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 张家男人 > 第二百零六章 红颜多祸水!
    入夜,金色阳光总店。

    张墨谦,徐博弈,王虚伪,北斗七星齐聚在四楼的办公室之中。

    王虚伪枪伤没有生命危险,在医院里输了几天液之后,便出院了。虽然现在伤口还未痊愈,但影响不了平时的生活。再加上胖子的英雄救美让白洁感动不已,早已搬来和王虚伪住在一起,以便照顾。若不是因为手臂上的上,王虚伪同学已经入了白洁的党了。

    “天枢,我让你们办的事情怎么样了?”张墨谦轻轻的喝了一口茶,沉声道。

    “少主,我们已经在尽力查。”一向趁着稳定,有大将之风的天枢点头说道:“我们已经掌握了一些马家父子作假造市,玩杠杆游戏的一些证据。还有他们偷税漏税的问题。”

    “嗯。”

    张墨谦点点头,马家是他拿下整个滇南的强劲阻力。不过马家毕竟在滇南底蕴深厚,要想彻底扳倒不容易,只有玩死马家父子,在扶持马木峰上位。

    “张哥,渡官区由我坐镇,你就放心。现在徐龙西倒台,渡官区有三分之二是我们的地盘,现在只需防着冯三顺即可。”王虚伪冷声道:“我已经让跳蚤招了很多在昆州打工的建水爷们,他们都愿意跟张哥你干,我挑了好几个有胆色的在渡官区那边分管场子。其实咱们现在就算要夺下冯三顺的地盘,也轻而易举,就看张哥你愿不愿意?”

    张墨谦淡淡摇头,道:“过犹不及,冯三顺就别动他了。当然,如果他不守规矩觊觎螺蛳湾,那我们也不用客气。”

    “嗯,张哥放心,只要他敢动我们的地盘,我让他好看。”

    “少主,摇摇可一直等着看狗咬狗的好戏呢!”穿得像妖精一样诱人的摇光对张墨谦眨了眨眼睛,不停的放电,众人早已见怪不怪。

    “赵东强接连失去了史东,王刚虎,徐龙西。元气大伤,他最近也没什么动作。就算他想报复北风,也怕虎视眈眈的我们。”张墨谦摇了摇头,看来这一场狗咬狗的好戏,还很难展开啊。

    “给他们添点油,也不怕他们不咬。”一直沉默的徐博弈突然站了起来,“墨谦,你就安心回家,等你回来的时候,我保证赵东强和北风咬得不可开交。”

    张墨谦点点头,明天星期五姐姐就从魔都飞回来,等后天星期六一起回张家寨。

    “张哥,你要回去?”王虚伪眼睛一亮。

    “清明节,该回去了。你也随我一起回去吧,离开家这么久,改回去看看了。”

    “好嘞,我这就去告诉小洁,带她回去给那些臭小子涨涨姿势。”说完,王虚伪屁颠屁颠的离开了办公室。

    北斗七星随后也一起离开。

    办公室内仅剩下徐博弈和张墨谦的时候,徐博弈脸色凝重道:“墨谦,何子晶那个女人我越想觉得越不对劲,总感觉她很古怪。”

    “怎么了?”张墨谦疑惑。

    “我昨天偷偷跟踪了她一段,你知道她去了哪里吗?”

    “哪里?”

    “指林寺!”徐博弈一脸认真。

    “指林寺?长腿妞去哪干嘛?”张墨谦也是一愣,指林寺找个地方他知道,是昆州比较出名的一个寺院。

    “我一路跟踪,发现她在寺院主要目的是烧香拜佛。对了,她还找里面的德昌老僧聊了一阵。”徐博弈道:“后来,待她离去之后,我找到德昌老僧,问他关于何子晶的事情,他却一直闭口不言,不过,嘿嘿,你看这是什么?”

    “嗯?”张墨谦接过徐博弈手里的一张黄纸。“这是谁的生辰八字?咦,这字迹好像是长腿妞的。”

    “就是她。德昌老僧享誉昆州,很多人去找他问事的时候,他都会要求对方写下生辰八字。哼,德昌老僧虽然没告诉我何子晶问了他什么问题,不过我却顺手牵羊拿走了何子晶留在那里的生辰八字。”

    “你看出了什么不对劲的?”张墨谦看着黄纸上清秀的字体,若有所思道。

    “何子晶的生辰八字没什么特别,但和你的生辰八字联系在一起,那就不得了了。”徐博弈深吸了一口气,“她极有可能是你的灾星!”

    灾星?

    张墨谦睁大眼睛,想了想,道:“极有可能,也就说也许她还有可能不是灾星?”

    “暂时我也不太敢确定,所以我必须要看她的手相!”徐博弈郑重其事:“何子晶这个女人,真的不简单。墨谦,你别嫌我烦,我一定要尽快看到她的手相。她是吞噬聚落出来的杀手,我要是用强看她的手相,她肯定把我秒了,所以只有你出手才行。”

    “等我从建水回来吧!到时候如果实在找不到办法,我会把她约出来,用点迷药将她麻翻。”

    “好办法,不过等她醒了后你怎么解释?这个女人可不好骗。”徐博弈问道。

    “到时候再说吧!”张墨谦也有些头疼。

    魔都。

    谈好最后一笔生意,张莫言独自离席,来到了外滩才陈毅广场。

    她靠在栏杆上,感受着燥热的微风,看着这座共和国的天之骄子,心中闪过一抹坚定。曾经,这里,是他们张家的天下。

    正在这时候,一个浑身上下从帽子到围巾到衣角再到裤脚都沾满了油的男人突然走到她身边,这个男人不仅脏得雷人,打扮更是雷人。毡帽,围巾,西装,以及最外面的大风衣,活脱的一个上海滩大虎人许文强式装扮。

    当然,从把白围巾也能围成黑围巾的这个男人身上实在感受不到半点许文强的影子。

    这么热的天气裹着如此厚实的风衣?不显眼都不行。

    “美女,你好。”浑身脏兮兮的男人走到张莫言身边,裂开嘴笑了起来,牙齿上沾满了韭菜。

    “有什么事?”对方身上传来的味道让一向喜欢干净的张莫言一阵恶寒。

    “美女,我是卜卦师,这是我的证件。”他从包里掏出一个蓝本本,上面写着“国家级三流卜卦师易强”一行字。

    “我能给你算一卦吗?美女,我出价很便宜,二十块钱就行。”邋遢男人笑眯眯的说道。“我已经一天没吃饭了,给你算一卦,赚点饭钱。”

    张莫言看了邋遢男人一眼,掏出二十块钱递了过去。“不用算了,你拿去吃饭吧!”

    邋遢男人看到钱后眼睛一亮,一把抢过来装好,露出沾着韭菜的牙齿,“美女,你真是好人呐!一看你的面相,我就知道你将来肯定有一个成就非凡的老公,唔,你还有一个人中龙凤的弟弟,而且,你弟弟貌似桃花不浅。”

    张莫言眼睛一凝!

    “不过,好心的美女,希望你能告诉你弟弟,红颜多祸水。”

    邋遢男人说完,转身离开,消失在黑暗之中。

    “红颜多祸水?”张莫言眉头皱了起来,心里情不禁的叹了口气,弟弟确实花心了些,在男女关系这方面总是处理不好。

    翌日。

    张墨谦老早就起床,明天就要建水张家寨,他今天的任务有点多,看了一阵新闻和财经证券。他又和胖子一起去购物,张家寨的村民就像他们的亲人一般,好不容易回一趟,自然要给他们都带些礼物,村民们的喜好不一,所以买的礼物也各不相同。例如村头王寡妇喜欢刺绣,他和王虚伪就买一些刺绣的丝绸。村尾李大爷喜欢喝酒,他们就买一些好酒。

    两人折腾了一上午,才把全村人的礼物都搞定。接下来,张墨谦又去找天枢他们交代了一些事。临近下午的时候,张墨谦开车去机场接姐姐张莫言。

    知道闺蜜要来,蒋娇媚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的。

    姐弟俩到创业园推开门一刻,就看到了黑丝,短裙,高跟鞋打扮的蒋娇媚。

    “莫言小妞,给姐姐笑一个?”蒋娇媚轻轻的挑起张莫言的下巴。

    “你平时都是这副打扮?”张莫言无语的看着闺蜜,露肩针织衣不能说是露肩,而是那深深的沟壑都露了出来在,至于下面的短裙,乖乖,这完全是齐b裙好不好?再配合上黑丝高跟鞋,张莫言突然有些理解弟弟为什么会和蒋娇媚搅在一块去了。穿成这种模样,哪个男人经受得住诱惑?

    “对呀,我们家小墨谦说喜欢姐姐穿成这样,姐姐就天天这么穿咯!怎么样?美吧?”

    “真骚!”张莫言毫不客气的打击道。

    “哟,骚又怎么样?我们家小墨谦就是喜欢骚的女人!”说完,蒋娇媚冷哼了一声,毫不介意张墨谦在身边就讲起了闺房秘话:“在施良面前,你恐怕比我还骚!”

    “死娇媚!”张莫言抓过去。

    两闺蜜很快笑闹着打成一团!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4/21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