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 张家男人 > 第一百八十五章 做我老婆好不好?
    渡官区,如家快捷酒店之内。

    253号房间之中,正发生着一场爱情战争片。

    过了好长时间,床上的男女才停住了动作,一个模样英俊邪魅,气质凌厉张狂的男人轻轻的抚摸着怀中的女人,道:“宝贝,好几天没和你在一起,想死你了。”

    女人娇媚的看着陈超,说道:“人家也想你。”

    “宝贝,刘健聪的事情一结束,你就搬过来和我一起同居,好不好?”陈超眯着眼睛道:“等过年,我带你和锦绣回家。”

    “回家?”潘颖扬起俏脸。

    “回我家过年。”陈超宠溺道。

    “不……超,我们不能这样。”潘颖凄苦的摇着头,“有你陪我在一起,我已经很开心了。我不奢求什么,能做你的情人就好。”

    她毕竟出生在干部家庭,父亲和母亲都是干部出生,对豪门还是了解的,从陈超对她说过的话中可以判断,陈超的家族在东北那边势力很大,标准的衙内,属于豪门世家。

    而她自己,且不说她家境普通,就说她给刘健聪做过情妇,就是他人生最大的污点所在。陈超爱她,接受她。但陈超的父母长辈呢?他们会答应一个做过别人情妇生活孩子的女人做他们陈家的媳妇?

    现代的社会,都讲究门当户对,都讲究面子。

    所以,她不敢奢望做陈超的媳妇。她只想陈超有空的时候陪陪他,再好好的将女儿潘锦绣培育成人她就心满意足了。

    “情人?”陈超温柔的抚摸着潘颖的脸道:“我经历过太多的女人,但只有你,才让我感受到什么叫爱情。你别看我玩女人多,但我这人有感情洁癖,不可能娶一个我不爱的女人做老婆,更不能和一个我不爱的女人生孩子,这是一辈子的事。我爸妈一直想让我回去和一个我见都没见过几次面的女人结婚,她父母都身处高位。和我结合,算联姻。我就这么一直拖着,拖着……然后我遇到了你。”

    “你为什么会爱上我?”潘颖红着眼睛。“超,我不值得你这样。”

    “我喜欢你身上的味道,还有,你的故事告诉我,你是一个好女人。”陈超柔声道:“如果你将来和我在一起,我们生一个小孩,是男孩,就做锦绣的弟弟,是女孩,就做锦绣的妹妹。”

    “不……我做你情人就好。”潘颖眼泪婆娑的摇头。

    “我说做老婆就是做老婆。”陈超一脸坚定道,似乎是为了让流泪的潘颖开心,他抱着潘颖道:“咱们继续那个吧。”

    “讨厌。”潘颖笑骂着捶了他一下。

    “来吧,我们继续玩。”

    事后,潘颖吹干头发,从深红色的皮包里拿出一个油布包,递给陈超道:“超,这是刘健聪四天前偷偷藏在书房里的,被我发现了。”

    “这是什么?”陈超疑惑的接过。

    “足以让他倒台的东西。”潘颖眯着眼睛冷笑道:“大概是李仕清的案子让他有所警觉,所以不敢把这件东西放在自己家里,弄来我我住的地方藏着,没想到却被我发现。”

    陈超惊喜的打开油布包,里面的东西顿时让陈超的眼睛亮了起来。

    他看完毕,深吸了一口气,方才脱口而出:“好家伙,刘健聪竟然挪用了两个亿的钱财,而且,他还背着三条命案。”

    这东西要是被捅出去,刘健聪势利再大也得下马。三条人命,足以让他享受枪毙的待遇了。

    看了一阵,陈超脑子里已经有一定的影子。油布包里的东西,出了涉及到刘健聪之外,还有关于花舞区地下势力老大北风的。那两亿的公款和北风有着莫大的干系,事情捅出去,北风也得面临牢狱之灾。

    “宝贝,我得走了。”陈超脸色凝重,油布包里的东西,对张墨谦完全掌控北风至关重要。

    “嗯。”

    潘颖轻轻的在陈超英俊的脸上亲了一口,陈超先出酒店,过了大概半个小时后,打扮得体的潘颖才离开。

    离开之后,陈超径直驱车前往奥城金色阳光。

    北斗七星七人都不在,倒是一脸沧桑的徐博弈正给金色阳光的美女客人们看手相。其实斯文禽兽是最不愿意吃亏的男人,他很少给男人看手相。至于女人,那是多多益善,看手相锻炼自己的手相之术的同时,还能摸着不同的柔软小手占便宜。

    张墨谦来找徐博弈的时候,他正抓着一个长相不错的女孩的小手,把人家说得娇笑不已。

    徐博弈跟随张墨谦一起进了办公室,张墨谦给他介绍了陈超之后,将陈超带来的油布包仍给他。

    徐博弈脸色凝重的翻看了起来。

    大概十多分钟后,他将所有材料看完,郑重道:“墨谦,这里的东西对刘健聪是致命毒药,但他为什么一直不把它毁了?只有一个原因,这东西对他有用!而里面涉及到的,最大的威胁者便是北风。”

    “也就是说,北风手里也有一份相同的东西,是他威胁刘健聪的必要武器。两人就这么牵制着!”张墨谦沉声道。

    “不错。”

    张墨谦皱眉,“赵东强老狐狸还是太狡猾了,根据天枢他们这些天的调查,发现刘健聪其实和赵东强两人勾结很深。刘健聪是赵东强在省里的一大靠山,至于他还有没有其他靠山,暂时还不清楚。”

    “其实我们可以利用刘健聪。”陈超突然插嘴道:“贪官,都怕死。”

    “有意思。”张墨谦冷笑。

    “墨谦,你被两个杀手袭击,另外那个还活着……要担心他的报复,我怀疑,他见识过你的手段,不过直接找你报仇,而是对你亲近的人下手。”徐博弈提醒道。

    “听他们的口音,好像是东北那一边的。”张墨谦冷哼道。剩下那个杀手的报复,张墨谦早已想到。赵诗不用担心,她家的保安足以保护她的安全。至于蒋娇媚那个疯女人,我让天璇那丫头暗里照顾她,也不会出什么大问题。鱼小安?那更不用担心了,有身手变态的柳大同柳二同在她身边,还能出事?

    送走陈超后,张墨谦想了想,拨通的摇光的电话。

    “喂,少主。这么晚给我打电话,是不是想摇摇了呢?”电话一端传来摇光娇媚的声音。

    “来金色阳光,陪我去个地方。”张墨谦赶紧挂了电话。

    张墨谦等了没多久,摇光便来了。她一直打扮得很妖精,高挑的身材,满头的长发又黑又亮,脸蛋白里透红,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睫毛尝尝,鼻梁高挺,鲜艳的嘴唇性感之极。

    “少主,你要带摇摇去哪呢?”摇光娇笑着。

    “花舞区,上车。”张墨谦不敢和摇光多说话,摇光一直在诱惑他,他怕一不小心失身在摇光这个女妖精身上。

    上了车后,摇光看到油布包,情不自禁的翻看了里面的东西,越看越是吃惊。她终于明白少主这是要去花舞区干什么了,他是要去找北风摊牌。

    花舞大世界是北风名下的资产,张墨谦和摇光要了个包厢后,拨通了北风的号码。

    仅仅二十多分钟,北风就赶来了。

    “张老板,你这么急着找我来,有什么事?”北风脸上堆着笑,张墨谦的那一枪,让他疼到骨子里。他恨张墨谦,但不敢翻脸呐。

    “史东此人怎么样?”张墨谦突然问道。

    “史东?我记得以前和张老板你说了,史东是赵东强的表亲,深得赵东强的信任。他在赵东强身边的时间最长,可以说是赵东强真正的代言人,赵东强的毒品、玉石、军火这些生意基本都是史东替他出面做的。”

    “这么说,史东无恶不赦了?”张墨谦笑眯眯的道。

    “这是当然,他二十多年前上位之后,逼良为娼,杀人放火,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都做过。七年前那次事件闹得最大,那时史东无意间看上了一个昆州大学附中的英语老师,那老师是个少妇,三十五六岁左右,有一个十三岁的女儿,她丈夫也是昆州大学附中的老师。史东找了个机会把那女老师强上了,后来女老师的丈夫报了案。但史东财雄势大,用钱打通关系,知道人家怎么判案的么?带着套子,就不算强奸。这样,他还不解恨,杀了女老师的女儿。将她和她的丈夫两人的双手双脚全部斩断,再将他们卖到马戏团。”北风冷哼道:“赵东强的东南西北四大战将,就属史东最狠。”

    “人渣,猪狗不如。”摇光愤怒,女老师一家三口的命运,也太悲惨了些。

    “嘿,还有,几个月前,史东在夜店搞了一个女人,那女的最后也被弄死。”北风耸耸肩,“我虽然好色,喜欢玩女人,但不至于像他那样变态,玩出人命。”

    “变态!”摇光暴怒,作为女人,她对史东的手段愤怒之极。“史东这么心狠手辣,死一百次也不为过。”

    “那厮确实该死。”北风插嘴道。

    “嗯?这么说,你也觉得他该死?”张墨谦眯着眼睛问。

    “当然该死。”北风和史东的关系极差,落井下石骂道。

    “那好,你杀了他,也算为民除害。”

    “什么?”北风大吃一惊,他瞪大了眼睛,嘴巴里可以塞进一个鸭蛋,迟疑道:“张老板……我没听错吧?”

    “你听力很正常。”张墨谦轻轻的抿了一口酒,淡淡道:“我要你杀了史东。”

    “不行……张老板你是开玩笑的吧?”北风连连摇头,脸上一千一万个不愿意,“史东可是赵东强的表亲,赵东强真正的代言人。我杀了他,不等于和赵东强对着干嘛!那样的话,估计赵东强下一刻就会派王刚虎来杀了我。”

    “这些我不管。”张墨谦摇头道:“我只想让史东死,至于你是请杀手还是自己动手,一切随你。”

    “张老板,你这个要求我不会答应。”北风一脸果决,“就算你把你从我家里搜的证据传出去,我也不会答应。大不了做几年牢,你让我杀史东,一旦玩不好,我的命就没了。”

    “几年牢?”张墨谦冷哼一声,将油布包仍在他面前。“就算你把自己的钱全部用来疏通关系,你也得判二十年以上的有期徒刑。”

    看到这个油布包时,北风心里咯噔了一下。

    他颤抖着双手,缓缓将油布包打开。彻底看清楚里面的东西时,他脸上顿时变得苍白起来,额头手心尽皆渗出了汗水。

    “张……张老板……这……这东西你是从哪弄来的?”北风声音也开始发抖起来,这些正是他和刘健聪的犯罪证据,同样的证据在他手里也有一份,是用来和刘健聪彼此牵制的。

    “你别管我从哪弄来的。”张墨谦眯着眼睛道:“要么杀了史东,要么我把这些东西给抖露出去。”

    “北风,以你现在的年龄。再去监狱里呆上二十多年,等刑满出来的时候,恐怕要走路都要拄拐杖了吧?”张墨谦微笑道:“给你十分钟的时间考虑清楚。”

    北风额头上大滴大滴的汗水不停往下流,最终汇聚在下巴处,又滴在玻璃长桌上。一滴一滴的汗水,玻璃长桌上都积满了一滩。

    杀史东,他真的怕。一旦事情败露被赵东强发现,他只有死路一条,那个默默无闻的王管家,一直在赵东强身边扮演着终结者的角色。一旦赵东强想让谁死,变态的王管家就会找上谁,让他在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

    不杀史东,张墨谦若是将油布包里的东西抖出去,他就得去监狱呆上二十多年……二十多年啊,一个人能有几个二十年。他已经超过四十五岁,再过二十多年出来,已经是七十岁的老头了,还能做什么?

    他犹豫不决!

    “还有两分钟的时间。”张墨谦看了看表,提醒道。

    “好,我答应你!”北风一把抹去额头上的汗水,去监狱里呆二十年,他实在不甘心。

    “爽快。”

    张墨谦笑眯眯的让摇光收拾起油布包,临走之前,他还不忘鼓励道:“北风,史东作恶太多,死有余辜。我等你的好消息,加油!”

    离开花舞大世界,两人上了车,摇光还为死去的女人愤愤不平道:“少主,史东真该死。让北风杀他不知道要等多久,只要你同意,今晚摇摇就去杀了他。”

    “不,史东必须由北风杀。”张墨谦肯定道。

    “为什么?”摇光疑惑不解。

    “等北风杀了史东,我会让人给赵东强放话,说史东死于北风之手。”张墨谦笑容玩味。

    “摇摇懂了,少主想让他们狗咬狗。”

    “史东作恶多端,北风也不是什么好人。”张墨谦冷声道:“不过,还得先把赵东强身边的超级核武器王刚虎给解决掉,不然这一出狗咬狗的戏还演不出来。”

    -----------------

    连续几天过去了,一直很,赵东强没动静,北风也没动静。不过,张墨谦相信北风会杀掉史东的。要一个享受惯了荣华富贵的人去坐二十多年的牢,谁会愿意?

    星期三下午,昆州大学门口。

    三个穿着扎眼的年轻男人站在大门正前方,身边还停着一辆炫目的布加迪威龙,亮得刺眼。布加迪威龙后面还有一辆宾利。

    现在的年轻人,最想要的是什么?跑车别墅香奈儿爱马仕。未出校园的,不知道社会的现实,多数人心里都有崇高的梦想。两辆豪车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甚至一些男生女生偷偷拿出手机拍照……幻想将来也能拥有这么一辆车子。当然,还有一些花痴女对着帅哥跑车直流口水。

    为首的是一个高大帅气的男子,一身名牌货价值数十万,他捧着一束鲜花,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大门口涌出的人群,寻找着那个令他惊艳不已的女人。

    他叫马木峰,身后跟着的是两个从小一起玩到大的二世祖死党。他有一个女友在昆州大学,是新闻系的系花,挺漂亮的一个女人。就在一个星期前,他来接系花女朋友去酒店啪啪啪,没想到在校门口等人的时候,意外见到了一个令他惊艳的女人。自己那个系花女友和这个惊艳的女人比起来,简直就是渣渣。

    经过多番打听,他终于知道了那个惊艳女人的身份。昆州大学心理学教师,名叫蒋娇媚。

    于是,马木峰和他的系花女朋友分手,尽管分手是他的系花女朋友哭得稀里哗啦,但他头也没回一下。

    他要追求那个惊艳的女人,让她做自己的女朋友。

    这样,就有了今天下午的一幕。

    看着人流不停的从昆州大学涌出,很快的,他眼睛倏然亮了起来。

    那个叫蒋娇媚的女人,出现了!

    他捧着鲜花迎了过去,将脸蛋娇媚得快滴水的女人堵住,脸上露出温柔的笑意,“蒋小姐,能请你吃顿饭吗?”

    “你是谁?”蒋老师挑了挑秀眉。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马木峰。毕业于浙大,现任马氏集团的常务副总。”马木峰笑着说道,脸上情不自禁的露出优越感。

    “我们很熟吗?”蒋娇媚问道。

    “蒋小姐,那天无意间见到你,我便惊为天人。我想和蒋小姐交个朋友,只要你给我个机会,我一定会用真诚来换取你的笑容。”马木峰微笑道。

    “要不你等一下,我先打个电话看看。”

    蒋老师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电话接通后,她娇声道:“墨谦呐,有人想约姐姐吃饭,你同不同意?”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4/20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