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 张家男人 > 第二百零五章 接吻勒!
    韩小懒很生气!

    她长这么大,从未如此生气过。眼前的厚脸皮,不仅让她在爸妈面前丢尽了脸,而且现在竟然又赤裸裸的挑衅起她来。

    她性子一向都好强,不然懒懒国际也不会短短几年的时间就成为滇南的大企业,这除了有父亲背后的钱财支持,还跟她不服输的性格有关。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爱好,韩小懒爱好不多,调鸡尾酒就是其中之一。为了学习调制鸡尾酒,她专门欧洲学习了一段时间。她的调酒技术得到了亲戚朋友的认可,就连一向对鸡尾酒挑剔的父亲,也对她调出来的酒赞美不已。

    眼前的厚脸皮竟然挑衅她,质疑她的调酒能力,这激起了韩小懒不服输的性格。

    她美美的眸子死死的瞪着张墨谦,如玉一般光洁的小手也伸出了来,指着对方道:“赌就赌!”

    看着韩小懒生气起来娇憨可爱的模样,张墨谦不禁笑道:“我怕你输不起。”

    “哼,有什么输不起的。”韩小懒冷笑道:“你想赌什么?”

    张墨谦凑上身子,把嘴巴送到韩小懒精致玲珑的小耳朵前,轻轻说了一句。声音很小,连坐在旁边的韩国中和向秀丽夫妇都没听到。

    “你……”韩小懒气得浑身发抖,指着张墨谦的鼻子道:“赌就赌,难道我还怕了你不成!”

    “小懒,你们要赌什么?”看着张墨谦和女儿做出如此亲密暧昧的动作,作为母亲的向秀丽心里开心得不得了,女儿能做到这一步,说明她心里是不反感这个男人的,慢慢转变取向,将来也能生孩子,过上女人该有的生活。

    “妈,你别管了,反正我是不会输的。”韩小懒很自信的说道,虽然厚脸皮抛出的赌注很无赖,但她有把握让厚脸皮心服口服。

    “有意思,那我这个老头子就做你们的评委。”韩国中笑着说道,他爱鸡尾酒,喝过不少世界级大师调出来的酒,由他做评委,再好不过。

    “哎呀,我也要尝尝,看看你们谁调的好喝。”向秀丽也插嘴。

    “这样吧,为了公平起见,我俩各调三杯。出了我爸妈一人一杯,对方还要喝一杯。”韩小懒挑着好看的眉毛,“这样,也能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可以。”张墨谦笑道。

    “那我们就调‘血腥玛丽’怎么样?”韩小懒笑容意味深长,血腥玛丽,号称世界上最复杂的鸡尾酒,配料多,而且对配料的量异常严格,一旦其中某一种配料多了一丁点,都会影响到血腥玛丽的味道。她心里也是故意刁难起张墨谦来,当初她练习调制血腥玛丽的时候,可学了很长的时间。

    知晓鸡尾酒的韩国中苦笑道:“小懒,换种酒吧。”

    “不,就调血腥玛丽!”韩小懒眯着美眸看向张墨谦,她心里打定主意,一定要让这个厚脸皮家伙一败涂地,哼,恐怕厚脸皮连血腥玛丽的配方都不知道吧!

    “我没意见。”张墨谦无所谓的耸耸肩。

    “哼,我先来!”韩小懒瞪了他一眼,深吸了一口气,开始调制。血腥玛丽是由伏特加、番茄汁、柠檬片、辣根、塔巴斯科酱、卧赛色特郡酱汁、黑胡椒、芹菜盐调合而成。对每一种的量要求极高,出色的调酒师在用量的时候完全是靠手感,就像抓多了中药的老中医一样,一抓,就知道有几斤几两。

    韩小懒的调酒速度很快。

    不一会,三杯血腥玛丽已经调好!

    韩国中一杯,向秀丽一杯,张墨谦一杯。三人分别品尝。

    “甜甜的、咸咸的、酸酸的、辣辣的。”韩国中喝了一口,深邃的眼眸顿时一亮,真正的血腥玛丽就是能触动各种味觉感受,女儿调制的这杯血腥玛丽,有甜、咸、酸、辣四种味道。“小懒,你的技术又进步了。”

    “那是。”韩小懒得意的哼了一声,就像小孩子被夸奖了一般。她笑眯眯的看着张墨谦,“味道怎么样?”

    “不错。”张墨谦喝完,眼神平静的点头。

    韩小懒心里没由来一股火冒,她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看到这家伙喝了自己调的酒后连上非但没有惊艳的表情,而且还一副平静的模样,这让她有些怀疑起自己的能力。不过想到连一向喜好鸡尾酒的父亲都对自己调的血腥玛丽赞不绝口,暗想肯定是这个厚脸皮不识货,且看看他接下来怎么调?

    “到你了。”韩小懒冷笑道。

    张墨谦慢悠悠的走过去,找了三个杯子摆放好,开始调制。

    从他动手的一刻开始,韩小懒的眼睛便凝了起来。行家一出手,就知道有没有,在此道沉浸很久的韩小懒看到张墨谦动作快捷流利,在选择配料的时候,竟然一选一个准,还有,他身上的气质似乎变了些,从一个混混无赖厚脸皮的模样变成了一个出色的调酒师。

    韩小懒眼神呆滞,她忽然发现,这个相貌普通的厚脸皮在这一刻竟然有些迷人。

    做完最后一道工序,张墨谦深吸了一口气。

    三杯血腥玛丽已经调好!

    韩国中第一个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后,他的眼睛慢慢闭了起来,似乎在感受血腥玛丽带给他味觉上的刺激享受。

    片刻后,韩国中缓缓睁开眼睛,说道:“好喝,你赢了!”

    “他赢了?怎么可能!”韩小懒愤愤不平,虽然厚脸皮在调酒的时候气质有些唬人,但韩小懒心里还是不相信这厚脸皮调出来的酒比她的好喝,心中不信,她很快端起张墨谦调的一杯血腥玛丽,喝了一口。

    甜甜的、咸咸的、酸酸的、辣辣的……还有苦苦的。感受着嘴里传来的味觉感受,韩小懒彻底呆住了!这个厚脸皮调出来的血腥玛丽……竟然……竟然还有苦的味道?

    “怎么样?”张墨谦笑眯眯的问道,或许谁都不知道,当初一曲《张家男人》惊艳钢琴界的那个女人除了在音乐和金融私募上有极高的天赋,在鸡尾酒的调制上也有独到的见解。只不过唐悠扬的一手鸡尾酒造诣,只有张家人知道而已。

    “你赢了。”韩小懒有些泄气。

    血腥玛丽追求的就是各种味觉刺激,其中苦的味觉最难调制只有将配料的量控制到了极高的水平,血腥玛丽中才会出现苦的味道。

    韩小懒心中虽然有些气愤,但她还是心服口服。张墨谦这个厚脸皮调出来的血腥玛丽,确实比她调出来的要高一个档次。

    “好啦,吃饭吃饭!”向秀丽赶紧招呼张墨谦坐下。

    “好的,阿姨。”

    韩小懒眼色复杂的看着张墨谦,眼中情不自禁的闪过几丝异彩。不过,很快她的眉头便紧紧皱了起来,丢人,太丢人!

    此时的张墨谦同学正对着面前小山包一般的米饭狼吞虎咽,嘴巴里已经塞得鼓鼓的了,他还又夹了一块鸡肉塞进去。把韩国中和向秀丽看得目瞪口呆,张墨谦也毫不在意,按照蒋娇媚那个疯女人给他灌输的理论,你丫要做什么,管别人看法作甚?自己爽就行。

    在肚子很饿的情况下,张墨谦也懒得在乎自己的吃相。

    如果眼神能杀人,张墨谦在韩小懒的眼神下不知死了多少次了。韩小懒愤愤然,这家伙厚着脸皮留在家里吃饭也就算了,可是吃饭的时候你要注意点吃相吧?

    坐在张墨谦对面的韩小懒伸出脚就像踹他,其目的是警告他注意点吃相,别跟几天没吃饭一样,不过想到怕把张墨谦的裤子踹脏了被父母看出端倪,她表面上不动身色的吃着饭,下面却偷偷的脱掉鞋子,然后一脚踹了过去。熟不料,她这一脚却踹了个空,一直埋头吃饭的张墨谦腿上好像长了眼睛一般,竟然被他躲开了。

    韩小懒愤愤不平的收回脚,不过就在这时候,她感觉自己的脚尽然被一双腿狠狠的夹住。

    死家伙!

    韩小懒脚上用力,不过夹住她脚的两条腿好像钳子一般,将她的脚死死的夹住,竟然移动不了分毫。

    始作俑者张墨谦对韩小懒露出一个笑容,继续埋头扒饭。性感漂亮的小脚丫子夹在两腿之间,可真舒服。张墨谦同学上面享受着饭菜的美味,下面享受着韩小懒脚上传来的触感,心中怎一个爽字了得。

    看到厚脸皮幸灾乐祸的笑容,韩小懒差点没被气死,不过她怕被父母发现,就没敢用力,只能让张墨谦同学一直占便宜。

    酒足饭饱,张墨谦本想继续留在这喝喝茶聊聊天的,不过在韩小懒要杀人的眼神之下,他只好提出告辞。

    “墨谦啊,有时间就来,阿姨给你做好吃的。”

    “好的,阿姨叔叔再见。”

    向秀丽对韩小懒使眼色:“小懒,还不快送送人家。”

    韩小懒无奈,陪着张墨谦一起走了出来。

    张墨谦走在前她走在后,想着今天发生的种种,韩小懒气不打一处来,她在张墨谦的身后挥舞着小拳头,脑袋里寻思着各种稀奇古怪的方法来报复这个厚脸皮。

    “啊……”

    她大概考虑的太过入神,连下石阶都不知道,竟然一脚踩空,身子猛然往前摔倒去,嘴里同时条件反射般的尖叫了出来。

    “唔唔……”听到声音的张墨谦赶紧转身,只见韩小懒高挑丰盈的娇躯竟然扑向自己,他赶紧张开怀抱接住。而不偏不倚的,对方娇艳的小嘴恰好印在了他的嘴唇之上。

    好香!

    “哎呀,老头子,你看我们家小懒和墨谦那孩子接吻勒!”站在落地窗前看到这一幕的向秀丽突然叫了起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4/21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