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聊斋之长生 > 第五章:见财起意
    鲤鱼不大,约一斤左右,但是却很引人注目,通体金黄色,颜色相比大多鲤鱼更为璀璨夺目一些,露出水面的鱼头嘴巴一张一合吐出一个个水泡又然后炸裂,出啵啵的声音。

    梦长生循声向这鲤鱼看去,不过当看到这鲤鱼的眼睛时,却是全身一震,这是一双怎样人性化的鱼眼,痛苦中带着哀求,这一瞬间,梦长生感觉自己从这条鲤鱼中看出了它的情绪,痛苦、哀求,一条鲤鱼,就像是有了灵性,在向他求救!

    “这条鲤鱼是故意吐水泡吸引自己注意的,求自己就它!”

    脑海中不由得冒出这样一个人想法,只把梦长生自己都吓了一跳,一条鱼居然像是通了人性一样知道吸引他向他求救,难道成精了不成,心中大禀,梦长生可是知道,这世界是真实存在妖精鬼怪这些的。

    心头大震间,梦长生更加仔细的端详那条鲤鱼,而这时候,这条鲤鱼也不吐泡泡的,但是一双灵动的鱼眼却是直勾勾的看着他,带着一种哀求之色,恍惚间,梦长生有一种错觉,在自己眼前的不是一条鲤鱼,而是一个人。

    这鱼真的通灵了,梦长生心头大震,这时候,他确定了,并不是自己的错觉,而是这鱼真的通灵了,在向他求救。

    旁边的鱼贩也是注意到梦长生一直盯着那条通体金色的鲤鱼,他并没有像梦长生那般看出这鲤鱼有什么奇特之处,不过见梦长生这样子,想来是钟意了这条鱼,当即眼珠子一转道。

    “梦公子,这条鲤鱼怎么样,色泽金黄,一看就不是凡品,怎么样,要不就这一条了,我便宜点十文钱卖给你。”

    老板开口,也将梦长生思绪拉回来,目光从鲤鱼身上移开,看到鱼贩,听到对方的话,梦长生却是嗤笑一声,平常鲤鱼也就五文钱一斤,这条鲤鱼充其量也就一斤左右,这货居然要自己十文钱,摆明坑自己,当即道。

    “老板,你也别给我打马虎眼了,这条鲤鱼还不是陈河里捞起来的,充其量也就是颜色好看一些,我也是看这鱼颜色不错,否者我今天根本就没有买鱼的心思,一口价,五文,卖还是不卖....”

    “五文啊!”鱼贩老板迟疑的看了梦长生一眼,他有意坑梦长生一把卖个高价,在他看来,梦长生这种只知道读书与禽兽为伍的书生也是最好坑的,不过见梦长生一口咬定五文,却又有些迟疑了,怕再加价梦长生真不买了。

    不过看到鱼贩老板迟疑的样子,梦长生却是没打算和他耗,直接一甩手,做出转身欲走的样子。

    “诶,梦公子,别!别!别!....”见梦长生如此,鱼贩却是急了,他今天本来就没什么顾客,现在好不容易拉到一个梦长生,要是让梦长生也走了,他这生意今天就真的黄了,哪里还顾得上坑梦长生,能买一条都是自己赚的,当即道:“五文,就五文....”

    说罢,就去准备给梦长生抓鱼,不过这时候梦长生转过头却是笑眯眯得而对着老板竖出四根手指。

    “我现在不想花五文钱买了,我感觉这条鱼不够一斤,不值五文钱,而且你刚刚还叫十文钱,摆明了坑我,我心情不好,四文钱,四文钱我买走这条鱼,否则,我立刻转身就走。”

    竖起四根手指,梦长生笑眯眯的对着鱼贩老板到,后者却是直接傻眼了,不过看到梦长生那样子,也有些摸不准梦长生的心思了,心里抱着卖出一条是一条的想法,最终咬了咬牙。

    “好,四文就四文。”

    片刻后,梦长生笑眯眯的付完四文钱拿着鲤鱼离开,身后的鱼贩则是一脸晦气和见了鬼的样子般看着梦长生离开,心里想着,谁他娘的说梦长生木讷愚笨好骗了,这明明就是一个人精,骗他没骗到,反而把自己还坑进去了。

    卖完鱼后,梦长生就直接离开,不过他却是没有注意到,在他身后街角的一个角落,一个身形干瘦,长的贼眉鼠眼的男子却是一直注意着他,等到他买鱼离开,眼珠子一转,转身溜进一条小巷。

    “什么,你说梦长生那厮不仅没死,还活崩乱跳的。”

    片刻后,身形干瘦的男子来到陈县外一处破庙中,庙中还有俩个男子,一个面容凶煞脸上有一条长刀疤的中年男子,还有一个身材魁梧的高大男子,这三人不是别人,正是陈县出名的三个泼皮恶霸。

    身形干瘦贼眉鼠眼的叫李二,脸上带着刀疤面容凶煞的叫刀疤,最后一个身材魁梧高大的叫王四,上午也是三人把梦长生打了一顿,原本以为一个失手吧把长生打死了,吓得赶紧离开陈县躲在了这里,毕竟梦长生有秀才功名,一旦死了,官府绝对要追查的,他们三个虽然是恶霸,但也就是欺负欺负那些无权无势的老实人和平头百姓,和官府是万万没法斗的。

    不过此刻听到李二说梦长生没死,还活蹦乱跳的,刀疤第一个气愤道。

    “他娘的,早知道那小子没死我们害怕个什么劲,害老子在这里多躲大半天。”

    刀疤心里不爽,原本担心梦长生被打死了被官府追究才躲在这里,现在却得知梦长生没死,岂不是说他们白担心害怕了。

    “大哥,那我们现在怎么办。”王四则是问了一句。

    “还怎么办,当然是回去了,娘的,害老子白担心这么久。”到骂骂咧咧道。

    “大哥,那梦长生呢。”李二却是眼珠子一转,阴**:“这小子害咱三兄弟担心害怕了老半天,难道就不去给他一个特教训,而且我刚刚看见这小子还掏钱买了一条鱼,不知道这小子从哪里弄来的钱,我估计,他身上应该还不少,少说也有几十文,要是抢过来....”

    李二话开口怂恿道,眼中也是带着亮光,他是见财起意,教训梦长生是小事,主要是起了梦长生身上钱财的注意。

    “这,不太好吧,梦长生毕竟有功名在身。”王四则是有些犹豫:“我们上午打他恐怕已经传到了衙门引起了注意,要是我们再动手,梦长生报官的话,我们几个恐怕....”

    武朝有规定,但凡平民,殴打有功名在身的读书人,视其情节严重,轻则最少刑拘一年,重则配流放边疆,甚至直接杀头,这是一种武朝对文人的保护,这也可以说是文人自觉高人一等的主要原因。

    梦长生虽然说只是一个穷书生,也无权无势,但是毕竟有秀才功名在身,他们只是平民,万一梦长生真的将三人告到官府,一旦殴打秀才罪名坐实,三人绝对没好果子吃。

    “怕什么,一个禽兽大夫,还能反了天不成,害老子在这里躲了半天,走,这账不能就这么算了。”

    刀疤却是脸上露出一抹厉色道,所谓一回生两回熟,谁都知道梦长生是秀才,但是却无权无势,而且与禽兽为伍,在士林中都不受欢迎,为人也木讷,而且上午已经打过梦长生一次,在心里,刀疤对梦长生的那点忌惮却已经是慢慢消散,最主要的是,李二说梦长生身上还有钱,这一点让他心动了。

    古来最动人心者,无外乎钱财耳。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7/36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