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聊斋之长生 > 第十二章:柴少安
    “驾!驾!让开!让开,前面的别挡路.......”“呀!”“这谁啊...”“长不长眼睛啊,想撞死人啊...”“哐哐...哐哐....”“喻..嗤嗤...”

    就在这时,只听人群后方一阵车马慌乱声响起,回头就见一辆马车在在后方几个家丁打扮的男子的簇拥下从人群后方的街道上急行而来,马蹄急促,踩在街上哒哒作响,沿途但凡人群见之无不变色,纷纷惊慌后退。

    马蹄声、叫唤声以及不满的责骂声响成一片,实在是这车马来的太危险了,在大街上疾驰,加上这里又是因为牡丹花会人群熙然,这一下要是撞着人了,非死即伤不可,那家丁打扮的驾车夫却是对周围人群安危似乎视而不见,自顾驾车,直到行至牡丹花会的高台前才一拉缰绳拉住奔驰的骏马,马儿也是重重的打了个响鼻,喷出一串热气停了下来。

    “这什么人啊,有这样驾车的吗?”“就是,要是撞着人了怎么办”“你们,你们怎么驾车的,们看到这里这么多人吗?”“我这里被擦伤了,你们说怎么办,负责”“对,负责....”

    人群激愤,其中有些人更是在刚刚的慌乱推攘中弄伤了身子或者脏了衣服的人更是直接将马车围了起来,若是平时只有一两个人的时候,见这样一辆豪华马车,家丁随行,知道肯定是富贵人家,大多人未必敢上前评理,但是此刻人群激愤,所谓人多壮胆,这么多人在一起,胆气足了可就不怕了。

    高台上,本来还满脸红光的赵长风和其旁边的赵夫人也是脸黑了下来,这牡丹花会本就是他们赵家举办的,现在有人这般作为,岂不是打他们赵家的脸吗,不过他也没有第一时间作,看着眼前的车马,心里已经知道了来人,在陈县中,有这般声势而且如此作风的人,他已经想到了是谁。

    人群中,梦长生刚刚也被人踩了两脚,不过好在他见机躲得快,也仅仅是在人群推攘的时候被人不小心踩了几脚,倒是并无大碍,看着眼前最中心醒目的车马,心中也是了然,知道这必然是柴少安来了,果然,马车停下,就见一个锦服青年公子在家丁的簇拥下走了出来。

    青年一身锦服,腰饰玉带,头戴冠玉,手持白纸扇,显得贵气逼人,走出来站在马车上,先是目光斜视的扫视了一下在场众人,然后对旁边的一个家丁招了招手,目光倨傲,像是丝毫没把在场所有人放在眼里一样,端是嚣张跋扈务无比。

    在他旁边的家丁见到青年公子的手势,立马会意,直接下马车,推赶周围围过来的人。

    “让开,让开,都给我让开,没看到我家公子在这里吗,都别挡路,让开...”

    那些围过去的人一看从马车中走出来的青年公子,都是脸色一变,因为认出来对方,再见这些家丁气势逼人,想到对方平日里的威势,也都是敢怒不敢言,只得纷纷后退。

    “这柴少安还真是够嚣张的啊。”

    人群中,梦长生看到这一幕不由得心里感叹,虽然早就知道柴少安在陈县嚣张跋扈,不过听说归听说,今日一见,却是体会更加深刻,不过很快,他才知道,这些只是小巫见大巫,接下来的一幕,更是让他目瞪口呆。

    只见那个赶人的家丁将周围聚集的人赶走后,居然站在右边的车马变,直接躬下身子,四肢着地,将背高高抬起来,刚好不高不矮,到马车和地面中间的高度,然后柴少安在另外两个家丁的搀扶下直接踩着那个家丁背走了下来。

    而那个家丁在柴少安下来之后立马满脸堆笑的跟在柴少安后面,只把梦长生看了目瞪口呆,居然用人背当阶梯,当真是会玩,而那些家丁却还满是堆笑讨好之色。

    柴少安则是一脸神气之色,鼻孔朝天,下了车,然后又转过头看向先前那些个将马车围起来的人。

    “刚刚是你们拦本少爷的车,是你们要本少爷负责的是吗?”

    柴少安目光斜视几人,那几人则是彼此对视一眼,都有些畏惧,柴少安是陈县出了名的纨绔恶霸,哪个见了不是畏惧三分,他们先前是人多壮胆,但是现在就几人了,面对柴少安却是心里胆怯了。

    “我们少爷问你话呢,聋子吗?还不赶快回话?”

    柴少安身边的几个家丁见此也是立马脸上露出神气之色,其中一个家丁更是嚣张道。

    “柴少安,你不要欺人太甚?”

    几个人只被柴少安和其家丁说的脸色通红,面红耳赤,其中一人书生打扮的青年忍不住开口说道,不过却是不敢上前,只敢呈口舌之快。

    “欺人太甚”听到对方的话,柴少安却是原本神气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反而像是被说中了什么一样,直接走向那几个人到跟前,脸上露出不屑之色,那几人见柴少安走来则是被逼的节节后退,见几人的怂样,柴少安眼中的不屑更盛:“你说我欺人太甚,那我就是欺人太甚又如何?”

    “在陈县哪个人不知道我柴少安仗势欺人的,啊,但是我就仗势欺人又如何,我现在就欺你了,我就欺你了,你能怎么样,啊?”“我就欺你了”“我就欺你了,啊!....”“...”

    说话间,柴少安眼睛瞪着那人,故意胸口一步一挺,对着那人咄咄逼近,只把那人逼的步步后退,面红耳赤,端是嚣张跋扈道极点,周围的其他人却全都惧于柴少安的平日的威势,硬是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就是先前和那青年士子一起的几个青年也见状纷纷避开。

    人群中,梦长生也是看着这一幕,心里对柴少安的嚣张跋扈也是有了更深层次的认知。

    “哎呀,柴公子,今儿个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真是让赵某受宠若惊啊!”

    就在这时,却听人群中赵长风的声音响起,循声望去只见赵长风满脸堆笑的带着一众赵家的人向柴少安走来,那样子像是柴少安前来是多大的惊喜一般,实则心里将柴少安骂了个狗血喷头,但是碍于柴家的势力,他也不想得罪柴少安,若是平日里他见都不想见,只是日牡丹花会又是他主板,若是任由柴少安在这里欺人,他也是脸面无光,最后只会让他赵家声誉大跌,逼不得已,也只能强带着笑脸走出来。

    “哎呀,赵员外。”柴少安听闻赵长风的声音也是立马笑脸回头,故作热情的叫了一声,直接撇下先前还被他欺迫的书生,转头看向赵长风,不过眼睛却是在赵家众人看了看,没见到赵阿宝的身影,不由问道:“诶,怎的今日阿宝姑娘没来?”

    赵长风立马脸一黑,在他旁边的赵夫人也是眼中怒气一闪而逝,这里未出阁女子都是最重名节的,一般未出阁之前都是不允许与其他男子多接触,怕有损名节,而同样,柴少安这般直接称呼赵阿宝的名字却也是失了礼数,而且一来就是直接问赵阿宝,像是他和阿宝多熟悉一样,不知道的人还会以为他和找阿宝真有什么,怎能让赵长风和赵夫人不怒。

    “柴公子请注意言辞,我家阿宝还未出阁,望柴公子自重。”赵夫人微怒道。

    “哦哦哦,对对对,是在下的错,还望赵员外、赵夫人莫怪。”

    柴少安人虽然跋扈,但是并不蠢,他有心想娶赵阿宝,自然也知道要过赵长风和赵夫人这一关,自然放低姿态,赶紧告罪一声,不过嘴上这么说着,脸上眼中却是全无认错之意。

    “没事,没事,柴公子无心之言,赵某自然不会放在心上。”

    赵长风心里不想得罪柴少安,所以虽然心中有气,但也是脸上牵强笑着说不介意。

    柴少安闻言也是和赵长风笑了笑,然后对身后家丁一招手。

    “来啊,把花拿上来。”

    身后家丁领命,拿着一盆有别于其他牡丹,花浅墨紫色的牡丹花呈了上来,看到这盆牡丹,人群中有识花之人出低呼,赵长风也是目光微凝,他举办这个牡丹花会,自然识得牡丹中的珍品,不由略带吃惊道:

    “青龙卧墨池!”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7/36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