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聊斋之长生 > 第四十一章:命案
    日落西山,白马书生,乘风而下,山道上,影子被拉的老长,结束一天的教学,梦长生从大青山下来,策马在山道之间,看着西边山头上落日的余晖,心中只感一阵轻松惬意,这种无忧无虑的生活,想来是任何人都向往的吧。

    “哒..哒...哒..哒....”夕阳西下,从大青山回来,越过一个小山坡,远处整个县城跳目可望,陈河宛若一条绿色的丝带延绵将整个县城从中间分开,骑马从小山坡山下来,山脚下是一个土地庙,不过早已破败废弃,断了香火,平日里难见人迹,不过从山坡山顺着山路下来,今日却见这时候土地庙前人影绰绰,门口聚集了不少人,想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梦长生不由好奇骑马过去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聚集的人在土地庙门口的人突然听闻后面梦长生的询问和马蹄声,都是循声转头看来,不过一见是梦长生,却都是微微一变,纷纷向旁边退开,眼神和脸色上,都带着一种疏远,也没有一人开口回答他,避之不及。

    见此梦长生有些无奈的摸了摸鼻子,心道看来自己这个“恶人”帽子是一时之间难以除掉了,知道这些人是因为他现在与猛虎寨的人搅合到一起而将他也当成了同山贼一样的恶人,不过也不在意。

    心里有些好奇,从马背上翻身下来,通过人群中让开的道路向着门口走去,刚刚走到门口,就见一个男子满脸惊恐的一屁股坐在庙门口,背靠着柱子,脸色和嘴唇都是苍白一片,全是惊恐之色,再向里面看去,梦长生都是吓了一跳。

    只见视线中,土地庙中间的地上,一具白花花的裸尸静静横陈,是一个女子,看得出来生前也很美丽,不过此刻原本美丽的脸庞却成煞白的惊恐状,一双眼睛死死的瞪大,看的有些寒人,最让人头皮发麻的是,其胸前的两个胸乳像是直接被生生割去,一片血肉模糊,鲜血染满大半个身体,血迹都已经干枯发黑。

    饶是梦长生一向自认自己心态不错,但是此刻见到眼前的这具女尸,都不由的感到有些背后发冷,心里暗骂凶手变态,尼玛的奸杀就奸杀,干嘛还要割**,这不是变态是什么?

    看了两眼,梦长生赶紧退出破庙,这画面实在有些恶心。

    “让开,让开,官府办案,无关人等都让开....”梦长生刚刚从门口退出来,后面就响起了衙役的声音,转身就见一个面容刚毅身穿衙役服装的中年男子带着六个衙役向这里走来:“孙捕头!”

    见对方迎面走来,梦长生微微拱手向着最前面的中年男子打了个招呼,他认得这人,孙晋,也是陈县的县衙里面的捕头,听闻还会武艺,不过具体实力如何他却是不知道,不过见此人此刻走路步履稳重,身上自有一种不弱的气势,想来实力也不会太差。

    “梦公子”

    孙晋也是向梦长生回了一礼,不过见到梦长生眼中却是闪过一丝异色,他感觉此刻的梦长生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以往他也见过梦长生,但是那事的梦长生,却绝非像现在这般,虽然容貌没有多大的变化,但是精神气质却是大变。

    尤其是这一次,梦长生身上那股无形中散发出来的若有若无的自信和大气雍容,这绝非一般人所能拥有的,心里疑惑,不过此刻身有要事,也就没有在梦长生身上的变化做深究,拱了拱手就带着几个衙役走进庙中。

    梦长生见此也没有停留,他本身不是个喜欢凑热闹八卦的人,而且这种命案,还是不要参合的好,从死者的情况来看,不难判断出,凶手绝对是手段残忍的人,甚至是变态,这种事。还是少牵扯为妙。

    走出去翻身骑上白马,向着自己家赶去。

    到了院门前,将白马栓在树上,却见昨晚被自己砸烂的篱笆围墙不知何时已经补上,心知这定是敖雪的杰作,不由一笑,敖雪平时冷冰冰的,像是严师,又像是高冷的女神,不过却是外冷内热。

    行至门前,推开远门,抬眼望去就见院子中的月桂树下,敖雪一身白衣静静坐在那里,无声无息,竟如同一幅绝美的每人图,杂院月桂,美人静坐,无需多余的动作,但是让人见了,只感觉无一处不美,无一处不迷人。

    这真是一个美到极致的女子,一颦一笑间,众生为之颠倒,此刻只见敖雪双眉紧蹙,似乎再想什么揪心事,更是让人见之犹怜,站在门口看着眼前的女子,梦长生一时之间不由痴了,脑中想到前世的一首诗——

    “美人卷珠帘,深坐颦蛾眉。但见泪痕湿,不知心恨谁。”

    一诗念吧,梦长生只觉此诗此刻如此贴切,只是不知眼前的神女,又为何事蹙眉。

    庭院中的敖雪闻声也是眉头一动,听闻此诗,细嚼之下,只感觉韵味横生,回首间,正好迎上梦长生那双痴呆呆看过来的眸子,目光对视,竟让她感觉没由来的心底一乱,不过接着就是脸色一沉。

    “看够没有?”

    淡淡的声音从敖雪口中发出,恢复往日的高冷,美眸淡漠的看着梦长生。

    梦长生也回过神来,见敖雪一如往日的高冷女神范,不过却感觉自己刚刚所见的敖雪脸上那一瞬间的女儿家姿态绝非眼花,不由心中升起几分挑逗心思,眼睛直视着敖雪,道。

    “一辈子都看不够。”

    说完看着敖雪,待对方反应,不过让梦长生有些失望,敖雪脸上依旧是那副冷淡高冷的样子,平静的看着他。

    “你想再去河里洗澡吗?”

    见敖雪那平静的样子,梦长生哪里还敢多言,连说不敢,这几日以来他可没少进陈河洗澡,虽然现在到了五月天,水也暖和了,但是这种直接被人扔进河里的感觉,他却是不想多经历的。

    连忙对着敖雪说了一声自己去买菜,就从屋子里拿了些钱财逃也似的匆匆离开院子,心里暗骂自己痴心妄想,对方可是龙女,天上的神女,怎会仅仅因为自己抄的几句诗就动情,就算自己有成为龙骑士的雄心壮志,但是也要看清实际好不好,最起码也要等自己站到和对方同一层次的时候还差不多,心里这般想着,匆匆离开院子,

    不过梦长生却是没有见到,等他离开后,月桂下,敖雪脸上慢慢升起两摸红晕。他只当神女高高在上,不属于这凡间红尘,岂知神女跌落凡间的那一刻,就注定已经入了这红尘。

    晚上,晚饭过后,梦长生再次修炼起来,《牛魔炼体法》第三式,牛魔顶角,敖雪则是坐在月桂树下,静谧如画,平静的看着梦长生修炼,梦长生偶有错误之处便出言指证。

    如此对梦长生而言这般平静的日子又过去了几日,时间到了五月下旬,与此同时,另一边,柴少安所派遣的两个家丁也已至郭北县,几番打听之下知道了柴少安乳娘的居所——兰若寺!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7/36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