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 张家男人 > 第一百六十六章 陈超的真正任务!
    昆州市,某间普通公寓内。

    从青帮回来的陈超泡了个澡,舒适的躺在大床上。翻来覆去有些无聊,不由得想起了极品美少妇潘颖,陈超发现,自己竟然有些迷恋她身上的味道了。这种情况在自己勾搭女人的经历中,才是第一次出现。

    正在胡思乱想之际,放在床头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陈超看了一下来电显示,连忙坐正身子,接通电话。

    “蒋叔。”

    “陈超,最近张墨谦那小子的状况如何?”电话一端传来一阵沉着稳重的声音。

    “好着呢,有钱赚,有美女陪,他的生活别提多滋润了,比我这个穷屌丝不知道好了多少倍。”陈超嘿嘿笑道。

    “短时间要拿下滇南,可不是件容易的事。”蒋叔说道:“他得罪了很多仇人,陈超,你提醒他小心一点。”

    “蒋叔,你关心他你自己提醒他啊。”陈超笑道:“何必总把自己弄得这么无情?你让我在青帮卧底,不就是给我一个身份,让我好帮张墨谦?蒋叔,我的任务,就是帮张墨谦拿下滇南吧?”

    电话那端沉默了半响,道:“不要和那小子说实话,他在这方面太讲原则,你以朋友的身份去帮他,他会欣然接受。如果他知道你是我派去专门帮他的,他是不会接受的。”

    “知道,我了解墨谦的性格,我是不会和他说的。”陈超咧嘴一笑,“你就放心吧蒋叔,我会努力帮助你未来女婿的,等他杀进长三角时,我也会找个借口去长三角帮他,谁让我们是生死兄弟呢!”

    “什么未来女婿?”蒋叔传来疑惑的声音。

    “蒋叔你不知道?墨谦已经和你女儿蒋娇媚同居了!”陈超嘿嘿道:“你女儿没来昆州之前,我经常去墨谦那里玩,现在都不好意思去叨扰他们的二人世界了。”

    “喂,喂,蒋叔,蒋叔你怎么不说话了?”陈超只听得到电话一端的呼吸声,沉吟少许后,不由打趣道:“蒋叔,你咋了?动怒了?不至于吧?”

    “……我不生气,我女儿的性格我最了解,她怎么会看得上张墨谦那臭小子。”蒋叔自我安慰道。

    “得,先别盖棺定论,咱拭目以待吧!”在女人这方面,陈贱人还是站在自己兄弟这一边的。

    “蒋叔,没什么事我先挂了。等墨谦和你女儿结婚那天,我给他当伴郎。”陈超挂了电话,嘿嘿直笑。不过他刚刚躺下,手机又响了起来,他一看屏幕,是潘颖极品美人的,脑子里不由得闪现出了潘颖那赤身裸体的样子,胯下不由得硬了几分。

    “喂,潘小姐。”陈超刚刚说完,却发现电话里传来哭腔,急道:“潘小姐,你怎么了?”

    “陈……陈超……你能不能来帮帮我……我女儿发烧了,可是我车子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发动不了。”潘颖急哭了,道:“我没办法带我孩子去医院……”

    “别急,我马上来,你把你的地址告诉我。”陈超听到潘颖的哭腔,不知道怎么回事,心里很难受,不过他脑子转得快,即便早已知道了潘颖的地址,但他不会露出马脚。

    潘颖说了地址后,陈超挂了电话,快速的穿上衣服,走到院子里发动了经过改装的普通大众,开往渡官区。因为潘颖是情妇的关系,所以住的地方比较偏僻,大晚上的,很难打到出租车,这也是潘颖为什么给陈超打电话求助的原因,他的亲戚朋友,都不知道她给别人做了秘密情妇。

    陈超赶到潘颖所住的小区时,老远就见到她抱着约莫五岁大的孩子在楼下等候。陈超下了车,发现潘颖抱着的孩子脸蛋烧得通红,脑子也有些迷糊,一个劲的喊着“妈妈,我难受。”

    “快上车。”

    等潘颖母女俩上了车,陈超将车子飙到最快赶往医院,闯了好几次红灯,本来需要一个小时左右的路程,在他的驾驶下竟然二十多分钟就到了。

    下了车,他帮潘颖抱着孩子,冲向急诊部。等孩子输着液,办理好一切手续后,陈超额头微微冒汗。

    “陈超,谢谢你。”潘颖坐在病床前,看了一眼已经睡着的女儿,抬头看向陈超,她的俏脸上尽是感激之色。

    “别客气。”陈超笑了笑。“幸好来的即时,孩子没出什么问题。”

    “要是没有你,锦绣恐怕烧糊涂了。”潘颖苦笑道。

    “锦绣?你女儿的名字么?”

    “嗯,潘锦绣,我取的。”潘颖轻轻的抚摸着女儿的小手,一脸溺爱道。

    “锦绣河山,好名字。”陈超笑道,心里却有几分疑惑,潘颖不是刘健聪的情妇吗?怎么孩子不姓刘而随她姓潘?

    就在两人在医院里一边守着潘锦绣打点滴,一边聊天的时候。

    金色阳光。

    酒瓶在吴文辉的脑袋上炸裂过后,整个金色阳光陷入了短暂的寂静,几乎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张墨谦和吴文辉的身上。

    “卑鄙无耻,天啊,世上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人。”

    “草,大家全部一起上,麻痹的,太不要脸了。”

    “就是,趁着吴哥不注意下黑手,咱们也不用讲什么江湖道义,直接砍死那厮。”

    吴文辉带来的一群小弟议论纷纷,对张墨谦的行为很鄙视,同时也很愤怒。

    当事人吴文辉没说话,酒瓶子在他的脑袋上炸裂,划破了他的头部,两道显眼的血液顺着他的太阳穴缓缓流下,滴在光洁的桌面上。他的眼神,死死的盯着张墨谦,就像一只埋伏了很久的眼镜蛇盯着猎物一般,散发出凌厉的杀气。

    王虚伪不停的甩了甩疼痛的右手,心里暗骂,好家伙,真几把厉害。虽然仅仅交手两个回合,但他已经感受到吴文辉的身手深不可测。不愧是退役的特种兵,一出手,就是杀招,比起陆风那个疯子,吴文辉更加厉害。

    张墨谦笑眯眯的盯着吴文辉,冷声道:“道歉,然后带着你的人滚。”

    “张墨谦,你用酒瓶砸了我,这口气,我咽不下。”吴文辉语气森寒,周围的温度似乎都下降了几分,他用犀利如猎豹的眼睛盯着张墨谦:“我要和你用男人的方式决斗。”

    “用男人的方式决斗?”张墨谦眉头挑了挑,吴文辉的作风倒和自己挺像的,一旦和别人发生了矛盾,不喜欢废话,直接单挑。不像现在有的流氓混混,说好了要干,双方人马站着嚷嚷一阵,出来个和事老说几句就收工。

    “我同意。”张墨谦点头,他没有问输了的怎么办。因为他知道,和吴文辉打,没有输赢,只有生死。吴文辉这种从特种部队退役,不甘寂寞而专门做杀人犯火勾当的社会毒瘤,他不会心慈手软。

    “张哥,小心,这家伙不简单。”王虚伪低声提醒道。

    张墨谦点点头,脸色凝重。

    特种部队,学的可都是杀人的技巧。用枪杀人,用刀杀人,用手杀人,用腿杀人,甚至用指甲也杀人。

    张墨谦不敢掉以轻心。

    吴文辉的那群小弟自觉的让开了位置,张墨谦和吴文辉走向舞池最中央,那里,是他们的战场。

    站定之后,张墨谦仿佛盯住了猎物地雄鹰,一刹那,周围所有的声音,环境,色调全部消失得一干二净,他全部精神,眼睛,耳朵,就只剩下了吴文辉这个敌人。

    吴文辉的目光也盯在了他身上,目光刹那变得无比凌厉。他的脸宛若斧劈刀削一般,鼻梁稍微高挺,眉毛如剑,眼如星辰,五官端正。身高一米八左右,全身骨骼匀称,站在那里,无论是身体还是气质,都给人一种完美的意境。

    “听说你一招就废了陆风,今天我倒想看看,你到底是有多厉害?”吴文辉冷笑,他的双手手指出很明显的结茧,而且骨骼异于常人,一看就知道是个练家子。

    “动手吧!”张墨谦懒得和吴文辉说话。

    说完,随之而起的,是张墨谦的劈劲,出手带风,直切过去。

    张墨谦事先动了杀心,出手在不保留,直接就是最为凌厉的气势,磅礴的身形动作,一扑而至。

    “嗯?”

    吴文辉只感觉眼前一黑,对方如饿虎扑羊落了下来,心中一凛,不过他毕竟是特种部队出来的高手,当机立断,脚步发劲,一下凭空后窜了三米,一脚踏空,落在舞池圆台下,利用地形躲避开了张墨谦刚猛的一扑。

    张墨谦继续上前,来到圆台边缘。

    突然,一条人影如魔神般从擂台下方升腾而起。正是吴文辉,他这一瞬间,一手护脑,一手分指如叉,准确的插向了张墨谦的两眼。

    这一招阴狠毒辣。

    张墨谦只觉得劲风扑面,双臂徒然伸长,向下一个压劈,正和吴文辉插眼珠的手碰撞在一起。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4/20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