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 张家男人 > 第二百零九章 仗势欺人!
    张墨谦小时候是张家寨的孩子王,张家寨几百户人家的小孩,就属他最调皮最淘气。他小时候干过许多混账事,譬如偷石榴偷葡萄,把人家刚刚浮出来的小鸡抓来玩,把鞭炮扔进猪圈里……等等,不过其中最混账也最刺激的,就是偷看村头王寡妇洗澡。

    王寡妇是个很漂亮的女人,她的家在大理,是个标准的白族妹纸。被在大理打工的田金龙这个张家寨的刁民给勾搭回来,被称为张家寨第二漂亮的媳妇。排在第一的是张家寨唯一姓张的张逸群老婆唐悠扬。后来田金龙车祸去世,就剩下王寡妇靠刺绣为生,一个人拉扯他们的女儿田甜长大。

    张墨谦读小学的时候,每逢下下午饭后,大概六到七点这一段时间内。他就和王虚伪两人偷偷摸摸的溜到村头王寡妇家,偷看王寡妇和美女姐姐田甜洗澡。当让,由于他们的个子不够,有一个人必须当垫脚石。

    杯具的王虚伪同学,从小学二年级到六年级,他一直充当垫脚石的角色。别说偷看洗澡了,就连王寡妇家的洗澡室是什么模样都不知道。

    那时候张墨谦年纪小,不懂事,每逢偷看一段时间,他就跑去问唐悠扬:“妈妈,妈妈,为什么田甜姐姐胸口会鼓起来呢?”

    每当他问这个问题的时候,唐悠扬总是告诉他:“等咱们墨谦长大就知道了。”

    现在长大了,懂事了,张墨谦对小时候的行为不禁有些愧疚,偷看人家洗澡,还有比这更丢脸的事么?他这些天回来张家寨,一直没敢在村头露面,怕的就是碰上这对母女。不过他在这几天也听村民提起过田甜好像得罪了某个势力而被取消任教资格,就连开业书店,工商局的也每天都来找麻烦。

    只是张墨谦没想到,出来抽根烟的功夫,竟然把王寡妇母女一事听得一清二楚。他眯着眼睛看着不远处的低下头也看不到弟弟的油肚男,嘴角露出玩味的笑容。这油肚男能动用中学校长,又能动用工商局,想必来头不凡。不过,王寡妇和田甜母女俩是他们张家寨的人,他没有理由不管。

    张墨谦烟吸完了,继续点燃一根,吸了一口,正要过去时,蒋娇媚突然从推开包厢的们走了出来,拉着张墨谦的胳膊露出一张迷死人不偿命的脸蛋,“小墨谦,再给姐姐唱一首《我爱你》去,快点啦!”

    不过,张墨谦同学还没说话,站在不远处的油肚男眼睛却直了!被满脸肥肉挤得细小的眼睛呆呆的落在蒋娇媚身上。蒋娇媚是谁?身材火爆,脸蛋娇媚,还有令所有男人都着迷的狐媚气质。油肚男子露出这副模样,在张墨谦的预料之中。

    美女大街上都能撞到,不过大多数明智的男人都是选择看上几眼。只有极少数自以为是不长眼的男人,才会见到美女就上凑热闹。

    油肚男就属于这种男人。

    蒋娇媚出现就把他迷住了,然后自以为是的他朝着两人走了过来。

    “美女,很高兴认识你,我们这边是豪包,有兴趣过去喝一杯吗?”油肚男露出笑容。

    蒋娇媚眯着狐狸眼上下将油肚男打量了一会,直言质问道:“你想泡我?”

    油肚男一愣,他显然没想到这个美到令人窒息的女人竟然这么直接。不动身色的看了女人身边的年轻男人一眼,见他穿得颇为寒酸,心中不免有些不屑。优越感也随之而生,他老子是县长,妈妈是建水新天地的开发商,要钱有钱要权有权。因为妈妈是商人的缘故,他明目张胆的开豪车住别墅,也不怕别人说闲话。看上的女人,还没有她玩不到手的,就算那个一直负隅顽抗的田甜,也会在今晚得手。所以,看到这个漂亮得令他着迷不已的女人,他心里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拿下她。

    现在听到拥有狐媚气质的漂亮女人很直接的问他,他笑着道:“美女,你是我长这么大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我希望能和你交个朋友。”

    “交朋友?”蒋娇媚笑眯眯的道:“我的要求很苛刻哦!”

    “什么要求,我想我能做到。”油肚男得意道,钱,他有,权力,他也有。他玩女人,一般是砸几个爱马仕包包就能搞定,不过眼前的女人就算要一辆跑车,他也会同意,这么极品的女人,他是第一次遇到。

    “你好像达不到要求。”蒋娇媚掰着尖尖的手指头数道:“想泡我的男人身高必须有八块腹肌,同时达到三个180。”

    蒋娇媚眨了眨眼睛,问道:“你好像一个要求都没达到?不好意思,你已经被淘汰了!”

    “美女,你也太不给面子了!”油肚男的声音渐渐冷了下来,他自然听懂了蒋娇媚的意思,因为太胖的原因,就算他房子有180,但是身高和另外一项根本达不到,这是他的逆鳞。

    “这不是面子不面子的问题,这是原则性问题。”蒋娇媚拉过旁边的张墨谦道:“你看他,他三样条件都达标,我就做了他的女朋友!”

    “美女,你这是不愿意去我们的包厢喝一杯了?”油肚男听完,张墨谦突然萌生出一股恨意,语气中有威胁的味道:“这片地方都是我罩着,如果你不听话,可能会出事的。”

    “出事?”张墨谦装出一副恐惧的模样,结结巴巴道:“你……你想……你想打我们?”

    “怂货。”油肚男心里暗骂一声,看向张墨谦的眼神越发不屑起来,冷笑道:“让你女朋友陪我们过去喝一杯,今天的事就这么算了。”

    “不行,我女朋友不能喝酒。可是,如果我女朋友不过去陪你喝一杯,你又不会放过我们。”张墨谦急得团团转,想出一个折中的办法:“要不这样,我和我女朋友都陪你一起过去,不过喝酒由我来。”

    “行啊。”油肚男心中大乐,在建水,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窝囊的男人。以前他抢别人女朋友时,男人们可是宁愿被打得趴下也要救回自己女朋友,这么极品的一个女人跟了这么个怂货,可惜了。

    不过,只要能把极品女人带到包厢,哼,到时候想做什么,还不是他说了算。想到这里,油肚男心中越发冷笑起来,待会当着这个怂货的面把他女朋友上了,不知他会反抗还是会顺从?油肚男想想就觉得刺激。

    蒋娇媚心中兀自奇怪,不过也没说什么。挽住张墨谦的胳膊,两人跟随油肚男一起走进隔壁的豪包之中,当她看清豪包内还有两个女人之后,似乎明白了什么,娇嗔似的看了张墨谦一眼,伸出纤纤玉指狠狠的掐上张墨谦的胳膊,这两个女人,肯定和小墨谦有关系,说不定还是不清不楚的关系。

    张墨谦疼得龇牙咧嘴,看到疯女人的嗔眼,他明白了疯女人的意思,不禁大呼冤枉。他和王寡妇母女,哪有什么关系啊……顶多……顶多就是小时候偷看过她们洗澡,知道田甜姐左凶上有一颗痣而已。

    那个黑眼圈男子,不停的给两人劝酒。

    “妈,你别再喝了。”田甜急得不知所措,她被县城二把手的儿子徐彪看中,她很反感徐彪,所以并没有答应做他女朋友。一个月后徐彪失去耐心,便用尽手段,刚开始是利用教育局这方面的关系,给中学校长施压,校长不得不开除她,让她失去了教师这份工作。后来,她在古城区租下一间铺面,开了一间书店,却没想到徐彪又找上了工商局方面的人,工商局天天找她麻烦,她书店的生意根本做不了。她妈妈眼看着女儿做什么都不顺,才心存侥幸,亲自带着女儿上门道歉,希望徐彪别再找她女儿的麻烦。

    “王阿姨,你别再喝了!”张墨谦伸出手一把夺过王寡妇的酒杯。

    “张家小子?”已经喝了好多酒的王寡妇一抬头,有些醉醺醺的说道:“不行,我不能再让他们欺负田甜了,我得继续喝他们才不会找田甜的麻烦。”

    “你在喝下去也于事无补。”张墨谦看了田甜一眼,道:“田甜姐,快把你妈扶起来。”

    田甜赶紧将她妈妈扶起来站在一边,神色复杂的看着张墨谦。这小子长大了,她还记得以前在张家寨,这小子一找到机会就来偷看她洗澡,被她拎着扫帚追得满街跑。

    “好啊,原来你们认识。”油肚男徐彪一愣神,从几人的对话中,他已经明白了,一张肥胖的脸顿时变得阴狠起来,指着张墨谦道:“小子,既然你们今天都来了,谁也别想出去。”

    “想不想活动活动?”张墨谦笑着问蒋娇媚。

    “好几天没练习爷爷教我的军体拳了呢!”蒋娇媚微微一笑,她那柔韧性极好的长腿猛然一抬,高跟鞋鞋跟和徐彪的肥脸来了个亲密接触。

    轰!

    张墨谦也在同一时刻出手,整个豪华包间顿时乱成一团。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4/21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