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 张家男人 > 第四百四十七章 准备动手
    虹口区,某栋别墅内。

    一对男女躺在床上,男子身体有些肥胖,年纪在五十岁左右。而女子则是二十多岁的年纪,一副娇小可人的模样,像只小猫咪一样躺在五十多岁的男人怀里,五十多岁的男人正抽着事后烟,而那名娇小可人的女子,则趴在男人的胸口。

    “好了,婷婷,别再惹火我!”五十多岁的男子皱眉道。

    “咯咯……惹火你又怎么样?有本事在收拾我一次啊?”娇小可人的女人不管不顾。

    这个时候,他放在床头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的眼睛下意识的朝着手机看去,看到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顿时吓了一跳,跑到床头小心翼翼的接通了电话。

    “喂,陈少。”

    “什么?”

    “好……我知道了。”

    这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叫顾云。而刚刚在他身下的女人,则是他包养的情妇,是魔都师范大学毕业的学生,因为某次巧合认识和顾云,一个要色,一个要钱,所以很快就从酒桌上谈到了床上。

    顾云年轻的时候在东北那边度过了一阵基层岁月,后来阴差阳错被调到了魔都,他很有脑子,不怕弯腰低头,所以很快笼络上了当时有很大威望的陈德龙的老子。在京城有将近呆了十年的时间,陈德龙的老子越做越大,而顾云也成了对方的心腹。

    可以说,顾云有今天,全都是陈德龙老子的功劳!

    就在刚刚,陈德龙突然打电话来,说自己在魔都遇到了麻烦……他想杀一个人,希望顾云出手帮忙。

    顾云干了这么多年,这这行里的道道很是了解,他在魔都也有不少的朋友。处在他这个位置,要让一个人消失在这这个世界上,再简单不过,只要做得隐秘,等公安查案的时候,打一声招呼,随随便便就掩盖下去。

    陈德龙是独子,顾云知道把他提拔上位的领导对陈德龙这个独子格外宠爱。就算当初在京城犯了大错,但还是被其用手上的人脉关系将陈德龙从案件中拉了出来,从一个主使,变成了事不相干的人。

    顾云知道,陈德龙在魔都受了委屈,如果自己不替他出头,替他解决的话,没准会得罪陈德龙的父亲。到时候,他随随便便动用点关系,很轻松的就让自己从现在这个位置上摔下去……而且还是一蹶不振那种。顾云是农村出生,小时候过惯了苦日子,拼搏了这么多年,给不少领导低过头弯过腰,做过儿子做过孙子,好不容易到达今天的位置,有了权势,财富和女人,这些东西,他不想再失去!

    所以,他答应了陈德龙的要求。

    不过他也不傻,在答应陈德龙的要求之前问了一下要杀的人是什么人,听到陈德龙说只是一个普通人之后,心里也放心下来。要让一个普通人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这对他来说很简单。

    可惜的是,此时的顾云并不知道,他被陈德龙坑了!

    顾云拍了拍包养的女人,让她在床上等着自己,他则拿着手机去了阳台,拨通了一个号码。他身上其实早已背负着人命,三年前,检查系统里有人和他为敌,就是被他花钱请人把他的敌人杀了,他原本以为坐上这个位置后不会在拨打这个号码,没想到今天又拨打上。他要请的人是隐藏在魔都这座大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的亡命之徒,专门做着那人钱财替人消灾的勾当。

    电话拨通,顾云说了几句之后,便挂了电话。

    “又损失了几十万。”顾云咒骂了一声,心里一边想着如何把今天花去的几十万赚回来,一边回到卧室。

    黄浦区。

    陈德龙出来之后,就一直在顾云所说的约定位置等待。

    他万万没想到,张墨谦竟然就是凤凰商务的幕后老板。不过,刚刚受到的屈辱已经令他完全没有了理智,今天要不是有张墨谦,他也不会被群殴。凤凰商务的老板?凤凰商务的老板又怎么样?惹了我,照样死路一条!

    他等了不一会之后,一辆帕萨特在他面前停了下来。

    紧接着,一个脖颈上有一道狰狞刀疤的男人从副驾驶下车,看到鼻青脸肿的陈德龙之后,脸上并没有露出什么惊讶的表情,走到陈德龙身边道:“阁下是就是陈少吧?”

    “没错,是我!”陈德龙点头。

    “陈少,我们是顾先生派来的,他已经付了款,陈少想杀谁,带着我们过去便可。”脖颈上有刀疤的男人目光犀利如刀,“我们收了钱,一定替陈少把事情办好。”

    “好,如果事情成功,我还可以再给你们一份。”陈德龙脸色阴狠的说道,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让张墨谦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陈少,上车。”在脖颈上有刀疤男子的邀请下,陈德龙上了帕萨特。

    等他上了车之后才发现,车子上只有驾驶座上有一个人,算上刀疤男子,也总共才两个。他不由得露出疑惑:“就你们两一起杀?到时候要是让那小子跑了怎么办?”

    “陈少放心,这种活我没接过不少,从来没有一次失手的。”刀疤男子淡淡的笑着说道,他对自己的身手很自信。他是青。海人,开车的是他的堂弟,两人小时候穷疯了,一起到东南亚打拼。没想到生意没做成,却做了几年的雇佣军,特别是他的堂弟,是个玩刀子的好手。在东南亚过了几年后生活不如意,来到了魔都,名声渐渐扩大开来,接的生意也越来越多。如今的他们两,靠着杀人已经赚了几千万。

    “好,那我们走吧!”陈德龙听到刀疤脸如此说,也放心了下来。暗想张墨谦那小子虽然手劲大,但遇到这些亡命之徒,还真不算什么。

    …………

    …………

    柳莺莺等人一起离开凤凰商务之后,便当场分开。

    楚琳音没有车子,当然由张墨谦开车将楚琳音送回去。不过,令张墨谦有些蛋疼的是,楚琳音这小妞不知道哪里抽风了,刚坐上车没一会,竟然说想散散步。张墨谦无奈,最近方便散步的地方,也就只有黄浦江边了。

    张墨谦便开车来到黄埔江边,楚琳音下了车之后,缓缓前行。

    此时已经将近凌晨,他们此时所在的位置不是陈毅广场那种适合看夜景的地方,所以整个江边几乎没什么行人,一路上静悄悄的,只能听到黄浦江中的船鸣。

    楚琳音走到江边,双手靠着栏杆,看着张墨谦说道:“今天谢谢你。”

    “谢我?不用这么客气,我帮教训陈德龙,你帮我出席凤凰地产的剪彩仪式。我们各得各的好处,你不用谢我,说直接点,我这么做也是为了我自己。”张墨谦摆摆手,笑着说道。

    “你很诚实。”楚琳音笑了笑:“确实,在陈德龙这上面我要谢谢你,但另外一件事我更要谢谢你。”

    “另外一件事?”张墨谦一愣。

    “嗯,谢谢你的曲子《天使之吻》。”楚琳音微笑道:“你的这首曲子,让我明白了很多,也相通了一些东西。”

    张墨谦笑了笑,没有答话,而是点燃一根烟兀自抽了起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4/24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