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聊斋之长生 > 第四十四章:盯上
    “听说了吗,昨晚长乐坊的红药姑娘也死了,尸体在城外东边的树林中找到的,死法和前几个一样,唉哟,那叫一个惨啊,我看啊,这事非比寻常,都连续死这么几个人了,衙门那边也是毫无进展。”

    “可不是嘛,我看啊,这事搞不好啊,不是人所为,而是妖怪,这几日以来,死的都是年轻漂亮的姑娘,听说现在那些年轻漂亮的大姑娘都一个个不敢出门了,生怕被盯上,就是长乐坊都因为红药姑娘的死没有姑娘敢出来今儿个关门了呢。”

    “妖怪,应该不会吧,我们陈县这些年来,可一直没有听说过有什么妖怪?”

    “怎么不会,难道你们没有发现,这几日死的都是年轻漂亮的女子吗,而且胸乳都被割去,我跟你们说啊,我以前听人说过,有一种妖怪,专门幻化成俊美男子来勾引一些年轻美丽的女子,然后将他们骗到山脚野外和她们交合,吸食这些女子身上的精气,而且专门吃女子的胸乳。”

    “............”

    陈县,街边一处茶楼中,三五个人聚集在一起议论纷纷,梦长生恰好经过这里,在卖肉的摊边停了下来,听到里面几人的讨论,不由看向肉贩老板问了句——

    “老板,又死人了啊?”

    “可不是嘛?”老板闻言答道:“是长乐坊的红药姑娘,唉,多漂亮啊,就这么没了,可惜了。”

    说道死去的女子红药时,还颇为惋惜,似乎有些遗憾,这红药乃是长乐坊中有名的美女,三朵金花之一,也是陈县无数男人心中幻想的女神之一,而这长乐坊也并不是别的地方,就是这古代的红灯区。

    肉贩老板也是个纵情酒色之人,没少瞒着自家的黄脸婆去过长乐坊,对于这长乐坊三朵金花之一的红药自然也是垂涎已久,无奈囊中羞涩无缘一亲芳泽,此刻听闻红药的死讯,惋惜也在情理之中。

    梦长生闻言则是没有理会肉贩老板的惋惜,虽然红颜薄命确实是惋惜的事,但是在他眼里一向都是,不是自己的女人关自己屁事,更让他在意的还是这几日发生的事。

    从当日在土地庙中发现的女尸开始,到现在过了四天,又连续死了四个人,而且死者都有相同的特点,年轻漂亮,死时赤身裸体,胸乳被割走,这几日虽然梦长生大多都是过着家里和大青山这样两点一线的生活,但是下午时分也多会来街上买菜,所以对这发生的骇人凶案也还是有所耳闻。

    连续死去五个人,几乎是一个晚上一个,而且都是年轻貌美的女子,死状惨烈,对于整个陈县而言不得不说是一件骇人的事,尤其是这几日以来,可以看见,街上行走的年轻女子都少了很多,基本上都是难以见到。

    饶是梦长生听了,心里都不由得升起丝丝波动,实在是凶手的手段有些残忍,强奸就算了还杀人,玩奸杀,玩奸杀就算了居然还割人胸乳,在梦长生看来,这凶手已经不是凶残可以形容,而是用变态来形容了。

    “衙门还没有查出凶手吗?”

    梦长生又问了一句。

    “没有”肉贩一摇头:“不过我倒是听说好像查出了一些线索,这些女子死去之前都曾接触过一个长的几位俊美的陌生男子,现在衙门都在全力搜查城中这般俊美又陌生的男子。”

    说完,肉贩将称好的肉递给梦长生。

    “梦公子,二十文钱。”

    “嗯”

    梦长生微微颔首,付了钱,提着肉离开,又沿着街向前走去,一路上虽然能感觉周围不时有目光向自己投来,或多或少都带着些许忌惮或者不待见的目光,不过也仅仅是目光罢了,要说上来找他麻烦却是没有。

    心里也不以为意,因为自己和猛虎寨来往的消息传开,陈县中的很多人都将他同山贼一样看待,虽然心里对于这种目光有些不爽,不过叶并没有太在意,只要这些人别闲着来找自己麻烦就行。

    沿街而走,又买了几个菜,这时,却听前面两道熟悉的声音传来,抬头望去,就见一身粉装束腰打扮的赵阿宝和小容在赵府几个家丁的陪伴下沿着长街向自己这一头在走来。

    “小姐,走了这么久了,我看我们还是快回去吧。”小容在赵阿宝旁边,则是小声开口提议道:“不然夫人知道了会责怪的。”

    原来两人此次出来是瞒着赵夫人,事实上自当初赵长风离开后,就下了禁足令,不让她们再外出,主要是怕柴少安,当时赵阿宝也应了下来,不过人终究是闲不住的生物,要说在家里呆一两天还好,但是待得久了,像坐牢一般,却是谁也难以忍受。

    “再走走吧,再走一会儿,我们就回去。”赵阿宝却是不想那么早回去,这十多天以来,一直闷在屋里,她都感觉自己快疯了:“这些日子一直呆在家里,都快闷死了,难得出来透透气,我们再走一会儿。”

    说吧,赵阿宝却是完全没有和小容商量的意思,已经先一步踏出向前走去,见此小容也只得一咬牙跟上,自己小姐不愿意回去,他也没办法,作为丫鬟,难道还能左右主子的决定不成。

    一行人沿途而来,却是成了街上的焦点,这些日子因为命案的事,年轻漂亮的女子接连出事,导致在街上敢出现的年轻女子都少了,更何况赵阿宝本就是天姿国色,一路上,自然吸引了路人的目光。

    见赵阿宝一行人迎面走来,梦长生也是微微出神了一下,倒不是因为被赵阿宝的容颜所迷,这几日不是对着敖雪就是对着王妍,他差不多体内都产生了抗体,只不过是想到了体内原主人对赵阿宝的执念,想到了昔日敖雪告诉他的解决方法,所以才出神了一下。

    而且此刻,见到赵阿宝,身体中原主人那股对赵阿宝爱慕的执念再次不可节制的冒了出来,心想确实得赶快想办法把这执念消除了,不过来不及他多细想,赵阿宝一行人已经到了眼前,也看到了他。

    “赵小姐,小容姑娘。”

    见对方走过来目光看向自己,梦长生主动开口打了个招呼。

    “梦公子。”赵阿宝也回了一礼,盈盈一笑间,百媚横生,不过美眸眼底却是闪过一丝惊异,上一次最后一次见到梦长生是牡丹花会上,但是再次相见,却只让他感觉像是见了另一个人一样,此刻的梦长生如论是从精神气质上,还是面容气色上,都与上一次相见远远大相庭径,整个人看上去都明显起色精神好了:“多日不见,梦公子似乎变了许多,更精神了。”

    “还好”

    梦长生微微一笑,不过这时却见赵阿宝旁边的小容忽然身子一闪,侧着挡在赵阿宝前面,还眼神不善的瞪了她一眼,分明在说离我家小姐远些。

    心里莫名奇妙,不过见人家不欢迎自己,梦长生也不喜欢热脸贴冷屁股,当即对赵阿宝拱了拱手。

    “在下还有事,就不打扰赵小姐了,告辞。”

    赵阿宝则是脸色微微有些尴尬,瞪了旁边的小容一眼,然后歉意的向他笑笑,梦长生也是淡淡一笑,然后转身欲走,不过这时却又被身后赵阿宝叫住。

    “梦公子,等一下。”

    “赵小姐还有什么事吗?”梦长生转头问道。

    赵阿宝看了看梦长生,想了想道。

    “以梦公子的才华,若是肯勤学苦读,他日未必没有高中之日,到时候平步青云,光耀门楣,又何必与猛虎寨的人搅合在一起,自断前程呢。”

    赵阿宝却是惜才,感觉梦长生这人还算不错,亦有才华,和猛虎寨的人搅和在一起完全是自毁前程,不由提醒一句。

    梦长生也是愣了一下,没想到赵阿宝还会说这么一句,似乎关心自己,接着又是一笑。

    “谢谢赵小姐好意,在下会记住的,告辞。”

    说罢,对赵阿宝拱了拱手,直接离开,心道你虽好心,却又怎知我的情况,当初若不是搭上猛虎寨,现在恐怕命都没了,还谈什么高中。

    “嗯”见梦长生转身,赵阿宝也是微微颔首,不过见梦长生回答离开的如此轻率,却以为完全没有听进去自己的话,直觉梦长生这人执迷不悟,自己看错人了,眼中不由闪过失望之色。

    旁边的丫鬟小容见了则是一拉赵阿宝道。

    “小姐,我们走吧,这人不自爱,非要和山贼为伍,你何须管他。”

    本来以往小容对梦长生感官还算不错的,但是从赵长风下了不许和梦长生有交集的命令后,身为赵府丫鬟的她就下定了决心今后不和梦长生走近,不仅自己,更要拦住不能让自己小姐和梦长生有过近的接触,是以才有了先前挡在赵阿宝面前的一幕,后来得知梦长生与猛虎寨的山贼有勾结,就对孟尝的感官彻底恶了。

    “我只是惜他才华。”

    赵阿宝却是微微摇头,看了梦长生离开的方向一眼。

    “我看小姐你就是太善良了。”

    小容说了一句。

    “走吧!”

    赵阿宝不想在这问题上多谈,说了一句继续向前走去,小容见此也赶慢跟上去,几个家丁紧跟其后,不过一行人却是没有注意到,在几人身后一条小巷子中,一个身穿白衣面如冠玉的白衣公子目光正一眨不眨的看着找阿宝,脸上慢慢露出笑容。

    “如此绝色女子,如果不品尝一下,就太可惜了。”

    自语一声,看着赵阿宝越走越远的背影,白衣公子眼中幽光一闪而过,随后直接消失在小巷子中。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7/36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