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聊斋之长生 > 第六章:小人如鬼
    与此同时,另一边,陈河边,柳树下,找了一个没人的地方,梦长生将鲤鱼放入水中,鲤鱼入水,翻腾了一个水花,直接游入水中,钻进深处消失不见,只留下梦长生愣在了原地,傻了。

    “我操,这就完了,说好的感谢呢,说好的赠宝呢,说好的报恩呢?你mmp.....”

    看到鲤鱼哧溜一下钻入水中就不见,梦长生却是懵逼了,这完全和他想象中的结果不一样啊,小说中不都是主人公救鱼救狐后对方化身美女以身相许,或者赠送宝物从此主人公走上牛逼道路的吗,这他娘的被骗了啊。

    “不是吧,难道刚刚那鲤鱼通人性也是自己臆想出来的,这鲤鱼根本就只是一条普通的鲤鱼,根本就没通什么人性,完全是自己意淫出来的,不对,这鱼应该是通了灵性的,或许去河底拿宝物去了也说不定。”

    梦长生这般想着,充分挥了一个穿越人士的无限脑洞,不死心的站在河边等了起来,想着那被他救下的鲤鱼去而复返,给他赠送什么宝物之类的,从而开启主角模式,但事实证明,他多想了,日落西上,湖面上波光粼粼,却依旧不见所谓的鲤鱼。

    “mmp,亏大了!”

    到最后,梦长生也只得倖泱泱的离开,心里一阵心疼郁闷,原本还以为自己碰到小说中的大机缘了,救下了一条了不得的鲤鱼,结果倒好,屁都没有捞到一个,反倒自己亏了四文钱,要知道,他现在可是穷逼一个,先前出手的前还是上午赵家留给他的那两贯钱。

    身体原主人本来就是穷逼一个,又没什么固定经济收入来源,用一个少一个,四文钱,只让梦长生一阵心疼。

    “不行,得想想办法改变一下生活状况,这厮也混的太惨了。”

    一想到自己现在的生活状况,梦长生就是一阵纠结,居住小茅屋,家徒四壁,简直不要太惨,现在身上的钱还是先前赵家留下的,但这钱总有用完的时候,而且梦长生也不是个甘愿沦落的人,心里下定决心,要改变自己的生活状况,不过具体怎么改,却也还是没有头绪。

    日落西上,夕阳的余晖洒在陈河清澈的水面上,泛起淋淋波光,一路顺着河岸而下,向着自己的小茅庐走去,思绪还有些飘飞,在思考这个世界和往后自己该如何自处。

    “哟,这不是梦秀才吗,怎么,还没死啊,你的命可还真硬啊!”

    就在这时,一道戏谑讥讽的声音响起,抬起头,就见三道身影挡在自己前面的去路,正是李二、刀疤和王四三人,看到三人,梦长生先是眸子一冷,接着就是心中一禀,因为他知道,身体原主人就是被这三人打死的。

    难道对方知道自己活着,还想下辣手,梦长生眸子凝了起来看着三人,刀疤人如其名,脸上一道刀疤看起来格外狰狞,李二个子瘦弱贼眉鼠眼,王四也是身高体大,这三人,他是万万打不过的。

    跑,也未必跑得过,自己这具身体完全就是柔弱书生,如果仅仅一个李二他还有可能拼一下,但是面对刀疤和王四,在两人面前,他估计就像是小鸡崽一样,轻易揉捏。

    “放肆,大胆刀疤、李二、王四,我不去找你们三个,你们居然还敢主动找我,我看你们是活得不耐烦了。”

    心思急转间,梦长生知道,这三人此刻前来绝无好意,自己硬拼是绝对打不过的,唯有智取,而且气势不能弱,因为对这种泼皮恶棍,你气势一弱,他就会更加以为你好欺负得寸进尺,想到自己秀才身份,当即大声喝道。

    “我堂堂秀才身份,尔等三个刁民安敢上午袭击于我,我定当禀明知县大人,将尔等三人抓捕入狱。”

    一席话,从梦长生口中说出,气势十足,深震如雷,这是他故意为之,要在三人面亲摆出足够的气势和底气,因为他知道,自己只要在三人面前气势一弱就要遭殃了,而且秀才确实也是有功名在身的读书人,受朝廷保护。

    当然,他受不受保护却不得而知了,因为身体原主人以往的种种作为,与禽兽为伍,又擅长交际,为人死板木讷,整个陈县都没几个人把他放在眼里,士林中人以他为耻,而恰好,陈县知县也是读书人出生,对他也是不怎么待见,所以,他虽然是秀才,但是人家知县老爷愿不愿意保护他还难说。

    而且梦长生也知道,上午虽然是眼前李二、刀疤、王四三人打他,但是背后肯定有人唆使,就算他去县衙告三人,也未必能奏效,毕竟他只是不受待见的穷书生,而人家背后的人背景要比他强多了,说来说去,无论是那个世界,都还是拳头大的倒立,你有权有势,就是道理。

    不过他心里知道这一点,但是刀疤三人可未必知道,这时候以他秀才功名的身份吓唬一下三人还是可以的,而且现在,他也别无选择了,果然,随着他的两声大喝,刀疤、刘二、王四三人都是脸色一变,王四更是脸上露出犹豫畏惧之色。

    “大哥”王四看向刀疤。

    刀疤也是脸色变了变,显得有些迟疑,旁边的李二则是眼珠子一转,看着梦长生喝道。

    “梦长生,你也不要在这里虚张声势,我就不信你真敢告到知县大人那里去,你要是敢告,我们现在就弄死你,我们也不为难你,识相的,把钱拿出来,我们饶了你,若是不识相,我们就把你杀了扔进陈河喂鱼,反正这里也没人知道。”

    说话间,李二却是直接从胸口托出一把短刀,明晃晃的刀身对着梦长生,面露凶恶道,想要恐吓梦长生。

    “好胆”梦长生心中惊怒,这一刻他算是明白了对方的意图,是为他身上钱财而来,而且如此猖狂,大白天居然敢拿刀威胁他,心中又惊又怒,要他服软是不可能的,他知道对这种人服软一次就会得寸进尺,以后只会处处欺你,而且他自己骨子里也不是那种甘愿柔弱受气的人,当即怒喝道:“有种今日你们就把我杀了,我倒要看看你们有没有这个胆。”

    “你们不是想要钱吗,全都在这里。”说着,梦长生直接拿出胸口处先前用剩下的八十多文钱,上午赵家的人给他留了两贯,他只带了一贯,现在身上还有八十多文钱:“我身上的钱全部都在这里,你们要真有种,就把我杀了,把这钱拿去。”

    直接拿出身上的所有钱,梦长生对着三人喝到,脸上也是露出一副有种你就真杀我的样子,一脸狠色。

    “不过不要怪我没提醒你,这钱是赵小姐给我的,上午也是赵小姐的丫鬟小容姑娘一直照顾我,上午的事赵小姐也都知道的一清二楚,我敢保证,我要是出事,你们三个一个都逃不了。”

    “小子,你唬我,赵小姐金枝玉叶,岂会看上你这穷书生。”

    李二喝到,不过拿着的刀却是迟疑了,因为梦长生摆出这副有恃无恐的样子反倒是让他们真的拿不定了,而且他们上午打梦长生的时候,确实是赵家的人赶过来救了梦长生,如果赵家小姐真的看上了梦长生,一旦梦长生出事,赵家要弄死三人,绝对是轻轻松松的事,跟何况还是他们先动梦长生。

    “唬你们,嗤”梦长生嗤笑,露出一副讥讽之色:“你们三个贱民,还值得本公子唬,要是你们真有种,现在就动手,我就站在这里,有本事就真把我杀了,这些钱全是你们的。”

    “再说,是不是唬你们,你们心里想必应该比我更清楚,你们背后的人叫你们来对付我的时候难道没有告诉你们为什么吗,昨日我与赵小姐同游陈河,我想你们身后的主子就是因为这事才叫你们吧。”

    梦长生大声道,直接扯了赵家的虎皮,不过几句话,却也是直接说到了刀疤、李二、王四三人的软肋处,确实,他们今天早上无缘无故打梦长生,就是因为受人唆使,而原因就是梦长生和赵家小姐赵阿宝走的太近了。

    他们本来就是拿人钱财替人做事,平日里三人也是县里的泼皮恶霸,但是也就是欺负欺负老实人,真的杀人的话三人却是有些没那个胆子的,而更何况梦长生这种有功名在身的秀才,他们如果真的杀了梦长生,一旦被查处,绝对是杀头大罪。

    而且看此刻梦长生一副有恃无恐的狠劲吗,如果对方真的和赵家小姐有那啥,上午他们打梦长生的事也是被赵家撞见,如果这时候梦长生再出事,赵家出手的话,他们三人绝对逃不了。

    这一刻,无论是李二还是刀疤都迟疑了,至于王四,本来就估计梦长生的秀才身份,此刻见此更是胆怯。

    “大哥,我看,这事算了吧。”

    王四对着刀疤小声道,三人中他是个子最大,但却是胆子最小。

    李二和刀疤这时也有些神色挣扎,看着梦长生手中的钱袋,眼中带着贪婪之色,财帛动人心,两人此次来找梦长生本就是为了钱财,此刻要想就这么灰溜溜的走,心里完全不甘心。

    “哼,果真是见钱眼开,贪婪成性。”

    见到李二和刀疤两人眼中的贪婪,梦长生却是心里冷笑一声,同时升起一种杀意,不过这丝杀意又很快隐没,因为他知道这时候自己是对付不了三人的,这时候只有唬住三人,见三人都不说话了,知道三人都已经犹豫了,又喝道——

    “我武朝律令,但凡平民,殴打秀才以上功名在身读书人,按情节轻重,轻则入狱一年,重则配边疆,别怪我没提醒你们,我梦长生确实只是无权无势的穷书生,但是也是有秀才功名在身的读书人,只要我往知县大人那里一告,你们三个都不会有好日子过,就算你们身后唆使你们对付我的主子也保不住你们。”

    “我知道你们今天上午是受人唆使,这事我会亲自去找你们后面的主子清算,如果你们现在退去,念在你们受人唆使的份上,这事就当揭过,若是你们还执迷不悟觉得我梦长生好欺负,好,那你们现在就有本事一刀把我捅了扔下陈河,否则,我梦长生绝对让你们没好果子吃。”

    “现在,要么,你们真有胆子就杀了我,这些钱都是你们的,要是没有胆子,就给我,滚!”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7/36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