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 张家男人 > 第二百四十七章 一个时代的结束!
    花舞区。

    花舞大世界,张墨谦手下的兄弟们悄然而入。丁子河在此之前已经和赵东强手下罩着的大部分老板都通了气,抛出索取分红比赵东强低两层的条件,很快就将众老板拉了过来。

    在这个纸醉金迷的年代,夜店的收入不停的攀升,每个月少要两层的分红?一年就是多少?作为老板的他们最清楚,金钱的诱惑之下,他们都押注在丁子河这一边,如果真的扳倒赵东强,那么最受益的,就是他们这些老板。

    于是,和众老板通气之后,要想收拾赵东强的手下就更容易了。

    今夜的花舞区,热闹非凡。当然,同样热闹的,还有温泉区。

    金鼎会所。

    刘唯唯像只猫一样依偎在赵东强的怀里正战斗呢

    此时,门口旁边的窗户处。

    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房间里活色生香的场景,窗户外是一名三十多岁的年轻男子,从他这个位置看上去,左边的肩头露出一只穿着高跟鞋的小脚,另一个肩头露出白生生的小脚,脚趾用力的翘起。

    终于,二十分钟后。

    房间里的喘息声终于停止,刘唯唯趴在赵东强的肩膀,看到窗户处的年轻男人,眼睛一闪。她趴了几分钟后,便撒娇道:“赵爷,唯唯要去泡澡,你去不去呀?”

    “不去,你自己去吧!”泻火完毕的赵东强身体酸软乏力,懒懒的穿好裤子,靠在沙发上抽烟。

    “那唯唯先去了。”刘唯唯随便整理了一下衣服,便离开了房间走向二楼,他并没有去一楼泡澡,而是偷偷摸摸的走进了二楼的一间房间。

    门一开,只见人影一闪,刘唯唯还没看清人的脸,就被紧紧抱住了。一双大手在她柔软的身子上乱摸着,带着淡淡烟味的嘴也在她的脸上乱亲。

    后面两人很快脱光了纠缠在一起。

    这个社会从来不缺狼狈为奸的狗男女,同床异梦的夫妻尚且有那么多,就别说出轨劈腿脚踏两只床的狗男女了。

    康明,王刚虎十年前收的徒弟。因为功夫底子好,十年前的偶然一次被王刚虎看重,便收为徒弟,那时赵东强对此也支持,毕竟王刚虎总有老的一天,那时候他需要谁来保护?所以赵东强也特地吩咐王刚虎,好好把功夫传授给康明。

    前不久,王刚虎死后,赵东强就把康明调来做自己的贴身保镖。

    康明身体强壮,还有一副好皮囊。做了赵东强的替身保镖后,一来二去,就跟赵东强的情妇刘唯唯眉来眼去上了。

    不过,刘唯唯是昆州教父的女人,昆州教父赵东强是叱咤滇南道上的大虎人,人人敬而远之。

    但不得不承认的是这位昆州教父已经是个年过半百的中年人,再过上个十年,就是糟老头子。而刘唯唯则正处在女人最灿烂的大好时光,这个季节的女人是女人一辈子最骄傲的时候,真正适合刘唯唯的男人则是康明这种身强体健的男人,所以刘唯唯的出轨也不难解释。

    不得不说刘唯唯是个有手腕的女人,同时占有两个男人,虽然不至于将两个男人玩弄于鼓掌当中,但在两个男人之间游刃有余的本事就不是一般女人能够拥有的。

    一番云雨过后,刘唯唯和康明相拥洗了个鸳鸯浴,刘唯唯略显慵懒的随意用发卡将那满头秀发扎住,无形中又多了几分韵味。

    康明背靠着床头抽烟,烟雾中康明的眼神很是阴霍。

    刘唯唯笑眯眯的说道:“你是我包养的小白脸,要好好伺候我。”

    康明用手轻笑道:“我这个小白脸有没有让你满意,不满意的话我可以再接再励。”

    刘唯唯白了一眼康明,若有所思的说道:“你说,如果赵东强知道了你和我的关系,你该怎么处理?”

    康明冷笑道:“让我说实话?”

    “实话。”刘唯唯在康明的胸前画着圈圈回道。

    康明看了眼刘唯唯,说道:“你是个女人。”

    刘唯唯楚楚动人的说道:“是赵东强的女人,还是你的女人?”

    康明冷哼道:“赵东强已经活不了多久了,你要是懂得自己的身份,你将永远都是我的女人,我对你很痴迷,不然也不会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和你在一起。”

    “活不了多久?”刘唯唯吃惊道。

    康明吻了吻刘唯唯的额头,冷笑道:“确切的说,是哦活不过今晚。就在刚才,我已经把金鼎会所里所有的保镖都解决了,等过了今晚,你和我的关系就能站在阳光下。”

    “到底要发生什么?你会不会有事?”刘唯唯略显的担心的问道。

    康明冷笑道:“你放心,此事是丁子河堂主亲自和我做的交易,如果我帮他搞定了金鼎会所里的保镖,破坏金鼎会所的安保系统,等事后扳倒赵东强,他就会给我一大笔钱。”

    “一大笔钱?多少?”刘唯唯吃惊不已。

    “总之够我吃喝一辈子。”康明摸着刘唯唯尖尖的下巴道:“到时候你就是我的女人,我给你买一栋别墅买跑车。”

    “那你会娶我吗?”刘唯唯睁大了眼眸。

    “不会。”康明摇头道。

    “为什么?”

    “我的老婆,必须是一个干净的女人。”康明肯定道。

    “哦。”刘唯唯哦了一声,眼中闪过一丝狠辣,并且很快掩饰下去。

    休息了一会之后,刘唯唯又故意挑逗起康明来,两人又是一阵缠绵,康明不舍的抱着刘唯唯深深的吻了起来,直到快喘不过气的时候这才放开了刘唯唯,刘唯唯一脸绯红,娇羞着拍着康明的胸膛说道:“讨厌。”

    “你真是个妖精,我为你疯狂。”

    刘唯唯挑逗道:“你已经疯狂了,我不介意你再疯狂一点。”

    “行了,时间快到了。”康明看了看时间,说道:“丁堂主和他的大老板马上就到,我得出去迎接他们,丁堂主的目标是赵东强,你自己小心一点就成。”

    说完,康明穿好衣服快速离开。

    康明一走,刘唯唯脸上的笑容和眼神中的情欲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冷静的让人可怕,几乎和前一刻的刘唯唯判若两人。

    刘唯唯穿好衣服,走到窗户边,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主子,丁子河已经靠向张墨谦,赵东强保不住了。”

    “知道了。”电话那端传来冷冷的声音。

    安宁区有奥城,花舞区有花舞大世界,渡官区有螺蛳湾贸易商城,而温泉区,则拥有昆州最热闹的街道,这里类似于魔都的南京路、鹏城的东门,是利润极大的商业圈。

    约莫十五年前,这里新建地皮,赵东强利用各种手段,揽下了八十余间铺面,然后高价租给各路老板,不仅如此,他自己也经营了最主要的几个叶夜总会,大浴场等。

    利润之大,无法想象。

    虽然已经是十二点多,但温泉区的这里依然热闹非凡。这时候,一行人偷偷潜入了,带头的是一个贼眉鼠眼的男子,他嘴里叼着烟,脸上带着兴奋的笑意。

    他忽然停住脚步转身,他身后的一群人也连忙停下,贼眉鼠眼的男子看着身后的五十多号男人,说道:“兄弟们,咱们今天来温泉区,不是来消闲的,而是带着任务来的。咱们都是和张哥胖子哥来自同一个地方,建水古城,都是顶天立地的建水爷们,不惹事,但也不怕事。不过今天我们是专门来惹事的,昆州地下世界第一人赵东强一直和张哥过不去,今天咱们目标就是彻底砸了赵东强的场子。明天,张哥将会成为昆州地下世界一哥,到时候,咱们就是功臣了,以后吃香喝辣少不了。”

    “兄弟们,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声音震天。

    “跟我冲,见到什么就砸什么!”

    五十多号建水爷们浩浩荡荡的杀进了赵东强的休闲娱乐场所。自从张墨谦把甄南德拉下马,坐上安宁区一哥之后,管事的王虚伪不停的招揽人手。奇葩古城建水民风彪悍,打架一向都是敢玩命的存在。他一共招揽了大概两百多个建水爷们,都是精锐。今天和赵东强彻底开战,他们作为精锐,自然肩负着重要的任务。

    五十多号建水爷们冲进去,赵东强的夜场登时大乱。

    奥城,金色阳光。

    王虚伪屁颠屁颠的跑到张墨谦身边,咧嘴露出大黄牙,笑道:“张哥,兄弟们都已经开始行动,花舞区那边毕竟前不久才被赵东强拿下,人手不够,目前兄弟们已经基本拿下花舞区,温泉区可能还需要点时间。”

    “只要出了力的兄弟们,都大赏。”张墨谦点点头,说道。

    “嗯,这一点请张哥放心,我会做好的。”王虚伪点头说道。

    徐博弈穿着洗得发黄的白衬衣,破旧的牛仔裤,一副黑框眼镜跨在眼睛上永远都是一副文艺青年的装扮。他双手插兜,看着阴沉的天空道:“丁子河也该行动了,墨谦,咱们去不去看一下?”

    “看,当然要看。”张墨谦冷笑道。

    金鼎会所。

    丁子河和其他堂主不一样,其他得堂主一旦有了钱,得了势,就买豪车,买别墅。丁子河则是继续开他中规中矩的奥迪a6,住的也是那间一百平米的普通居民住宅。

    丁子河的奥迪a6缓缓停在金鼎会所门口。

    有着一副好臭皮囊的康明见到车子停下,赶紧从金鼎会所大门处走了过来,他来到车子前时,丁子河恰好下车。康明将身子微微一弓,尊敬道:“丁堂主,金鼎会所里隐藏在暗处的保镖已经被我解决,安保系统也被我暂时关闭,你要做什么,谁也拦不住你。”

    “嗯。”丁子河略微点点头,康明是他同意和张墨谦合作之后才拉过来的,金鼎会所安保系统紧密无比,必须要一个人做内应,而一向贪婪的康明正是内应的不二人选。

    面对贪婪的人,总是很容易打交道。

    丁子河带着几名手下和康明一起进了金鼎会所,除了一些隐藏在暗处的保镖被康明解决,其他员工还不知道即将要发生的事情。

    “康明,让厨师马上准备一桌上好的酒席!”丁子河突然道。

    “是,丁堂主。”康明点头答应着,走向厨房。金鼎会所里的员工拿着不菲的薪水,但不菲薪水之下,必须要二十四小时待命。所以虽然是凌晨,但要厨师们准备一桌酒席,最多也就一个小时的时间。

    吩咐完,丁子河默默的坐在楼下,约莫半个小时之后,他起身叠了叠衣服,慢慢的走上顶层。

    “子河给赵爷请安了!”丁子河到了最顶层后,缓缓走到洗了澡穿着睡衣的赵东强身边,微微低头说道。当他知道赵东强是自己女儿中毒的幕后黑手之后,他就知道,他和赵东强不死不休。

    “子河,大晚上的,你怎么来了?”赵东强皱眉道。

    “赵爷,子河睡不着。”丁子河说道。

    “难道是关于明天咱们对张墨谦动手的事?放心吧,张墨谦虽然强势,但毕竟是新生的力量,人手方面不如我们。”

    “不是。”丁子河摇头道。

    “哦?那你为什么睡不着?”赵东强饶有兴趣的问道。

    “想起铃铃的命运,我心里就堵得慌。”丁子河眼中露出悲伤。

    赵东强眼神一闪,很快掩饰过去,他叹了一口气,道:“子河,人生充满了未知性,就像我儿子小开一样,前一天还在我面前活蹦乱跳,谁知第二天就被打断了腿,在医院里又被打断了一次。铃铃的事情不要想太多,这也不是你能控制的。”

    “谢谢赵爷的开导。”丁子河语气平静,但他的拳头已经紧紧的捏在一起。

    两人又聊了一会,丁子河看了看时间,深吸了一口气道:“赵爷,我让厨房弄好了一桌酒菜,既然赵爷现在也无心睡眠,能不能陪子河下去喝几杯。”

    “好啊,反正也是睡不着。”赵东强说道,此前,他为了养生,从来不吃夜宵。但是,自从查出感染艾滋后,他就不控制酒食了。本来就活不了多久?为何不好好享受剩下的时间?

    赵东强也没换衣服,穿着睡衣就随着丁子河一起下楼。

    因为事情还没挑明,所以赵东强下楼后,作为保镖的康明主动站在了赵东强的身后。两人坐定之后,丁子河吩咐上菜。

    没多久,数个穿旗袍的美女端着一盘盘的美食缓缓走了进来,金鼎会所所有员工都是精挑细选,这些女子若容貌身材达不到一流水准,是绝对进不了金鼎会所的。

    “康明,去吧唯唯喊下来陪我和子河喝几杯。”动筷子前,赵东强吩咐道,过了明天,他就要离开昆州前往美国,心里想着趁着这个机会,和最宠爱的情妇吃最后一顿散伙饭。

    “是,赵爷。”康明快速上楼。

    不一会,他下来道:“赵爷,刘小姐不在。”

    “不在?”赵东强疑惑。

    “是的,我都找过了,刘小姐没在上面。”康明心里也很不解,他十二点前才把刘唯唯那只妖精干得嗷嗷叫,这才过去了一个多小时上去,就没人了。大晚上的,这女人还会出去不成?

    “没在就算了。”赵东强摇了摇头,也不在意,招呼着丁子河,开始吃菜。

    丁子河主动打开一瓶上等的茅台,倒了一杯给赵东强,然后又找了三个杯子在自己面前,全部倒满。

    “赵爷,今天我要敬你三杯酒。”丁子河说着,端起其中一杯道:“第一杯酒,敬你当年对我的知遇之恩。”

    丁子河仰头,一饮而进。

    他又端起第二杯酒道:“这第二杯,敬你这二十多年前,对我的照顾。”

    丁子河再次一饮而尽。

    “这第三杯……”丁子河的眼睛眯了起来,“希望赵爷你一路走好!”

    一路走好?

    赵东强心里一沉,暗想难道丁子河看穿了自己将要放弃昆州,彻底离开?

    这时,一直站在赵东强身后的康明突然走到丁子河身后,默默站定。

    这个动作,赵东强一清二楚的看在眼里。

    他心里倏然一惊,毕竟是坐镇昆州多年的老狐狸,康明很普通的举动很明显的是背叛。从这一层推敲,他忽然明白了丁子河那一句“希望赵爷你一路走好”的真正意思。

    “子河?你的意思,我不太明白!”赵东强脸色平静道。

    “不明白?”丁子河眼中爆射出寒光,他的声音变得冷冽起来,“我的意思是,希望你在黄泉路上走好。”

    赵东强眼睛一凝,冷笑道:“子河,你想杀了我上位?”他脸上虽然故作平静,但心里却极为震惊,丁子河一向讲义气,深得他的信任,此人为何要背叛他?

    “赵东强,我跟了你这么多年,你应该了解我的脾气。”丁子河寒声道:“如果我真的想上位,我恐怕已经是掌舵一方的大佬了。”

    “那你为何要杀我?”赵东强逼问道,他心里猛然冒出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难道丁子河知道了当年的那档子事?绝不可能,那件事他做得很隐秘,丁子河怎么可能知道?

    “为了我女儿铃铃。”丁子河额头和脖颈上青筋暴起,他的双眼死死的盯着赵东强,“我这人很容易满足,当年我并不想跟你干。但你为了让我为你效命,竟然对我女儿下毒,并且制造出一副你救了我女儿性命的假象。为了感谢你对我女儿的救命之恩,我答应为你效命,这一干就是二十多年。可是,我没想到,当年发生在我女儿身上的一切,都是你自编自导自演的好戏。”

    丁子河眼中露出悲恸,“我女儿本是一个聪明伶俐的孩子,一岁就能喊爸爸妈妈,三岁就能识数,上了学被老师一直夸。她本该拥有一个美好的人生,可你下的毒让她的智力拥有停留在六岁,你毁了她的人生。”

    赵东强脸色变了!

    当年,他极为欣赏丁子河的办事能力,但却一直无法将丁子河拉到自己的阵营。于是,他想了一个办法,让丁子河对自己感恩戴德,对方就会就会尽心尽力为自己办事。然后,便有了丁子河之女丁铃铃中毒又被他“救了性命”的一幕。

    只不过,当初那件事做得很隐秘。知道此时的人除了他自己,还有王刚虎以及配合下毒的两个人知道,而且事后,他已经让王刚虎杀了那两个配合下毒的人。所以整个世上知道此事的,也就他和王刚虎。难道是王刚虎背叛他?可是,王刚虎早就死了……赵东强百思不得其解。

    “赵东强,你毁了我女儿的人生,我要杀了你。”丁子河捏着拳头站了起来,他的几名心腹手下,站在几个角落,防止赵东强逃跑。

    “康明,你也背叛我?”赵东强冷笑的看着康明。

    “赵爷,丁堂主英明大义,在他的领导之下,我想我们昆州的地下世界会更加辉煌。你连一个小女孩都不放过,像你这种禽兽不如的人渣,早就该死了!”康明为了赢得丁子河的好感,故意骂起了赵东强,想了想,他又道:“赵东强,忘了告诉你,唯唯早就是我的女人,你死了,我将彻底拥有她。”

    赵东强一愣,旋即哈哈大笑,仿佛听到很好笑的一个笑话一般。

    这时,外面走廊传来了脚步声。

    张墨谦嘴里叼着一根烟,慢悠悠的走了过来,他身边跟着一名戴着黑框眼镜的沧桑男子,正是狗头军师徐博弈。

    脚步声吸引了在场几人的注意。

    赵东强看到张墨谦,脸色变了变,有些泄气的靠在椅子上,抓起桌上的一根烟点燃狠狠的吸了两口。

    “张墨谦,原来这一切都是你导演的!”赵东强明白了,丁子河的这次背叛,张墨谦是真正的幕后操纵者。

    “自作孽,不可活。”张墨谦淡淡道。

    “我赵东强纵横昆州二十余年,没想到最后败在了你这个毛头小子手中。”赵东强摇头道:“我果然老了,不过,在临死之前我想知道,你们怎么知道当初我毒害丁铃铃?难道是王刚虎背叛了我?”

    “他没背叛你,你让他替你做的坏事太多,他心里不安,每做一件坏事,他都会记在笔记本上。”张墨谦淡淡道:“我得到了他的笔记本,仅此而已。”

    “原来如此!”

    赵东强点点头,吸完最后一口烟,看着康明笑道:“康明,我得了艾滋,我得了艾滋啊。”

    康明一愣,然后瞬间面如土色。

    丁子河缓缓举起手枪。

    “砰!”

    一声枪响,叱咤滇南道上二十余载,昆州地下世界第一人长眠于此……

    赵东强的时代,结束!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4/21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