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 张家男人 > 第二百三十三章 校庆开始!
    懒懒国际,董事长办公室。

    韩小懒拖着香腮,有些烦闷的靠在办公桌上。自从那天在家里和张墨谦那个厚脸皮发生了莫名其妙的事情后,她的心再也静不下来。想她韩小懒,从小到大什么时候和男人如此亲密过?除了父亲之外,任何一个男人的手都没牵过,更何况比牵手还亲密的亲嘴了,虽然是不小心亲上的,可是始终还是嘴对嘴啊。

    也许在其他女人眼中,和异性亲嘴并不算什么大事。但对于韩小懒来说,对她造成的心里压力不亚于一场大地震,整整这么多天,她的心情都没法平静下来,如同一团乱麻一般,让她心烦意乱。

    她从成熟之后,喜欢的都是女人,对男人都是厌恶的份,可谁料她偏偏被一个男人给亲了。

    此事之后,她的内心再强悍,也无法将张墨谦那个厚脸皮当成一个毫无关联的陌生人了。

    虽然这并不代表她韩小懒会因此而爱上厚脸皮张墨谦,但她内心总是有一股冲动,就是把厚脸皮狠狠教训一顿,以平复她内心的怨气,发泄发泄。

    正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漂亮的秘书敲门走了进来,将一份文件放在她的办公桌上,说道:“董事长,昆州大学七十周年校庆,学校方面想邀请你作为嘉宾致辞。”

    韩小懒是一名热衷慈善但不喜欢作秀的商人,她捐赠了西北很多贫困的小学,当然,她捐钱从不捐给慈善基金会,而是亲自吩咐人下去办,把钱真正用到穷苦人民手中。昆州大学的新图书馆是她捐助的钱建成,还有一百多名贫困生也是靠她的捐助学习,所以昆州大学方面邀请她去致辞,也在情理之中。

    “致辞?还是替我推了吧!”韩小懒摇着头说道,她不太喜欢抛头露面。

    “那我这就和学校方面的人去说。”秘书很快离开办公室。

    韩小懒漫不经心的翻了翻秘书刚刚送上来的文件,谁知这一番,她的美眸死死落在附带的那张节目单上,让她心里恨得牙痒痒的“张墨谦”三个字赫然在列。

    钢琴大提琴合奏版《卡农》?

    韩小懒一怔,赶紧拨打了一个电话,把秘书喊了进来:“你先不要推掉昆州大学的邀请,你先去帮我查查,看看昆州大学有没有叫张墨谦的一个学生!”

    “好的,董事长。”秘书点头。

    韩小懒心里不禁想,昆州大学有个和厚脸皮同名同姓的人也就罢了。若节目单上的张墨谦真的是厚脸皮,那她还倒真想去看看。

    不一会,秘书便返回办公室,“董事长,我查了,昆州大学并没有一个叫张墨谦的学生。”

    “没有?”韩小懒眼睛一亮,摆摆手道:“唔……这样吧,昆州大学的邀请你不必推了,我去便是。”

    “好的!”秘书奇怪的看了她一眼,暗想今天董事长的举动真奇怪,按照董事长一向低调的性格,怎么也不可能去参加昆州大学七十周年校庆开幕式的致辞啊?

    “哼,厚脸皮,这一次我要你好看!”韩小懒用力的挥了挥小拳头。

    此时,温泉区创业园,正枕在疯女人白嫩的双腿上的张墨谦不禁打了个喷嚏。

    “尼玛,大白天的谁在骂我?”张墨谦大骂了一声,换了个姿势,将脑袋深深的埋在蒋娇媚的双腿里。

    “哎呀,墨谦呐,快起来看节目单。”疯女人抓过沙发上的包,从里面拿出一张单子娇滴滴的道:“看到没,姐姐的钢管舞表演可是压轴大戏,在最后哟!”

    “那我和胡玉的卡农在什么时间?”张墨谦起身抢过来一看,愣道:“第一场就是我们啊。”

    “你们的《卡农》是第一个节目,你们演奏完毕之后,校长嘉宾致辞,然后校庆就正式开始了。第一个节目,万众瞩目哦,你可别发挥失常丢了姐姐的脸哦。”

    张墨谦不理疯女人,又看了几眼节目单,其中引人一点的就是中间时段大明星楚琳音的出场,以及最后压轴大戏——心理学系钢管舞表演。

    看完节目单,张墨谦随手将其放在茶几上,又把脑袋埋在蒋娇媚的双腿间美名其曰睡觉。但作为一个男人,靠在这么一双极品的美腿中,怎么睡得着呢?张墨谦同学闻着蒋娇媚身上传来的阵阵幽香,忍不住了。

    手开始动了起来。

    她狐狸眸子扑闪扑闪,似笑非笑的娇嗔道:“小墨谦,你真讨厌死啦!”

    …………

    夕阳西下,金色阳光办公室。

    带着黑框眼镜的徐博弈手里拿着一副昆州市的地图,这张地图异常的详细,昆州市的小街小巷都列了出来,徐博弈用黑色的碳素笔在温泉区区域内划出了大概三分之二的一部分,对张墨谦道:“自从史东死后,赵东强把温泉区分为两块,其中三分之二由丁子河管理,三分之一都另一个堂主管理。我们要拿下温泉区,必须要拿下丁子河的三分之二,这样才有胜算!”

    张墨谦点燃一颗烟,眯起眼睛道:“丁子河那边,你谈的怎么样了?他愿不愿意跟我们合作?”

    “嘿,你说呢?赵东强把他的女儿害得永远只有六岁智商,此时丁子河知道真相,他心里肯定恨透了赵东强,哪个父亲不爱自己的女儿?”徐博弈淡淡道:“已经谈妥了,他同意跟我们合作,而且此人早已有退出江湖之心,等我们彻底扳倒赵东强之后,他也不会分一杯羹,到时候大不了给他一笔钱。”

    “你就这么相信他?”张墨谦挑了挑眉头。

    “相信,因为他是个好父亲。”徐博弈感慨道:“我在他的家里感受到亲情。”

    张墨谦点点头,沉声道:“那就这么说定了,等赵东强彻底击垮北风,元气大伤的时候,让丁子河配合我们,里应外合,一举拿下温泉区,踢翻赵东强。”

    “北风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了吧?”张墨谦喝了口茶道。

    “不会超过十天!”徐博弈冷笑道。

    “嘿,那敢情好,十天之后,昆州就是我们的天下!”

    张墨谦吞云吐雾的吸了一根烟,说道:“我去换衣服。”

    他走进里间的休息室没一会,便换了一套白色的正装,他走到镜子面前足足占了十分钟。

    心理学家认为,每天凝视帅哥十分钟,健身效果相当于做30分钟的有氧运动,持之以恒,平均寿命可以延长四五年。所以张墨谦每次换了衣服,都要多照一会镜子,延长寿命。

    他从休息间走出来的时候,一身蓝色制服的小茹恰好送来茶水,看到一身白的张墨谦之后,眼睛顿时一亮。

    “小茹,我今天帅吧!”看到小茹眼中的惊艳,张墨谦心里不禁得意了几分。有句俗话说的好,想要俏,一身孝。穿白衣服果然帅气,连小茹都给吸引了!

    “蟋蟀!”小茹撇嘴嘀咕,脸上带着疑惑的表情,“张墨谦,你这是要去哪?”

    “我要去吸引女生尖叫!”张墨谦神秘一笑,不顾小茹的白眼,很快的溜出了金色阳光,驱车前往昆州大学。

    七十周年校庆晚会七点半正式开始,张墨谦同学要去和胡玉合奏《卡农》!

    昆州大学七十年校庆晚会要求所有学生都参加,一万五千多学生,体育馆肯定坐不下,于是校庆晚会的地点就定在广场上。张墨谦将车子泊好,走进广场时,整个广场上早已人山人海,看人数不止一万五,估计其他学校的学生也来围观。毕竟此次晚会,可有歌坛天后楚琳音的歌唱表演,现代年轻人,十有八九都是楚琳音的歌迷,又不要门票,所以其他大学的都蜂拥而来。

    张墨谦挤到舞台后台的时候,发型都弄乱了,这让他很郁闷。

    “死变态,你怎么才来呀!”小辣椒胡玉今天穿着一套白色的连衣裙,整个人像个仙子似的,美艳逼人。

    “外面人太多,我挤了好长时间才挤进来的。”张墨谦说着,赶紧站到镜子旁边整理发型,外面这么多学校美眉,他幻想着待会弹钢琴时能吸引几个美女的注意,给自己送点花什么的,当然,送个吻他也不会介意的。

    “张墨谦,好久不见!”

    一阵香风袭来,有些熟悉,张墨谦抬头一看,俏生生的楚琳音出现在了他眼前。

    “楚小姐,你好。”张墨谦笑着说道,他正准备和歌坛天后拉着手谈谈人生,说说理想的时候,外面的舞台上传来了主持人的声音。

    “楚小姐,我要出场了,我们待会再聊。”

    “再聊。”楚琳音微笑道。

    主持人是一个很漂亮的年轻女孩,她甜美的声音传遍了广场每一个角落,“在昆州大学七十周年校庆晚会开始之前,请大家先欣赏一首由张墨谦、胡玉同学带来的大提琴钢琴合奏曲《卡农》。”

    主持人说完,很快退下。

    闪烁的灯光中,一名一身白衣的年轻男子和一名一袭白色连衣裙的美少女手拉着手,一起走了出来。他们朝着众人鞠了个躬,然后分开,年轻男子走到钢琴前坐下,美少女则坐在大提琴前。

    大提琴声和钢琴声缓缓响起!

    《卡农》需要贱人听最合适,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贱人就是矫情,只有矫情的人,才能听得出《卡农》的真正味道。

    但,两人合奏的这一曲《卡农》,却吸引了在场所有人。他们有的微微闭着眼睛,有的抬头看着星空,有的凝视着旁边的恋人……他们都被深深的吸引了,一直到演奏结束,还未缓过神来。

    “那个男生是谁呀?”

    “我们学校好像没这么个男生,都没见过!”

    “他虽然长得不怎么样,但好有气质!”

    演奏完毕,主持人适时的走了出来,甜美道:“感谢两位同学给我们带来的精彩表演,下面有请校领导和嘉宾上台。”

    哥就这么下去了?

    看着台下的众美眉,张墨谦很生气的看了美女主持一眼,哥辛辛苦苦弹钢琴,你丫也不让我说几句话?

    不甘心归不甘心,但张墨谦还是乖乖转身走下舞台。熟不料,下舞台时恰好碰到了迎面走上舞台的领导和嘉宾。

    “嗯?韩小懒?”张墨谦眼睛一瞪。

    韩小懒看到张墨谦,眼睛也是一亮,心里暗道天助我也,这次我要你当着全校人的面出一次丑!

    想到这里,韩小懒心里微微得意。

    在她距离张墨谦越来越近,快要迎面碰到的时候,她不动身色的伸出一只脚,准备将走下舞台的张墨谦当着全校人的面绊倒。熟不料,张墨谦脚上传来的力量仿佛无穷无尽一般,她不仅没绊倒张墨谦,反而被张墨谦脚上传来的劲力使她的身体失去平衡,高挑姣好的娇躯没由来往前一倒。

    “啊……”

    舞台下的同学看到美女嘉宾的要摔倒,嘴里不禁发出尖叫。就在他们以为这位美女嘉宾要和硬邦邦的舞台来个亲密接触的时候,距离美女嘉宾最近的那个穿白衣服的年轻男子连忙伸出手,将美女嘉宾抱住。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张墨谦同学的一只手放在了韩小懒凶上。

    哼,想绊倒我让我出丑?我不赚回一点本岂不亏了?

    张墨谦心里想着,手用力捏了捏。

    好软!

    当然,这个动作很快,除了两个当事人,谁也没发现!

    “这位小姐,你没事吧?”张墨谦扶正韩小懒的娇躯后,一脸关系的问。

    “没事,谢谢。”韩小懒紧紧咬着牙齿,她的美眸都快喷火了!

    厚脸皮捏竟然摸了自己那里!该死的厚脸皮绝对是故意的!

    但即使韩小懒胸中怒火再冒,此时的她不仅不能发泄,还必须对厚脸皮道谢。

    “小姐,以后走路小心一点。不然会吃亏哦!”张墨谦笑眯眯的说完,转身就走。

    “该死的厚脸皮,我一定会好好教训你!”韩小懒咬着贝齿,心里恨恨道。

    接下里,便是校领导和嘉宾的一些讲话。嘉宾之一的韩小懒讲话很简单,说的就是鼓励学生努力学习之类的,她讲话结束后,现任校长接过话筒,说他简单的讲两句。

    领导讲话,所谓简单讲两句其实都是长篇大论。昆州大学现任的赛校长就是这样,这一席话,听得众人昏昏欲睡,要不是接下来有楚琳音的歌唱表演,说不定有人早就偷偷离开了。

    张墨谦同学偷偷的从后台溜了出来,四处扫了一眼,看到哪里女生多,就往哪里挤,准备找个妹纸拉着小手一起看晚会。挤了一阵后他蛋疼的发现美女周围总是有护花使者的存在,没有护花使者的吧,眼睛养刁钻了的他由鼓不起勇气上前搭讪,最终只能唉声叹气的退到一个角落默默的抽烟。

    终于,赛校长的“简单说两句”总算接近尾声。

    这时,一个颤颤巍巍的老人背负着手,戴着厚重的老学究眼镜,穿着一身洗得发白的中山装,慢悠悠的走上舞台。

    现任赛校长一看到此人,身子一震,脸色尊敬的将手里的话筒抵到老人手中。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4/21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