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 张家男人 > 第二百五十一章 京城的人找上门来了!
    幽兰香包间!

    浓郁的大佛龙井茶香四溢与四周的空气之中,一直通体雪白的猫咪懒洋洋的躺在椅子上,伸出舌头舔舐着雪白的前爪。

    不得不承认,叫做雪妃的这只猫咪很萌!

    张墨谦喝了一口茶,看着蠢萌蠢萌的雪妃,笑道:“雪妃真可爱,看上去很好吃的样子。”

    坐在他对面的女人剑眉一皱,狠狠瞪了他一眼。

    今天的何子晶穿着和张墨谦第一次见到她时候一样,紧身露肩t恤,迷你短裙,黑丝,精致的白色高跟凉鞋。

    大美人何子晶这副打扮,可让张墨谦同学偷偷的吞了不少口水。

    “张公子,希望你注意你的言词,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雪妃,记住,是任何人!”何子晶冷声道。

    “其实猫肉味道还是不错的。”张墨谦小声嘀咕道。当然,张墨谦知道这只猫在长腿妞心中的地位,曾经,为了这只猫长腿妞可不顾自己的生命安危,所以吃货张墨谦同学可没胆子打雪妃的主意!

    “张公子,我要对你说一声恭喜了!”何子晶眯着秋水眸子道。

    “何喜之有?”张墨谦眉毛一挑。

    “如今,赵东强麾下的势力都被你吸纳。整个昆州,出了冯三顺和金红占了一小部分地盘之外,其他地盘都在你的掌控之中。”何子晶说道:“现在的你,是昆州地下世界第一人。还有,因为你,昆州很多领导都落马,你既为老百姓做了好事,又为自己谋到了权势地位,子晶难道不该恭喜张公子你吗?”

    “这还是多亏了何小姐的帮忙!”张墨谦笑道。

    “哦?张公子还记得子晶?”何子晶淡淡道。

    “当然,没有何小姐的帮忙,要扳倒赵东强可不太容易。”张墨谦说的是实话,当初为了把金鼎会所的会员暗中清除,还多亏了何子晶的帝皇俱乐部。

    “既然是这样,那子晶在张公子这次强势上位中有很大功劳了?”

    张墨谦瞬间眯起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长腿妞精致如玉的俏脸,他岂会听不出来长腿妞话里有话?

    “何小姐请明言!”张墨谦说道。

    “那我就直说了。”何子晶剑眉一挑,眯着明亮的眸子:“张公子,咱们属于合作关系。赵东强倒台,你的地位摇身一变,成了名符其实的大人物,所有的好处都到了你的手中。既然子晶帮了这么大的忙,是不是也应该得到些报酬呢?”

    “你想要什么?”长腿妞这番话,在张墨谦的预料之中。如果长腿妞不向自己要好处,反而会让他感到奇怪。

    “现在昆州的都是张公子你的,每天都能赚不少钱吧?子晶想要分红。”

    “多少?”张墨谦问道。

    “百分之二十!期限十年。”何子晶说道。

    “不行!”张墨谦立即摇头,否定道:“何小姐,我想你应该明白,能够拿下昆州,功劳最大的是手下的兄弟们。给了你百分之二十?兄弟们吃什么?”

    “难道子晶的功劳不大么?”何子晶眯眼道:“更何况,子晶只要十年的分红而已,十年之后,还不都是张公子你的!”

    张墨谦摇头,“何小姐,我承认你的功不可没。但是百分之二十实在太多了,还有,地下世界这一块变化太大,谁也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也许不到十年,昆州地下世界就会易主。”

    “那么,张公子你想给子晶多少?”何子晶喝了一口茶,慢悠悠道。

    “百分之十!”张墨谦说道。

    “要不这样,取个中间值,百分之十五怎么样?”何子晶退了一步。

    “就百分之十,不能再多了。”张墨谦坚决摇头。

    “张公子你真会做生意!”何子晶冷笑道。

    “我手下的兄弟们要吃饭,希望何小姐理解。”张墨谦说道。“何小姐,咱们将来进入长三角还要继续合作,希望咱们之间还是能继续友好下去。”

    “威胁?”何子晶好看的眸子一闪。

    “这不是威胁,这只是一个合理的现象而已。”张墨谦一本正经道。

    何子晶眼光闪烁,少许之后,她道:“百分之十就百分之十。”

    “合作愉快!”张墨谦抓住长腿妞柔软的小手,用力一握。

    “合作愉快。”

    “对了,前些日子我在天河广场被枪击一事,何小姐听说了吗?”张墨谦突然问道。

    “听说了,怎么?”

    “凶手的照片已经公布出来,何小姐应该看到了吧?我想问问此人是不是吞噬聚落里的杀手?”张墨谦问道。

    “不清楚。”何子晶摇头,“组织每年都要吸收新鲜的血液,子晶已经离开组织好几年了,对组织目前的成员组成并不了解。”

    “哦。”张墨谦若有所思,在天河广场的那天晚上,杀手要对他开枪之前,有狙击手爆了杀手的脑袋,那名狙击手会不会是长腿妞呢?

    如果是,那长腿妞岂不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不过张墨谦也没细问,和长腿妞聊了聊即将要开始的长三角博弈之战,便离开了幽兰香包间,他刚准备发动车子,手机滴答响起,收到了一条短信。

    “张墨谦老板,现在有时间么?”

    张墨谦心中疑惑,因为这个号码很陌生,归属地竟然是京城。不过对方既然能喊出自己的名字,张墨谦也回了过去:“有。”

    半分钟不到,张墨谦的手机铃声响起,是之前发短信的那个陌生号码。

    张墨谦接通,电话那端传来了一阵悦耳动听的声音,是女人的声音,音色极好。

    “张墨谦,我们找个时间聊聊怎么样?”

    “你是哪个?”张墨谦疑惑道,不过感觉这女人的声音有几分熟悉,似乎曾经听过一样。

    “既然你现在有时间,那么来别幽会所,我有事情找你谈。到了,你自然知道我是谁。”电话那端声音悦耳动听:“当然,你可以不来,不过别后悔。”

    说完,那端便挂了电话。

    张墨谦放好手机,陷入了沉思,刚刚和自己通话的女人究竟是谁?找自己干什么?不要后悔,又是什么意思?

    不过,沉吟片刻之后,张墨谦发动了车子,前往别幽会所。

    他不清楚对方的身份,也许对方在给自己想下套。但张墨谦相信,只要小心点,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

    别幽会所,是一所休闲娱乐高级会所,名字好像取自‘别有幽愁暗恨生’。后台据说是一位大人物,具体情况连张墨谦也不清楚。

    泊好车子,张墨谦走向别幽会所。

    木刻大字牌匾给人一种极为沧桑的感觉,孤寂而温馨。

    张墨谦刚刚走到门口,一个十八岁左右的漂亮小姑娘便迎了上来,穿着一身紫色的制服,露出甜甜的笑容:“请问你是张墨谦先生吗?”

    张墨谦暗赞了一口,不愧是昆州市顶级会所,服务员的质量竟然这么好,身形气质,都不是一般的女人能够比拟的,按照张墨谦的标准,这小姑娘至少能打八十分以上。

    “我是。”张墨谦笑了笑,看来那个神秘女人早已安排好了一切。

    “张先生请随我来。”说完,穿制服的小美女便在带领着张墨谦上了楼,走到三楼左拐,带着张墨谦走了一段路,将张墨谦带到了一个名叫“迎风阁”的包厢。

    “张先生,就是这儿了,有客人在里面等你。”

    “谢谢。”张墨谦道了声谢,警惕的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轻轻带上门,张墨谦聚精会神的看起包厢的布局来,如果说这是一间包厢,不如说这是一套装潢极为豪华的总统级套房。

    光是正中央客厅里的几张沙发,没有几十万,拿不下来吧?

    不过,客厅里却没什么人,茶几上放着水果,苹果和葡萄。心中带着疑惑,又上前了几步,张墨谦这才发现,隔壁的沐浴室里竟然传出了淅沥沥的水声。

    看来,那个神秘的女人正在沐浴?

    一个女人,将一个男人邀请到这么豪华的一个套间,而此时,那个女人正在沐浴。其中的意思,就有些玩味了。

    遇到这种情况,或许会有男人认为这是一场艳遇。

    但张墨谦并不这么认为,他没有自恋到自己的模样能够让女人一见倾心的牛逼程度,当然,如果他有陈贱人那般容貌,或许会这么想。

    此时张墨谦竟然也有些不知所措起来,敲人家沐浴室的门吧?又显得不太礼貌。不敲吧?难道坐在这里干等?女人洗澡的速度大家都是知道的。

    无奈之余,张墨谦选择了后者。决定坐在沙发上等待,不过为了提醒一下正在沐浴室里的女人自己已经来了,张墨谦打开了电视,故意将声音调大。

    果不其然,不一会之后,沐浴室里淅沥沥的水声停了下来。紧接着张墨谦便听到一阵悦耳的声音道:“是张老板来了么?”

    “嗯,我来了。”张墨谦调小电视的声音,回答道。

    “喔!对了,张老板,我忘带毛巾了,你能帮我去房间拿一下吗?谢谢。”

    听完这句话,张墨谦差点把刚刚放进嘴里的葡萄给喷了出来。难道,预料错误?这真的是一场艳遇?不然也不可能让我拿毛巾吧?

    张墨谦有些纠结,自己送毛巾进去吧?显得不礼貌。不送吧,同样是不礼貌。再说了,她都说了谢谢了,自己还怎么拒绝?

    张墨谦只要硬着头皮走进房间,房间里有一种淡淡的熏香味,令人心旷神怡。张墨谦一进房,最吸引她眼球的不是挂在衣柜旁边的毛巾,而是那仍在床上的一套内衣裤。

    尼玛!

    还真tmd是艳遇?

    之前张墨谦还有几分怀疑,可是如果不是艳遇,为什么这个女人让自己看来房间那毛巾,而且故意将一套性感衣裤仍在显眼的床上?

    对方不知道长什么模样?恐龙还是天仙?不过听声音,估计在恐龙也不会到不堪入目的程度。

    都说人不可貌相,不能以貌取人。但不以貌取人,这要接触时间长了才能够做到吧?譬如一个心地善良的普通女人,一个小心眼的漂亮女人。第一眼见到,还不清楚她们性格的时候,相信让一百个男人来选择,也会有九十九个选择那个漂亮女人。当然,接触时间长了,那肯定是选择心地善良的普通女人。

    所以,不以貌取人的充分必要条件是熟悉。

    紧张、不安、期待、纠结的心情下,张墨谦拿着毛巾敲了敲浴室的门。

    “谢谢。”

    浴室的门开了,但只开了一小点,旋即有一只晶莹如玉的小手将毛巾接走了,接着门又被关上。

    张墨谦有些遗憾的坐回了沙发上,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遇到这种情况,恐怕期待能看上一看吧?看看又不犯法……却没能如愿,不过仅从那只晶莹如玉的小手来看,这个女人肯定漂亮。

    终于,在张墨谦吃了两颗葡萄之后,浴室的门开了。

    一个女人,披着浴巾走了出来。

    张墨谦发现自己的猜测是错误的,这个女人不是漂亮,而是相当的漂亮。不是恐龙,而是天仙。

    这绝逼是个大美女!

    “不好意思,张老板,让你久等了。”美女穿着精致的小凉拖,走近道:“张墨谦不介意再多等一会吧?我去换件衣服。”

    “请随意。”张墨谦笑道。

    换衣服这是正常的,难道让美女就这么披着遮不了她那丰满身材的浴巾就这么和他说话?就算美女愿意张墨谦也不愿意,难道聊天的时候一直稍息立正啊?

    做男人最痛苦的事情之一,莫过于那玩意立正的时候什么都做不了。

    张墨谦继续吃葡萄。

    十分钟之后,一身白色连衣裙,腰间束着一条黑色的腰束,将那曼妙的腰肢尽显无疑的美女走出了房间,头发高高挽起,露出如天鹅般修长的脖颈。

    不得不承认,这真是一个美极了的女人,即使见惯美女的张墨谦,也恍惚了几秒钟。

    “张老板,久仰大名。”美女伸出了晶莹如玉的小手。

    “小姐你是?”张墨谦心中疑惑不已。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颜麝。”美女说道。

    颜麝?

    张墨谦表情呆滞!

    “呃,颜麝小姐,你不用这么客气,叫我张墨谦就好。”张墨谦伸出了右手,和颜麝一握,自然放开,没有丝毫占便宜的意思。

    “好,那我就叫你张墨谦了。”颜麝嘴角微微上扬,瞬间娇艳如花。“张墨谦,想喝什么?”

    “有茶么?”

    “有,大红袍、龙井、碧螺春,想喝哪种?”

    “碧螺春。”张墨谦笑道。

    “稍等片刻。”

    颜麝的沏茶技术令张墨谦瞠目结舌,从小因为妈妈喜欢喝茶,他每天妈妈沏茶,练就了一身技术的张墨谦都不得不承认,在沏茶上,颜麝是大行家。

    雾气升腾,茶香四溢。

    整个客厅中,都充斥着碧螺春的茶香味。碧螺春是张墨谦比较钟情的一个茶种,甚至张墨谦认为比武夷山大红袍味道更美。

    张墨谦和颜麝遥遥相对,颜麝身上有一股很吸引人的熏香,不知道是香水的味道还是身上带有的自身体香,和茶香混合在一起,越发撩人心扉。

    “颜小姐沏得一手好茶。”自小喝茶,张墨谦自然不像王虚伪那种喝茶像喝水一样不知道是品茶的真正含义,喝了一口之后,张墨谦情不自禁的赞叹道。

    “谢谢。”颜麝同样端起茶,很优雅的喝了一口。

    优雅,这个词汇用在颜麝身上,很合适。

    “不知道颜小姐想和我聊什么?”张墨谦笑着问道。

    “聊聊人生,聊聊理想,聊聊情感,什么都可以聊。”颜麝笑道,颜麝有一双漆黑如墨的大眼睛,眸子之中似乎有一种巨大的魔力,能够吸引男人的眼球。女人的脸型,最好看的莫过于瓜子脸和鹅蛋脸这两种,而颜麝则拥有一张很多男人都钟情的瓜子脸。

    这是一个优雅而又漂亮的女人。

    张墨谦不动身色,他是第一次见这个女人,这个女人拥有美丽的外表和优雅的气质,但她却给张墨谦一种感觉——不简单。

    “颜小姐你说的话题太广,我还真不知道和你聊什么。”张墨谦笑着说道。

    “你今年几岁了?”颜麝主动找话题。

    “马上二十二了。”

    “喔!真是个年轻的小伙子。”颜麝优雅的笑道。

    “你呢?颜小姐你几岁了?”张墨谦也问道。

    “张墨谦,难道你不知道女人的年龄是秘密吗?你这么公然问一个女人的年龄,不太礼貌哦!”颜麝风情万种道。

    “呃……颜小姐你找我什么事就明说吧!”张墨谦擦了擦冷汗,他确实不适合和美女打交道,现在还好点,特别是小时候,他是见了美女就脸红的主。

    “就是想你了,来昆州找你聊聊天呗!”颜麝娇笑道。

    “想我?难道我们认识?”

    “死孩子,我是你的小姑姑呀!”颜麝白了张墨谦一眼,娇嗔道。

    小姑姑??

    张墨谦心里一惊,他知道,爸爸是某个身处高位男人的私生子。

    年轻时的张逸群对那个身处高位的父亲的施舍不屑一顾,白手起家,成就长三角张家辉煌!

    而如今,时隔二十多年,他们找上门来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4/22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