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 张家男人 > 第四百二十六章 小安咬我!
    俗话说,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何东明很讨厌张墨谦,至始至终都很讨厌。因为当你知道一个人一直在觊觎你的一切时,你能不讨厌他吗?

    张墨谦想夺回长三角。

    这一点何东明很清楚,所以,当张墨谦在昆州发展势力的时候,何东明就开始用计对付着张墨谦,可惜,这个该死的小子就像打不死的小强一般。无论他怎么努力,这小子依然活蹦乱跳。

    现在,他正和鱼小安聊得好好的,没想到这小子主动插了进来!

    难道这小子不知道什么叫尊严么?

    在何东明的世界里,只要有他仇人在的地方,他就不会过去。

    他认为这是尊严问题。

    不过,无耻是张墨谦的作风,谁说仇人就不可以交谈了?

    于是,给鱼小安打完招呼,还不等鱼小安回答,张墨谦又是笑眯眯的看向何东明:“哟,何公子也在啊。久仰何公子大名,我得敬你一杯。”

    说完,张墨谦主动端起酒上前两步,在何东明的高脚杯上轻轻一碰,然后仰起头将被子里的红酒一饮而尽。何东明心中恼怒之极,但在这种场合下,他还是忍了下来,脸上一笑,喝下了被子里的红酒。

    在场的都是长三角名流,顶级圈子,每个人都装得很绅士。何东明自然不会惹人诟病,更何况,他想追的女人鱼小安就在他眼前,他可不想给鱼小安什么不好的印象。

    张墨谦喝完酒,又是笑嘻嘻的端起了一杯,看了看鱼小安,又看了看何东明,道:“两位,刚才聊得挺开心的,要不我也加入你们。”

    说完,张墨谦厚着脸皮在两人身边站定身子。

    有张墨谦这个生死大敌在,口才不错,刚刚还侃侃而谈的何东明竟然也不知道该如何找话题,心里直把张墨谦恨得牙痒痒。咱们不是仇人吗?既然是仇人你来我这里干什么?无聊的话找别人去啊!

    好不容易和鱼小安聊在一块,自己正找个机会准备请鱼小安吃顿饭的时候,这混蛋插一脚进来了。

    “咦,你们怎么都不说话?”张墨谦脸色露出好奇之色,然后停顿了两秒钟之后,他似乎想到了什么,指了指自己说道:“是不是我,影响了你们之间的交流?”

    何东明心中暗骂,嘴上却不说话,似乎是默认。

    “那我走……我走。”张墨谦自嘲似的笑了笑,道:“不过,在走之前,我要敬鱼小姐一杯酒。鱼小姐你的天虹集团的管理人员可真是把我吓尿了,抛开私募之王谈诗琪,实业之王屈可申不提,没想到你竟然连商界十二大佬也给请了动了,佩服佩服。”

    “鱼小姐,我敬你!”张墨谦眯着眼睛看着鱼小安那张绝美的脸蛋。

    “不好意思,我不喝酒!”鱼小安摇头拒绝,声音冷淡。

    “不喝酒?”张墨谦心中一痛,鱼小安喝不喝酒,他还不知道?而且,刚刚他还看到何东明和鱼小安碰杯。想到这,张墨谦心里的火气蹭蹭蹭的往上冒。

    “……刚刚我还看你喝酒了!”张墨谦努力压住心中的火气。

    都说女人吃起醋来很恐怖,但男人一旦吃起醋来,也不会输给女人。看到自己心爱的女人宁愿和何东明喝酒,也不愿意和自己喝一杯……心性一向平稳的张墨谦情绪开始暴动起来。

    “我说了,我不喝酒。”鱼小安依然冷淡的回答。

    何东明站在一旁,看着鱼小安的表情,马上就明白了。鱼小安似乎不喜欢和张墨谦说话,不然她的语气怎么这么冷淡。

    他的心里暗乐,马上就寻思起来,趁着这个机会,可好好在鱼小安面前表现表现。

    “真不喝?”张墨谦一脸冷笑的看着鱼小安。

    “张老板,何必这么咄咄逼人?鱼小姐不喝酒,这杯酒我替她喝!”何东明很大气的走过来,嘴上说的客气,但那种嘲讽之意谁都听明白了。

    “我说我要你喝了?”张墨谦一把推开何东明。

    可怜的何东明,他身份牛逼,但身手实在普通,虽然经常健身,练过几年跆拳道,但和张墨谦这种变态比起来,根本不值一提。张墨谦用手一推,何东明的身子就完全不受控制的连续后退,他手上端着的红酒也洒了出来,那身白色的衣服上沾满了酒渍。

    “喝了它!”张墨谦冷着脸,手里端着一杯酒径直走到鱼小安面前。

    鱼小安冷漠的看了张墨谦一眼,转身便走。

    殊不知,这冷漠眼神就像一颗雷管一般,彻底引爆了张墨谦心中积郁的火气。

    想走?没门!

    张墨谦放下红酒,一脸冷笑的抓住鱼小安白嫩的胳膊就走。张墨谦用了劲力,所以鱼小安根本反抗不了。

    等何东明反应过来的时候,张墨谦已经抓着鱼小安远走了。

    “草,妈的!”何东明心中大骂,他想冲上去,但想到那小子的身手,以及不按规矩出牌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心中有些胆怯。他怕那小子突然出手,让他在就会上丢人。之前在鹏城的杜家婚宴上已经丢过一次人了,如果今儿在魔都还被打,那他真的没脸出门了。

    他心中转过这些念头,等回过神来,张墨谦那小子和鱼小安竟然不见踪影了!

    他们呢?

    何东明转身四处望去,没找到两人的身影。

    只是短短半分钟不到的时间,大部分人都在和自己感兴趣的人聊天交流,所以,这一幕并没有多少人看到。

    二楼。

    张墨谦抓着鱼小安,不管她的反抗,走进一间包间。

    他将鱼小安推进包间之后,转身将包间的门给反锁起来。今天是凤凰商务酒会,停止营业,凤凰商务的服务员都在楼下大厅充当着应侍的角色,所以张墨谦不担心会有人发现。

    鱼小安冷冷的看着张墨谦:“你想干什么?”

    “你说呢?”张墨谦上前一步,将鱼小安狠狠的按在沙发上,“你不能喝酒?你还不到月经期吧?为什么不能喝酒?刚刚我不是看你和何东明还喝得好好的么?可我敬你酒,你怎么不喝?看不起我?”

    “喝不喝酒是我的自由。”

    “自由?”张墨谦发疯似的哈哈一笑,那笑容之中,有说不尽的凄苦。

    “放开我!”

    “凭什么?知道我为什么把你弄来包间里么?因为我想办你!”张墨谦冷笑道。

    “你吃醋了!”鱼小安看着张墨谦。

    “哈哈……开玩笑,我会吃你的醋?”张墨谦自欺欺人。

    “张墨谦,我们分手多少年了?快三年了吧!”鱼小安奋力推开张墨谦的手,“分手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没有关系,你要做什么,我管不了。我要做什么,你也管不了。我愿意和谁喝酒,这是我的自由。刚刚我和何东明喝酒,你就故意过来挑事,现在又强迫把我带来这里,你这算什么?不甘心么?既然不甘心,为什么在我当初提出分手的时候,你都不挽留一下?既然同意分了,那你就别管我。我们分手之后,你交了女朋友吧?我可曾管过你?没有。”

    鱼小安冷冷的说完,转身就走。

    “给我站住!”

    张墨谦一把将鱼小安拉了回来,嘴角冷笑:“我说过,我把你弄到这里来,是因为想办你。不办完你,你说我会让你走吗?”

    “你他妈就不是个男人!”

    “是不是男人,你还不知道?老子都办了你好多次了!”张墨谦冷笑着将鱼小安压在沙发上,不顾她的挣扎,一只手将她的双手压住,另一只手去扯动着她的衣服。

    “你放开我!”

    张墨谦不说话,继续扒着鱼小安的衣服。

    鱼小安毕竟是个女人,虽然跟着老爸鱼龙年学过武,但毕竟不如在部队经过千锤百炼的张墨谦。

    五分钟之后,鱼小安挣扎无果。

    她的紫色礼服,完完全全被张墨谦给脱了下来。

    鱼小安的身体洁白如玉,身材妙曼,凹凸有致,浑身上下没有丝毫瑕疵。

    张墨谦将礼服仍在一边,整个人扑向鱼小安,他疯狂的亲吻着鱼小安绝美的脸蛋。

    “你放开我……放开我……”鱼小安挣扎。

    张墨谦却不管,一直向下。

    就在这时,手臂上传来了剧烈的疼痛。他的一只手臂被鱼小安狠狠的咬了一口,鲜血汩汩流出。

    “你敢咬我!”张墨谦一脸愤怒的抬起头。

    这个时候,迎着包间内的灯光,张墨谦看到鱼小安死死瞪着他,两行清泪从她的美眸中流出。

    张墨谦的心猛然一痛,宛若千万根针狠狠扎了一般。

    自己这是怎么了?

    明明很爱她,为什么还要一而再再而三的伤害她!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4/24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