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聊斋之长生 > 第十六章:无题
    “既然如此,那留仙就在诸位面前献丑了。”

    沉吟一声,梦长生向着众人拱手道,众人见此也都是纷纷安静下来,等待着梦长生作诗,不过大多都是想着等梦长生作完之后怎么来嘲讽奚落。

    “小姐,你说梦公子会作出一怎样的诗出来啊?”

    高台上,赵阿宝身边的小容则是向着赵阿宝好奇的开口问了一句。

    “梦公子都还没念出来,我又怎会知晓,看吧。”

    赵阿宝摇摇头说了一句,目光则是也带着几分好奇之色看着下面的梦长生,她也是有些好奇,梦长生能做出什么样的诗词出来,在旁边的赵长风和赵夫人听到赵阿宝和小容两人又谈论梦长生,不由得不愉的皱了皱眉头,不过却也是没有开口,而是目光看着下方的梦长生。

    “哼,一个穷酸秀才,也想攀高枝打我赵长风女儿的注意,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我看你等下怎么丢脸。”

    赵长风心里这般想着,无论是前世还是这一世,门户之见都是存在的,这一世更是将门户之见看得重要,如同上一世的古代一样,什么都讲究门当户对,而对于梦长生这样一个穷酸秀才,赵长风是完全看不上眼的,所以此刻见自己女儿多次议论关注梦长生,他的心里却对梦长生厌恶更深。

    下方,梦长生并不知道此刻赵长风的心思,不过却是在这个时候别有深意的看了赵阿宝一眼,心想这个女子却是倾国之资,就是不知道和上一世的杨贵妃相比如何,不过想来应该也不会辱没了这诗了。

    不过这时候其他人可都不知道梦长生的心思,见梦长生看着赵阿宝,都以为是其对赵阿宝相思难忘,只让旁边的柴少安、赵长风等人都是心头微怒,赵阿宝却是心头生出一种异样,看着梦长生,因为先前梦长生看自己的那一刻,她清晰的感觉到,梦长生眼中并没有什么爱慕之意,倒更像是一种纯粹的欣赏。

    带着好奇,看着梦长生,这时候,梦长生也开口,一诗缓缓念来。

    “云想衣裳花想容”第一句,就是让原本还准备着等梦长生作诗过后奚落讥讽他的文人士子都是脸色一变,高台上的赵阿宝则是眼睛一亮。

    “春风拂槛露华浓。”第二句,周围所有文人士子脸色变为震惊,高台上的赵阿宝更是精神大振。

    “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很快,最后两句从梦长生口中说出来,场面已经是寂静一片,所有文人士子大多都是一脸震惊的看着他,高台上的赵阿宝也是露出震惊之色,所谓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他们这些人未必能做出什么诗词名篇,但是好坏的鉴赏能力还是有的。

    而且这一诗出来,就算是不能什么文学的普通人,念起来都只感觉朗朗上口,不同一般,从感觉上都比先前其他人所写的诗词高了一大截。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上一世,李太白用清平乐三给后人深刻的刻画下了一位倾国倾城的杨贵妃,这一世没有唐朝,也没有杨贵妃,但是这一用在这里却也是丝毫没有多少不适合,一些已经微微明白其中意思的文人更是这一刻将目光看向高台上的赵阿宝。

    “见云之灿烂想其衣裳之华艳,见花之艳丽想人之容貌照人。若不是在群玉山头见到了她,就是在瑶池的月光下来相逢。露华浓,是说牡丹花吗,花瓣沾露更显娇艳,以物说人”

    赵阿宝也的确不愧为少有的才女子,几乎瞬间,就弄明白了整诗的意思,不过随即就是脸色微红,梦长生这诗以物喻人,显然是一个倾城绝色的女子,那么那个女子是谁,想到先前梦长生的目光,赵阿宝本能的想到了自己,心头升起一丝异样,脸上也露出一抹红晕。

    “小姐,你怎么了?”小容注意到赵阿宝的变化,关心问道。

    “没事。”赵阿宝深吸一口气故作镇定道,不过又担心被身边自己的父母看出什么,转移话题道:“不过梦公子这诗,恐怕是比之当代那些名儒大家的诗词名片都不逊色了,才情之高,当真令人敬佩。”

    “真有这么好?”

    旁边的赵长风和赵夫人闻言都是一惊,他们不懂诗词这些,但是对于赵阿宝的才学却还是很信服的,而且也是极少看见赵阿宝如此推崇一个人。

    “这诗,才情高绝,可为传世名篇。”

    赵阿宝认真道,却是让旁边的赵长风夫妇和身边的一种赵家家丁丫鬟都是一惊,露出震惊之色,传世名篇,这份评价就有些高了,古来诗词无数,但真正能流传下来被人推崇的,又有多少,无不出自名儒大家之手。

    一瞬间,赵家的众人看着梦长生都微微起了一些变化,赵阿宝也是目光闪烁,看着梦长生,不知为何,她感觉,这一刻的梦长生似乎变了一个人一样,完全和往日判若两人,以往的梦长生给她的是一种木讷的感觉,但是这一刻的梦长生给她的感觉却是格外精明。

    “留仙的诗已经作完了,还请诸位赐教。”

    一诗念完,梦长生依旧是显得客客气气的向着其他人拱手,说了一番赐教的客套话,不过若是这时候仔细观察梦长生的话绝对能清晰的看出他眼中的一丝倨傲,话虽客气,心里却是完全没把其他人放在眼里。

    事实上,梦长生还真把在场的这些人放在眼里,虽说也有几个秀才,文才也绝对有一些,但要说才情多高,那绝对是高看了,作一些普通诗词还行,但要说能做出什么诗词名篇,那却是不可能的了。

    而他也自信,自己这一诗,在场是绝对没有人能作出一诗词来与之相比的,不说这些人,就是整个武朝的那些名儒大家都未必能一时之间做出与之相提并论的诗词来。

    要知道,他这一可是上一世李太白手中的佳作,在上一的地球,李太白的才情之高,纵观整个中国历史,能与他比肩的诗词大家都找不出几个,更何况到这一个陈县小地。

    是以,对自己这一诗,他是自信十足,也如他所想,他的一诗落下,目光环顾,但凡在场文人士子对上他的目光无不纷纷避让,就是先前叫的最欢的洪秀才这时候都移开了目光不敢与他对视。

    这些人虽然没多深的文才,但是鉴赏能力还是有的,梦长生这诗落下,他们也就知道自己比不上了,是以,这一刻大多数人目光都不怎么敢与梦长生对视,想到先前的作为,只感到一阵脸红,不过也有心胸坦荡之辈见到梦长生的目光看过来不仅没有闪避,反而还是向梦产生过微微一笑,拱手做了个揖,以示甘拜下风之意。

    “少爷!”柴少安旁边的几个家丁也感觉到情况似乎出了他们意料,一个家丁叫了一声柴烧少爷正准备开口,却是被柴少安挥手打断。

    柴少安也是目光动了动,他完全就是个酒囊饭袋,对于诗词什么一窍不通,但是也不是真的蠢,从现场的情况还是多少看出了一些东西,知道梦长生这诗应该是水准很高,否者周围的那些文人士子不可能一个个沉默。

    “诸位沉默不言,可是觉得留仙这诗太过粗糙,不愿指正吗?”

    环顾四周,见所有人沉默,梦长生微微笑道,笑容温和,看起来温文尔雅。

    “梦公子说笑了,若是梦公子这诗都说是粗糙,恐怕这世间就没有几诗称得上是好诗了。”这时候,却是高台上的赵阿宝开口了,缓缓从椅子上站起来,嘴角微微扬起一抹笑容,语笑嫣然:“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如此诗章,梦公子才情,当真让人钦佩,我想,此次诗文会,梦公子这第一名,诸位也应该不会有什么意见了吧。”

    下方一种文人士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不少人心中不爽,但是梦长生这诗摆在这里,他们也确实想不出什么能与之相比的诗篇,也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点头称是。

    “那么柴少爷,您呢,可对梦公子的诗满意?”

    赵阿宝又看向柴少安问道,在他后面的赵长风夫妇均是脸色一变,赵阿宝这话问的就显得有些帮梦长生挖苦柴少安了,柴少安也是脸色僵了一下,不过这人面对赵阿宝却也是有些忍耐力,仅仅脸色僵了一下就换上一副笑脸,开口道。

    “自然是满意,梦公子才情过人,少安佩服。”

    “柴少爷过奖了。”

    梦长生也是皮笑肉不笑的向着柴少安客气了一句,然后看向台上的赵阿宝,微微有些惊讶,想不到对方会帮自己说看,再想到先前赵阿宝出场就讲了一个镜花缘的故事讽刺柴少安仗势欺人,心想看来这个赵阿宝心应该也不坏,当初赵身体原主人恐怕也没有什么坏心思。

    不过看了几眼赵阿宝,梦长生又赶紧移开了目光,因为他现,越是看赵阿宝,心中的那一股爱慕之意就是越难以遏制,这绝对是身体原主人的意思在作怪。

    “父亲,看来今日这诗文会的第一名已经是有人选了,你以为了。”

    台上,赵阿宝又向着自己父亲赵长风道,赵长风则是脸色有些不好看,他心里是有些看不起梦长生的,跟是不喜欢自己女儿跟梦长生走进,此刻赵阿宝明显帮着梦长生说话,他怎么会高兴,不过却也是不好作,见下面也没有其他文人士子站出来,也只能认了梦长生这第一名。

    心不甘情不愿的叫家丁拿了十两银子给梦长生。

    “谢谢找老爷,也谢谢赵小姐了。”

    在周围其他人羡慕的目光中,接过钱财,梦长生又向着台上的赵长风和赵阿宝道了声谢,赵阿宝对他微微一笑,引起周围一阵嫉妒羡慕恨,赵长风则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没给好脸色,梦长生也不介意,拿着钱,转身就离开。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7/36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