中,最美的女子自然是赵诗。

    找到一家河边的餐馆,随便点了几样菜。上菜前,服务员给两人倒上了本地有名的山茶水。

    赵诗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眨巴着眼睛看着对面的男人,问道:“土包子,你有没有想过,往其他方面发展……难道,你要一直混黑?”

    “我要报仇,只能走这条路。”张墨谦轻声道。

    “报仇也可以走其他路子嘛,何必要混黑呢,这条路走久了,以后要想洗白,也不容易。一不小心还容易进局子,我看你从发展商业也不错嘛,怎么样?如果你有兴趣,我和我爸打个招呼,你脑袋聪明,相信很快就会有作为的。”

    “听起来很有诱惑力。”张墨谦笑了笑,湿湿的意思他当然知道,要他进云辉集团。

    “我不是和你开玩笑,我是说真的。”赵诗瞪着美眸道。

    “算了,你父母只有你和你弟弟两个子女,你弟弟在军界发展,注定不会接受云辉的生意。将来云辉集团迟早是你的,我要去云辉集团,到时候你就成我领导去了,你让我往东,我不敢往西。就算你想潜规则强要了我的身体,我也只能默默忍受……”

    “去你的,谁要你身子。”赵诗俏脸绯红,在灯笼的照耀下,美得让人心醉。

    “其实我的路在很久以前就决定了,不必劝我,我知道该怎么做。”张墨谦一脸柔情的看着赵诗。

    赵诗点点头,不一会,服务员上了菜。看着赵诗一直没提蒋娇媚一事,张墨谦一颗悬着的心也渐渐放了下来,想必赵词还没有把事情告诉他姐姐。

    吃了饭,两人手拉着手,顺着临安古镇的河道散步。

    悠闲而又烂漫。

    “土包子,今晚我去你家。”走了一阵,赵诗突然扬起俏脸说道。

    张墨谦心跳加速,呼吸停止。

    今晚我去你家?

    这是入党的信号么?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4/20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