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 张家男人 > 第一百九十章 月黑风高,杀人夜!
    无规矩不成方圆,小到家庭,大到国家,国有国法家有家规。

    帝皇俱乐部同样有帝皇俱乐部的规矩,帝皇?什么是帝皇?吃好吃的,喝好喝的,享受最尊贵的服务。帝皇俱乐部的入会资格简单,只要有钱,就能成为这里的会员。但它金卡以上的会员等级晋升却极为困难,有一套很严格的审核程序,为此还专门有一个会员评审委员会,由总经理步礼非亲自担任这个委员会的会长。

    金卡会员之上是钻石卡会员,然后是至尊卡会员,最后是最高级别的帝皇至尊卡会员。

    帝皇俱乐部的员工同样有一套规矩,什么样等级的员工服务何种等级的会员。周明明在任职之前,经过专门的培训。只要拥有至尊卡的会员,就能要求她这个等级的值班经理为其服务。至于更高一级的帝皇至尊卡会员,就连分管各大区域的职业经理人都有资格要求她们为其服务,更何况是自己这个低一级的值班经理。

    帝皇俱乐部的规矩如此,而且帝皇至尊卡会员,身份何等高贵?周明明深知自己得罪不起。

    所以,就算当着情人赵小开的面,她也必须要乖乖听张墨谦的话,对方的手一巴掌拍在她的屁股上揩油,她也只能满脸堆笑。赵小开的父亲财雄势大,大名鼎鼎的昆州教父,可是,他的会员卡级别也仅仅只是钻石卡会员而已。

    规矩,她必须遵守。

    男人最丢脸的事情莫过于自己的女人给自己带绿帽子,张墨谦扬言要赵小开的小情人周明明为他服务,赵小开心中的郁闷可想而知。

    他脸色呆滞,紧捏拳头的双手隐隐颤抖。

    本来,他想借助周明明的优势狠狠煽张墨谦和马木峰的耳光……只是,他没想到张墨谦这小子竟让是这里的会员,而且会员等级比他父亲赵东强还高。他父亲是钻石卡会员,而张墨谦的会员卡他从未见过,这只能说明张墨谦的会员卡应该是至尊卡或者帝皇至尊卡。

    马木峰心中百味陈杂,他之所以选择帝皇俱乐部和张墨谦谈合作,为的就是利用他的金卡会员身份,占据一个主场作用,让自己在谈判之中处于优势。可惜,他完全没有预料到,在帝皇俱乐部真正占领主场优势的是张墨谦。

    啪!

    张墨谦掏出一根烟叼在嘴里点燃,深深吸了一口,慢慢吐出几个烟圈。

    “赵兄,不好意思,只能委屈你去银卡会员包厢招待朋友了,哈哈哈……”不得不说,张墨谦同学很有装逼潜质的,一个个烟圈吐得潇洒极了。

    赵小开捏紧拳头,眼睛死死盯着张墨谦走向幽字号包厢,在整个过程中,张墨谦的一只手始终停留在他小情人周明明的翘臀之上。

    帝皇俱乐部不是何家开的吗?为什么这小子会是这里的至尊级以上的会员?会员评审委员会是干什么吃的?

    赵小开心中恼怒不已。

    幽字号包厢中。

    张墨谦上下打量了一阵,不由得啧啧感慨,金卡会员的包厢就装饰得如此豪华,那至尊卡会员的包厢呢?难道真的像皇宫一样?张墨谦想找个机会去看看。

    两人坐定之后,马木峰还在震撼中没有缓过神来。被对方放了两个小时的鸽子,现在又被主气场给镇住,在接下来的谈判中,马木峰注定要失利。

    周明明露出一张甜甜的笑脸乖巧的站在张墨谦身边,不愧是值班经理,从她的神色来看很难看出她的笑容是硬逼出来的。

    “马公子,想吃点什么?”张墨谦笑着说道。

    “张老板做主就行。”马木峰勉强一笑。

    “嗯,刚刚我吃了晚饭,现在肚子还饱着呢。”张墨谦抬起头,看了旗袍开衩很低的值班经理一眼,道:“有大佛龙井么?”

    “有的。”

    “那先让人上一壶大佛龙井。”

    “请稍等片刻,我马上去安排。”说着,周明明扭着腰肢离开了包厢。

    马木峰有些郁闷,你是吃饱了?可我等了你两个多小时,晚饭都没吃呢!

    不一会,周明明端着紫砂壶和茶具走进包厢,分别给两人倒了茶之后。张墨谦摆手,示意她出去。

    等周明明离开之后,整个包厢就剩下他们两人。

    张墨谦同学笑眯眯的抿了一口茶,淡淡道:“马公子,在谈合作之前我想说几句。”

    “曾经马家分为两派,马宏一派,你父亲马福一派。你父亲死了之后,马宏各种威逼利诱,支持你父亲的人都倒向了他。现在的你,在马家可以说是深受排挤。常务副总,应该握有实权,可是你呢?掌握的权利甚至连普通副总都不如。完全是因为你爷爷的关系,马宏父子才一直没动你。等你爷爷一走,马宏还会留着你养虎为患吗?你是个聪明人,你大伯和你堂兄弟马木远马木真的手段,想必你很清楚。为人子女,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你父亲的仇你也想报。”张墨谦淡淡道:“如果不跟我合作,你和你母亲只有一个结果,被马宏父子玩死。”

    “好了,该说的我都说了,我这一席话的意思你应该明白。你还没有资本跟我狮子大开口要条件。”张墨谦说完,笑眯眯的抿了一口茶,和蒋老师同居了这么长时间,他学到了很多心理战术。

    一个多小时后,张墨谦笑眯眯的和马木峰从幽字号包厢走了出来。

    门一开,站在门口候着的周明明脸上立刻堆出甜甜的笑容。

    张墨谦摸了一把周明明,道:“三围多少?”

    “呃……”周明明一愣,老老实实的报出了自己的三围。

    “不错,怪不得穿上旗袍前凸后翘的。”张墨谦点点头,笑道:“走了,下次来再让你单独为我服务。”

    “尊敬的先生,慢走。”周明明眼神有些古怪的看着张墨谦远去的背影,之前他一口一个要自己为他服务,可是在整个过程中,他也只是要了一壶大佛龙井,拍了几次她的臀部而已。

    “张老板,有没有兴趣一起去吃夜宵?”出了帝皇俱乐部,马木峰邀请道。这一场合作谈判,他吃亏了很大的亏。不过马木峰也毫无办法,谁让自己的短处都被对方掐到。既然现在已经是合作伙伴,马木峰自然会趁机邀请对方,借此拉近关系。

    “不了,我还有点事。”张墨谦笑着摆手。

    “哦,那真遗憾,只能下次再找机会了。”

    看着马木峰的宾利离开,张墨谦笑眯眯的点燃一根烟。合作已经达成,能否踢翻马宏父子,就看马木峰的本事,还有自己的运作了……

    靠在车子上抽完烟,张墨谦抬起头看着夜空。

    月黑风高,杀人夜!

    昆州郊外,临安古镇。

    临近河边的一处四合院之内,一个身穿唐装的老者正在和稀泥。他的身边放着很多陶瓷,式样丰富多彩,美轮美奂。有瓶、尊、盆、盘、碗、壶,烟斗,文房四宝等等。

    突然,唐装老者耳朵一动,倏然转身看向大门口。

    一个一身休闲装扮的年轻人慢悠悠的走了进来,脚步悠闲,稳健有力。年轻人走近,看了一眼唐装老者和的泥巴,微笑道:“如果我没猜错,这是出自五彩山的紫陶泥。”

    “好眼力。”唐装老者淡淡一笑。

    “建水的制陶工艺,在元代和明代仅次于景德镇。特别是紫陶,它的泥巴出产于五彩山,含铁量很高,有丰富的金属质感,明如水,润如玉。”年轻男子淡淡道:“我在建水生活了十多年,见过五彩山的紫陶泥。”

    “张墨谦,你来这里,不是为了跟我探讨紫陶吧?”唐装老者冷冷道。

    年轻男子,正是张墨谦。

    为了一场狗咬狗的好戏,他让天枢调查了王刚虎的所有资料,知道王刚虎有制陶爱好,每个星期都要来临安古镇捣鼓一番,于是,和马木峰在帝皇俱乐部分开之后,他按照天枢查到的资料,找来临安古镇,王刚虎果然在这。

    “我确实不是来找你探讨紫陶。”张墨谦找了棵椅子坐下,淡淡道:“不过在办正事之前,我想看看你做陶的手艺。”

    王刚虎点点头,两人似乎有默契一般,他竟然不管张墨谦,双手快速的和起紫陶泥来,然后,开始用拉肧机成型。

    不一会,一个小巧的杯子成型了。

    王刚虎慢悠悠的将杯子放下,淡淡道:“小时候家里流传下来一门制陶手艺,可惜我一心向武,把家传的手艺荒废。年纪大了,却有些后悔。我的手艺,不足我父亲的三分之一啊。”

    王刚虎把手洗干净,眼睛一凝,看着张墨谦道:“出手吧!”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4/21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