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 张家男人 > 第二百九十八章 踹飞何东明!
    男人都有一个劣根性,看到美女是总想凑上去亲近。

    当然,张墨谦同学自认为自己是个好男人,他这么“欺负”何子晶,为的就是给狠狠煽何家一个耳光。

    何家大小姐在自家的场子里被人非礼了,这要是传出去……岂不被笑掉大牙?

    何子晶今天穿的衣服无袖,露出了白嫩的胳膊,白皙如玉,滑腻若脂。当初在昆州迷晕何子晶时,张墨谦偷偷摸了几把她的胳膊和大腿,到现在一直恋恋不忘那种舒服的感觉。

    不过,突然伸出手抓向长腿妞白嫩胳膊的时候,张墨谦心跳的厉害。

    以长腿妞的本事,要躲过自己这一抓很容易。要是她不愿意让自己非礼,自己没有任何办法。用强?开玩笑,对吞噬聚落出来的顶级杀手用强,还想不想活了?但是,别忘记了,长腿妞一直将自己的实力隐藏得很深。何东明母女一直以为她去美国纯粹是留学,并不知道其实她一直在西雅图的杀手训练基地秘密训练。如果她在众人面前表现出强横的实力,势必要引起何东明母女的警觉,这么多年来所做的一切也将要付之东流。

    以何子晶的性格,是不可能放弃这么多年的努力。于是张墨谦就是抓住了何子晶的这个弱点,不得不承认,张墨谦同学很聪明。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下一刻,张墨谦的大手就落在了何子晶白嫩的胳膊之上。

    好舒服!

    张墨谦他猜对了,长腿妞不敢反抗。他情不自禁的看向长腿妞的眼睛,发现那一双愤恨不已的水润眸子中透出杀气。

    看着长腿妞的眼睛,张墨谦突然感觉自己有些无耻。利用人家的短处借机占便宜,这可不是张家男人的作风……不过,张墨谦的脑袋里很快想起徐博弈给长腿妞看手相时说过的话,自己和长腿妞是情人之相,她还会给自己生一个孩子。想到这一层,张墨谦心中的罪恶感消除,很快释怀。

    既然是未来的孩子他妈,别说摸了,就算做一些爱做的事情,也挺正常吧?

    “你放开。”何子晶“娇弱”的挣扎着,一双美眸对张墨谦怒目而视。

    张墨谦嘿嘿一笑,暗想这妞还算配合,没敢使出真本事。不过他知道长腿妞眼中的怒意和杀气是真实的,一点也不参假。

    “美女,做我女朋友怎么样?”张墨谦一脸阴笑的逼了上去。

    周围的众人,早已瞪大了眼睛。

    何家大小姐这是什么身份?

    长三角的第一大家族,在长三角地区根深蒂固,魔都更是何家的大本营。

    堂堂何家大小姐,竟然被非礼了!

    “你放开我。”何子晶不停的挣扎,可惜,一直不敢使出真本事的她无论如何都挣脱不了张墨谦的束缚。

    “不放,你这么漂亮,我一定要你做我女朋友。”张墨谦露出贱贱的笑容,话一说完,双手一用力,一把将长腿妞香喷喷的娇躯搂到自己怀中。

    芳香入鼻,张墨谦骨头都软了。

    可惜才享受了长腿妞柔软芳香的娇躯两秒钟不到,耳朵旁就传来长腿妞冷冷的声音,声音很小,只有他们两个能听到,但其中的寒意差点让张墨谦打了个寒噤。

    “张墨谦,够了,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张墨谦感觉周围的空气都降低了几分,心里也有些担心,要是事后长腿妞报复,自己还不得死惨了!

    可是,长腿妞身上撩人的芳香不停的刺激着他的神经,男人的本能告诉他,一定要占足了便宜……不就是报复嘛,难道她还能把自己吃了不成?

    “何小姐,我们是合作关系,请你配合我。”张墨谦也压低了声音道。

    “张墨谦,你不要得寸进尺。”何子晶想杀人,如果不是为了这么多年的努力,她怎么忍得住任由这厮非礼。

    “何小姐,只要把这场戏演好,对我们拿下何家有很大的好处,希望你理解,得罪了。”张墨谦低声说完,突然推着长腿妞向前走了几步,将对方逼到吧台处。

    何子晶大惊!

    这混蛋想干什么!

    众人也愣住了,这小子还想干什么?

    就在众人都在猜测的时候,张墨谦接下来的动作告诉众人他将要对何家大小姐做些什么。

    只见张墨谦身子紧紧的贴着何子晶,将她压在把台上,同时用左手牢牢控制着她的两只手,至于右手,张墨谦抬起来,在众人瞪大的眼神之下,放到了何家大小姐的某处位置。

    苍天啊,大地啊,这小子竟然摸了何家大小姐的凶。

    何子晶被称为长三角第一美人,自然有很多年轻人都将其视为女神,在无数个孤独寂寞的深夜yy过这位长三角第一美女。

    在他们心中,何家大小姐是不容亵渎的,可是,就在今天,他们亲眼见到一个长相普通穿着寒酸的小子当着他们的面把他们心中的女神给亵渎了。

    其中有几个幻想来一场英雄救美,可是看到躺在地上哀嚎的保安们,又都放弃了这个想法。要想英雄救美,得掂量一下自己的本事才行,别救美不成,反而被揍成狗熊。

    此时张墨谦心中只有一个感觉——爽!

    何子晶要疯了!

    她什么时候和男人如此亲密过?张墨谦的手放在她的身上,她感觉就像千万只蚂蚁在身上咬一样,说不出的难受。

    钱箭王浩两人嘴巴都快掉到地上,他们忘记了身体上的疼痛。张墨谦这小子如此非礼何家大小姐,难道他不怕何家的报复么?

    战斗力完全失去,站也站不起来的任天行看到这一幕,心里已经彻底凉了下来。在自己管理的地盘,大老板的女儿被非礼了,估计自己这个经理也算干到头了。

    张墨谦一边摸着,一边看着长腿妞要杀人的眼神。

    心想今天算是彻底把长腿妞给得罪了,将来不知道她要怎么报复自己……既然都是要报复,不如直接把便宜占足,于是他的眼睛又不停的在何子晶身上扫动,心里打起了小九九……片刻之后,他的视线落在了长腿妞娇艳欲滴的红唇之上。

    感受到张墨谦赤裸裸的眼神,知道他下一步想要干什么的何子晶心里一慌……

    于是,在众人近乎呆滞的眼神下。

    张墨谦低下头,凑向了何子晶绝美的脸蛋,找准那两瓣娇艳欲滴的红唇,正正的对了上去。

    好香!

    被人又搂又抱又吻,何子晶长这么大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事,心里一慌,直接被张墨谦同学攻破。

    这时,手里拎着礼物,来给自己妹妹庆祝生日的何东明走进缤纷年代,恰好看到了这一幕。

    “张墨谦,你找死。”何东明大吼道,他不喜欢何子晶,但是却一直渴望得到她的身体,所以这几年,一直将对方视为禁脔。他万万没有想到,今天,何子晶竟然被张墨谦给强吻了。

    何东明的声音传遍了缤纷年代大厅的每一个角落,正被张墨谦吻得不知所措的何子晶也被何东明的声音惊醒过来,她顿时间俏脸绯红,羞恼不已……自己……自己竟然被这混蛋吻迷糊了。

    想到这,何子晶眼睛一寒。

    正好看着何子晶眼睛的张墨谦暗道不好,不过还是慢了半分,被长腿妞狠狠咬了一口。

    张墨谦忍住嘴里的疼痛,转过头,恰好看到何东明朝自己冲了过来。

    “滚一边去!”

    张墨谦飞起一脚,正中何东明的胸口,何东明的身子就像泄了气的皮球,狠狠摔了出去。

    张墨谦慢悠悠的转过脸,轻轻的捏着何子晶尖尖的下巴道:“美女,我还会来找你的。”

    说完,从容转身。

    经过何东明的身边时,何东明已经挣扎着站了起来,张墨谦没有停下脚步,不过却留下一句话。

    “我看上你妹妹了,我要抢她来做情人。”

    看着张墨谦远去的背影,众人心中巨震。

    够嚣张!

    …………

    这天一大早,魔都突然下起了雨,雨不大,也不会影响出行和交通。但是却为这个即将进化成和纽约一样的魔都平添了几分姿色,天气灰蒙蒙的,能见度不高,户外难得有点阴冷,街道上的行人都走的十分匆忙。

    在世纪公园旁边的一个高级别墅区某栋别墅二层阳台上,某个女人只穿着睡衣站在阳台上看雪,丝毫不畏忌这种寒冷,谁都知道浦东新区的地可谓是寸土寸金。这里的住宅和公寓价格高了去了,更何况这里的别墅,但对于这个女人来说,这点钱还真算不上什么。哦,忘了,周围的另外几栋别墅也是她名下的,因为她的名字叫青玄。

    关于青玄,十多年前的时候,在魔都关于她的传说有很多。有人说她是吃人不吐骨头的黑寡妇,有人说她是条剧毒的竹叶青,有人说她是只诡计多端的九尾狐。

    但这些也只是坊间的传闻,只有魔都地下世界里面能上得了台面的人才知道,这位名叫青玄的女人安安静静的坐着自己的魔都地下世界的女王,一旦有人威胁到她的位置,她便会毫不犹豫的将这威胁直接掐死在摇篮当中,绝不会心慈手软优柔寡断。

    已经有三十多岁的青玄的身材很好,比普通的年轻女子的身材都要好,完美的体型。这和她每天会练三个小时的瑜伽有很大关系,当然,也或许是因为她没生过孩子的原因。

    青玄看了半个小时雨之后,终于感觉到一丝阴冷这才转身回了客厅,普通人看的是雨,而她看的却是雨不是雨,应该说是心境。正如人生三大境界,第一境界,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第二境界,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第三境界,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

    至于青玄看的是雨还是不是雨,那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青玄进了客厅之后,别墅的佣人便给她端来了早餐,一个鸡蛋一碗豆浆两根油条外加一个苹果。

    这十几年来她的早餐一直便是如此,边吃早餐,边打开电视看早间新闻,这也是她的习惯。她吃东西很慢,细嚼慢咽,看她吃东西就跟欣赏一件艺术品一样,当青玄将最后的苹果吃完之后,一名五十多岁的男子上了楼。

    别墅的二楼一直是禁地,除过别墅里面两个忠心的佣人能上来,剩下的人一只手能数清,而五十多岁的男子便是这一只手之内的人。

    “什么事?”青玄看见五十多岁的男子的样子,便知道他有事人。

    “欧家的人昨天晚上正式拜访何家了。”五十多岁的男子平静的说道。

    青玄目不转睛的看着电视轻声回道:“正常,意料之中。”

    “不过,欧家的人在回去的路上被人袭击,欧家的几个保镖实力不错,欧家人死了两个,不过都不是嫡系。”五十多岁的男子简洁明了的将昨天傍晚发生的事情阐述了遍,本来这件事情昨天晚上就得告诉眼前的女人,但昨晚是眼前女人的几个闺蜜每个月例行的聚会,他便压了下来。

    “谁做的?”青玄略微皱眉问道。

    “查不出来。”五十多岁的男子直接了当的回道。

    “哦。”青玄意外道,在巴掌大的魔都居然有自己查不出来的东西,有意思了,有意思。

    随意的看了眼五十多岁的男子,看着他似乎欲言又止的样子,青玄淡淡的说道:“你的意思是有人要陷害到我们身上,让我们和欧家的关系恶化,更利于何家和欧家的结盟?”

    五十多岁的男人冷哼一声说道:“何家这场戏不错,我们和欧家算是结下仇了。”

    “不,这场戏,未必是何家演的。”青玄淡淡道:“何家还跟我们处于合作期,这样做,对他们没有任何好处。”

    “那整个长三角,除了何家还有谁会动欧家的人。”五十多岁的男子疑惑。

    “也许,是他。”青玄淡淡道,她脑海中冒出三个字,张墨谦。

    此刻。

    叫张墨谦男人正在虹口区的某家咖啡厅里面和自己的死党陈贱人聊天打屁,咖啡厅里面坐了不少来咖啡厅的漂亮妹纸和少妇们,水灵灵的,各种类型都有,很是养眼。可惜两个男人对这些庸脂俗粉们并没有太多的兴趣,还不如他们眼前的拿铁。

    “你这几天就蜗居在魔都,没出去转转?”张墨谦喝了口拿铁,看向坐在自己对面,依旧是帅的掉渣的陈贱人说道。咖啡厅里面大部分少妇和美女都不停的用她们那上千伏的高压电勾引这厮,可惜这位东北有名的高帅富一丁点的兴趣都没有,让人不禁联想他是不是取向有问题。

    “事务繁忙,责任重大,还要陪潘颖和小萝莉。”陈贱人摇头:“现在,已经过了玩的年纪。”

    “对了,反而是你,前不久在缤纷年代闹了这么大的动静,轰动了整个魔都,现在咋和没事人一样?”陈超笑道:“长腿妞没找你麻烦?”

    “没有。”张墨谦摇头,他自己也觉得很奇怪。

    “北斗七星和徐博弈他们怎么样了?如果需要我帮忙,我可以利用新一代的人脉处理。”作为新一代在魔都的负责人,陈超底气十足的说道。

    “我决定让他们先拿下苏南省以北,估计再过一段时间就有消息了,你的力量,暂时不用到。”张墨谦点点头。

    接下来的一周时间里面,张墨谦开始过起了正常的助教生活。早上陪蒋老师一起坐公交车上班,中午留在复旦吃饭,下午上上课又回来。

    大概是感觉到最近一段时间里面自己的心里很是浮躁,所以有了进入复旦大学图书馆资格的张墨谦把午休的时间都耗费在了图书馆,选择一些比较轻松的畅销书,《在路上》《背包十年》《旅行的意义》《当你途经我的绽放》等等。

    时间总是在不知不觉中前行,它从来不会休息。九月终于被十月抛到了身后,十月初的某个晚上,月明星稀。在宿,迁市最有名也算得上最好的夜场,景天娱乐会所的某个包厢里面,两方属于不同阵营的人马各坐一方,除过包厢里面,包厢外面也是如此,数十个人年龄各异的男人各占一边通道,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估计这些兄弟们全部都阵亡了。

    宿,迁有两大夜场,一个是靓点娱乐会所,一个是景天娱乐会所,以前都是靓点技压群雄,但最近一年来却是景天最火爆。

    因为景天最大的噱头便是邀请岛国著名女演员表演,这可算得上一大亮点,一瞬点便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更是临市的有钱人也来景天。宿,迁市景天的投资方有日资背景,所以靓点只能干看着景天压住自己,却没有办法。

    为此两家夜总会经常发生火拼,不是这段时间靓点出点问题,就是过段时间景天出点事情,当地公安局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闹大,他们也不管,毕竟两边的背景都挺大。

    之所以经常火拼,最重要的原因是罩着靓点的是宿,迁混混头子黑婆娘。而罩着景天的是一个刚刚在宿,迁强势崛起没几年的中年人,叫小龙,两个人都和长三角有名的大枭雄有关系。

    所以谁也不鸟谁,谁也不怕谁。

    不过,今天他们是来是谈合作的。

    “黑哥,你可是稀客啊,今天您来我们景天有何贵干啊,要不要兄弟我把我们景天的头牌叫出来给黑哥泄泻火,黑哥,不是给你吹,这妞是我从江浙那边借过来的,我试过,绝对的爽歪歪。”说话的男人叫小龙,也就是罩着景天娱乐会所的那位小龙,油嘴滑舌,嬉皮笑脸是他的特点。宿,迁的人都知道,小龙笑的时候,也有可能是他算计你的时候。

    坐在沙发另一边的便是宿,迁有名的老混混,黑婆娘,今年已经五十多岁了。

    黑婆娘冷哼一声,他一直看不起这个后起之秀,在道上混的,除过实力便是资历。他在宿,迁已经大半辈子了,而这个年轻人才来了几年便和自己平起平坐,所以他一直瞧不上,不屑一顾。今天要不是那位让自己过来,自己打死都不会和他坐在一起,黑婆娘冷哼一声说道:“小龙,找小姐,我靓点的头牌比你那二手货强多了,实话说吧,今天我来是要我那批货的,识相的,就把货给我拿出来。”

    小龙依旧是嬉皮笑脸的样子,喝了点红酒,也不知道能不能喝出味道,笑眯眯的说道:“黑哥,看你说的,宿,迁谁敢动你的货啊,我小龙自然也不敢,肯定是咱两之间有误会。”

    黑婆娘猛的拍了把桌子,怒道:“别他妈给老子装蒜,我能来就说明我知道那批货是你拿的,怎么,想吞老子的货,也不看看宿,迁这是谁的地盘。”

    小龙拿起红酒,给黑婆娘倒满,轻声说道:“黑哥,消消气,您这年龄大了,气大伤身,既然话都说到这头上了,那我明说吧。上面说了,只要经过地盘的毒都给截了,您那批货,我送到市局去了,不然我命保不住。”

    “小龙,你他妈找死,老子的货,你敢送到市局。”黑婆娘猛的站了起来,指着小龙的鼻子骂道。

    “我送了,你能怎么样?”小龙冷笑道。

    突然,黑婆娘不怒反笑,哈哈的笑了起来,有点猖狂,小龙不知道黑婆娘为什么要笑,又在笑什么。正在这个时候,外面的走廊里面发生了异变,一批陌生的人突然闯了进来,其中为首的一个肌肉男和一个帅哥相视一眼之后。猛的一人掏出两把五四手枪,对向了对面的属于黑婆娘小龙的人马,说道:“别动。”

    与此同时,另外几个人则猛的踹开了包厢的门……

    小龙已经听到了外面的动静,但却异常的冷静,冷哼一声说道:“黑婆娘,你想玩大的?”

    “对,我不仅要玩大的,还想要你的命。”黑婆娘底气十足的说道,此刻他很有底气,因为他上面的人已经准备拿下整个宿,迁,但他此时没想到的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想要我的命,你敢吗?”小龙眯着眼睛怒道。

    而这个时候,外面冲进来的一个男人正好踹开了包厢的门,轻声道:“他不敢,我敢。”

    砰!

    砰!

    刚刚还异常嚣张的黑婆娘、小龙应声而倒,死不瞑目……

    宿,迁市处于苏南省北部,确切的来说,它并不属于长三角城市。这个苏南省中等城市在苏南地下世界只能算是普普通通。除过两个大的势力,其余都零零散散的,没有能执牛鼻耳的存在。可它隐藏的价值和利益却很大,正因为如此,窥觑的人便不是一般多。

    但这两天,宿,迁的名字注定在整个苏南省地下世界传个响亮,因为有一股黑暗势力,彻底掌控了宿,迁市。一时间,整个苏南地下世界便紧张了起来,一到晚上,苏南省一些比较大一点的城市气氛都显的异常的紧张和恐怖。紧接着便是各地公安部门约见这些地方老大,警告不要出大乱子,不然到时候可不会手下留情。

    宿,迁被掌控之后,张墨谦接到了徐博弈打来的电话。

    “宿,迁市已经被彻底拿下。”

    张墨谦眯着眼睛沉声回道:“拿下宿,迁市以北的地区,到时候,就可以和李鹏李娜两姐弟逐鹿苏南省了。”

    “我知道。”

    “你们闹了这么大动静,何家有没有注意你们?”

    “宿,迁不属于长三角地区,暂时还没。”徐博弈在电话一端说道,他们选择以宿,迁为突破口,也是有这方面的原因。

    张墨谦挂了电话,点燃一颗烟走到阳台上,看着窗外的夜景。

    徐博弈和北斗七星他们已经在那边动手了,自己是不是也该在魔都闹出点动静,分散何家的注意力?忽然,他想到了一个主意,嘴角不禁抹过一丝冷笑。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4/22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