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 张家男人 > 第三百九十六章 老婆!
    鱼小安的身子,就像一块完美无瑕的美玉,让人想捧在怀中,好好珍惜。

    “看够了么?”鱼小安冷冷道:“看够了,就给我签名按手印。”

    “我说我只要你脱衣服?”张墨谦一脸讥笑的看着鱼小安。

    “你还想干什么?”鱼小安羞愤道。

    “我想干什么?”张墨谦冷笑着,点燃一根烟吸了一口,然后他慢慢站起身来,“当然咬字分开念了。”

    鱼小安脸色一沉。

    “怎么?不愿意?”张墨谦耸耸肩,“那你要的签名和手印,我就没办法了!”

    鱼小安慢慢低下头。

    二十分钟后。

    张墨谦看着在一旁擦嘴的鱼小安,心中复杂难明。

    “可以签了吗?”

    “好,我签。”

    离开鱼小安的别墅后,张墨谦浑浑噩噩的开着车子,开了一段路之后,不知道怎么回事,想到之前的那个场景,他心里堵的难受。

    将车子停在路边,张墨谦点燃一支烟,大口大口的吸着,就像一个吸尘器一样。很快吸完了一只,接着又点燃一支,如法炮制。

    扔了第七根烟头,张墨谦拨通了一个电话。

    “出来喝酒。”

    张墨谦喜欢滇南的烧烤,特别是享誉全国的建水烧烤,味道够劲。在魔都,一家比较正宗的建水烧烤位于枣庄路附近。

    这家正宗的建水烧烤店,从早上到午夜,经常爆满。

    张墨谦和赵诗来这里吃过几次,来到建水烧烤店之后,张墨谦坐在包间了等了十分钟不到,陈贱人便来了。

    “老子正准备和潘颖爱爱,你一个电话我就来了,怎么样,够哥们吧?”陈贱人笑着坐下,道:“咋了,怀念建水的味道了?”

    “来,咱哥两先走一个?”张墨谦直接用嘴咬开了两瓶啤酒,递给陈贱人一瓶。

    “好,干了。”陈贱人在吃的这方面绝对不矫情,一口气喝完。

    吹了一瓶酒,陈超一眼就看出了张墨谦心情不好。

    兄弟?什么是兄弟?

    伤心了,陪你一起喝酒,遇事了,陪你一起度过难关。

    这就叫兄弟。

    今天喝酒的就只有他们两个,张墨谦喊来了服务员,让她们端上串好的烧烤来。早已用各种香料腌制好的牛肉、牛筋、鳝鱼肉、黑鱼肉、猪尾巴、鸡屁股、韭菜、蘑菇、小瓜等等,当然,建水烧烤里的臭豆腐豆腐块直接上了两百块。

    然后,张墨谦又叫了两件啤酒和两斤从建水运来的苞谷酒。

    两人吃这么多东西,差点把服务员吓了一大跳。

    陈超没问张墨谦遇到了什么事,两人做兄弟这么多年,都有一个习惯,能用到兄弟的事,绝不会含糊,但用不着的,便不会说出来。

    陈超知道就算问了也是于事无补,他能做的,就是陪他喝酒。能过命的兄弟在一起喝酒,从来不拘束,酒量一斤能喝两斤的量,这就是兄弟。

    张墨谦夹了一块烤熟的羊肉放进嘴里,麻辣为十足,很有嚼头,指着地上的啤酒道:“我一次能连吹六瓶你信不?”

    “我记得我俩的记录都是连吹五瓶,倒是影子那厮厉害,连吹七瓶都不带上厕所的。”陈超哈哈笑道。

    “你要能吹六瓶,我也能。”陈贱人一边用筷子翻着炕子上的羊肉牛肉豆腐等食物,一边道:“你我的酒量都半斤八两,我能认怂?”

    “好,要不打个赌,咱们一起吹六瓶。要是我输了,你就能随便问我一个问题,我会如实回答,反之我问你。”张墨谦说道。

    “真心话啊,没问题。”陈超舍命陪兄弟。

    于是,两人连续开了六瓶放在眼前。

    “谁先喝完谁赢。”

    “准备,开始!”

    幸好是在包厢,而且打发走了服务员,不让,要是让别人看到他们俩的喝酒姿态,非得被吓坏不可。

    新一代里出来的爷们,哪一个是怂货?

    两人喝了一瓶又接着第二瓶,连续喝下去。

    最终,在张墨谦喝完六瓶的时候,陈超还剩半瓶。

    “我赢了!”

    “你想问什么?问吧!”

    “你有多少厘米?”张墨谦问道。

    “十七。”

    “哈哈哈……我十八。”张墨谦得意道。

    “骂了隔壁的,再赌一次。”陈超一次性连烤了三十根热狗,等热狗都烤熟之后,他端起盘子,每个盘子里放了十五根。

    “咱们这次赌吃的,谁先吃完这十五跟热狗且不吐,谁赢?”

    两人说了预备齐之后,开始对着盘子里的一堆热狗吃了起来。

    吃一根热狗或许会觉得很好吃,吃两根就会觉得热狗变味了,吃三根就想吐了,更何况是十五根热狗。

    吃到最后的时候,两人脸上的表情都极为精彩。

    或许是上一场输了,这场陈贱人为了赚回面子,往死里吃,总算在张墨谦之前把十五跟热狗全部吃完。

    “我赢了,这次轮到我问你。”陈超一脸得意问:“你摘掉帽子时,几分钟?”

    “四分。”

    “哈哈……我七分钟。”

    随着酒过三巡,啤酒白酒一起喝下之后,张墨谦和陈超两个经历了常人经历不到的生死的大老爷们舌头开始大起来,不过还是继续喝继续吃继续聊,吃的是烧烤,喝的是啤酒和白酒。

    聊的话题都说当初在部对训练时的日子。

    “操,陈贱人你这狗日的,还记得教我们外语的李瓶教官吗?”张墨谦醉态十足,指着陈贱人的鼻子破口大骂:“他妈的那次你偷了李瓶教官的黑丝,你撸完管后,把黑丝塞在我床垫下,后来被李瓶教官发现了,她罚老子跑了六十公里,草。”

    “草你大爷,你不是说你也要撸么?”陈贱人咕哝道。

    喝着喝着,陈贱人也醉的不行,跌跌撞撞的去了一阵厕所,又回到椅子上,指着张墨谦道:“你小子,还记得在缅甸那次训练吗?要不是我,你小子命早就玩完了,你得感谢我知道不?你欠我一个天大的人情知道不?”

    “跟哥滚一边去,老子救过你两次,你救过老子一次,抵了一次你还欠我一条命,所以以后我叫你干啥你就得干啥。”张墨谦递给陈超一瓶啤酒,醉醺醺的道。

    “对……你说的不错,我还欠你一条命,你叫我干啥我就干啥,谁敢惹你我就和他玩命。”

    两人一直喝到深夜,早已烂醉如泥,相扶着离开建水烧烤店。

    一起搂着肩膀走了一段路之后,陈超突然醉醺醺的转了个头,“不对,该走这边,弄错了。”

    两人又走了一段,路上遇到一个长着雀斑的胖女人。

    “咦,有美女,美女你这是要去哪呢?”陈贱人对着胖女人嚷嚷。

    胖女人差点下了一跳,厌恶的瞪了两个醉鬼一眼,逃似的离开了,深怕被这两个醉鬼拉过去强,奸了。

    最后,两人在一处十字路口分开。

    陈超摇摇晃晃的回家,而张墨谦走向世纪公园。

    喝了太多啤酒,张墨谦一路上撒了好几次尿,很没素质的在花丛里解决。

    当他来到鱼小安别墅的时候,鱼小安书房的灯已经熄了。

    张墨谦一边踢门,一边大声嚷嚷:“快开门,快开门。”

    鱼小安因为今晚的事情,并没有睡着,听到声音后拉开窗帘一看,发现张墨谦喝得醉醺醺,竟然在踢门。

    她下了楼,将门打开。

    “小安,是你么小安?”张墨谦一把将鱼小安抱在怀里,将满是酒气的嘴巴凑向鱼小安的俏脸。

    “你要干什么?”鱼小安奋力推开张墨谦。

    “小安……我好爱你……”张墨谦拉着鱼小安的手,身子有些站不住,靠在大门上,他的舌头被酒精麻木,说话迟钝不清:“小安,我们不要分手好不好……你当初不是说,要做我一辈子的老婆么?是不是我哪里做错了,惹你生气了,你要和我分手?”

    “你醉了。”鱼小安说道。

    “醉了?我没醉,你说这是几?”张墨谦伸出三根手指头,“这是三对吧?看,我哪里醉了?”

    “小安,我们复合吧!我一定做一个好男人……”

    “我们已经分手了。”

    “……分手了……唔,对,分手了。小安,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不要告诉别人哦……其实我最想娶你做我老婆,嗯,老婆……”张墨谦靠在门上说着说着,身子慢慢的软了下去,呼呼睡着了。

    鱼小安蹲下身子,一脸温柔的看着张墨谦。

    “小安也想嫁给你,做你老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4/23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