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万博体育manbetx正网小说 > 张家男人 > 第五百九十一章 勾陈大帝!
    张墨谦心里嘿嘿的想到,要是放在平时,他肯定会这么做,不过今天把高菲菲弄哭了,两人的关系还处于缓和期,厚着脸皮留在这里,好像也不太好。

    “唔,吃了药,就走人吧!”

    不一会,高菲菲端着温水过来。

    医生给张墨谦开了一些消炎药和止疼药,高菲菲像个敬职敬责的小媳妇一般,给张墨谦剥开药,然后放在手心里递过去,同时把温水也递过去。

    被一个女人这么服侍,张墨谦脸色微红,有些不好意思的接过药和温水,说了声谢谢,然后吃了药。

    吃完药之后,气氛就显得有些尴尬了。

    “我再给你倒点水吧,医生说要多喝水。”高菲菲避免尴尬,起身准备去给张墨谦倒水,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咔嚓一声,她的高跟鞋鞋跟一断,整个人朝着茶几倒去。

    “小心。”

    张墨谦赶紧一把揽住高菲菲的柔软的腰肢,因为高菲菲穿着一件紧身的针织衣,所以触感极好,张墨谦深刻的体会到了高菲菲腰肢的柔软。

    “菲菲姐,你没事吧?”

    “没事。”高菲菲紧紧皱着眉头,眼中闪过丝丝痛楚,“好像扭到脚了。”

    “好好的鞋跟怎么会突然断了?”张墨谦低头,抬起高菲菲的脚一看,发现了端倪,心中猜测到了,肯定是之前楼下的时候陶志要杀高菲菲时,他拉扯高菲菲的时候弄到了鞋跟,那时候应该已经断了一部分,而现在支持不住,终于断了。

    看着高菲菲柔软的白嫩的小脚,张墨谦心里顿时一热,轻轻的帮高菲菲把高跟鞋脱掉,然后一只手情不自禁的捏了一下:“痛么?”

    “嗯!”高菲菲皱着眉头。

    “我帮你推拿。”

    张墨谦说着,开始捧着高菲菲精致的脚丫子推拿起来,张墨谦在部队上的时候学过简单的医术,他们训练当中,扭伤脚的事情常有,所以对于扭伤之类的,他推拿起来也有经验。

    也不知道怎么的,两人这么坐在一起,张墨谦看着高菲菲的红唇,几乎是情不禁的,就抱住她亲吻了起来。

    从某些方面来说,张墨谦是一个传统的男人。不过他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他曾经看过一份调查,大多数男人在关于性伴侣的问题,并不是从一而终。

    男人喜欢美女,就像女人喜欢漂亮衣服漂亮包包一样,根本拒绝不了诱惑。

    俗话说兔子不吃窝边草,高菲菲算是窝边草。

    不过,今天张墨谦知道,自己忍不住了!

    都到这个地步了,管他的,吃了再说!

    高菲菲不小心碰到了张墨谦的受伤手臂。

    “咝!”

    突然之间传来的剧烈疼痛顿时让张墨谦龇牙咧嘴起来,三个多小时前才进行了缝合手术,而现在被高菲菲这么一压,那种突然间袭来的痛楚让张墨谦情不禁的闷哼了出来

    “你怎么了?要不要紧?”

    高菲菲马上抓起张墨谦的手臂,一脸紧张,对方的疼痛让高菲菲的脑子清醒了几分,“要不我们……还是不要……”

    “不碍事,我还可以。”

    高菲菲眼神带着丝丝羞涩,拉着张墨谦道:“我们去卧室……”

    “好。”

    两人一夜疯狂。

    翌日。

    张墨谦醒来的时候,阳光已经从窗户外刺了进来,卧室里的光线极好,阳光恰好照射在大床上,张墨谦最先被阳光刺醒。

    他以睁开眼睛,便看到了高菲菲那张俏丽妩媚的脸蛋,经过一夜滋润的高菲菲更加妩媚起来,高菲菲整个身体都贴在张墨谦的怀里。

    起床入个党,精神好!

    高菲菲缓缓道:“张墨谦,我们现在这个样子,要是被颜总知道了怎么办?”

    张墨谦苦笑,要是让颜麝知道自己把她的好闺蜜高菲菲发生了关系,不知会怎么收拾自己。

    对于这个问题,张墨谦也不知道如何回答,高菲菲是他的女下属,高菲菲这么漂亮性感的女人,任何男人都会喜欢。不否认,张墨谦打心眼里喜欢高菲菲,除了她漂亮之外,还有她的内在品质。

    但是要说爱……张墨谦知道,自己对高菲菲还没有到达爱的程度。

    “张墨谦,知道我为什么愿意把身子给你么?”高菲菲见张墨谦不答话,便问道。

    张墨谦摇头。

    “因为你是我少数不反感的几个男人之一。”高菲菲笑了笑。

    张墨谦也不知道怎么处理自己和高菲菲的关系,茫然的点头答应。

    接下来,两人分别起床洗了澡,然后一起吃了中午饭之后,张墨谦告辞离开。高菲菲起身将张墨谦送到了楼下,看着开远的奔驰s350,嘴上呢喃道:“我喜欢你,可是,你已经有女朋友了……”

    夜不归宿,怕疯女人的张墨谦得赶紧回去认错。

    所以他一路上没有耽搁,直接就回智尔公寓。

    不过车子到了半路上,他被一个人挡住了,那个人就站在马路中间,用身体拦住奔驰s350的去路。

    拦住张墨谦车子的人是一个很特别的人。

    怎么说呢?第一,对方穿的衣服极为中性,头发也是一样,遮住了耳朵,不长不短。至于容貌,张墨谦脑海里只出现了一个词……精致。

    没错,就是精致!

    这个人一张脸精致得一塌糊涂,那张脸蛋之上极有女人的娇柔,又透出几分男人才会拥有的英气,让张墨谦难以分辨对方的性别。

    是的,这个人长相和穿着很难让张墨谦分别其性别究竟是男是女。

    滴滴滴……

    张墨谦不停的按喇叭,可是拦在他车前的人身子没有任何移动的迹象,而且他也没有走向车子,就这么直直的站在车子面前,模样酷酷的,有几分装逼嫌疑。

    跟我摆酷?

    张墨谦转动方向盘,打算往旁边开去。

    你拦住我,却不跟我说话,我凭什么要搭理你?劳资又不能确定你是不是妹纸,如果是妹纸,倒还考虑考虑……

    不过,张墨谦的车子动,那个人也开始动,就找准张墨谦的车头,然后死死的拦住车子的去路。张墨谦也被惹出了几分怒意,熄了火,打开车门下了车。

    然后朝着那个人走了过去,“有事?”

    越发走近这个人,张墨谦越发感觉到这个人真是奇特到了极点,他或者她双手插兜,整个人身上透出一股寒冷的气息,这股寒冷的气息不仅没让他减分,还让他越发多了几分酷意!

    走近了,张墨谦也仔细的端详起这个人来,张墨谦现在最好奇的问题便是此人到底是男是女,比此人拦车的目的还要好奇。

    要观察一个人是男是女,最显著的两个部位便是喉结和凶,张墨谦认真看了一下,发现这个人没有喉结,但是,他的凶却又是平坦的,一眼看上去,就像飞机场一般。

    看到这两处的身体特征之后,张墨谦还是没法判断此人的性别,因为生活中也能遇到不少喉结不明显的男人或者平凶的女人。

    而这个时候,这个人终于开口了,连嗓音也是特别邪乎,分不清男女,“你就是张墨谦?”

    “我凭什么告诉你?”张墨谦语气不爽的说道,他最讨厌在他面前耍酷的人。

    “你是不是张墨谦?”那个人又再次出声问道。

    “我不告诉你。”

    “你是不是张墨谦?”那个人还是这么问,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波动。

    “我不告诉你。”

    “你是不是张墨谦?”

    “我不告诉你。”

    “你是不是张墨谦?”

    “我不告诉你!”

    “你是不是张墨谦?”那人继续问。

    “……”

    张墨谦要崩溃了,咬牙说道:“我是张墨谦。”

    “以后我跟你。”那个人说道。

    跟我?

    张墨谦惊讶,又是上下打量了这个人一阵,“我认识你吗?凭什么你说跟我你就跟我?”

    “你是少主,我以后要跟着你。”

    当少主两个字出现的时候,张墨谦彻底愣住了,他脑海中情不禁的想到了妈妈唐悠扬曾经布下的五颗种子,五行曲之一,如今出现的只有火狐。眼前这个分不清男女的人既然喊自己少主,难道是五行曲之一?

    他不由得问道:“你是?”

    “勾陈。”

    勾陈?

    张墨谦一怔,五行曲五颗种子,分别是金刚、木华、水灵、火狐、土腾。显然,眼前这个叫做勾陈的人不是五行曲之一。

    不过,勾陈二字,让张墨谦想到了上古十二神兽以及紫微垣之中的勾陈大帝。难道勾陈和徐老头有关联?像北斗七星一样是徐老头的徒弟?

    “徐北斗是你什么人?”张墨谦盯着勾陈问道。

    “我认识徐军师,不过我们并没有什么关系!”勾陈的声音依旧冷淡,虽然他嘴里喊张墨谦为少主,但貌似对这位少主不怎么尊重。

    “那你究竟是谁派来的?”

    “在此之前,我只听从你张爷的命令。不过现在时机到了,所以我奉张爷之命来到你身边。”勾陈那双眼睛闪了闪,“我的责任是保护你,做你的保镖。”

    “保护我?”

    张墨谦听到勾陈说这句话,顿时有种想笑的感觉。自己需要保护么?他一向都很自信,知道自己除非是遇到京城的那些大家族隐藏的不出世的高手,不然别人想要自己的命,也不容易吧?

    再者说了,他去京城,得到了偶像叶哥的练武心得,只要把叶哥留给他的笔记本精研透了,到时候就算遇到京城的那些老怪物,也有拼一拼的实力,谁死谁生还说不定呢?

    现在老爸弄一个人来保护自己,这不是身边多了个跟屁虫么?到时候连找个妞谈谈心都有个电灯泡,换做你你愿意啊?

    “你觉得我需要保护?”

    “张爷是这么吩咐我的!”勾陈冷淡的说道。

    “好吧……我这么跟你说啊,我不需要任何人的保护。”

    张墨谦对勾陈表现出来的冷淡态度很不爽,就算是路上随便拉个陌生人说话,对方也不可能表现出这么冷淡的语气,是的,勾陈的语气冷淡得令张墨谦十分不舒服,而且,他从勾陈的眼神中看到不屑,对自己的不屑。

    下属不仅对自己冷淡,而且还对自己表现出不屑的情绪,这种情况换谁谁也受不了吧?

    张墨谦是个正常人,他不求下属奉承自己给自己拍马屁,但勾陈表现出来的,实在太过分了!

    现在张墨谦只有一个想法,把勾陈打发走,接下来勾陈的话又让张墨谦产生了一种狠k他一顿的冲动。

    “张爷怎么说的,我就怎么做,即使我心里不愿意,我也会努力去做。”

    “好,我现在就打电话。”张墨谦忍住心中的怒气,快速拨通了父亲的电话,远在滇南张家寨的张逸群很快接通电话。

    张墨谦将目前的情况说明了一下,表示自己不需要一个跟屁虫似的保镖,他一向喜欢独来独往,让老爸把勾陈调走。

    电话那端的张逸群听到张墨谦不需要保镖,并没有说什么,他知道儿子骨子里有着和自己一样的骄傲,要他随时带一个保镖在身边,显然也不太可能。他之所以把一直呆在西北大草原的勾陈调到张墨谦身边,为的就是怕京城的那几个老怪物贸然出手,所以为了儿子的安全,他显然不会把勾陈调走,只是答应下张墨谦,勾陈留在魔都,不做他的保镖也是,但暂时可以帮他做事。

    不过,张逸群哪里知道他儿子张墨谦在京城有了奇遇,遇到了新一代的最强高手,得到了好处。

    挂了电话,张墨谦看着分辨不清男女的勾陈,现在,他知道自己又多了一名下属,而是一名对自己冷淡和不屑的下属,张墨谦甚至怀疑自己要是有什么事情需要勾陈,这货会不会听自己的命令?

    不过,毕竟是从大西北而来的属下,就算张墨谦再怎么想k这货,也得替他安排一下住宿问题。

    “你找到住的地方了么?”

    “没有。”

    “需要我帮你安排还是你自己去找?”

    “不需要!”勾陈声音冰冷。

    “哦,你是男是女?”

    勾陈眼神冰冷的看着张墨谦,“关你什么事?”

    感受到对方冰冷的语气和不屑的态度,张墨谦心里又是一阵火冒,不过他还是尽力压着火气说道:“那行,现在我要回家了,请你让开。”

    勾陈看了张墨谦一会,身子一动,迈出步子走到一边。

    张墨谦懒得理会这个嚣张的下属,直接上了车,人尊重我,我尊重人,既然你不尊重我,我凭什么要尊重你?

    不过,就在张墨谦发动车子的时候,勾陈再次走向车子,敲了敲窗子。

    “你有完没完?”张墨谦怒了。

    勾陈伸出手,冷淡道:“把你的手机给我。”

    “干嘛?”

    “把你的手机给我。”

    张墨谦把手机递了过去,勾陈接过手机之后,按了一个号码,然后递给张墨谦:“这是我的手机号,你有什么事要我做,可以打这个号码联系我。”

    说完这句话,勾陈便转身离开。

    “靠,什么态度!”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4/27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