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 张家男人 > 第二百六十八章 生米煮成熟饭!
    诗诗要走了!

    当张墨谦收到赵诗短信的时候,他急了。诗诗她要去哪里?是不是因为他和薛婵之间的事情被赵诗发现,然后她要彻底的离开自己?

    张墨谦连衣服也来不及换,拿着车钥匙下了楼,将油门踩到底,也不知道闯了多少次红灯,火速赶往志诚家园的赵家别墅区。

    他砰砰砰的敲门,来开门的是佣人吴妈。

    “湿湿呢?”张墨谦急切的问。

    “诗诗在楼上呢!”吴妈疑惑的看了张墨谦一眼,暗想这孩子今天怎么这么急时,一道风吹过,张墨谦早已奔向二楼赵诗的卧室。

    赵诗轻薄的针织衣和紧身牛仔裤,正在床上收拾衣服,旅行拉杆箱敞开放在地上,标准的一副收拾了东西就要走人的模样。

    “湿湿,你要去哪?”张墨谦连忙跑了过去,一把抓住了赵诗滑腻的小手,眼神烁烁的问道。

    “你怎么就来了?”赵诗脸上带着笑容。

    “你要去哪里?”张墨谦急声道,湿湿突然要走,难道是自己和薛婵的事情真的被她发现了?不可能吧?知道那件事的,也就知道陈超、开阳、胖子三人,张墨谦相信他们三人是不会说出去的。

    “我要离开昆州了。”赵诗说道。

    “湿湿,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我该死,你再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我一定会好好对你的……”张墨谦抓着赵诗的手,开始了每个男人做错事都会用来讨好女人求原谅的千篇一律。

    “干嘛?”看到张墨谦一副急得要哭的模样,赵诗好气又好笑道:“我只是去魔都,咱们又不是从此永别了。”

    “你去魔都?”张墨谦一愣,湿湿去魔都干什么?不过他哪里知道,眼前的湿湿和西南军区的那位赵家总boss有了一个约定。

    “对啊,我要去魔都音乐学院做老师!”赵诗微笑道。

    “老师?”张墨谦不可置信的看着赵诗:“你疯啦?你不是说,就算你做钢琴老师,你爷爷也会逼着你走上教育系统的仕途?”

    “我爷爷说,他不逼我!”赵诗嘻嘻一笑:“而且,我在魔都音乐学院当老师,咱们就能一直在一起。”

    “原来是这样。”张墨谦松了一口气,吓死他了,他还以为被赵诗这妞发现了他和薛婵的奸情。听到湿湿要去魔都音乐学院任教,张墨谦心里也挺开心的,赵诗在他的心里已经占了一定的份额,要是突然跟她分开,心里空落落的难受。现在这妞也要去魔都,他就不用担心了。

    而且,湿湿也要做老师!

    疯女人是老师,湿湿也是老师,想到这里,张墨谦越想越刺激。

    “你以为我要离开你了?”赵诗好笑道。

    “嗯,吓死我了!”张墨谦抓起赵诗纤长白皙的小手亲了一下,含情脉脉道:“我还以为你要离开我了呢!”

    “嘻嘻,看你那傻样。”赵诗风情万种的白了他一眼,道:“对了,你刚刚说什么你该死,你对不起我,这是什么意思?”

    “啊……我说过了么?”张墨谦心里一突,暗骂自己想得太多了,早知道诗诗离开昆州的真正原因,他哪会说那种话露出马脚?张墨谦赶紧做出一副我错了的样子,说道:“诗诗,这些天我一直忙着事情,都不知道你从西南军区回来了,就一直没来找你,我以为你因此而生气。”

    赵诗笑了笑,继续收拾衣服。

    张墨谦也心情大好,主动跑去衣橱,帮湿湿收拾起衣服来。不过张墨谦同学无视衣橱里的外衣裤子裙子之类的,而是专门找上了花花绿绿,性感十足的内衣裤,一本正经的帮赵诗叠起来。

    不一会,衣服叠好,张墨谦从背后一把搂住的赵诗的纤腰,将身子紧紧的和她贴在一起,微微低下头,闻着赵诗柔顺的秀发上传来的芬芳。

    “你干什么?”赵诗抬起脚,毫不留情的踏在他的脚背之上。

    张墨谦忍住疼痛,咬牙道:“我只想抱抱我喜欢的女人而已!”

    “只想抱抱?”赵诗冷笑。

    张墨谦穿着薄薄的七分运动裤,而赵诗穿的也是夏款的紧身牛仔,两人穿的裤子都是纤薄型。

    张墨谦可以近距离的嗅到赵诗身上的幽香,感受着赵诗温暖娇躯。

    “土包子……不要……”赵诗身子一颤。

    不过,正处于舒适中的张墨谦哪里会停下来,怀中的女人,无论是容貌身材还是气质,都得一等一的极品货色,尤其是她的气质,令张墨谦喜欢到了极点。

    张墨谦一把搂过赵诗狠狠的吻了起来。

    “唔……唔唔……”

    赵诗很快被攻陷。

    赵诗的航班在下午,约莫两点多钟的时候,张墨谦一手拉着赵诗,一手替她拉着行李箱,两人甜甜蜜蜜的一起离开了赵家别墅。

    到了机场大厅。

    “土包子,我要走了。”赵诗娇声道。

    “嗯,我过两天就来!”张墨谦一脸温柔。

    “土包子,告诉你一个秘密。”赵诗接过行李箱后,突然说道。

    “什么秘密?”

    “我决定这辈子都跟你了!”说完,赵诗轻轻踮起脚,在张墨谦的嘴巴上亲了一口,拉着行李箱离开。

    京城。

    东城区某处私人会所。

    一间豪华包厢内,一名三十多岁的男子躺在床上,一名女人正跪在他身子中间,小手对男子的脚做着按摩。

    这时,包厢的门一开,一名漂亮的女人走了进来。

    “主人。”

    “青玄,事情怎么样了?”

    “刘唯唯已经和我说了她调查到的情况,张墨谦在昆州和好几个女人有关系,其中包括蒋家女人、赵家千金、还有何子晶。”

    “哦?有意思。”

    “还有,赵家千金据说要去魔都音乐学院当钢琴教师。”叫做青玄的漂亮女人说道。

    “青玄,你说如果赵家千金出了什么事,张墨谦会抓狂么?”三十多岁的男子说道。

    “会!”青玄肯定道。

    “刘唯唯这次做的不错,该赏!”男子点了点头,又道。

    “是该赏,可是……主人,刘唯唯被赵东强染上了艾滋。”青玄说道。

    “艾滋?留着她,还有用!”

    …………

    向秀丽在小姑娘的时候就一个梦想,等将来嫁人了,生个女儿,买最漂亮的花裙子给她穿,把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后来,她遇到了事业正处于低迷期,负债二十亿的韩国中,两人快速相恋,并且结婚。后来,在向秀丽怀上孩子的时候,韩国中的事业开始扶摇直上,向秀丽最终如她所愿生下一个女孩,就是韩小懒。后来向秀丽和韩国中在生活中发生了矛盾,闹离婚,最终韩小懒被判给了韩国中,向秀丽好生伤心了一阵。夫妻两离婚十年之后,都没有找到合适的,稀里糊涂的又聚在了一起,复婚。

    向秀丽觉得她的一声挺一波三折的,现在终于平静下来,唯一操心的,就是女儿的婚事。她知道,自己和丈夫总有老了的那一天,到时候谁来照顾小懒?可是自家女儿不喜欢男人,喜欢的是女人,女人和女人怎么生小孩?活了大半辈子的向秀丽对生活也算看得透彻,养儿防老,亲生的始终是亲生的,到了小懒老了走不动那天,她需要她的亲闺女或者亲儿子服侍照顾。这不,向秀丽一直操心女儿的婚事,不过就在不久前,她突然发现女儿竟然和一个男孩子关系暧昧,尽管两人相差五岁多,但毕竟是男人,女儿若是嫁给了他,将来也有依靠。

    于是向秀丽把韩国中打发会印尼,自己则和女儿呆在一起,准备替脸皮比较薄的女儿牵线搭桥,最好能和张墨谦那孩子生米煮成熟饭,到时候小懒有了自己的骨肉,等她老了也就不必担心了。所以,这个想法酝酿了好久之后,向秀丽拨通了张墨谦的号码,邀请他来自家吃饭。向秀丽没想到这孩子很快就答应了,挂了电话后,她心里乐不可支,开始洗菜做饭。

    “妈,今天咋这么多菜?”韩小懒从楼下走下来,看到厨房里什么鸡鸭鱼肉都弄了一大堆,不禁疑惑道。

    “待会家里要来客人,妈妈弄点好吃的招待招待!”向秀丽说道。

    “谁要来呀?”韩小懒皱了皱眉,她心中反感男人,在她自己的懒懒国际公司里,能和她经常接触的都是女员工,其中几名高管也是女员工。她心里已经下了决心,如果来的客人是男人的话,待会她直接就在楼上不下来,和陌生男人一起吃饭?抱歉,她实在吃不下去。

    “还能有谁?当然是张墨谦那孩子!”向秀丽上下打量了自家女儿一眼,说道:“小懒,快去打扮打扮,看看你现在穿的是什么?一点也不好看。打扮得漂亮点,也给对方留个好印象。”

    “他?妈,你让他来做什么?”韩小懒撇嘴道。

    “女儿哟,你怎么这么傻呀。妈妈一直到担心你的婚事,你看看,给你介绍了这么多男人,你都不喜欢,唯一不反感的也就张墨谦那孩子,待会你好好表现,妈妈给你们创造机会!”向秀丽说道。

    “……”

    “妈,我的事情我自己能做主,你跟着瞎参合什么劲啊!”韩小懒差点没被妈妈气死,给她和张墨谦创造机会?她才不愿意和厚脸皮张墨谦发生点什么关系呢,想到张墨谦那次在昆州大学校庆上让她丢了脸,她就恨得牙痒痒。

    “总之,你赶紧去打扮。”向秀丽看了看时间,道:“快五点了,那孩子大概再过半个小时就要来了。”

    “不打扮!”韩小懒环抱着双手道。“我又不喜欢他,干嘛打扮给他看!”

    向秀丽头疼,女儿都这么大了,也不能拉着她给她打扮,不过还好,自家女儿天生丽质,即使穿得很普通,也照样很漂亮。

    五点半,门铃响起。

    张墨谦同学穿着一套清爽干净的衣服来了,他是踩着点来的,刚刚来到,向秀丽的饭菜刚刚做好。

    是韩小懒给张墨谦开的门,因为在家里,韩小懒没穿高跟鞋,所以张墨谦不用仰视她。

    “进来吧!”韩小懒表情平淡。

    张墨谦笑呵呵的走了进来,主动去厨房帮向秀丽端菜肴,饭桌上很快摆满了色香味俱全的饭菜。向秀丽的厨艺张墨谦是领教过的,完全不输给疯女人那个吃货。

    韩小懒似乎故意和母亲对着干,她完全没有招待客人的意思,在张墨谦忙着端菜的时候,韩小懒翘着脚坐在饭桌前,直接用手拿着一根盘子里的鸡脚,毫无淑女形象的吃了起来。

    向秀丽急了,没人的时候无论你用手用脚妈妈都不管你,但现在来了客人,你还这么个吃法?这样的女人哪个男人敢要啊?

    无论母亲向秀丽如何给她使眼色,她都无动于衷。

    “小懒,女孩子家的,用筷子!”向秀丽低声道。

    “我就喜欢用手!”韩小懒无所谓的耸耸肩,等张墨谦和母亲坐下之后,她越发不管不顾起来,只见她用白嫩如葱的拇指和食指在炸鸡脚里不停的翻,拿起一根鸡脚看了看,有仍在盘子里拿另一根。

    向秀丽快气疯了!

    她板起脸,严厉道:“小懒,用筷子!”

    “不用!”韩小懒摇了摇头,用手抓着一根鸡脚放进张墨谦的碗里,挑了挑好看的眉毛,几乎是咬牙切齿道:“你多吃点,吃饱点,别剩下。”

    “好的!”张墨谦埋头吃了起来,虽然鸡脚是韩小懒直接用手抓给他的,但对方的小手粉嫩如葱,绝对不脏。

    “墨谦,来,喝酒!”向秀丽主动给张墨谦倒酒,俗话说,就能乱性嘛!要想生米煮成熟饭,酒可是必需品。

    当然,要是张墨谦同学知道向秀丽心中所想,就算不醉也要装醉。生米煮成熟饭?这么好的事,早说啊!

    “墨谦啊,阿姨做的菜怎么样?”向秀丽问道。

    “味道好极了!”张墨谦竖起大拇指赞美道。

    “呵呵,是么?那你以后经常来家里,就把这里当成自己家一样,阿姨给你做好吃的!”向秀丽看着张墨谦越看越顺眼,还真别说,这孩子虽然长得不怎么帅,但气质还是不错的,关键的是小懒不反感他。虽然韩小懒在整个过程中都表现出讨厌张墨谦的样子,但作为母亲,向秀丽还不了解自家女儿的脾气?若是换做其他男人,自家女儿那里会坐在这里吃饭,估计早就上楼了。

    “哈哈……我很乐意,不过阿姨,我要离开昆州了。”张墨谦笑着说道。

    “离开昆州?”向秀丽和韩小懒两人都是一愣,向秀丽急忙道:“孩子,你要离开昆州去哪?”

    “去魔都,机票都已经订好了,明天的飞机!”张墨谦点头道。

    “明天就走啊!”向秀丽一阵遗憾,明天就走,还搞什么生米煮熟饭啊!不过,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女儿不反感的男人,她这个当母亲的自然要为女儿抓住机会。

    “孩子,你要去魔都做什么?”

    “做生意。”张墨谦想了想,说道。

    “哦,长三角那边确实不错,全国经济发展最快的地方,相信过不了多少年,将是全球最繁荣的地方之一。”向秀丽说着,眼睛突然亮了起来。他们韩家一直在进军华夏,其中江浙一带便是重点部分,当初小懒也是在那边工作,后来为了叫薛婵那个女人,才来到滇南创了懒懒国际。

    “呵呵,我吃饱了,你们先聊着,我上楼一下。”向秀丽眼睛一闪,擦了擦嘴后上了楼。

    上了楼之后,向秀丽快速拨通了丈夫韩国中的电话:“国中,江浙那边最近的生意怎么样?”

    “干嘛突然问这个?”

    “你给我说就是!”

    “今年连续有两个高管辞职,不太理想,需要一个有本事的人去做主帅,可惜我在印尼这边分不开身。”韩国中摇头道。

    “哈哈,好,你就把江浙那边遇到的困难一五一十的告诉小懒,让小懒去!”向秀丽哈哈一笑。

    “小懒去?她会去么?”韩国中不解道。

    “我猜,会的!”

    楼下。

    韩小懒看着对面狼吞虎咽的张墨谦,有些失神的喝着果汁,这个家伙,在滇南发展的好端端的,去长三角那种地方做什么?

    韩小懒并不傻,她虽然和张墨谦接触的时间并不多,但她能看得出,这个厚脸皮男人是个有故事的男人,他去长三角那边,肯定和他的故事有关。

    “好了,饱了!”张墨谦放开了肚皮吃,终于把桌上的菜都解决完了,心满意足的拍了拍肚子,点燃一根烟抽了起来。

    “韩小姐,能调杯鸡尾酒给我喝喝么?”张墨谦说道。

    “要喝不会自己调?”韩小懒白了张墨谦一眼,这家伙调的鸡尾酒竟然比自己调的好喝,令韩小懒一直很郁闷,这些日子也在疯狂的练习调制鸡尾酒,准备积蓄实力,打败这家伙。

    张墨谦无所谓的耸耸肩,自己调了一杯,也给韩小懒调了一杯。

    喝完酒之后,向秀丽恰好从楼上下来,张墨谦提出告辞。

    “小懒,还不送送人家!”向秀丽眼神暧昧道。

    韩小懒撇了撇嘴,对张墨谦说了声等一会,跑上了楼,换衣服去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4/22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