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聊斋之长生 > 第四十七章:潜伏
    “可恶的强权主义,等我实力起来了,一定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满腹怨气的梦某人从陈河里爬起来,心里想道,不过随即想到自己现在不过炼体境界,而敖雪最起码也是天人境界的,期间的差距可谓天与地的鸿沟,还不知自己什么时候能到达她那个境界,又是一阵心塞:“啊嚏!”

    打了个喷嚏,裹着湿漉漉的衣服回到院子,敖雪依旧像是个没事人一样静静的坐在月桂树下,带着一种似笑非笑的眼神看着他,这眼神让梦长生只感觉受到一万点暴击伤害,只得耸拉着脑袋,回到屋子里换衣服。

    换上一身干净的劲装,回到院子里修炼,自几日前炼成《牛魔炼体法》第二式之后,这几日的时间梦长生就一直在修炼第三式,不过却是让他明显感觉到,第三式明显要比前面的两式都难上许多,直到现在,九个招式,他最多也只能做到将四个动作融合到一起做出来。

    今晚月色明亮,圆圆的皎月如同一轮明亮的大玉盘般悬挂高空,洒下万千银辉,大地山川被镀上了一层洁白的纱衣,也不知是不是自己先前的话真的惹得敖雪生气了,早早就进了屋子关上门。

    沐浴着月光修炼,梦长生今日也感觉有些不再状态,心不在焉,并不是因为敖雪,而是因为赵阿宝的事,他相信敖雪不会骗他,今晚山魅的目标是赵阿宝,那么自己要不要出手。

    英雄救美,抱得美人归?梦长生不会这么天真的以为自己今晚救了赵阿宝就真的能让对方倾心,一个人对一个人的感官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就像是一个人厌恶一个人,会觉得他一言一行都让自己讨厌。

    赵阿宝或许谈不上对他厌恶,但是从昨日交谈间和最后自己离开时赵阿宝眼底流露的失望之色可以看出,对方对自己是抱着一种失望的心态的,就算自己今晚救了对方,估计也就是让对方对自己印象改变一些,绝对谈不上什么倾心。

    而且以赵家的情况,除了赵阿宝之外,还有赵阿宝的父母,也是万万看不起他现在这个穷书生的,哪怕他展露出不俗的武艺。

    身份之别,门户之见,在这个时代体现的更加淋漓尽致,那些什么穷丫头与富公子,穷书生与富家小姐的故事都是没有好结局的。

    其实最主要的一点是,梦长生这个人是不喜欢受委屈的人,被人嘲讽什么癞蛤蟆吃天鹅肉,被人嫌弃这些是他最不想忍受的,他骨子里是个比较骄傲的人,就属于那种你看不起我,我还看不起你的那种,最不喜欢受气。

    如果以他现在的身份追求赵家小姐,到时候绝对少不了一些冷嘲热讽,什么不自量力,想攀高枝,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之类的闲言碎语绝对不会少,赵家的人多半对他也是嫌弃厌恶,这些都不是他所喜欢的。

    甚至在心底,这时候,梦长生是骄傲的,这些人看不起他,他又何曾看得起那些人,以自己现在的情况,有敖雪指导修行,不说达到敖雪那等天人境界,只要突破炼体境界达到炼气境界,这天下之大,他都大可去得,就算是到了一些王侯将相之家,都能成为座上宾。

    拳就是权!这是永恒不变的真理。

    不过问题是,身体内原主人的执念对他而言却是不得忽视的隐患。

    “罢了,躲不过,就正面面对吧,到时候发展到什么情况,再说吧。”

    月色下,轻叹一声,梦长生下定决心,体内的执念是他必须要直面的问题,还关乎到他以后的修行之路,这必须要解决,虽然期间可能受人冷嘲热讽,但事已至此,哪怕不愿,也只有走下去了。

    下定决心,也就没必要纠结,向着外面走去,不过走了几步,梦长生又停下脚步,转过头对着身后紧闭着门的屋子看了看,道——

    “我出去了,救赵阿宝,不过你别误会,我并不是喜欢她,只是为了解决体内身体原主人的执念。”

    说完,梦长生见屋子里敖雪似乎没有回应他的意思,停足了一会儿,才再次踏步离开院子,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向敖雪解释这些,心想莫不是自己真的喜欢上了这暴力龙,就算真的喜欢上了,也不至于如此吧,自己可是要励志做一个左拥右抱的伟大男人的。

    脑子胡思乱想了一阵,又摇了摇头摒弃这些杂念,沿着陈河向着城里而去。

    “咯吱”

    梦长生却是没有看到,在他离开后,紧闭的屋门打开,敖雪一身白衣踏着月色走出院子,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嘴角微微扬起,露出少有的笑容。

    .................................

    陈县,县城,夜色下,却是显得格外寂静,从城西大门进入城中,梦长生明显的发现,相比以往,整个偌大的县城都是冷冷清清的,街上少有行人,就是昔日夜夜笙歌的长乐坊也没了声音,像是关门了。

    这也难怪,昨晚死的就是长乐坊三大头牌之一的红药,这时候,还有哪个女子敢出来接客,生怕下一个厄运就降临在自己头上,寻了目标,穿过几条小巷,梦长生直接向着赵府方向而去。

    “衙门的人,官府难道也嗅到了什么....”

    走到小巷出口,正要出去,却是远远就见赵府门口,除了两个赵府守门的家丁之外,还有四个身穿官府,带着刀刃的衙役在门口走来走去巡逻,这不由让梦长生怀疑是不是衙门的人也嗅到了什么。

    想了想,自己虽然知道山魅今晚要对赵阿宝出手,但是这般出去反而会容易引人怀疑,眼神动了动,退回巷子中,找了个偏僻的地方,梦长生身体屈膝纵身一跃,跃上一处屋顶。

    他如今实力大进,武艺不凡,境界相当于武林中那些练到筋脉境的二流高手,但是论实力,比起那些一流高手都不见得弱,唯一差的就是战斗经验,所以这般四五米高的屋顶却是轻轻一跃就上了去,轻手轻脚穿梭于门屋顶之上。

    最后,找了一处距离赵府很近的居高点建筑又恰好差不多能将整个赵府里面和外面周围的情况都能看清的地放躲了下来,也幸好是今晚月色明媚,能借助月光观察,否则若是在漆黑不见五指的夜里,就算找到了这么一个地理位置好的地方,他梦长生也无法夜间视物,只能无奈。

    “嚯,人还不少,看来这衙门倒是有嗅觉灵敏的人吗?”

    躲在屋顶高处,观察着赵府之中和周围的情况吗,见除了先前在赵赋正门前的四个衙役之外,在赵府的左右和后边三个方向也都有衙门的人,而且还潜伏在暗中,若非他身居高处潜伏,还不一定发现,显然这是衙门有备而来。

    梦长生不清楚对方是不是断定了今晚山魅会对赵阿宝出手,不过显然,衙门的人也是嗅到了这一点,而且看样子是有很大把握,不由对衙门的人高看了一眼。

    当即隐蔽身子,心想,既然衙门的人也来了,想螳螂捕蝉,那我就做个在后黄雀罢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7/37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