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 张家男人 > 第二百九十九章 打人的助教!
    大学生活总是令人羡慕。

    多姿多彩,闲暇时间多,谈恋爱也没人管。和高中时代比起来简直两个极端。张墨谦同学上高一的时候,也特别羡慕大学生活。为什么?大学学生多啊,学生多意味着妹纸多啊,妹纸多意味着美女多啊。可惜,高二还没结束,他就被父亲张逸群硬塞进了新一代,过着非人的生活。

    当然,在新一代所经历的一切,同样是他一生的宝贵财富。不过,没经历过大学生活,他很遗憾。所以在蒋老师选择让他但助教的时候,他想了想就答应了下来。第一他确实需要一个身份来掩耳盗铃,第二,他确实憧憬大学生活。

    张墨谦读的书虽然多,但毕竟没有经过专业教师的指导,所以在很多方面都还了解甚浅。所以,每当空闲的时间,他都会各个系旁听,尤其遇到国宝级老教授讲课时,他就算不吃饭也要去旁听学习。这大概是从小被父亲逼出来的习惯。

    每次旁听,张墨谦不管是大课堂还是小课堂都坐到了最前面,反而和老教授们渐渐的熟悉起来。

    一节宏观经济学完了之后的课堂休息时间,张墨谦拿起了韩学敏老先生的一份内参资料看了起来。他最尊崇的经济学家是韩学敏老先生,这位老人算得上中国真正的经济学家,虽然一直被一些五毛党摸黑,但张墨谦对他的尊崇不曾减弱,特别是他这段时间说的‘关于改革和市场经济’的言论,很是精辟,直指问题的重点。大概意思是政府干预市场使得市场在发挥资源配置中的作用受到限制的情况没有完善,甚至有的时候出现了恶化的迹象。十四大确定市场经济的时候,就对市场经济下了一个定义,所谓市场经济,就是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基础性作用的经济。而资源配置的本质就是市场自由竞争形成的价格,它能够引导资源的自由流动,这种自由流动是由价格所引导,所以它能够实现资源配置的有效性。

    而对于改革,韩学敏则认为,改革进入了深水期,涉及体制内的权力和利益。改革必然有阻力有难度,另一方面是因为上个世纪改革很成功,日子过得很好,干部一方面要很喜欢自己的权力,另一方面又缺乏这方面的压力和动力,于是改革就放慢了。

    二十分钟的时间,张墨谦匆匆的看完了这份内参,是他从私募上弄出来的,最后在这份自己打印的内参上,写下了几句话:“经济改革的突破点在政治改革,政治改革成功则经济改革成功,可谁又愿意趟这趟浑水,去触动权贵阶层的利益?”

    写完这段话,张墨谦微微闭起眼睛。

    “张墨谦,你怎么了?”就在张墨谦闭上眼睛纠结的时候,坐在他旁边的同班女生冯青轻声叫道。

    张墨谦睁开眼睛,笑了笑说道:“没什么,就是有点累而已。”

    冯青长的一般,典型的大学女生形象,素颜,扎着马尾。看惯了这个社会上浓妆艳抹的张墨谦却很喜欢和班上这位女生说话,因为这种女生不会有什么思想压力,更是能让自己头脑清醒。

    这种女生也许将来会被这个社会这个大染缸浸湿,但至少此刻,她依旧保持着自己淳朴的风格。

    “你最近学习怎么这么刻苦,学习是重要,但别累坏了身体。”冯青关心的问道,由于心理学系人少,张墨谦只是除了有任务而呆在心理学系之外,其他时间不是泡在图书馆就是来阶梯教室蹭课。最重要的一点,张墨谦的年龄并不大,所以让冯青一直误以为张墨谦是复旦的学生。

    “咦,咱们的老教授人呢?”张墨谦笑了笑,看了看时间和周围,发现已经上课好几分钟了,教宏观经济学的老师,是一个比较老古板的老头,每堂课都要点名,而且是上课前点一次,下课后又点一次,丝毫不放水。

    “老教授临时有事,请假了,这节课自习。”冯青笑着说道。

    老教授不来上课,张墨谦待在教室也就没有什么意思了。昨晚被疯女人逼着给她咬,两人闹腾到半夜,就差最后一步没有做,所以今早张墨谦起迟了,又要赶公交车,所以没吃早餐。现在不禁觉得肚子有点饿,收拾了东西之后便准备离开。

    冯青看到张墨谦要走,问道:“怎么,要走?”

    最近一段时间,她每天上课都和张墨谦坐在一起。因为随着这些天在阶梯教室的接触,两人的关系还算不错。开开玩笑说说八卦什么的都无所顾忌。而且张墨谦风趣幽默博学见多识广,所以冯青很喜欢和他聊天。

    张墨谦拍了拍肚子耸了耸肩说道:“饿了,去吃饭,你要不要一起去?”

    冯青笑道:“我是好学生,不过你要是请我,我可以考虑考虑。”

    张墨谦起来说道:“呵呵,虽然身上没有多少现金,但一顿土豆丝盖浇饭还是请的起的。”

    得到满意的答复,冯青迅速的收拾了东西,和张墨谦逃离了教室,一顿饭吃的简简单单,吃完之后,冯青有事便先行离开了。

    张墨谦却独自来到了操场上,有些无聊的看着足球场上的男生们一个个跟打了鸡血的拼命,看了片刻后,他躺在草坪上晒起了太阳,享受着久违的悠闲,今天阳光明媚。

    估摸着快到自习课的时间时,张墨谦起身拍了拍身上的草,赶往心理学系的教室。大一的新生已经军训完毕开始上课,蒋老师的班级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军训,新生相对熟悉起来之后,张墨谦又主持开始重新竞选班委。大概是那一天张墨谦在缤纷年代太过彪悍的原因,王浩弃权、几个富二代童云旭、吴俊波、李超也分别弃权,都没有竞争班委的心思。他们哪敢啊?万一被这位连何家大小姐都敢非礼的助教穿了小鞋,找谁说理去?

    当张墨谦走到教室的时候,班级里所有学生都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自习课,自主学习,张墨谦搬了颗椅子坐在讲台上,翻看着从图书馆借来的《聊斋志异》。这本书是张墨谦比较钟情的一本古典名著,其间的很多小故事都很值得玩味。

    作为一名助教,张墨谦对手下的学生要求很简单。在其他老师的课上我管不了,在我的自习课上,你要睡觉要玩手机可以,只要不影响其他人学习就行。刚开始的时候,也有不少富学生看不起他这个小瘪三助教,专想找他麻烦。不过,张墨谦同学一直都喜欢用拳头说话,故意和我对着干?好啊,那就看谁的拳头硬呗!在这个年代,教师基本都不敢打学生,更别说助教了。不过张墨谦不怕,有疯女人给他擦屁股,他怕什么?

    一个星期不到的时间,所有学生对他服服帖帖。

    张墨谦看完“壶中仙”这个故事之后,抬起头用眼睛扫了教室一圈,嘴角突然勾起笑容。他放下书本,起身朝着最后的位置走去,走到最后一排靠窗位置的时候,他一把拎起坐在靠窗位置的王浩的头发。

    头发被抓,王浩疼得哇哇直叫。

    “胆子不小啊,竟然敢在自习课上讲话。”张墨谦一脸严肃的说道。

    王浩委屈极了。

    我讲话了吗?我明明在玩手机好不好?最近这几天,王浩发现张墨谦一直找他的麻烦,他知道,对方绝对是故意的。

    由于王浩“讲话”,张墨谦抓着他的头发将他拎出了教室外。

    “在这里一直站到下课。”张墨谦板着脸,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

    “张墨谦,我没有讲话。”王浩咆哮道:“我承认,刚开始时候我想帮助钱箭对付你,但从缤纷年代那次事情之后,我从来没有找过你的麻烦?可是你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整我?”

    “就是想整你,咋样?”张墨谦嚣张道。

    “我要换专业。”王浩忍无可忍。

    “你换专业我也会整你。第一,你打不过我,第二,你的身世背景对我没有任何威胁。所以,你就乖乖认命吧,如果你硬要换专业,我只好见你一次打你一次了。”张墨谦环抱着双手,一副严肃的模样,从教室里看去,学生们还以为张墨谦正给王浩讲大道理呢!

    “你到底想怎样?”王浩快被逼疯了。

    “唔……”张墨谦想了想,觉得时机已到,再逼下去,要是把王浩直接逼到其他省份读大学,反而起不了作用,于是轻轻走上前,压低声音说了几句。

    “什么?”王浩脸色大惊。“这件事,你怎么知道?”

    “你别管我怎么知道。”张墨谦冷哼道:“按照我说的办,我从今以后不找你麻烦,而且也不会把你的秘密捅出来。”

    “其实,我很想看到当你爸爸知道那件事后的表情……”张墨谦笑道。

    王浩看着张墨谦的笑容,忍不住打了个寒噤:“我答应你,我答应你还不行么!”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4/22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