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 张家男人 > 第四百零九章 张丹青!
    姑苏城的园林文化可以追溯到春秋时期,距今已经有两千六百多年的历史。

    花家山庄!

    姑苏城比较出名的一个私人园林。

    它位于姑苏城中部位置,花家很久之前就是书香门第,出了不少状元,明、清时期便成为私家园林,占地面积一千多平方比,不大,但是极有气势。园景以山为主,池水辅之,建筑不多。而且,花家山庄的内湖石假山为中国之最,为叠石名家戈裕良所作。占地仅半亩,而峭壁、峰峦、洞壑、涧谷、平台、磴道等山中之物,应有尽有,极富变化。池东主山,池北次山,气势连绵,浑成一片,恰似山脉贯通,突然断为悬崖。

    而于磴道与涧流相会处,仰望是一线青天,俯瞰有几曲清流;壮哉美哉,恰如置身于万山之中,全山处理细致,贴近自然,一石一缝,交代妥贴,可远观亦可近赏,无怪有“别开生面、独步江南”之誉。

    张墨谦随着花小舞一路走来,啧啧称奇。

    住在这种园林之中,恐怕活都要多活几岁吧?

    花老爷子一共有三个儿子,一个女儿。大儿子和三儿子负责经营着家里的生意,小女儿则嫁给一个门当户对的家族,最有出息的则是二儿子花满庭,贵为魔都一把手。

    由于大儿子和三儿子都忙于家族的生意,平时不怎么回老宅,所以整个花家山庄显得很冷清。

    张墨谦像个土鳖进城一样,看着山庄内的风景,约莫十分钟后,随着花小舞一起走进了正厅。

    当张墨谦走进正厅的时候,发现除了自己二外,还有一个客人。花小舞露出笑容走了上去,“郝叔叔,你怎么也来了?”

    “小舞啊,我来看看花老师。”被花小舞称作郝叔叔的人笑着说道,此人年纪约莫四十岁左右,相貌普通,但穿着干净,整个人显得很有气质。

    “小舞,这位小兄弟是?”中年男人看向张墨谦,有些疑惑。

    “嗯,这是我……朋友张墨谦。”花小舞顿了顿,看了张墨谦一眼,又给他介绍道:“张墨谦,这位是郝仁叔叔。”

    “好人叔叔?”张墨谦憋着笑意,这名字有趣。

    看到张墨谦脸上的表情,花小舞不禁白了他一眼,有些恼怒。

    “哈哈,小兄弟是不是觉得我的名字很有趣?”中年男子也不介意,哈哈一笑之后,道:“我是西北农村出来的,那时候家里穷,好不容易考上大学,父亲把家里的老黄牛给卖了,东拼西凑攒够了学费去京城上大学。年轻人嘛,长大了自然而然就像泡妞,大概是因为我长得很普通,穿的也很普通,和几个女孩表白过,都被发了好人卡。其中一个女孩她拒绝我的话我现在还记得,她说,郝仁,你是个好人,但我们不合适,我想要的生活你给不了。”

    “哼,那是她没眼光。”花小舞冷哼一声,“要是她知道郝仁叔叔你现在已经贵为江浙入了常的大佬,不知道她会怎么想?”

    郝仁笑着摇了摇头,并没有说什么。

    而张墨谦却吃惊了,没想到眼前这个四十多岁的男人竟然已经属于中,管,干,部,而且还是在江浙这种沿海大省,前途不可限量啊。花老爷子的这些学生还真是一个比一个牛逼!

    这个时候,一个年纪很大的老头从隔壁走了出来,他脸上被岁月刻下了深深的痕迹,那双苍老的眸子中带着谁也看不透的精明,这是一个活成精的老人,也只有见惯了世间百态的老人,才会有这种眼神。

    “爷爷。”

    “花老师。”

    花小舞和郝仁看到老人出来之后,连忙起身喊道。

    张墨谦也站了起来,他打心底里尊敬这位博学多才的老人,微微躬着身子,喊了句:“花爷爷。”

    老人在张墨谦的身上停留片刻之后,点点头,笑呵呵的道:“都坐下,不用这么客气。”

    花老爷子的精神很好,像他这种年纪,能有这种精神气的老人已经不多了。和郝仁聊了几句之后,花老爷子逐渐将视线放在张墨谦身上,“小张啊,时间也不早了,等会就留在家里吃晚饭吧!”

    张墨谦笑着点头。

    “小张,会下棋吗?”顿了片刻后,花老爷子突然道。

    “会一点。”张墨谦谦虚道。

    “哦,小舞,准备棋盘。”花老爷子吩咐花小舞。

    “好的,爷爷。”花小舞走了出去,不一会,便端着棋盘走了上来,是围棋。

    “小张,来陪老头子我下两局。”花老爷子缓缓道:“我老了,脑子不灵活,有的时候需要郝仁帮忙看一下,小张你不介意吧?”

    “没事。”张墨谦笑着摇头。

    花小舞心里跟明镜似的,由于他对爷爷坦白过,所以爷爷知道张墨谦不仅能写一手好书法,就连下棋,也赢了号称长三角第一全场的欧阳。爷爷今天之所以把郝仁叔叔喊来,肯定是想让郝仁叔叔一起试试张墨谦的棋艺。

    花老爷子棋艺精湛,但郝仁的棋艺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在当今国内体制当中,郝仁的围棋绝对排得上前五。

    张墨谦和花老爷子相对而坐。

    花老爷子身后,站着的是今天要充当狗头军师身份的郝仁。

    张墨谦执黑,先手。

    花小舞站着一旁,大有看戏的姿态。她知道张墨谦的围棋是厉害,能赢了欧阳。但难道这厮还能抵得住爷爷和郝仁的联合?

    不过,短短三十手之后,无论是花小舞还是狗头军师郝仁都大吃一惊。花小舞直接看得两眼发直,貌似当初在羊城和欧阳下棋的时候,张墨谦这厮还没展现出阵阵的实力?

    第一局,结果毫无意外,花老爷子输了。

    接着,花老爷子又下第二局。可惜没多久,他还是输得一塌糊涂,感觉处处都被对面的这小子压制,而且这小子下棋很快,就算花老爷子不停的用杀招,也被这小子像太极推手一般化解。

    两局围棋下来,花老爷子感觉自己像牵着鼻子走的牛。

    “郝仁,你来下一盘!”花老爷子摆摆手道。

    郝仁点点头,坐在了花老爷子刚刚的位置上。

    这一次,由郝仁执黑先手。

    由于看了两局,郝仁知道对面的年轻人棋艺精湛,深不可测。所以打算扯开战局,利用死缠烂打的方法,逼迫对方现出原形。

    张墨谦不动身色,依然不温不火的下着。

    然而,棋到第三盘时,张墨谦的棋风突然一变。刚开始的时候像绵绵细雨,不急不躁。而此刻,却突然电闪雷鸣,下起了狂暴暴雨。

    没多久之后,花老爷子特地喊来的狗头军师郝仁欲哭无泪。

    输了!

    正在这个时候,家里的保姆已经准备好下午饭。

    花小舞的奶奶是一个很慈祥的老人,和花老爷子一样,同样学识渊博。一个才子,一个才女,这样两个人虽然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但能真正走在一起的并不多,整个华夏也出不了几对,花老爷子和花小舞的奶奶就是一对。

    饭桌上的菜很简单。

    四菜一汤。

    张墨谦努力的忍住自己的吃相,没有以往那种狼吞虎咽,不过大概是习惯问题,他吃饭的速度却一点不变,三大碗饭很快就横少而空。

    吃了饭之后,喝了会茶。

    郝仁便起身告辞离开,贵为一方领导,事情很多。而且郝仁也知道,今天他的使命已经完成了。

    不过离开了之后再回江浙的路上他还是不明白,为什么这小子年纪轻轻,在围棋上却有如此深的造诣。

    郝仁离开没一会,花老爷子便对花小舞和张墨谦道:“小舞,小张,你们两一起随我去书房。”

    花老爷子的书房是一间独立的小屋,书房的对面就是莲花池,莲花正盛开着,娇艳欲滴。

    书房的布局紧凑简单,没有一丝奢靡的气息,反而给人一种古朴的感觉。

    待张墨谦站定之后,花老爷子将张墨谦送给花小舞的那一幅《波兰来客》拿了出来,平平的摊开放在长桌上,脸色凝重的问张墨谦:“小张,这幅字是你写的?”

    “是。”张墨谦点头。

    “你的书法是谁教你的?”花老爷子又问。

    “我爸爸!”张墨谦说道,他的毛笔字是跟着父亲张逸群学的,而钢笔字则是跟着妈妈唐悠扬学的。

    “你爸爸的书法又是谁教的?”花老爷子继续问。

    “我奶奶。”

    “你奶奶是不是叫张丹青?”

    张墨谦惊愕,“花爷爷,你认识我奶奶?”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4/24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