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 张家男人 > 第二百三十九章 初恋情人来了!
    安宁区,金鼎会所。

    二楼会议室内,赵东强脸色阴沉的看着在做的零星几人。在最近一个月内,他手下的头目失踪的失踪,退出的退出,意外身亡的意外身亡,原先金鼎会所二十多名会员,现在就剩下七名。

    “北风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赵爷,花舞区已经彻底大乱,我们已经抢过三分之二的地盘。再过两三天,等兄弟们养精蓄锐完毕,就可直捣黄龙,杀北风个措手不及,彻底端了他的老巢。”一个坐在前面的堂主说道。

    “好!”赵东强冷声道:“吴堂主,你帮我盯好了,别杀了他,把他抓来给我。”

    “是,赵爷。”叫做吴堂主的男人点头答应。

    “好了,散会!子河,你留下!”赵东强将丁子河喊住,自从北风叛变,其余三大战将甄南德和徐龙西落马,史东死,连他的尖刀王刚虎也死了,现在他最信任的手下,就是丁子河。在对付北风上,也直接由丁子河全权负责。

    “赵爷,有什么事?”丁子河一脸恭敬。

    “子河,张墨谦被我花高价请来的杀手打中了胸口,现在在第一人民医院,据说病情危急。现在杀手已经死了,为了确保万一,我要你派出人,无论用什么办法,都将张墨谦给我杀了!”赵东强眼光闪烁,那天天河广场的枪击案新闻已经报道过,杀手被狙击枪杀死。他自己也没想到,张墨谦的命居然这么硬,被打中了胸口还能在医院苟延残喘,虽然听说情况危急,已经在重症监护室监护,但他的习惯一向是彻底斩草。

    “赵爷,根据我得到的情报,张墨谦的重症室周围可有很多便衣,就连护士医生也在监视之中,要想动手,太难!”丁子河皱眉道。

    “子河,有钱能使鬼推磨,只要给的钱多,肯定会有人去干。”赵东强冷声道:“张墨谦,我一定要他死,不然我不安心。”

    “那我去吩咐。”丁子河说道。

    “子河,你是我目前最信任的兄弟。如今昆州地下世界大动乱,连冯三顺和金红好像也沉不住气,想趁着这次大动乱分一杯羹,我就仰仗你了,我相信,以你的本事肯定能保住咱们的地盘。”赵东强拍着丁子河的肩膀道。

    “赵爷,我尽力。”丁子河低声道。

    此时赵东强却没注意到,丁子河的双手紧紧捏在一起,青筋暴起!

    丁子河离开金鼎会所,上了车子,他打发司机去买包烟,等司机离开之后,他拨通了一个电话。

    “喂,我是丁子河!”

    “什么事?”电话那端传来一个稳重的声音。

    “赵东强要让我派人杀张墨谦!”

    “哦,看来他沉不住气了。”电话那端沉声道:“记住,你现在和我们站在一边,该怎么做,你自己清楚。”

    丁子河挂了电话后,点燃一颗烟狠狠的抽了一口,自语道:“赵东强,你让我女儿变成六岁智障儿童,我也不会让你好过。”

    重症监护室。

    张墨谦被各种仪器裹得严严实实,危险期已经过了二十四小时,他还没有任何醒来的迹象。

    “土包子,你要坚持住。”赵诗双眼通红,她已经哭干了眼泪,从她醒来一直到现在,她寸步不离的坐在病床前守着张墨谦,食水不进。

    张莫言站在窗户旁,一天一夜没睡的她看看躺在床上的弟弟,又看看在她身边同样一天一夜没睡的闺蜜蒋娇媚。

    “你在犹豫是不是要把墨谦的情况告诉张叔?”蒋娇媚仿佛能洞悉人的心理一般,一眼就看穿了张莫言的犹豫。

    “娇媚,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张莫言揉着太阳穴,“我不想让我爸担心,可是……万一……”

    “告诉张叔!”蒋娇媚一脸认真,“莫言,他是墨谦的父亲,他有权知道在这一切。”

    “好!”

    被闺蜜这么一提点,张莫言想了想,按下了父亲的电话。

    嘟嘟两声之后,便接通了。

    “莫言。”电话里传来张逸群的声音。

    “爸爸,墨谦出事了!”张莫言带着哭腔道。

    “发生什么事了?”张逸群的声音顿时一变。

    张莫言将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了父亲,包括张墨谦有七十二小时的危险期,如果在七十二小时之内醒不过来,就有可能一辈子醒不过来了。

    “他会醒来的!”张莫言说完后,张逸群顿了一顿,坚定道。

    “嗯,我们要相信墨谦。”父亲的话仿佛一剂强心剂,让张莫言心里平静了许多,心里也越发坚信,墨谦一定能熬过去,两年前他能熬过来,这一次也一定行。

    “诗诗,该输液了,你肩上的伤还在流血,感染了怎么办?”钦子岩在一旁劝诫道,看到女儿一副不吃不喝的模样,作为母亲的她心疼极了。

    “诗诗,护士已经把针水准备好了。”赵武也劝道:“你要等着他醒,但也先要把自己的身体养好啊,不然等他醒来,你都跨了。听爸爸的话,先回病房输液,等输液完了,在下来看他。”

    赵诗无动于衷。

    蒋娇媚朝张莫言努努嘴,压低声音道:“看到没?这妞咱们家小墨谦挺痴情的,真不知道小墨谦上辈子积了什么德。你快去劝劝她,让她先回病房输液吧,她伤的也不轻。”

    张莫言点点头,走到赵诗身边。赵诗的年龄和她相差不多,而对方又是弟弟的女朋友,她也就直接喊道:“诗诗,你先回去输液吧!你是墨谦的女朋友,还不了解他的性格吗?若是他清醒过来看到你这样,他会生气的。”

    “莫言姐,他真的会醒来么?”赵诗流泪道。

    “会的,一定会的。”张莫言安慰道:“还有这么多人关心他,爱他,他不敢不醒。跟你爸妈回去输液吧,等输完液,再下来陪墨谦就好。”

    “嗯!”大概是由于张莫言在场唯一和土包子有血缘关系的亲人,于是赵诗心里对她有一股亲近感,接受了张莫言的建议,随父母一起回到了自己的病房。

    金色阳光的员工都看了新闻,急冲冲的跑来医院,不过由于张墨谦需要安静,他们都自觉的站在走廊,从窗子里看着他们的老板,那个对人和善,给他们优厚福利的老板。女人都很感性,一向都直接喊张墨谦名字的小茹哭了,哭得很伤心。金色阳光分店的经理人李思也和小茹一样。

    北斗七星由于身份特殊,只来了早已暴露在众人眼中的摇光。看着昔日生龙活虎的少主,摇光眼睛没由来一红,默默祈祷:少主,你一定要挺过来,摇摇还等着跟你一起争霸天下呢!

    何子晶依然戴着帽子和墨镜在混在这层楼中,她需要第一时间获取张墨谦的准确情况。

    是死了,还是没死!

    薛婵和韩小懒也来了,她们在电梯里碰在一起。

    “你来看张墨谦?”韩小懒首先发问。

    “嗯,你呢?”

    “我也是!”

    两人的心情似乎都不好,她们是过了一天多才知道张墨谦受伤的消息的。两人一起闯进病房,看着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张墨谦,她们都红了眼睛。

    薛婵捂住嘴,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来。她才和张墨谦表白分开,为什么当晚张墨谦就发生了意外?她一直以为自己只是喜欢他,直到现在,看到他随时可能没命,薛婵才知道,张墨谦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深深的印在了她的心里,这不是喜欢,而是爱。

    韩小懒无声的流着眼泪,一向喜欢贫嘴的厚脸皮怎么变成这样了?他还能醒过来么?他还能醒过来么?他一定能醒过来!

    现场表现最平静的,是学心理的疯女人。但表现平静,并不代表她不担心。她的担心不比任何人少。

    时间嘀嗒,一分一秒的过去。

    每个人都在尝试着呼唤张墨谦,可是,他就像平静的躺在地上的雕塑,没有任何声息。为了刺激他的神经,张莫言还让人弄钢琴来到重症监护室,弹钢琴给他听,他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三十六小时过去了……

    四十八小时过去了……

    六十小时过去了……

    七十小时过去了……

    就剩下最后两个小时,众人越来越绝望,他们都一直守在重症监护室门口。胸口中弹,能够活下来本来就是奇迹,但众人还期待另一个奇迹的发生,那就是他能够在最后两个小时内醒过来。

    最后一个小时,施良找来了主治医生。

    “医生,我弟弟到底怎么样了?怎么还不醒?”张莫言等医生检查完,急不可待的问。

    “没希望了,准备后事吧!”主治医生摇头叹息。

    “什么?”

    张莫言身体摇摇欲坠。

    正在这时,从柳大同处得知消息的鱼小安放弃了正在魔都谈的生意,风尘仆仆的赶了回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4/21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