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 张家男人 > 第五百三十九章 走火了!
    拥抱取暖?

    安红颜要和自己拥抱取暖?

    张墨谦心跳加速了,是的,张墨谦真的心跳加速了!

    其实对于拥抱取暖,张墨谦并不陌生,以前他还在部队训练的时候,野外生存的时候也常常和兄弟们进行拥抱取暖。有一次更甚,蒋叔为了锻炼他们的抗寒能力,让他们脱光衣服,仅穿着一条内裤在冰天雪地里打雪仗,完了之后把他们留在冰天雪地里。想想看,当时他们什么防寒衣物都没有,唯一的保暖机会就是几十号爷们赤裸着身体一个接着一个的贴在一起,相互取暖。几十号爷们心中虽然恶寒,但也不得不那么做,不过还好,没发生因此什么断背情况。

    说实话,要是换做其他女人提出这种条件,比如韩小懒啊,长腿妞啊,湿湿啊,闷骚货啊等只要不是丑女,提出这种想用取暖的要求,张墨谦早就厚颜无耻的抱上去了……可是,提出这个要求的是安红颜。

    张墨谦心里很怕!

    当然,并不说安红颜丑,而是她太过年轻漂亮?这种逆生长,在安红颜身上出现了。

    她的皮肤滑嫩如玉,眼睛水灵,脸蛋娇媚,上面没有丝毫的皱纹。小手软而滑腻,就像年轻小姑娘的手一般。

    他怕就怕在这娘们忒性感漂亮了些,而他又是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

    抱歉,很容易擦枪走火的,到时候该怎么办?

    张墨谦不敢想象!

    “安姐姐,我看还是算了吧!”张墨谦摇了摇头,他不敢,真心不敢!

    “算了?这可不像你的作风啊!”安红颜在黑暗中闪烁着美眸,其实她也不希望和张墨谦接触,但她……实在是冷啊。她是穿着张墨谦的衣服,可是如今深秋天气,昼夜温差极大,她提出这个要求,就是为了让两人温和一点。

    “我是什么作风?”张墨谦问。

    “你喜欢占女人便宜啊!”

    “……”

    见到张墨谦不回答,安红颜又道:“喂,臭小子,我说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啊?我一个女人都不怕,你一个大老爷们怕什么?还怕我吃了你不成?”

    “算了!”张墨谦摇头,不理会丈母娘的激将法。

    “你真的不和我相拥取暖?”安红颜眼神不善。

    “还是不要了吧……”

    “那等我回去,就跟蒋单震说,你占我便宜!”安红颜再次威胁道,“臭小子,别忘记了,你摸了我是铁一般的事实,我并没有诬赖你!”

    张墨谦给跪了,一脸愤怒:“我摸你是不小心的,而且当时情况紧急,我是为了救你!”

    “我不管这些,你只消回答我,你到底有没有摸我?”安红颜一字一句的问道。

    “摸了!”

    “这不就结了,蒋单震的脾气你还不知道?他不太喜欢听解释!”

    “我同意,我同意还不行么?”

    张墨谦哭丧着脸,最终屈服于安红颜的威胁之下,他乖乖的朝着安红颜靠近,然后乖乖的躺下。

    “我们背靠背吧?”张墨谦提建议道。

    “好!”

    安红颜也不想和张墨谦的身体有太多的接触,于是两人背靠背,这么挤在一起。不过很快的,他们发现自己错了,在这么冷的天气下,背靠背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

    二十分钟后,安红颜冷得坚持不住,她转动了下身子,然后对张墨谦道:“臭小子,转过身来,太冷了。”

    张墨谦纠结了几秒钟,也是转过身来。

    以他强悍的身体素质,也着实冷得受不了。

    他转过身子来了之后,两人就这么面对面,彼此的间隔才有几公分,张墨谦可以感受到安红颜温热的鼻息吐在自己的脸上。

    “抱着我,快点!”安红颜身体瑟瑟发抖,“好冷!”

    抱还是不抱啊?

    张墨谦心中进行着天人交战!

    管他的,要是不相拥取暖,明天非得冷得感冒不可……

    抱住安红颜没多久,张墨谦就开始心猿意马起来了!

    一直以来,张墨谦都希望自己能坚强如铁,大杀四方。

    可是现在,他是第一次希望自己能乖乖躲着别动……可惜,事与愿违。

    一点点,一滴滴。

    从一个小鬼头,慢慢变得高大威猛!

    强大如安红颜也情不自禁的脸色发红,骂道:“臭小子,我希望你能明白你的身份,我可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我和你抱在一起只是为了取暖,你要是敢有其他想法,别怪我不客气!”

    “我没有任何想法!”

    这一刻,张墨谦对古人柳下惠的坐怀不乱一千一万个不信,要是个生理正常的男人,真能坐怀不乱?

    “讲个笑话吧,引开注意力!”安红颜也发觉到了张墨谦在一直在努力克制,于是想到一个办法。

    “笑话?什么笑话?”

    “你讲,我听!”安红颜说道。

    “好啊,让我想想!”张墨谦也觉得安红颜说的这个办法不错,两人聊天,引开注意力,脑子里就不会总想着那档子事了。沉吟了片刻,张墨谦开始讲笑话:“有个男人在沙漠里快要渴死了,天空中突然飘来一位漂亮的仙女,递给他一杯鲜红的果汁,他一饮而尽,顿时感觉浑身舒坦,如同任督二脉都被打通了一般,他豪情万丈的大声说:再来一杯!仙女瞬间羞红了脸,垂头低声说道:等下个月吧……哈哈哈哈……好笑不?”

    安红颜仿佛看白痴一般的眼神看着张墨谦,小嘴吐出两个字:“不好笑,再讲一个。”

    张墨谦想了想,又道:“从前有一个村妇,在帮人家收谷子的时候一个不小心,把谷子弄进了身体里,旁边的人都劝她去医院看看,可她说,不用怕,不就是谷子么?等我老公回来,谷子都捣成碎米去了!”

    “你怎么这么粗俗?”安红颜无语道:“真不知道我女儿是怎么看上你这种男人的!”

    张墨谦一脸委屈,他只会讲这些段子笑话。

    “我们聊天吧!”安红颜又道。

    “聊天?聊什么?”

    “你找话题!”

    张墨谦愣了愣,和安红颜聊天,该找一些什么样的话题呢?

    想了会,张墨谦开口道:“有个问题我一直想问你,你不是齐家人么?为什么你姓安而不信齐呢?”

    其实他早就想问这个问题了,疯女人的外公是齐老爷子,可是他的外公一家,就像疯女人的舅舅,齐军他老子也就是魔都警备区一把手也是姓齐,可偏偏就安红颜姓安,真是很奇怪!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三代归宗呗!”

    “什么是三代归宗?”张墨谦疑惑。

    “我爷爷原本姓安,他小时候被齐家人领养,也就跟着姓了齐。我出生的时候,我爷爷快不行了,当时他唯一的愿望,就是希望让一个孙子或者孙女归宗姓安,齐家是大家族,全部改为安姓不现实,而且当时没取名字的也就只有我,所以我就姓安了呗!”安红颜解释着说道。

    “哦,原来是这样……”张墨谦点头,然后,他又另找话题和安红颜聊天。

    这一招转移注意力的办法果然灵验。

    一夜相安无事!

    …………

    …………

    张墨谦昨晚和安红颜聊了很多,从生活聊到政治,再从政治聊到历史。张墨谦小时候被父亲张逸群压着读了一屋子的书,可谓博闻强识,很多东西甚至连安红颜都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特别是聊到马克思的《资本论》时,张墨谦把安红颜侃得一愣一愣。

    她终于明白了,娇媚为什么会看上外貌这么平淡无奇的小子,原来这小子长相虽然不怎么样,但着实挺有才气!

    两人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就这么相拥躺在茅草上。

    第二天,张墨谦醒来的时候,发现安红颜正像八爪鱼一样,死死的抓着张墨谦,手臂搂在张墨谦的脖颈上,脑袋埋在张墨谦的胸口。

    张墨谦知道,其实这是人在睡眠中感到冷的自然反应,虽然在睡眠之中,但还是会主动的往暖和的地方钻。

    安红颜似乎还没下醒来,脸上带着舒服的表情。

    张墨谦也不敢动弹,默默的闭着眼睛。

    终于,过了半个小时之后,安红颜幽幽转醒。而张墨谦,则是故意闭着眼睛装睡。

    看到自己这么亲昵的贴在这臭小子身上,安红颜脸上微红,暗骂了一声,赶紧放开张墨谦站起来,然后踢了踢他:“臭小子,该起床了!”

    “什么?”张墨谦故意揉了揉眼睛,“天亮了么?”

    “太阳都晒屁股了!”

    张墨谦坐起来,果然,外面骄阳正暖洋洋的晒在山林之中,周围都充满了暖意。

    “舒服啊!”

    安红颜伸了伸懒腰,然后走到晾衣服的树枝前,摸了摸衣服,除了外套之外,衬衣和裤子都已经干了!

    “转过身去,我要换衣服了!”安红颜命令道。

    张墨谦乖乖转身!

    听着身后脱衣服的声音,张墨谦脑海中又开始了昨晚的纠结之旅,到底是转身还是不转身呢?

    现在是白天,如果转身的话,肯定能看清!

    张墨谦最终还是没转过身去。

    “好了,转过来吧!”

    安红颜换好了衣服,然后把张墨谦的外套和裤子给扔了过来。张墨谦穿上,裤子里还带着安红颜的温热,张墨谦一颗心又砰砰跳了起来。

    “我们要原路返回?”安红颜准备好一切后,问道。

    “嗯,现在这个时间,黑岩公司的人都应该走了吧!”张墨谦想了想,说道。

    不过为了安全起见,张墨谦还是和安红颜在这里呆了一个多小时,一直等到九点半左右的时候,才开始出发。

    张墨谦的脚扭伤,昨天他自己给自己推拿了一阵,如今已经恢复了不少,走走路虽然还有些疼痛,但不算太疼,忍忍就过了。

    下山容易上山难,张墨谦和安红颜走的是另外一条路,两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到达车子那里。

    果不其然,黑岩公司的那些车子都已经不见了,就连尸体也不见了,就剩下张墨谦他的那辆奔驰s350以及地面上的一些血迹,而且有村民看到路面炸毁,奔驰车旁边有了血迹,立即报警,已经有两辆警车来到,里面的工作人员开始拍照,巡查线索。

    警察们看到有些狼狈的张墨谦和安红颜,都围了上来,安红颜借他们的手机打了一个电话,马上引起震动,那些警察的领导马上就赶了过来。

    三个小时之后。

    苏杭市第一人民医院。

    张墨谦脑袋上蒙着纱布,躺在床上,输着点滴。

    他昨晚落地的时候把脑袋给撞破了,现在缝好了针,输输液,防止破伤风感染。而安红颜没什么大碍,仅仅是有些地方蹭破了皮,擦了点药水就没事了。

    安红颜被绑架一事,直接引起了江浙的高度重视,他们现在还没敢上报。乖乖,堂堂四九城二号老板来江浙,竟然遭遇了绑架……这种事情,他们那里承担得起?

    在这边一号老板的命令夏,开始进行了调查,欧家就是他们第一个调查的对象,安红颜本来就是因为去参加了欧家的宴会后失踪的,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不可能不查他们欧家?

    安红颜和张墨谦虽然知道幕后黑手是谁,但也懒得提醒他们,反正给欧家点麻烦正合张墨谦的心意。

    “哼,乌龙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竟然花高价请黑岩公司来整我?”病房里,安红颜脸色恼怒,冷哼道:“等我这次回去,就马上将他的势力连根拔起!”

    张墨谦知道,乌龙是四九城地下世界的头头。

    “安姐姐,你最近还是小心一点,黑岩公司任务失败,不会善罢甘休!”张墨谦脸色凝重道。

    “不妨,四九城是我的地盘,只要我回到了四九城,我看黑岩公司的人还敢怎么对我?”安红颜脸上带着自信,“他们有高手?难道蒋家和齐家就没有高手?”

    张墨谦点点头,蒋家和齐家在四九城根深蒂固,高手如林,安红颜的安全当然不比担心了。

    安红颜突然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蒋单震,你死哪去了?”电话接通后,安红颜语气不好的骂道。

    “我在新一代总部,怎么了?”电话那端的蒋叔似乎早已熟悉了自家老婆的脾气,所以并不在意安红颜的语气。

    “老娘昨天差点死了!”安红颜生气道。

    “什么?到底怎么回事?”蒋叔一愣,语气变得着急起来,他虽然经常被自家老婆骂,但却知道自家老婆其实刀子嘴豆腐心,他对安红颜也是很疼爱,突然听到这么个消息,他当然急了!

    “被黑岩公司的人追杀了!”

    “那你有事没有?伤到没?你在哪?我马上过来!”

    “我没什么事,是张墨谦那臭小子救了我,他脑袋受伤了,不过没什么事,缝了针,过几天就好了!”

    “没事就好!”蒋叔送了一口气。

    “你老婆被黑岩公司的人欺负了,你想怎么办?”安红颜语气不善道。

    “黑岩公司?哼!”蒋叔冷哼道:“我会想办法对付他们,给你报仇!”

    黑岩公司是国外的势力,新一代的使命就是保护华夏,所以从根本上来讲,蒋单震领导的部队和黑岩公司是死敌,最近这几年,他们都在调查黑岩公司在华夏的内部势力,而且已经成功打进新一代的几名直系到黑岩公司卧底。就说陈贱人,他来到魔都担任负责人,一方面是为了帮助张墨谦拿下长三角,一方面也是调查黑岩公司在长三角的势力情况。

    “这就好!”安红颜得到满意的答案,点点头,语气变得平和了很多,“我和张墨谦这臭小子接触过了,人还是不错的,就是长得不怎么好看,和我们美美的女儿站在一起感觉挺别扭的!”

    “……”

    就躺在病床上的张墨谦郁闷了,就算你丫要说我的坏话,也不知道背着我说啊?那时候我听不见,心里也不会难受。

    “哦?男人嘛,相貌不重要!”电话一端的蒋单震说道。

    “谁说不重要?一个长得好看的男人,就算放在家里看着也顺眼吧?”安红颜哼了一声。

    蒋单震不知道怎么安慰自家老婆了,因为他知道自家老婆是外貌协会成员。

    “好了,你有没有什么要说的,我要挂电话了!”安红颜说道。

    “没了!”

    “蒋单震,难道你就不会说点情话暖暖我的心么?”安红颜听到对方没话说,语气又变得不善起来。

    “好了,红颜,我们都老夫老妻了,我的心意你是知道的!”蒋单震苦笑。

    “你什么时候回四九城?”安红颜又问。

    “再过十多天吧,怎么?”

    “想你了呗!”

    安红颜说完,便掐断了电话,转过脸看向张墨谦。

    张墨谦赶紧将视线转移到天花板上!

    “臭小子,你偷听我打电话了?”

    “……”

    你丫就在我旁边打电话,你以为我想听啊?张墨谦心里哀嚎!怎么遇上这么个极品啊!

    “脑袋还疼么?”安红颜问。

    “不疼了!”

    “哦,那就好。对了,以后你喊我安姨吧!”

    “不喊安姐姐了?”张墨谦一愣。

    “喊安姨!”安红颜一脸肯定的说道。

    “安姨!”

    张墨谦咧嘴一笑,他似乎明白了什么,安红颜认可自己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4/26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