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聊斋之长生 > 第二章:禽兽大夫
    梦长生,字留仙,神州武朝琅琊郡治下陈县秀才,父母早亡,家境清贫,孑然一身,平日以抄书卖字为生,又因自幼与动物结缘,基于爱好,干起了医治动物的活,虽为大夫,却多了禽兽二字,为禽兽大夫!

    这是身体原主人的大致生平,但是却让梦长生一阵牙疼,尤其是禽兽二字,更是大大的刺到了他的心窝处,虽然这里禽兽大夫并不是骂他,只因为身体原主人医治家畜鸡禽这些而加的两个字,但是作为现代人,安能当得起禽兽二字。

    而且就算这里面没有骂人的意思,但是多了禽兽二字,这个大夫的身份和真正治病救人的大夫待遇地位也是天差地别,在这里,真正的大夫受人尊敬,但是禽兽大夫却是让人看不起的,就算是平头老百姓对于这份职业都有一种轻视。

    身体原主人倒也是一个奇葩,所谓文人多清高,这个世界虽然不是上一世的中国古代,但是实际情况也差不多,文人清高,对于商贾都有些看不起,更何况连市井小民都看不起的禽兽大夫。

    而身体原主人考取秀才功名,也完全称得上文人士子,但是却偏偏当起了这禽兽大夫,不可谓不是文人中独特的一个,但是也正是这个独特,让身体原主人在士林中不受待见,就是在这陈县之地,但凡文人士子无不视他为士林之辱。

    “不行,这份职业不能再要了,被人看不起还不说,居然连钱也赚不到,既没有前途也没有钱途,要之何用,而且我堂堂二十一世纪大好青年,穿越异界,安能当上这禽兽二字。”

    心里自语一番,梦长生下定决心,这禽兽大夫是绝对不能做了,被人看轻不说,最主要的是还赚不到钱,既然如此,还继续干下去做啥,与其如此,还不如多看点书考取个功名更实在。

    他现在是秀才,一旦考上举人,就可以翻身做老爷,到时候良田美婢,还不快活得要死,一千年前,武朝太祖赵武州以武立国,横扫八方,一统神州,推翻前朝,建立武朝,不过武朝建立后,随着时局稳定,整个武朝也慢慢变成了文臣的天下。

    所谓乱世武将,盛世文臣不外乎如此,乱世的时候需要绝对的武力镇压一切,但是到了盛世,强大的武力只会让统治者难以控制,所以为了削弱民间的武力,就实行文治,到如今,整个武朝的声音也几乎是文官把持,所以如今这个世界,虽然是存在修士、鬼怪这些,现在的主流却是文人。

    无他,掌权者推行罢了,在梦长生看来,就是这科举制度,恐怕也是朝廷为了推行文道而削弱民间武力推出。

    所以,在如今的武朝,对于大多数而言,要想出人头地,还是需要走科举这一条路,不过梦长生也知道,这条路也并不好走,虽然身体原主人已经是秀才,但是要考上举人,何其艰难。

    “还是先把伤养好,想办法改变一下如今清苦的家境吧。”

    想了一会儿,梦长生觉得自己还是着眼于眼前来的实际一些,不要想那么远,就先把眼前的问题解决,把自己伤要好,在将自己的生活状况改一下,要知道,身体原主人可是清苦的很,有时候一日三餐都不能保证,作为一个穿越过来的现代人,怎么能受得了。

    慢慢撑起身体,梦长生起身下床,不过身体上下却是一阵疼痛,脸也痛,这里没有镜子,他也看不清自己脸成什么样了,但是梦长生知道肯定不好看,根据身体原主人的记忆,这是今天上午被几个泼皮打的。

    最后还是赵家的人出现将几个泼皮赶跑,自己却是在那时晕了过去,现在看来身体原主人在那时就已经死了,不过赵家的人不知道,还将自己送了回来。

    “这货应该是得罪了哪个人吧?”

    从床上走下来,坐在桌子旁边,看着桌子上一碗药和那两串铜板,梦长生不由猜测道,根据身体原主人记忆自己和那几个泼皮完全是无怨无仇的,对方这次却把身体原主人往死里打,说不过去,任何事,肯定都有其因果。

    看着眼前的一碗药和两串铜板,这是先前那个黄衣女子留下的,融合了身体原主人的记忆,他也知道了对方的身份,赵家小姐赵阿宝的贴身丫鬟小容,梦长生隐隐有猜测。

    药是补身体疗伤的药,铜板则是这个世界的货币,一个铜板就是一文钱,一贯就是一百文,十贯又等于一两银子。

    桌子上两贯钱就是两百文,在这里,一文钱就可以买一个大饼够一个成年人将就吃一餐,对于向身体原主人这样的穷书生而言,一贯钱几乎就是一个月的伙食费,而桌子上两贯钱,若是身体原主人,足够生活两个月。

    赵家是陈县有名的大家族,商贾世家,家财万贯,而且赵家家主赵长风更是用钱买了个员外的名号,和他也是非亲非故,可以说,对于赵家而言,他这样的穷书生是看都看不上眼的,除非他中了举人。

    但是今天又是赵家的人送他回来,又是照顾他给他煎药送钱,这好的有些说不过去。

    “难道是赵家小姐赵阿宝。”

    梦长生想到,赵阿宝,赵员外独女,更是陈县有名的美女和才女,甚至名声已经传出了陈县,精通琴棋书画,姿色更是倾国倾城,美艳不可方物,身体原主人更是对赵阿宝一见倾心,甚至曾有过不少交集,昨天还一起陈河共游过一次。

    “昨天才一起游玩,今天就被人打死,天下哪有这么巧的事,而且赵家的人还对自己这么好,就算是身体原主人和找阿宝有过交际,但似乎关系也不深吧,而且这种大户人家,肯定看不起原主人这种穷书生。”

    “这样看来的话,今天救自己的赵家人都应该是赵阿宝吩咐的,不过救自己还给这么多钱,有些太好了。”

    梦长生越想越皱眉,身体原主人对赵阿宝一见倾心,情根深种,但是现在的梦长生可不会,也不是身体原主人那种傻傻的书呆子,若是身体原主人,这一刻恐怕对那赵家小姐更是感恩戴德,情难自禁,但是现在,梦长生有的只是疑惑。

    一个是这赵家小姐似乎对他太好了,又是让人照顾自己煎药,又是送钱,就算是好朋友都未必做到这一步,更何况赵阿宝,要说赵阿宝也对身体原主人有好感,梦长生是不怎么相信的。

    仔细想了一下,梦长生感觉身体原主人应该是被利用了,但是奈何,这货完全就是个书呆子,平日里交际小的可怜,就是走在街上三姑大婶都不认识几个,脑海中回想了几下,整个陈县都叫不出几个人名,就算他穿越过来两世为人,现在也想不出个头绪,只能猜测身体原主人被打应该是有人故意为之,而且很大可能与赵阿宝有关,当然,赵阿宝派人因该不可能。

    梦长生也不是爱钻牛角尖的人,想不出来就放在一边,当务之急还是将身上的伤养好,然后在这个世界好好活下去。

    收起桌子上的两贯钱,然后忍着味道将桌子上的药一口喝下。

    走出屋子,正值中午,阳光正好,篱笆院子里月桂一颗,杂草几许,后院也有一个小院子,一只鸭,几只鸡,这是身体原主人喂养的,不过这货喂养可不是为了吃,而是当成宝贝一样养起来照顾。

    抬起头,看了看天色,四月天,阳光暖人,抬脚走出院子,正前面就是碧绿的陈河,一排排柳树矗立两边,不过刚刚走出院子,梦长生就是眼睛一凝,只见河对岸一个身穿古代黑色服饰家丁大半的男子向着他看来,像是一只在注意着他这边一样,和他目光对视一瞬间,慌忙移开然后从河对岸匆匆离开。

    “在监视我。”

    看到对方离开,梦长生却是心里一紧。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7/36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