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 张家男人 > 第一百七十一章 两个故事,两种人生
    建宁实业总部,总经理办公室。

    今天薛婵穿一套银色的职业套装,里面是一件白色衬衣,领口处开得有些低,她翻开一叠文件看了一阵,绝美的脸蛋上带着丝丝愁云,皱着眉头拨通了张墨谦的电话。

    张墨谦听到薛婵找他有事,放下电脑里的快播火速前往建宁大厦。

    薛婵一直都是个细心的女人,当张墨谦来到总经理办公室时,薛婵已经给他泡好了大红袍,浓浓的茶香四溢开来。

    在沙发上坐下后,张墨谦品尝了大红袍,方才开口道:“薛总,你找我来有什么事?”

    “地铁三号项目马上就要在地铁总公司公开竞标了。”薛婵揉了揉太阳穴,将一叠文件放在张墨谦眼前,道:“我们还有一个星期的时间,如果这个星期内再不做些什么,地铁三号项目恐怕要落入天虹集团手中。”

    张墨谦翻开文件浏览了一遍,疑惑道:“马家竟然退出竞标了?当初为了这个项目,他们甚至还起了杀你之心。”

    “天虹集团太强大,或许马家有自知之明吧!”薛婵叹了一口气,“这个项目,恐怕我们拿不下了。”

    “我去找鱼小安谈谈,看看她能不能把地铁三号项目让给我们。”张墨谦眯着眼睛说道。

    薛婵轻轻摇头,虽然她知道鱼小安就是张墨谦的前女友,但那都是过去式了。鱼小安怎么可能为了张墨谦而放弃这块肥蛋糕,光是利润,也是几十亿啊。

    说道鱼小安,薛婵不由得想起那天在天虹大厦聚会,中途张墨谦拉着鱼小安离开大厦,扬言要将其强奸……不知道他们那晚上做了什么?薛婵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想到那晚上的事情,心里有些难受。看到张墨谦这死家伙在漫不经心的喝茶,不由得皱眉问:“张墨谦,那晚上你拉着鱼小安离开后做了些什么?”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总之,她就是想知道。

    张墨谦眉毛一挑,看着薛婵绝美的脸蛋道:“薛总,干嘛问这个?”

    “没……没什么,就是问问,你不说就算了。”薛婵掩饰道。

    “薛总你真想知道?”张墨谦笑了笑,继续说道:“我可以告诉你,那一晚,我拉着鱼小安下楼之后,我们去了建宁实业旗下的景宁大酒店。”

    “去酒店什么?”薛婵似乎有了预感,心里不知道怎么回事,难受得厉害。

    “孤男寡女,去酒店还能干啥?”

    回忆起那天晚上,张墨谦不禁有些感慨,自言自语的说道:“那晚,我犹如一只飞禽,飞进了她的湿晓,她的香气从她的嫩蕊中溢,我左手抑扬,她右手徘徊,我们俩双手滑翔翻飞,我忍不住用我的飒飒,变幻的剑花起落挥舞,她的朝霞一瓣一瓣的弹起,最后,水晶与融冰铿然相撞,我们俩一起越过雏寒,驰入九天……”

    等张墨谦感慨完毕,薛婵早已俏脸通红,怒道:“张墨谦,你真无耻!”

    “无耻?”

    张墨谦不乐意了,自己就是做了一个比喻,怎么就无耻了?

    离开建宁实业总部后,张墨谦径直赶往天虹集团。

    凡是大公司,对前台小姐的挑选都很严格。因为一个前台,就是一个公司的门面。前台小姐,素质、容貌、气质缺一不可。天虹集团的前台是个很漂亮的年轻女孩,年龄大致二十一二岁左右,看到张墨谦,她露出甜美的笑容,两个小酒窝格外迷人。

    “先生,请问你找谁?”

    张墨谦笑了笑,没有说话,静静的打量了一阵周围的环境后,装出一副流氓的模样,色色的看着前台小妞道:“美女,有没有男朋友?你的电话号码多少?晚上一起吃个饭呗!”

    一连串的问号把长相甜美的前台小姐给愣住了,不过这位长发的前台小姐素质着实不错,并没有恼怒,而是客气的说道:“先生,不好意思,我已经有男朋友了,如果你不是来找人的,还请你赶紧离开。”

    张墨谦微笑道:“我是来找鱼小安的。”

    前台小妞听到张墨谦来找的是公司董事长,皱眉道:“我们鱼董出差了。”

    “出差?那柳大同在不?”

    “柳总?”前台小姐疑惑的看了张墨谦一眼,心想这个普通的男人怎么竟找公司的大佬,她微笑着点点头,道:“请问先生你有预约吗?”

    张墨谦摆手道:“你告诉他,一个叫张墨谦的男人找他。”

    前台疑惑的拨通了电话,不一会后,一身正装的柳大同从公司走了出来。

    柳大同将张墨谦请到他的办公室,张墨谦随意坐在沙发上,问道:“大同,她什么时候回来?”

    “这个我不太清楚,她这些天隔三差五就去魔都,具体什么情况,我也不知道。”柳大同摇头,“你找小安姐什么事?”

    隔三差五去魔都?

    张墨谦不禁皱眉,她去魔都做什么?

    鱼小安没在,张墨谦知道柳大同在地铁三号项目一事上都听鱼小安的。这个问题,必须找鱼小安本人谈才行。他掏出烟,抛了根给柳大同,自己点燃一根吸了一口,说道:“大同,我希望你能帮我办件事!”

    “啥事?能办到我尽量帮忙。”

    “帮我留意多留意鱼小安一点。”张墨谦沉声道。

    “你让我监视小安姐?”柳大同瞪大了眼睛,连忙摇头,“不行。”

    “不是让你监视,只是让你多留意她的举动。”张墨谦面色凝重,“我总感觉她对我隐瞒了些什么,可我一直查不到。”

    “我也感觉小安姐怪怪的。”柳大同点头,“我帮你。”

    渡官区,一处环境清幽的人工湖畔。

    一辆外形普通但引擎声不普通的大众在僻静的地方缓缓停了下来,陈贱人美名其曰来看风景,但根本不下车,直接就将副驾驶上俏生生的美人潘颖给抱住了。潘颖也顺势搂住陈超的脖子,两片火热的嘴唇亲吻在了一起。

    从部队毕业到现在将近两年的时间,他约成功几百次。但这几百个女人当中,仅仅只有此时此刻在他身下的女人令他悸动不已。

    一阵之后,陈超抱住潘颖一阵热吻,潘颖将软软的身子靠在陈超身上。

    “你现在的样子,真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陈超爱怜说道,“我想……我爱上你了。”

    潘颖没说话,只是静静的躺在他怀里,享受他健硕的身体,眼睛红红的,两行清泪顺着她的眼角缓缓流下。

    “你怎么哭了?”看到潘颖流泪的样子,陈超心里没由来一痛。

    人工湖周围静悄悄的,车子里同样静悄悄的。

    潘颖没说话,过了半响之后,她突然向陈超伸出了纤纤小手:“给我一根烟。”

    陈超从散落的裤子里摸出烟盒,递了一根过去,顺带连打火机也递了过去。潘颖可能不习惯抽烟,刚刚点燃吸了一口,便被呛得连连咳嗽。

    吸了几口,潘颖将烟扔进烟灰干,转头抹干眼泪看着陈超:“你一定很奇怪,锦绣生病那天,为什么她爸爸不在吧?”

    还未等陈超开口,潘颖又自嘲的笑了一声,笑得格外凄美,惹人娇怜,“其实,我是被别人保养的情妇。”

    “见不得光,上不了台面,甚至断绝了很多亲戚朋友的联系。”潘颖眼神熠熠的盯着陈超那双狭长漂亮的眸子,“你确定你爱上我了?我只是一个情妇,一个被世人诟病的情妇而已。”

    “我确定。”陈超一脸坚定。

    他由于长相英俊,而且对付女人很有一套,所以一直不缺女人,和其他男人比起来,他不必花大价钱买一个鳄鱼牌香奈儿包包砸给漂亮妞,仅仅他的容貌和气质,就能让漂亮妞心甘情愿的跟他上床。他玩过太多女人,却只有潘颖一个女人令他流连忘返,潘颖身上的气息令他着迷不已。

    “我们认识的时间并不长,你为什么会爱上我?”潘颖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陈超,她发现自己也堕入了眼前男人的魔咒之中,特别是女儿周锦绣生病那天晚上,令她发现了这个男人不仅有一张英俊的外表,还有一颗温暖的心。

    “因为我爱上了你身上的味道。”陈超用zippo打火机点燃一颗烟,深吸了一口,自言自语的回忆道:“我是北方人,可能是上辈子积了福,让我出生在一个不错的家庭,被别人称为衙内。在北方念书的时候,我有一群朋友,都是纨绔的世家子弟,其实我和他们也算不上真正的生死兄弟,只能算酒肉朋友。因为家境优越的原因,我从初中就学会了玩女人。”

    “再后来,由于我在学校太过嚣张高调,高中还没毕业,我老爸就将我塞进部队。在部队玩女人机会很少,刚开始不太习惯,觉得很无趣,后来认识了几个生死兄弟,也就慢慢发觉在部队的日子很充实,不像之前那么堕落颓废,那段时间,大概是我人生中最有意义的一段日子。两年前,我离开部队,重新踏入社会,在无聊的时候,我又开始勾搭女人,随着微信、陌陌这些约炮神器的增加,几乎我每天晚上都能勾搭上一个女人陪我睡觉。”

    陈超眯了眯眼睛,道:“我这种人,在你们女人眼里,可能会觉得恶心。但我却从未后悔过,因为我玩过的所有女人中,我从未强迫过任何一个女人,她们都是心甘情愿跟我上床的。”

    “无论每个男男女女,心里都渴望爱情。玩的女人太多,我也累了,想找个女人好好爱一爱,能生孩子,相濡以沫,同甘共苦那种。我现在的女朋友是一个很漂亮的丫头,温柔,体贴,偶尔有点小刁蛮,我喜欢她,想把她当做恋人爱一场,然后顺理成章在一起结婚生子。直到后来遇到你,你给我一种从未在其他女人身上有过的感觉。”陈超看着潘颖道:“你是唯一一个让我心弦悸动的女人,或许,这就是——爱。”

    无声的眼泪从潘颖的眼角中缓缓流出,她感受得到这个男人说的是真话,嘴巴可以骗人,但眼睛骗不了人。

    “这就是你的故事么?”潘颖扬起俏脸,红着眼睛说道:“很有趣。”

    陈超自嘲的摇摇头,“玩了这么多女人,都是发泄我生理上的欲望,我一点也不觉得有趣。”

    “想听听我的故事么?”潘颖柔声问。

    “嗯。”

    潘颖看着窗外平静的人工湖,幽幽道:“我是土生土长的昆州人,从小成绩挺不错的,考进了京城的一所重点大学。上学的时候追我的人挺多,大三时谈过恋爱,和很多大学生一样,毕业后无疾而终。之后我回到了昆州,因为我父母都是干部,在他们的运作之下,我进入省委办公室工作。可能是因为我容貌的缘故,办公室里面很多男人都想勾搭我,我的爱情观很简单,容貌年龄低位财富无所谓,重要的是有感觉。我没找到有感觉的男人,所以在办公室干了一年后一直单身。”

    说道这里,潘颖顿了顿,转过俏脸看向陈超,“我爸爸是纪律部门一个科室的副主任,办案的时候,被人下了套,我们家上面又没什么大人物,如果移交司法机关,我爸爸将被判处十年以上的有期徒刑。那段时间,我妈妈天天以泪洗面。我不想妈妈伤心,更不想爸爸受牢狱之灾,所以打算找人帮忙,要多大的代价也在所不惜。后面我找到了刘建聪,如果他出手,一定能救出我爸爸,所以我就找上了他,他提出的要求和我想的一样,我做他情妇,他帮我救我父亲。”

    “为了爸爸,我同意了他的要求。在他动用底下能量的运作之下,证明了我父亲被冤枉,恢复了党籍,不过我爸却被调离了原来的地方,到清水衙门做起了冷板凳。经过这番事件,我爸的心也淡了许多,每天上班就喝喝茶,看看报,下下象棋。”

    潘颖苦笑道:“这个结果,我还是满意的。不过,我的亲人和朋友都不知道我做了刘健聪的情妇,我不敢告诉他们。每一次刘健聪要和我做,我都会要求他带套子。可是,没想到这个老色鬼为了拴住我,竟然偷偷的将避孕套刺破,让我怀上了孩子。”

    潘颖哽咽道:“在怀着锦绣的时候,我想去医院做掉,可是连续几次走到医院门口,我都狠不下心。感受着她的生命力越来越强,我越发的舍不得,决定将她生下来。我告诉父母要去京城发展,其实我偷偷的在渡官区安定了下来,有刘健聪的能量,生孩子、落户口都没遇到什么问题。不过,我每次出门都偷偷摸摸,戴墨镜和帽子,生怕被熟人给认出来。”

    “你就没想过脱离刘健聪,找一个男人嫁了,组建一个家庭?”陈超问道。

    “我想等锦绣再长大一点,我就带着她离开昆州去其他城市生活,不用每天偷偷摸摸。至于找男人嫁了?我没敢想,那个男人愿意娶一个给其他男人做过情妇的女人?”潘颖自嘲道。

    “如果你给我机会,我愿意。”陈超一脸认真道。

    “你?”看着眼前的男人,潘颖的眼泪在眼眶打转,低声说道:“你还年轻,应该区一个正经女人好好过日子。像我这种女人,配不上你。”

    “配不配的上,我说了算。”

    潘颖努力的摇摇头,泪眼婆娑,“陈超,我只是一个情妇而已。”

    陈超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你以为我的相遇是偶然的?告诉你,我是故意接近你,想从你的口中得到关于刘健聪的事情……不过,我没想到的是,你是我一直再找的那个女人。”

    潘颖瞬间瞪大了眼睛。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4/20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