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 张家男人 > 第二百六十二章 乐在其中!
    林芳经历的事情多,身居高位,绑架案并没有影响到林芳内心。

    翌日,一大早,林芳便起来准备早餐。昨晚,他已经从丈夫薛江河口中得知了这些天发生的事情,知道家里住的四个年轻男人是女儿薛婵找来救自己的帮手,黑岩公司的人放了她,就是这几个人的功劳。

    所以林芳早上起床后,便亲手做早餐款待四个年轻人。

    “老薛,都快八点钟了,小婵怎么还不起床?”林芳心中疑惑,四个年轻人中长相最英俊的那个六点半就已经起床跑步,现在正在洗澡。而剩下的三个年轻人没动静,连自己的女儿也没动静。作为薛婵的妈妈,林芳知道薛婵从小都没有睡懒觉的习惯。

    薛江河摇头道:“你去小婵的房间看看。”

    “嗯,我去看看。”

    林芳上了楼,走到薛婵的房间门口敲了敲门,没人答应,她直接推开房门走了进去。不过,看到床上空无一人,而且被子枕头都叠得很整齐,她心下越发疑惑了,快步走到楼梯口,对楼下客厅的薛江河道:“老薛,咱女儿不在房间,是不是我做早餐的时候她出去了?”

    “没有吧?”薛江河摇头道:“你在厨房做早餐的时候我就在客厅看报纸,没见到小婵起来啊。”

    “没见到她起床她咋不在?”林芳白了薛江河一眼:“准是是刚才看报纸看得太入迷了,自己女儿出去了都不知道。”

    “可能吧!”薛江河摇摇头。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九点钟的时候,就连睡懒觉的王虚伪和开阳都起床了。洗漱之后,两人和陈超一起下了楼。

    “小陈,你见到我女儿没?”林芳问陈超道。

    “薛婵?”陈超心里很想笑,他的客房就在张墨谦的隔壁,昨晚隔壁传来的动静可是大得很呐。他知道,自家兄弟已经把建宁实业高贵冷艳的薛女王给护了,估计昨晚太劳累,两人现在都还没醒。

    不过由于林芳和薛江河的卧室在楼下,大概没听到昨晚楼上的动静,所以不知道他们的女儿其实真正楼上和某个男人睡在一起。

    “对了,张哥怎么还不起床?他可一直起的很早的!”王虚伪也疑惑道,当初在张家寨的时候,他知道张哥的习惯,每天早上都随母亲唐悠扬一起晨跑,风雨无阻。

    “薛婵这孩子,去哪了也不说一声。”林芳不瞒的嘀咕了一声,对三人笑道:“早餐都给你们准备好了,你们先吃吧!”

    “好的,薛阿姨。”

    王虚伪和开阳都睡得死,不知道昨晚张墨谦房间里发生的事,而唯一知情的陈超也不好说明,只好随着胖子和开阳埋头吃早点。

    楼上,张墨谦住的客房中。

    阳光透过窗户,很是刺眼,张墨谦睁开了眼睛。

    昨夜的疯狂已经过去,黑色的迷你超短裙凌乱的散在床边。

    大床上,玉体横陈。

    两个男女紧紧的缠在一起。

    张墨谦凝着枕在他手臂上的绝丽女人,心里露出柔意,轻轻的搂住她,不忍将她吵醒。

    此时张墨谦心里满足无比,薛婵,人长得漂亮无双,身材娇好,能力出众。在床上比情人还情人,差点把他榨干。

    “嘤咛”一声。

    薛婵睁开了眼睛,闪亮迷人的眼睛对张墨谦眨了眨,道:“昨晚我主动到你房间,你怕不怕你的女朋友赵诗吃醋”

    “呃……”

    张墨谦嘿嘿一笑:“诗诗才不会吃醋呢。”

    “谁说的,她赵诗能不吃醋?”薛婵精致的琼鼻皱了皱,露出小女人姿态:“你和赵诗睡一起,我也会吃醋,只是我没说出来而已,哼!”

    张墨谦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也没解释他还没和赵诗上过床,道:“这……好吧,我有罪!”

    “吻我。”薛婵撅起小嘴,一副任君撷取的模样。

    两人又在床上一阵缠绵,这才恋恋不舍的起床。因为客房里没有洗澡室,所以薛婵穿好衣服后,做贼心虚的她偷偷的打开客房的们,看到走廊上没人,才偷偷摸摸的返回自己的卧室。

    不过,当她进入卧室,正松了一口气的时候,一双丹凤眸子却凝住了,结结巴巴道:“妈……你……你怎么在这?”

    “小婵……你……”薛婵呆住,林芳同样呆住。她在楼下左等右等不见女儿回来,便直接拨打了女儿的电话,谁料女儿的电话竟然在她的卧室响起,她又回到女儿的卧室,发现女儿手机放在床头。不过,真正这时,她听到脚步声,一转身,便看到了女儿。

    确切的说,穿着紧身t恤,迷你超短裙,高跟鞋而且头发还有些凌乱的女儿。女儿的脸蛋之上,竟然多了几分媚意。作为女人,林芳很敏感的察觉到了女儿的不同,当一个女性从女孩变成女人后,总有那么点不一样。

    林芳不傻,看到女儿的穿着,以及神态表情,她明白了。

    其他人都起床了,就女儿和那个叫张墨谦的青年没起床,这还不能说明问题?

    “妈……你怎么来了?”薛婵故作平静,她挽了挽头发,道:“我刚才出去了会。”

    “出去了?”林芳笑道:“女儿哟,别人不知道你的性格,我这个当妈的还不知道你的性格么?看看你现在的穿着?迷你超短裙?恐怕你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穿吧?我不信,你会这样穿着出门。”

    “还有,你看看你的头发,不梳头就出门?我更不相信。”林芳摇头道:“妈妈知道你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但你也不比瞒着妈妈呀。”

    “妈……我……”薛婵脸蛋发红。

    “你昨晚是不是和张墨谦那孩子睡在一块了?”林芳问道。

    “嗯!”

    薛婵的脸红得快滴水一般,她没料到竟然被妈妈撞破,真是丢死人了。

    看到女儿娇羞的模样,林芳心里有些好笑的同时,不禁有些心疼,一脸宠溺的看着女儿道:“咱们做父母,就希望子女有个好归宿,早点抱上外孙。现在你或许不太明白我和你爸的心情,但等你到了我们的年纪,你就会明白的。小婵,你应该了解妈妈,妈妈在教育子女上很开明,就算你初中就开始恋爱,妈妈也不会阻扰你。不过,你初中高中大学都没恋爱过,后来到家里的公司工作,也不见你交个男朋友,妈妈心里一直很着急,也不是没有过安排你相亲的想法,但最后还是放弃了,因为妈妈了解你,知道你这个犟丫头是不会去相亲的。我和你爸爸就一直等啊一直等,等着有一天你能带着你的自己喜欢的男人回来给我和你爸爸看一看。我和你爸爸只有你这么一个女儿,不会像其他家庭一样逼迫你选择门当户对的男人,但我和你爸爸有一个要求,就是你选择的那个男人要爱你,疼你。这样我和你爸爸也才放心。”

    说道这里,林芳顿了顿,道:“既然你愿意和张墨谦那孩子睡一起,就说明你心里是真的喜欢他的,既然你喜欢,妈妈也不会阻拦你,不过妈妈想问你一句,张墨谦那孩子爱你么?疼你么?”

    薛婵摇头道:“我不知道他爱不爱我,但我知道,他会疼我!”

    “为什么?”

    “他可能有些花心,但不负心!”薛婵红着眼睛道。

    “傻女儿!”林芳一脸怜惜的看着自己的女儿,说道:“这人啊,都一样,无论再聪明的人,遇到自己所爱的人,都会变得傻乎乎的。”

    “女儿愿做他的傻女人。”薛婵说道。

    两母女在房间了说了好一阵心里话,她们一起下楼的时候,张墨谦都已经吃完早餐了。林芳意味深长的看了张墨谦几眼后,没说什么。

    下午的时候,为了感激张墨谦等四人救了自己的老婆,薛江河特地订了一桌酒席,好好款待四人。薛江河性情豪爽,这四个年轻人的性情对足了他的胃口,让他情不自禁的想到了年轻时候的自己,所以在酒桌上也频频举杯,面对四个小辈的敬酒,来者不拒。

    饭吃得差不多的时候,薛江河舌头已经大了。王虚伪的和开阳的酒量也不咋样,只有在部队上被那些老怪物教官训练出来的张墨谦和陈超,才在酒足饭饱之后依旧保持着清明。而薛江河、王虚伪、开阳三人,早已醉得不像话了。

    一行人离开酒店的时候,夜幕降临。

    将醉了的三人送回别墅后,张墨谦和陈超又驱车离开,明天就要回昆州,下一次再见到曾经的生死兄弟影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人准备再找影子好好聚聚,不管醉不醉,喝个痛快再说。

    华灯初上,灯火通明,偌大的羊城迎来又一个黑夜。

    羊城最好看夜景的地方是外滩,而羊城最美的夜景是珠江夜游,只有在这,才正在的体会到,羊城的繁华之处。没有看过珠江夜景,就不算去过羊城。

    约定地点,影子带着两人来珠江夜游。

    张墨谦这个从没来过羊城的土鳖被彻底震撼了,陈超自言自语道:“如果现在又一杯美酒,几个美妞帮忙揉肩,再欣赏夜景,就是所谓的纸醉金迷,灯红酒绿了。”

    “其实也没什么意思。”影子摇了摇头道:“你们不知道,很多人都说羊城人狡猾,其实羊城的本地人很排外的。”

    “事情都是两面性,没有大量的外地人,也没有现在繁华的大羊城。”张墨谦看着远处的灯火道:“人这一辈子,永远没有满足的时候,欲望,只有躺在墓地的时候,才会停止。”

    说完,看着远去的高档别墅区,道:“六位数一平米的房子,真有那么稀罕吗?”

    “你也可以来买一栋试试看。”影子道:“钱多不用来享受,将来死了能带进棺材?”

    “好,等以后在羊城包养个情人,就买一套豪华的房子养着她,我一个星期飞一次羊城,哈哈哈哈……”张墨谦嘴上哈哈笑了一阵,皱眉道:“可是要拿下长三角,真的太不容易了,不知需要多少血泪!”

    “怕个鸟。”陈超说道:“你可以看看弟弟,凝视他,静思替他所蕴含的精神——能长能短,能粗能细,能伸能屈,能软能硬,学学他,将来的困难算个鸟!”

    “哈哈,有意思。”张墨谦深吸了一口气。

    “走吧,带你们去个好地方!”影子神秘一笑:“人生四大铁,一起扛过枪排在最前面,咱们一起扛过枪,却没一起瓢过昌。”

    瓢昌?

    张墨谦眼睛一亮,在很久以前,他甚至考虑去发廊店结束自己的处男身。

    好不容易来一次珠三角,不去一次莞东就亏大了。

    影子笑着对两人道:“莞东是个好地方,新东泰娱乐广场里来自全国各地的妞都有,俄罗斯的也有,你们晚上想不想尝尝?味道好极了。”

    说完影子给两人抛了一个暧昧的眼神,带头而走。张墨谦和陈超两人弄得心痒痒,要想享受享受羊城纸醉金迷的生活,恐怕去新东泰娱乐广场最合适了,今晚到底是去还是不去呢?

    新东泰娱乐广场不愧是最豪华的夜总会,张墨谦和陈超大开眼界,一到这里,影子猥琐的面目就露了出来,订了总统包厢,三个男人,五箱啤酒,影子喊了十多个妹纸,都是清一色的水灵妹纸,各式各样的都有。

    张墨谦和陈超顿时眼睛一亮,三个男人,十多个妹纸,刚好每人五个。

    好一个纸醉金迷的夜晚。

    新东泰娱乐广场的繁华令张墨谦和陈超咂舌不已,总之,感觉这一晚上没白享受。毕竟这种档次的夜总会在昆州可享受不到。

    不过,张墨谦不是一个随便的男人。陈超遇到潘颖之后,也立志做一个对老婆忠贞不二的好男人,于是他们在新东泰娱乐广场却做起了柳下惠,动心是真的动心了,十多个水灵的妹纸都是新东泰娱乐广场的极品美女,姿色超然,歌长的好,而且还tmd有才华,能吟诗作对。

    能一次性喊足这么多极品妹纸,完全是影子这个新一代在羊城负责人的能量,要是换做其他人,未必能做到这一点。

    不过,张墨谦和陈超两人心动但下半身没有行动。

    三人一直玩到凌晨。整个过程都是喝酒,陪水灵妹纸们玩玩骰子,扑克,唱唱歌。当然,两人毕竟是血气方刚的男人,这一过程中下半身虽然没有行动,但手动了几把。好歹对方也是千娇百媚的大美女,如果什么都不表示一下,岂不伤了妹纸们的自尊心?张墨谦是不愿意做这种打击美女自尊心的事情的。

    和影子告别,两人回到薛家别墅的时候,已经凌晨两点多。喝了这么多酒,张墨谦酒量再好,也有六七分醉意,浑身上下都是酒气。

    薛婵自然还没睡下,张墨谦走进房间之后,闻着一身酒气的张墨谦,皱了皱眉头道:“怎么喝了这么多酒?我去帮你放洗澡水。”

    “放什么洗澡水,咱俩该办正事了。”张墨谦露出猥琐的笑容,一把将薛婵抱起来,轻轻的仍在穿上,然后脱得只剩下一条裤衩之后,纵身跃起扑上大床。

    “薛总经理,想不想要啊?”

    “不想。”薛婵羞赧道。

    “你骗人,不想要昨天你索要那么多次?”张墨谦一本正经道。

    “啧啧啧……”一边欣赏着薛婵的娇躯,一边啧啧发出感叹。

    张墨谦一边抚摸着,一边说道:“薛婵,你知不知道,我最喜欢的一首诗是什么?”

    “啊……什么?”薛婵问道。

    “北岛的【波兰来客】那时我们有梦,关于文学,关于爱情,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张墨谦说道:“在初中那会,我的理想是当一名作家和诗人,背着旅行包,笔记本电脑一边旅行,一边写书写诗,多经历一些人,多看一些事。”

    “就你这样还当作家诗人?写书写诗?”薛婵报以白眼。

    “我的文学素养一直很高的!”张墨谦不乐意了,反驳道:“不信我当场作一首诗给你听听。”

    “哼,你作啊,看你能作出什么诗来?”

    薛婵可不相信张墨谦能作出什么诗,不过还是一边哼哼唧唧的躺着享受张墨谦手指上的功夫,一边竖起了耳朵听着家伙准备吟什么诗。

    张墨谦清了清嗓子,双手指着薛婵凶口,深情道:

    “其数为二,左右称之。

    发于豆蔻,成于二八。

    白昼伏蛰,夜展光华。

    从来英雄必争之地,自古好汉温柔梦乡。

    其色若何?深冬冰雪。

    其质若何?初夏新棉。

    其味若何?三春桃李。

    其态若何?秋波潋滟。

    动时如兢兢白兔,静时如慵慵白鸽。

    一如船如港,又如老还乡。

    除却一身寒风雨,投入万丈温暖海洋。

    深涵,浅荡,沉醉,飞翔……

    张墨谦还未说完,薛婵早已俏脸绯红,狠狠的瞪了张墨谦一眼,甚至这样还不解气,直接伸出粉嫩纤细的手指狠狠的掐了张墨谦一把。

    张墨谦疼得龇牙咧嘴,骂道:“难道我作的不够境界么?”

    “无耻,下流。”薛婵骂道,张墨谦念的这首所谓的诗,薛婵从没听过,不过看着这混蛋直接指着她的某个部位念了出来,薛婵哪里有不恼怒的道理?

    翌日。

    张墨谦四人加上薛婵吃了中午饭之后,便收拾东西前往机场。

    飞机起飞后,坐在窗户边看着窗外景色的张墨谦怔怔发呆,他知道,回到昆州后,呆不了几天,他就要前往下一站——长三角。

    那个张家曾经辉煌过的地方!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4/22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