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 张家男人 > 第二百八十一章 北落师门!
    魔都,浦东新区金桥镇,博兴路。

    某处面积宽敞的复式楼中。

    一个带着黑框眼镜的男人默默低头看着一本《博弈论》,而整个客厅四周,分布着七名形色迥异的人,四男三女,胖的瘦的,英俊的猥琐的。

    这批人正是徐博弈,和北斗七星七人。他们在张墨谦来魔都的前一个星期,就已经前来魔都勘察了。江浙地区、苏南地区,还有魔都的势力分布,都做了详细的了解。而且,他们的大本营,就选择在浦东新区博兴路的景西花园。

    之所以选择这个地点,是八人经过精心考察而定下的。原因有三,第一,浦东新区这边发展极快,这里将是未来几十年内的商业中心。第二,博兴路这里距离陆家嘴并不远,就算做公交车也只需要几十分钟。第三,地理位置特殊普通,很难被对手发现。

    开阳坐在书桌前玩着电脑,他是十足的电脑控。自从跟了徐北斗老爷子后,就被徐北斗老爷子送到世界最顶级的计算机学校,他的天赋惊人,很快就在电脑技术上取得重要成就。被世界黑客称为暗影行者,是黑客大战中的中流砥柱。

    “开阳,有啥发现没?”天枢走上前,脸色凝重的看着电脑屏幕。

    “有些难度,不过我会搞定。”开阳点点头,自信满满道。他的任务是攻进何氏集团的系统,获取他们集团的一些内部资料,这些资料,对于他们来说太重要了。能拿到这些资料,在将来和何家争夺长三角中,可以取很大的作用。

    “开阳,你搞不定,就不准你吃饭!”风骚迷人的摇光扭着翘臀,风情万种的看着开阳说道。

    “嘿嘿,不吃饭,我吃馒头。”开阳看着摇光说道,同时还咽了咽口水。

    摇光这只妖精并不生气,反而将凶往前挺了挺,白眼道:“开阳,你胆子挺大的啊。老娘可是少主的人,你打主意打到老娘头上,难道不怕少主?”

    开阳嘿嘿道:“摇光,别以为我不知道,虽然你一直勾引少主,但少主从未对你越规半分,对是不对?”

    “哼!”摇光冷哼,“你以为少主是你这种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少主怎么样,我不知道。不过,我知道少主身边的女人可都是迷死人不偿命的极品美女,比之你犹有过之,你想勾引少主,我看还是死了这条心吧,跟我一起过得了。”开阳翻了翻白眼。

    “等你和少主一样,有八块腹肌的时候再跟我说!”摇光盯着开阳肥肥的肚子冷笑道。

    开阳笑了笑,不再和摇光调侃,而是继续聚精会神的捣鼓着电脑。他好色,但更好电脑,只要给他一台电脑进入状态,就算一个美女在他身边脱衣服他也不会多看上一眼。

    玉衡在沙发上皱着眉头看一份文件,天权则在一旁的空地上做俯卧撑,练他的肌肉。天玑因为见识了陈超的英俊,对自己的英俊程度产生了怀疑,正在忧郁的照着镜子。年龄最小的天璇,则是端着一杯茶站在窗户边眺望远方。

    “军师,少主来了这么多天了,也不出现,他到底有什么打算?”天枢走到徐博弈跟前,带着疑惑问道。

    徐博弈放下手中的《博弈论》,缓缓道:“一个小时前,我和墨谦通了电话。最近何家、欧阳家,还有诸多和张家敌对的势力,都在紧紧的盯着他。为了预防万一,他暂时不会和我们见面。”

    “那我们要等到什么时候?”天枢皱眉道。

    “天枢,咱们目前调查的还不够。”徐博弈说道:“长三角和昆州比起来简直两个层面,这里绝对没有昆州那么简单,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可是,我们毕竟人手太少,资金也不足,要做到详细调查,很难!”天枢沉声道,这些天的调查,让他们头疼无比。长三角地区就像一条大河,而昆州则像一条小溪,突然从小溪来到大河中,他们非常不适应。

    “这些,少主会给我们想办法!”徐博弈慢慢的端起茶来喝了一口,笑道:“长三角是块大蛋糕,日子还长着呢,咱们慢慢的把这块蛋糕一口一口的吃进嘴里,我不知道要花多长时间,但……我想这里能给我们的人生增添很多乐趣。”

    “少主呢?难道他就一直不露面么?他要去做什么?摇摇都想死他了呢!”听到张墨谦暂时不能跟她们见面,摇光撅着小嘴闷闷不乐。

    徐博弈嘴角微微弯起,道:“墨谦,他要去当小白脸!”

    “小白脸?”听到少主要去当小白脸,所有人都好奇的停下了手中的工作,一脸疑惑的看着徐博弈。

    “确切的说,是当蒋小姐的小白脸!”徐博弈慢悠悠的起身,道:“我知道大家可能不太理解,但咱们底蕴太浅,这条路是目前最好走的!”

    说着,徐博弈从紫砂壶里倒了一杯茶,走到落地窗前,看着外面的夜景,说道:“长三角虽然大,但大家都应该有信心一些。咱们能拿下昆州,自然能拿下长三角地区。只是分时间长短的问题而已,有没有信心?”

    “有!”

    北斗七星齐声道!

    “哈哈,大家的年纪都不小了。只要不影响任务,可以开始寻找自己的另一半了……我也要在魔都找一个女朋……嗯?”话还未说完,徐博弈的眼睛突然凝住了,他死死的盯着落地窗外的夜空,窗外,繁星璀璨!

    “军师,怎么了?”天枢疑惑道,七人都发现了徐博弈脸上的变化,不由得一起走到落地窗前,循着他的视线望过去。

    很平常啊!

    夜空里没什么变化?

    “军师,你是不是看到不明飞行物了?”摇光看了一阵看不出什么,打趣道。

    “不,我看到了北落师门!”徐博弈脸上渐渐的露出激动之色。

    “北落师门?是什么?星星?”

    徐博弈并没有答话,而是看了好一阵之后,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墨谦运气不错,北落师门降临长三角,肯定是来帮墨谦的!”

    “帮少主?”

    “没错,北落师门、毕宿五、心宿二、轩辕十四称为四大天王星。其中以北落师门为首,他的能力,是毋庸置疑的!”徐博弈指着夜空道:“看到没,他正在往南边移动,示意即将降临在南方!”

    说实话,徐博弈对星相术并不如手相之术和面相之术精通。但对于普通的星相,他还是能一眼看穿的,毕竟他的义父徐北斗老爷子可是真正的星相高手!

    “北宫玄武,南鱼主星,有了北落师门,我们又轻松了几分!”徐博弈脸色激动,他从小跟随师父,知道师父有一个师弟……

    拉萨到魔都的火车某个硬座车厢内。

    穿着邋遢,浑身散发出难闻气味的男子正津津有味的品尝着一碗泡面,不着调设他旁边靠窗的位置,一个穿短裙的美女皱着眉头,看着眼前一碗老坛酸菜面,她的肚子很饿很饿,但想吐。

    由于她的脚崴到了,不方便去泡面吃,于是旁边的邋遢男人主动担任起了照顾她的责任,这碗老坛酸菜面,是身边邋遢男子帮她泡来的,邋遢男子一共泡了两碗,自己吃一碗,留给短裙美女一碗。

    “吃啊?咋不吃?”邋遢男子一边嚼着方便面,一边说道。

    “我吃不下!”经过几十个小时的相处,短裙美女快奔溃了,有洁癖的她总算见识了什么叫邋遢。她几乎敢肯定,旁边的男人是世界上最邋遢的男人,没有之一。抱歉,邋遢男人掏掏某处,扣扣嘴巴的手泡出来的方便面,就算是饿死,她也吃不下去。

    邋遢男子不管,继续稀里哗啦的吃着老唐酸菜面,吃的声音还挺大的,把汤全部喝干后,邋遢男子还不解恨,伸出舌头把碗里剩下的油啊,辣椒都舔得干干净净,这才舒舒服服的呼了一口气,把面桶扔进垃圾桶。

    拍了拍肚子,邋遢男人转过脸,对短裙美女一笑,露出沾满韭菜的牙齿:“你嫌我脏?”

    “没错,我就是嫌你脏,脏死啦!”短裙美女看着对方沾满韭菜的牙齿,尖叫道。她实在想不明白,这个男人嘴里到底沾了多少韭菜?

    “嘿嘿,现在你嫌我脏,不过将来你肯定会爱上我,并且做我的媳妇!”邋遢男人一脸肯定道,他可是堂堂的国家级三流卜卦师,连自己的未来的媳妇都看不出来?还混个屁啊!

    “滚!”

    正在这时,车厢内传来了列车员的广播:“本列车终点站就要到了,请各位旅客收拾好自己的行李物品,顺序下车。”

    短裙美女松了一口气。

    终于到魔都了,终于可以摆脱这个臭男人了!

    “媳妇,待会我扶着你下车!”邋遢男人说道。

    “滚,不要脸!”短裙美女怒道。

    “媳妇,你的家在虹口区春江花园三栋869号对吧?”

    “你怎么知道?”短裙美女吃惊道。

    “我掐指一算,就算出来了。媳妇,等我稳定下来,回去找你约会的。”邋遢男人咧嘴大笑。

    “滚。”短裙美女要疯了!

    列车终于缓缓停住,短裙美女推开邋遢男人,气得一瘸一拐下了车。邋遢男人看着短裙美女远远离开的背影,贱贱的笑了:“我虽然是卜卦师,但我不是神仙,哪能算出你的住址,我是看了你的身份证啊,哈哈哈……”

    浦东新区,金高路,智尔公寓。

    张墨谦满头大汗的收拾摆弄着屋子里的家具,而咱们蒋老师,则是一只手端着一杯酸奶,一只手指挥着张墨谦干活。张墨谦并不打算住在唐家,蒋老师也不愿意住在别人家里,于是两人婉拒了唐家人的挽留,到外面租房子住。于是就找到了浦东新区金高路这边,房子是两室一厅一厨一卫一阳台,算是装修好的裸房,家具什么都是靠新买。张墨谦同学和蒋老师在一起,付钱是他付,但买什么东西却是蒋老师说了算,他想买个配置高点的电脑打打游戏,也是跟蒋老师申请了好长时间才同意的。买的东西送来了,苦逼的张墨谦还得继续干,安装衣帽钩啦,桌椅的摆放啊都得他自己干。

    连续干了十二个小时,张墨谦终于气喘吁吁的躺在地上,看着蒋老师道:“可以了把?”

    “嘻嘻,咱们家小墨谦还真是全能呢,懂水懂电还懂机械,什么都会搞。以后谁嫁了你,还真是幸福呢!”蒋娇媚没心没肺道。

    张墨谦翻了翻白眼,他有权怀疑疯女人诚心折腾他。

    不过他也懒得计较了,跑去卫生间洗了个澡,把干了一身的臭汗都冲洗掉,换上干净的衣服,懒洋洋的坐在沙发上。此时他突然发现,他已经十二个小时没吃饭了,干活的时候忙着感觉不到,现在坐下来,肚子的饥饿感不停的刺激着他的神经。

    “小墨谦,饿了吧?”蒋老师笑眯眯的说道:“今天你表现这么好,姐姐给你做好吃的。”

    说着,她就走进了厨房。没多久,她又呀的一声走了出来:“忘了,今天是咱们第一天搬进来,都还没买菜呢,咱们出去吃!”

    于是,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蒋老师跟随张墨谦一起出了智尔公寓。

    浦东新区金高路这边并不算闹市区,所以餐馆里面的菜并不如南京路那边的昂贵。两人到了一家湘菜馆,点了四个菜一个汤,以及五碗米饭。张墨谦吃了四碗蒋老师一碗,总共才花了九十多块钱。

    “好饱!”张墨谦满意的伸了个懒腰。

    两人从餐馆出来之后,蒋娇媚主动将小手朝着张墨谦伸了过去。面对疯女人这种想占自己便宜的举动,张墨谦同学一向都是……屈服于她的淫威之下。

    于是,两人这么手拉着手,散步似的返回智尔公寓。路过曹家沟的时候,蒋娇媚突然停住了脚步,站在桥头轻轻的扬起俏脸,微闭着狐狸眼。

    “干啥?”

    “难道你不知道,当女孩子扬起脑袋,闭着眼睛或者微闭着眼睛是,就是要你亲她么?”蒋娇媚娇滴滴的说道。

    “这不太好吧?”张墨谦左看右看,奈何,如今的这个时段,正是晚饭过后的人们散步的时间,曹家沟大桥上人来人往,最然很想亲一亲疯女人娇艳的红唇,但人这么多,张墨谦同学还是感觉很不好意思。

    “有啥不好的?”疯女人撇嘴道:“姐姐都还没嫌你长得不好看呢!”

    “不亲了!”张墨谦怒了。

    “小墨谦哟,你给我记住你现在的身份。你已经不是昆州那个威风凛凛的张老板了,而是我蒋娇媚的小白脸,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得干什么?亲我,快点啦!”疯女人说道。

    “不亲!”张墨谦最讨厌别人说他长得不好看了。

    “草,如果你不亲我,我就不要你做我的小白脸了!”疯女人大怒,死墨谦,这小白脸当得一点觉悟都没有。

    “好……”张墨谦咬了咬牙,堵上了疯女人娇艳欲滴的红唇。

    “唔……”

    一男一女,在曹家沟大桥上相拥接吻,惹得路上的行人纷纷注目观看。

    占足了张墨谦的便宜之后,蒋老师才放开了他,心满意足的舔了舔嘴唇,笑嘻嘻的挽着张墨谦的胳膊回家。

    有了两间卧室,张墨谦同学终于不用再睡客厅,不过还是不能和疯女人睡同一张大床,这让他颇为郁闷。

    累了一整天,他睡得格外香甜。

    不过,他的生物钟毕竟练成了。除非是一夜之间梅开n度的入党运动,不然普通的劳动还真影响不了他的生物钟。六点半准时起床,穿上衣服开始了晨跑。昨天他陪蒋老师去买家具什么的时候就勘察过地形,发现智尔公寓周围最适合晨跑的地方,就是杨高北路。杨高北路周围的环境不错,而且道路平坦,路段也直。

    跑完步,买了早餐回到智尔公寓时,发现疯女人已经起床。

    约莫快吃中午饭的时候。

    “小墨谦,快换衣服,待会有人来接我们。”蒋老师吩咐道。

    “哦,知道了。”张墨谦应了之后,换上蒋老师早已给他备好的正装。

    两人走到智尔公寓门口时,一辆挂着苏a拍照的奥迪早已在门口等候,车子旁边站着一个约莫三十七岁左右的男子,一眼看上去显得英俊不凡。

    “蒋正华,怎么现在才来?让姑姑等了这么久。”蒋娇媚说道。

    姑姑?

    张墨谦一愣,不过很快释然,蒋家大家族,疯女人是年龄最小但辈分最高的存在。眼前这个三十七岁左右的男人虽然年龄比她大,但辈分比她小。

    “姑姑,路上堵车了!”蒋正华苦笑道,喊比自己小十多岁的小丫头姑姑,他还真有些不乐意,但被眼前的女人逼急了,他也没有任何办法。

    “哦,那上车吧!”蒋娇媚点点头,带着张墨谦进了车后座,而蒋正华则进了副驾驶。

    司机是一名男子,年龄比蒋正华小不了多少,是他的秘书。蒋正华转头跟车后座的“姑姑”聊天的时候,秘书兼司机的他专心开车,该听的听,不该听的就不听,做秘书的,这点觉悟还是有的。

    在车上交谈的过程中,张墨谦知道了蒋正华的身份,是蒋家人,今年已经满三十七岁,不过三十七岁的他已经贵为京南市的副,市,长。京南市是为数不多的副,省,级城市之一,所以已经是正厅待遇,可想而知蒋家的能量却是不是吹的。蒋正华慢慢熬资历,再过上个十多年,估计能升到省,部,级,到时候,又是一方封疆大吏。

    “先吃饭,再送你们去复旦!”蒋正华建议道。

    “那就听你的安排。”蒋娇媚点点头。

    车子缓缓停在五洲大道一家酒楼面前,酒楼的名字很有意思,“朵颐园”,取自大快朵颐的意思。

    三人才刚刚从朵颐园门口下了车,正要进去的时候。

    “这不是蒋,市,长么?真巧啊,蒋,市,长你也来这里吃饭?”一个头发已经谢顶,年纪约莫五十多岁的男子,眼睛很小,看上去笑眯眯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

    “陈主任也来吃饭?”蒋正华淡淡的说道。

    “嗯,这家酒楼不错,和朋友一起来解解馋。”陈主任说着,眼神不动身色的落在张墨谦和蒋娇媚身上。再看蒋娇媚的时候,他眼中抹过一丝惊艳,而看张墨谦的时候,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

    “那你先忙,我在这里接个朋友。”陈主任客气道。

    “嗯,那我们先进去了。”蒋正华点点头,带着张墨谦和蒋娇媚进去。

    “啧啧,极品呐,说不准是蒋正华的女人,不敢动,太可惜了。”陈主任盯着蒋娇媚的背影,摇了摇头。不过,他要是知道,令他惊艳的女人正是京城内令衙内们闻风丧胆的魔女蒋家小公主之后,还敢不敢这么想?

    “此人是魔都政府办的主任,深得二号老板的信任。不过此人是典型的笑面虎,不给他点好处,很难找他办事。”坐定之后,蒋正华说道。

    朵颐园的环境很优雅,正是典型的江南风格。加上蒋正华的秘书一共四人,要了个包间,点了五个菜。不愧是朵颐园,吃起来味道挺不错的。那位陈主任趁机会来包间和蒋正华聊了几句,蒋正华在蒋家也算前途新星,陈主任自然想利用这个机会跟蒋正华拉近关系。

    吃完饭,一行人赶往复旦大学。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4/22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