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 张家男人 > 第二百五十九章 人生短暂啊!
    花小舞出生于——苏州花家。

    她的祖辈在明清两代出了五个状元,标准的书香门第。曾祖父花文典是和陈寅恪齐名的国学大师,学识渊博。祖父是也是一代名家,清华北大的终身名誉教授。因为家世的原因,她从小便受到书香的熏陶。

    而且,书法是她的爱好之一。其中,她最喜欢的是行书。

    她专门研究过各大家的行书,希望毕生之年能博采众长,专门写出属于自己的行书。她自身在行书上也沉浸十余年,造诣不浅。她和所有世家子弟一样,在婚姻上得不到自由选择。

    家里给她安排过几门相亲,说实话,并没有她喜欢的男人。随着年纪的增大,实在抵不过家里的压力,她才和欧阳谈朋友,平心而论,她对欧阳并没有动过心。不过,在家里安排的所有对象中,也就只有欧阳对书法感兴趣一些,她心想有共同的爱好,即使不是自己心动的男人,但以后的生活想必也会和谐一些。于是她选择了欧阳。

    她懂字,欧阳的行书写的确实不错,但还没有到令她惊艳的地步。

    不过,眼前的这副【登徒子好色赋】却是真正的令她惊艳!

    这些字,博采众长。间距适中,看上去若静若动,若飞若舞……端的是漂亮至极的行书。只是,她自己一直写不出来。但她没想到的是,这一次的珠三角之行,竟然让她看到了心中所想已久的行书,而且,这行书竟然是出自一个普普通通的,年仅二十出头的男人之手。

    人们的审美观大多数一样,虽然不怎么懂书法,但大多数人还是分得清这两幅字的高下。欧阳的字已经很好,但在张墨谦漂亮的行书面前,还是输了几分。

    欧阳脸色难看,他知道,自己又输了。

    钢琴、围棋、书法都输给了这小子!

    张墨谦擦了擦额头上渗出来的汗水,真正懂字的人都知道,写字很费劲。他深吸了几口气,恢复精气神之后,做了一个装逼之极的动作。

    刷!

    打开整张宣纸,扫视周围之后,将视线落在了花小舞一方。

    “这幅字,我想送给在场最漂亮的女人。”张墨谦说着,端着【登徒子好色赋】朝着花小舞的方位走去。欧阳装逼,他当然也要狠狠的装一次。

    花小舞一愣,心里竟然有些期待起来。

    张墨谦的行书她心里真的很喜欢,她也很想得到这这幅行书。

    只是,出乎花小舞预料的是,张墨谦并没有在她身边停了下来,而是走向站在她身后的薛婵面前。

    “薛小姐,喜欢么?”张墨谦笑着说道。

    “喜欢。”薛婵俏脸一红,从张墨谦手中接过宣纸,心里像抹了蜜一般甜。

    没有得到那幅字,花小舞心里隐隐有些失望。

    哗!

    秦书秦大少带头,众人情不自禁的鼓了起了掌。

    张墨谦呵呵一笑,看向长相柔美的女生,那意思再明显不过。

    长相柔美的女生不乐意的哼了一声,嘟着小嘴走到张墨谦面前,踮起脚用柔柔的嘴唇在张墨谦的左脸上轻轻啄了一口,闷闷不乐道:“我愿赌服输。不过,就算你会钢琴会围棋会书法,我还是很讨厌你。”

    张墨谦摇了摇头,也不介意。他端起一杯红酒慢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走向长桌,拿起湖笔,屏息,凝神,沾墨。

    很快融进自己的精神世界中。

    没多久,他放下了手中的湖笔。

    又是一幅字完成。

    他端着宣纸走到花小舞面前,打开露出里面的字,说道:“花小姐,送给你,我想,这幅字更适合你一些。”

    花小舞一愣,抬头看向宣纸。

    还是行书。

    北岛【波兰来客】

    那时我们有梦

    关于文学,关于爱情

    于穿越世界的旅行

    如今我们深夜饮酒

    杯子碰到一起

    都是梦破碎的声音。

    张墨谦对她笑了笑,将手中的宣纸交到她手里后,说道:“花小姐,人生很短暂,不要因为某些不可抗拒的原因,而失去了真正的自己。”

    说完,张墨谦转身离开了宴会。

    花小舞心里一颤,看着他的背影愣愣发呆。

    最懂她心境的,竟然是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年轻人!

    张墨谦离开之后,已经被好几个寂寞美少妇看中的陈贱人也快步跟随张墨谦离开了宴会厅。

    “这逼装得不错。”出了景宁大酒店之后,陈超叼着烟道:“欧家欧大少连输三场,想必很快就会传到长三角地区,你还未进入长三角,欧家的气焰便被你打压了一半。”

    “面对敌人,不用手下留情。”张墨谦淡淡道:“那些小姐都已经把窃听器放好了吧?”

    “都放好了。”陈超道:“薛家突然安排这场宴会,如果幕后主使真的在宴会中,他离开宴会之后,肯定会谈论关于绑架薛江河老婆林芳一事,到时候咱们就可以下手。”

    “不,咱们先去影子,以免出现意外。”张墨谦说道。

    “嗯。”陈超点点头,人命关天,他和张墨谦都不敢托大。

    小时候张墨谦的父亲张逸群告诉过他,长大了别轻易给别人承诺,因为一旦你给的承诺兑现不了的话,那就是你无能的表现。不要下意识的寻找理由和借口,当你许下了给不了的承诺的时候,就已经宣布了你的失败。

    张逸群说,聪明的人往往在清楚自己的实力和本事在考虑别的问题。

    小时候,张墨谦一直很怕自己严厉的老爸。母亲唐悠扬的溺爱,父亲张逸群的严厉。虽然唐悠扬极度溺爱张墨谦,但在某些方面却不阻止张逸群对张墨谦的严格要求,譬如小时候逼迫读书,练字等等。

    不得不说的是,张逸群虽然严厉,但却是一个真正的好父亲,给唯一儿子张墨谦的好处,一辈子受用。

    张墨谦敢对薛婵承诺一定救出其母林芳,自然有了肯定的把握。

    影子,也是新一代部队的天才人物,和张墨谦陈超是生死兄弟。在蒋叔那些老怪物的调教之下,不仅身手好,而且因为天生对数字敏感,所以毕业之后,便被蒋叔分配到了华夏的第三大城市羊城,从副手干起,半年前负责人调离羊城,影子也就成了新一代在羊城的负责人。

    虽然影子到羊城的时间不长,但早已熟悉了羊城的各种规则,能见人的不能见人的,黑道白道,地头蛇大佬商界精英。新一代的任务是守护华夏,羊城作为华夏第三大城市,自然是新一代守护的重点对象。

    黑岩公司的势力确实令张墨谦忌惮不已,毕竟那是国际性的组织,不输给西雅图的吞噬聚落,而且在某些方面,甚至比吞噬聚落更强。当今的国际形势,虽然平静,但不代表平静之下的野心勃勃。雄狮有争王的天性,人也是动物,也不能免俗。成吉思汗一代天骄,蒙古帝国曾经纵横欧亚大陆,成吉思汗同样是个有野心的人,一代天骄,以狼之名,行走天下。

    一个国家,一个民族,需要的是什么?团结,进步。

    心底里,张墨谦喜欢部队的生活,愿意为那支部队奉献出自己的力量。不过,因为家里的原因,他选择了离开部队,为妈妈复仇。

    影子还是老样子,满脸胡渣。

    本来年纪轻轻的他看上去就像三十多岁的大叔一般。

    张墨谦说明了来意,影子沉声道:“黑岩公司在羊城有很大的势力,不过给我一天的时间,我有把握得到林芳的下落。到时候不行,咱们三兄弟一起强攻,黑岩公司虽强,但咱们三兄弟也不是吃素的。”

    张墨谦点头,他知道部队里的能量,影子说能在一天内找到林芳的下落,那就一有把握找到。影子当着他们的面,连续打了几个电话吩咐下去。

    此时。

    景宁大酒店。

    欧阳和花小舞一起离开宴会厅,走出大门时,欧阳道:“小舞,我送你。”

    “不了,我要去我姨妈家。”花小舞摇摇头,不等欧阳有所反应,直接喊了一辆出租车。

    等出租车开远,欧阳眼中闪过一丝狠辣,手上青筋暴起,咬牙恨恨道:“张墨谦,你若真的敢来长三角,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恢复了会情绪,欧阳进了宝马七系。

    司机是一名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欧阳上了车之后,沉声道:“黑岩公司那边怎么样?”

    “已经在和薛家谈判,等专利的配方一到手,他们就会放人。”司机说道。

    “一百多个亿,是块大肥肉,不过黑岩公司竟然要价十亿,还真不是一般的黑。”欧阳冷笑。

    越秀区。

    三兄弟好久没聚在一起,作为东道主的影子带着两人去路边烧烤摊吃烧烤喝酒,聊了些当初在部队上的琐事,出来了这么久,三人都有些怀念那时候无忧无虑的日子。

    三人吃喝得差不多的时候,张墨谦突然接到了胖子打来的电话。

    “找到幕后主使了?”等张墨谦挂了之后,陈超问道。

    “没想到竟然是他。”张墨谦冷笑。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4/22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