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 张家男人 > 第三百四十章 去医院!
    张莫谦同学缺点很多,唯一的优点就是勤奋好学。

    他接触的几个女人,蒋娇美、赵诗、薛婵、韩小懒等多多少少都有点洁癖,喜欢干净。

    所以和她们时间呆长了,一向邋遢的张莫谦同学都变得越来越爱干净了。每当看到不干净的东西时,他总是情不自禁的想把其弄干净。

    于是,张莫谦情不自禁的帮起了花小舞。

    作为一名五好男人,张莫谦搓的很认真。

    花小舞脸红到了耳根,人生得本来就漂亮,再配上一副娇羞的模样,端的是美艳不可方物。

    她不停的用眼神制止张莫谦,让其放下在自己身上咸,猪,手,不过作为一名做事认真的男人,张莫谦哪里发现得了花小舞要杀人的眼神……即使发现了,也假装看不见。

    花小舞要疯了!

    她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和任何男人有过如此举动。

    一个男人帮自己洗澡?这叫什么事?作为一个女孩子,她幻想过有朝一日能和自己所爱的男人一起洗澡,但是却没想到第一次和自己洗澡的男人,是自己并不熟悉的男人,而且这个男人还是自己闺蜜所爱的男人。

    此时,自己闺蜜和老妈就在外面虎视眈眈。

    她想发火,但不敢发,因为一旦动静大了点,肯定会被外面的闺蜜和老妈发现……到时候,就算有一百张嘴,她也解释不清。

    花小舞眼中冒出火花,用几乎暴走的语气道:“动作干净点儿,知道么?”

    张莫谦听出了一丝威胁的味道,不迭点头:“我明白,我明白。”

    花小舞说的动作干净,是不让自己揩油吧?

    因为花小舞一只脚扭伤严重,所以她只能靠一只脚支撑着整个身体的重量。在浴缸里泡了这么长时间,她的身体哪里站得住,整个人几乎都靠在了张莫谦的身上。

    张莫谦兢兢业业的当着搓澡工。

    这感觉……啧啧……

    张莫谦突然感觉人生在世还是挺有意义的……譬如现在。

    一个人的后脑勺会长眼睛吗?

    答案是否定的。

    花小舞应该不知道后背的浴液已经清掉了。

    于是张莫谦洗啊洗,洗啊洗……

    花小舞扭头,看着他的视线有些恼怒的意味:“还没好?”

    “快了快了。”

    不多久,张莫谦方关上闸门:“这回干净了。”

    花小舞“嗯”了一声,虚开着眼皮看看他,旋而一语不发地正回身子,那眼神里好像有一种有话却又没说的感觉。

    听得水流止住,帘子外面的鱼小安忙是问了一句:“小舞姐,您洗完了么?”

    花小舞不想再耽误时间,刚要说洗完了,可突然感觉头上一凉,继而就感觉一只手在自己的头上搓起来。

    这混蛋得寸进尺,还要帮自己洗头?

    花小舞愤怒的看着张莫谦,那双美眸中几乎要喷出火来。

    张莫谦讪讪一笑,低着脑袋,凑近了花小舞那玲珑精致的小耳朵,将声音压得很低:“花小姐,咱们演戏要演足一点,你要是洗了澡却不洗头,她们会怀疑的,到时候我们就真成了狗男女了!”

    在张莫谦的内心深处,他也不希望此事被鱼小安发现。

    张莫谦贴着她的耳垂道:“帮你洗个头而已,您就别跟我客气了。”

    说完张莫谦又动了起来。

    苦逼的张莫谦早已被蒋娇媚调教成了一个标准的好男人,和蒋娇媚同居的这段时间,妩媚妖娆的疯女人没少逼迫张莫谦给她洗头洗澡,所以张莫谦给留长发的女人洗头的技术还是可圈可点的。

    花小舞单手与他挣了一下,见张莫谦不为所动,也就放弃了劝他的打算,静静闭上眼……反正都被这混蛋看光了。

    整个过程中,张莫谦显得很专业,先是发丝,再是头皮……

    “小舞!”

    就在紧张感被慢慢缓解,张莫谦、花小舞都已放松的时候,一阵声音从外面传来。

    “妈,怎么了?”花小舞赶紧开口。

    “小舞呀,你最近是不是胖了?”刘琳问道。

    “刘阿姨,你怎么这么问?小舞姐的身材保持的一直都挺好的。”鱼小安疑惑道。

    “小安,你是不知道哟,刚刚我要跟她一起泡澡,她都不让我进。呵呵,现在还把门反锁起来,她以前可不这样。”刘琳笑呵呵的说道。

    “不会吧。”鱼小安显得很是惊讶:“小舞姐每天都很少吃饭的,怎么还会胖?”

    “或许是夜里偷偷吃夜宵了,是不是呀,小舞?”刘琳调侃起自己女儿来。

    张莫谦听得有些好奇,低头瞟了眼花小舞的小腹,这个角度瞧不见,逐又伸着脖子快速望了望,嗯,没有小肚子,身材保持很好嘛,哪里胖了?

    “妈,你胡说些什么呢?我没胖!”花小舞反驳道。

    这时,张莫谦已经把花小舞的头发都用洗发水搓过了。

    头已经洗好,接下来的是穿衣服。

    “妈,我洗好了,你把干净的衣服拿来给我!”花小舞轻声喊道,同时不停的对着张莫谦使眼色。

    张莫谦明白,搀扶着花小舞走到卫生间门口,一只手勾着她纤腰的同时,偷偷躲在卫生间门背后。

    “你赶紧开门呀,妈早就给你准备好衣服了。”刘琳充满慈爱的笑骂道。

    花小舞深吸了一口气,打开十公分的缝。

    谁知,花小舞的妈妈刘琳拎着衣服便要闯进来。

    花小舞和张莫谦倒吸了一口凉气,张莫谦眼疾手快,赶紧用身子将门死死的挡住。外面的刘琳一推推不动,正要开口,这时花小舞快速的从门缝中接过妈妈手中的衣服裤子,嘴上道:“妈,我自己换就行,你不用进来了!”

    砰!

    花小舞赶紧把门反锁好。

    “你这孩子,妈又不是没见过,害羞什么啊!”刘琳在门外嘀咕道。

    “刘阿姨,你身材这么好,小舞姐怕你进去了有压力!”鱼小安娇笑着说道。

    “小安,你这丫头就会哄我开心,好什么啊,我都老了!”刘琳笑呵呵的说道,嘴上虽然谦虚,但心里早已甜蜜蜜的,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永远年轻?

    “对了小舞,你的衣服怎么买的这么开放啊?”

    “开放?”

    门外刘琳的声音一字不差的传进了张墨谦的耳朵里,在好奇心的驱使之下,张墨谦看向花小舞手里抓着的衣裤。

    眼睛登时直了!

    即便成熟稳重的花小舞,此时也不得不发出一声苦笑,在张墨谦面前,自己似乎把这辈子的脸,都丢得干干净净了。

    不过花小舞脚不方便,所以无论她怎么努力,也穿不起来。

    张墨谦叹了一口气,看来自己这个活雷锋是要做到底了。

    于是,他指了指花小舞手中的衣服,又指了指自己,意思很明显,自己帮她穿。

    花小舞很无奈,嘴里嘀咕了句罢了罢了,微微的点点头。没办法,也只能让这混蛋占占便宜了。

    对于张墨谦来说,这个高难度的技术活他摆弄了好一阵时间之后,直到满头大汗,才帮花小舞把上面彻底穿好。

    接下来,张墨谦跃跃欲试地搓了搓手。

    说出来很丢人,张墨谦和花小舞相处了半天,自己竟是连花小舞最关键的地方都没能看清呢。

    这要是传出去,非得被笑掉大牙。

    这时,花小舞正一脸冷笑的看着自己。

    “咋了?”张墨谦委屈道。“你腿也受伤,脚也受伤,怎么穿,裤,子?我只是想帮帮你而已,放心,我绝不会占你半点便宜。”

    “我自己来!”花小舞恨恨的咬牙。

    “呃……那好吧,既然花小姐你自己能行,我就不出手了。”说着,张墨谦收回笑容,就连原本搀扶着花小舞的手也完全放开,让花小姐“金鸡独立”着。

    “看你怎么穿。”张墨谦心里得意的想着。

    花小舞的一只脚直接不能落地,而卫生间里又没有板凳之类的东西,张墨谦就不相信了,在自己不搀扶着她的情况下,她能搞定。

    “喂,你怎么不扶着我了?”花小舞急了。

    她出自书香门第,从小陪伴她的是琴棋书画,身体虽然健康,但却不如蒋娇媚那般练过军体拳的女人强悍,“金鸡独立”的她别说穿裤子了,就连站着不倒都成问题。

    “花小舞你不是不让我帮你么?”张墨谦依然环抱着双手,一副看戏的模样。

    “但你也要扶着我,我才好换衣服啊!”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张墨谦撇嘴道,张墨谦同学的报复心很强的,既然你不要我帮你,我就彻底的不忙你。

    混蛋!

    花小舞心中大骂,她哪里还看不出这个混蛋那副龌蹉心思!想到这里,她心里即羞愤又委屈,要不是自己的脚严重扭伤,至于求你么?她想不通,这么优秀的好妹妹鱼小安为什么会对这个好色的男人死心塌地。

    “小舞,好了没有?怎么换个衣服这么长时间?是不是刚刚摔着了,不方便?”两人僵持了一阵之后,门外传来了刘琳的声音。

    张墨谦得意的对花小舞挑了挑眉毛。

    花小舞面色纠结。

    要是让这个混蛋帮自己很容易把自己的部位暴露在他眼前。

    但是,如果一拖再拖,换个衣服半天也没换好的话,肯定会引起外面妈妈和小安的警觉和怀疑。

    毕竟今天自己已经做了很多反常的事情了,外面的两人可都聪明着呢!

    纠结片刻后,花小舞一咬牙,终于下定决心。

    不能再拖下去了,不然后果无法想象。

    “过来帮我。”花小舞的贝齿咬得紧紧的,从小被书香熏陶得修养极好的她今天不止一次冒出杀人的念头。

    “好的!”

    张墨谦一脸平静的向前走了几步,接过花小舞手中的东西。

    越往下低头,张墨谦的小心肝跳得越快。

    张墨谦突然抬头……尼玛的……这夹,紧。了?

    张墨谦敏锐的感觉到花小舞的眼神露出瞬间的得意。

    “跟我斗?你还嫩了点!”张墨谦心中嘿嘿直笑,然后,他的左手忽然骈指,找准了左脚脚后跟往上约莫二十公分的地方,用力一点。

    花小舞的左腿竟然情不自禁的绷直了弹开。

    张墨谦没放过这个好机会……

    唔……是粉的。

    “你……”花小舞哪里料到张墨谦突然会来这一手,心中羞愤欲绝。

    思想颇为传统的花小舞委屈的想哭。

    张墨谦却是佯装无事,继续为花小舞,花小舞涌出一股无力感,接下来也完完全全地放开了,将剩下的衣服一件件交给张墨谦,花小舞也不躲不闪,任由他瞎折腾了。

    花小舞那骨子里流露出的美丽,简直让人窒息。

    在为花小舞穿好那身时尚的纤薄针织衣和牛仔短裙后,张墨谦恋恋不舍的放了手,张墨谦有些迷茫,男人,为什么总是克制不住自己。

    张墨谦自嘲地笑了笑,旋即脑中出现了一个疯狂的念想。

    花小舞的年龄,花小舞的身份,花小舞的背景,这些都不简单……不过,无论如何,都要将花小舞和现任男朋友欧阳……拆散。

    花小舞单手理了理紧绷上身的纤薄露肩针织衣,端庄优雅的气质旋而爬满全身,她貌似平和地看着张墨谦:“记住,一有机会,你就溜出去。”

    张墨谦点头。

    花小舞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用没受伤的那只脚跳着走到卫生间门口,用力轻轻扭动。

    门开了。

    张墨谦躲在门后。

    “小舞,你总算换……哎呀,小舞,你的脚怎么受伤了?”刘琳见到一只腿独立的女儿后,大吃一惊,赶紧将女儿搀扶住。

    “小舞姐,你怎么了?”鱼小安也急了起来。

    “没事,刚刚不小心滑倒摔着了,有点疼。”花小舞摇头,脸上竭力保持着平静,争取不让闺蜜和老妈看出任何破绽。

    “唉哟,我的傻女儿,你怎么不小心点。”刘琳一边抱怨着,一边说道:“等妈妈上个厕所,然后带去去医院看看。”

    语不惊人死不休。

    张墨谦吓尿了,刘琳进来上厕所,哪还得了?

    张墨谦感觉今天这种情况若在出现几次,自己迟早会与心脏病患者划等号。

    “唉呀……”

    不过,这个时候花小舞的反应也极快,她假装一个站不稳,就往刘琳的方向摔倒而去。

    “小舞,你怎么了怎么了?”

    “妈,我的脚好疼……呜呜呜……”花小舞痛哭。

    “小舞,你的脚怎么伤成这样,你也不早说,我们赶紧去医院。”疼在花小舞身上,急在刘琳这个做妈妈的心中。

    站在一旁的鱼小安微微皱眉,她出生军人世家,还有鱼龙年这么彪悍的一个老爸,身手不错,所以她敏锐的感觉到,刚刚小舞姐摔倒时的方位和模样不像是因为脚疼摔倒的。

    演得好!啧啧!

    躲在卫生间门后的张墨谦不禁竖了竖大拇指,这女人还真是有演戏的天赋。

    “嗯,妈,我们赶紧上医院吧,疼死我了!”花小舞心中有鬼,不停的催促。

    “好,我们赶紧走,你这丫头真是的,也太不小心了。”刘琳一边慈爱的说着,一边道:“小安,你也来扶着小舞点。”

    “好的,刘阿姨。”鱼小安回头若有所思的看了卫生间一眼,快步跟上了花小舞娘俩。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4/23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