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 张家男人 > 第二百四十二章 暧昧需要勇气!
    张墨谦醒了。

    在重症监护室继续观察了两天后,身体已经完全稳定的他可以离开重症监护室了。本来众人要给他安排一间高级病房,但被他坚决反对。

    他选择了一间普通病房,里面有五张病床,不知道是最近生病的人多还是怎么的,这间病房都住满了。他选择普通病房,第一可以和其他病人聊聊天,也不孤独寂寞。第二,有女人守夜,没有空床,自然不能让她一直坐在椅子上啊,人总要睡觉不是?

    这一天,张墨谦大晚上的输完液,他哄了一直陪在他身边的赵诗一阵,终于把她哄回了自己的病房,湿湿这妞还受着伤呢,张墨谦可不希望湿湿守自己而守出病来。

    “墨谦,今晚姐姐留下陪你。”张莫言笑道。

    “姐,不用了,我的身体都好了,你和姐夫一起回去吧!”张墨谦赶紧摇头道:“你看,这里没床,咱姐弟俩总不可能睡在一张床上吧?”

    “死样,小时候又不是没睡在一起过。”

    “小时候是小时候,现在我都长大了呢!”张墨谦嘿嘿一笑,“况且,你也不能让姐夫一个人独守空房不是?”

    “莫言,你回去吧,我留下来照顾他便是。”疯女人说道。

    “不用了,我身体回复的很好,我自己一个人就行。”张墨谦口是心非道。

    “我留下。”疯女人坚决道。

    疯女人要留下,张墨谦心里乐得紧。

    当一个女人很关心你的时候,你得到她已经不远了。

    “娇媚,那就麻烦你了。”

    “不麻烦,我们家小墨谦当然要由我来照顾。”蒋娇媚眯着狐狸眼说道。

    张莫言和施良离开没一会,病房里的其他人都已经睡了,他们都是老头老太太,自然睡得很早。病房其中有一个老大爷,已经发出呼噜声。

    张墨谦躺在床上,疯女人则是搬了一颗椅子坐在他床边。

    要疯女人坐一夜?

    张墨谦身体努力的朝床的一边挪了挪,拍了拍床垫,道:“上来。”

    蒋娇媚瞪了他一眼。

    张墨谦摸摸鼻子,指了指纱布裹着的胸口,苦笑道:“你放心,我现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就算想把你那啥了,也办不到,难道你还会担心一个战斗力不及你的病人对你动手动脚?”

    蒋娇媚眼睛眨了眨。

    突然间,一阵香风袭来,一个柔软的身子钻进了被窝。

    医院的病床和在校学生睡的单人床差不多,一个人睡都嫌小,两个人睡在上面,自然是身体贴着身体。

    张墨谦侧着身子,他将左手打开垫住疯女人的头,至于右手,他倒是想搂住疯女人的腰,可是奈何右手一旦搂上去,就会挤压住他的胸口,疼痛让他的这个想法完不成。

    两人面对面,彼此的温热的呼吸都能喷到对方的脸上,彼此大眼瞪小眼。

    “长这么娇媚干啥?”张墨谦直言不讳。

    “这不正和你意么?”疯女人反唇相讥。

    张墨谦怕说话打扰到其他四位病人睡觉,抓起被子将两人完全捂住,不得不承认,床虽小,但被子挺大的,也不知道这医院安的是什么心?

    “疯女人,你摸着良心说,我长的咋样?帅不帅?”张墨谦嘿嘿的问道。

    “刚好拉得出圈门。”

    每次张墨谦问疯女人这个问题,疯女人都是这么回答。

    和疯女人处在这么一个狭小的空间,疯女人身上的体香完全染尽整个被子,张墨谦贪婪的吸了几口,疑惑道:“搞不懂,女人怎么都这么香?即使不喷香水不擦化妆品也是香的。”

    “唐玄宗行幸温泉宫,遇一美姬,香气袭人,玄宗为之倾倒,占为己有,封为贵妃,此女就是杨玉环。杨贵妃有多汗症,出的汗可湿透香帕,玄宗感到她的汗是香的,还为她修了一座沉香亭。李白曾被召写清平乐诗,诗中‘一枝红艳露凝香’,‘沉香亭北倚栏杆’。”疯女人突然痴痴的道:“姐姐很香么?”

    张墨谦沉默,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左手抓住了疯女人的柔软的小手,又开始在手里拿捏把玩起来。

    疯女人有些无语。

    空间虽然狭小,但闻着疯女人身上的芳香,心神愉悦的张墨谦同学很快就睡着了。

    翌日。

    昨天搂着疯女人睡了一整晚,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一大早查房的时候,无论是张墨谦还是疯女人,两人都还拥在一起睡的很甜,让一干人大为羡慕。最后醒来,张墨谦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在疯女人的帮助下洗漱完毕,疯女人便回去给张墨谦做饭,医院快餐虽好,但是不够营养。

    不多会,陈超带着女朋友潘颖来到医院。

    “猜到是什么人下的手没?”陈超眼中杀机闪现。

    看到陈超的表现,张墨谦挺感动的,不过没说什么煽情的话,生死兄弟,说那些话就见外了。兄弟之间,未必要常联系,但是一旦一方有难,另一方就能随时出现,这才叫兄弟!

    “杀手不简单。”张墨谦回忆起了当天晚上的情景,沉声道:“他开枪的时候,我的流星也朝他飞了过去,不过只切了他的一只耳朵,这说明他躲闪的速度很快,如果不是专业的杀手,肯定做不到这一点。”

    “吞噬聚落出来的?”陈超猜测道。

    “极有可能。”说道这里,张墨谦突然想到在昏倒的那一刻看到杀手的头被狙击枪爆开,不由疑惑:“我一直在想,到底是谁在关键时刻救了我。”

    “我已经去现场分析过,狙击手狙击的地点我也去过,对方没留下任何痕迹。不过我从警局帮你弄来了这个。”陈超说着,将锋利无匹的流星拿了出来。这柄双刃刀被调查的警察拿去,又被陈超给顺手牵羊拿了出来。

    张墨谦接过流星,若有所思道:“最想我死的,应该就是赵东强了。”

    “帮我个忙。”张墨谦突然说道。

    “威胁刘健聪?”陈超冷笑。

    “没错,这位省委大佬该派出用场了。”张墨谦点头。

    陈超走后,大概中午时分,穿黑丝短裙的蒋娇媚给张墨谦带来了饭。

    “鸡汤,还是乌骨鸡?”张墨谦闻着鸡汤的香味,食指大动。他胸口中弹失血过多,鸡汤可是补血的好东西啊!

    “汤太烫了,先搁在一边凉着。吃完饭再喝。”张墨谦建议道。

    “不行,先喝几口汤。”疯女人打开保温盒,用勺子舀了一勺,先放在嘴边小心的吹了吹,接着喝了一小口,自言自语了一句不烫了,就把剩下的一半朝着张墨谦嘴巴递过去。

    “这……等等,你这是干什么?”张墨谦迟疑道。

    “喂你啊!你不是输着液吗?”

    张墨谦看着疯女人喝下的残汤,憋了半天,道:“我们两用同一副餐具?”

    经过张墨谦这么一提醒,蒋娇媚这才想起来她刚刚试温度时喝了一小口。不过看到张墨谦这副憋红了脸的模样,她的狐狸眼眼里不禁闪动出火星。

    “你是嫌我脏么?”蒋娇媚冷冷一笑,发飙的前兆。

    “不是……只是你分明带来了两只汤勺……”张墨谦赶紧解释道。

    蒋娇媚一言不发,另外一只手一拿一扔,把剩下的那只汤勺扔进了垃圾桶,然后她回头对着张墨谦妩媚一笑,格外勾魂:“现在只剩下一副了……”

    接着,疯女人似乎想到了什么,又往垃圾桶扔掉一双筷子。

    “我没吃饭,我带着两个人的分量来。”疯女人说着,指了指仅剩下的一双筷子和手里的勺子:“吃还是不吃?喝还是不喝?”

    病房里还有其他人,不过此时他们的视线都聚集在张墨谦和疯女人身上,说直接一点,被他们两人的对话给雷到了。

    被这么几双眼睛盯着,张墨谦脸上烧得厉害,而疯女人脸上,则是云淡风轻,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样,这就是心理学大师的本色,泰山崩于前而脸不红心不跳。

    张墨谦牙咬,“吃。”

    接着,十分暧昧的一幕出现了。

    一开始的喝汤阶段,疯女人都是舀起汤来吹了吹,喝了一半之后,又送到张墨谦嘴边,这是喝汤。

    吃饭吧,只有一双筷子。怎么吃呢?疯女人有办法,今天她做的菜叶格外丰盛,不过考虑到张墨谦受伤的原因,做的都很清淡。

    疯女人夹起一块猪肝,吃了一口扒了一口饭之后,又用还沾着饭粒的筷子给张墨谦夹了一块猪肝……等等……她这是干什么?疯女人今天做了肉丸子,只见她夹起一个肉丸子放进舀了一口之后,眉头一皱:“真腻,吃不惯。”接着笑嘻嘻的将放进嘴里又吐出来的肉丸子往张墨谦嘴巴一送:“你吃。”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4/21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