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聊斋之长生 > 七十二章:邪术
    “我回来了”将马在外面拴好,推开远门走进院子,见敖雪和往常一般坐在院子中的月桂下,梦长生笑着道,敖雪也是收起自己的情绪,看着梦长生进来也是微微一笑,这笑容美到让人窒息,只把梦长生看得一呆,随后又想到敖雪动不动就把自己扔进陈河,赶紧移开目光道:“我去弄饭做菜。”

    说罢就往屋子里走去,他来的时候并没有见到那个白袍道者,再加上敖雪收起了自己的心事藏在了心里,表现的和往常一样,所以并没有发现敖雪的情绪,继续像以往一样,开始升火煮饭做菜。

    敖雪则是依旧静静的坐在月桂下,看着梦长生忙碌,不过这一次,心情却是与以往不同,她突然升起一种害怕的感觉,她感觉自己怕了,她突然很害怕这种生活突然失去,眼前的人,眼前的物,都会失去。

    或许是因为先前的那个白袍道者,但是这一刻,她真的怕了,有一种害怕失去的感觉,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发现自己已经喜欢上了这样的生活,看着眼前的人,每日早晚在那里忙碌做饭,然后一起用餐,晚上督促他修炼,恼羞成怒时将对方扔进陈河。

    很平淡的生活,但是却让她感到无比的轻松惬意,舒心养人,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自己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日子,连带着自己身上的危机和天上的事都差不多已经遗忘,近乎迷恋,也不知是迷恋这生活,还是这人。

    敖雪不确定,或许两者都有,不过先前那白衣道者的出现,却让她感到一种危机感,让她慕然想起,自己还是带罪之身,还是天庭的逃犯,虽说这诸天万界广袤无边,自己逃到这方世界难以发觉,但是面对强大的天庭,如果真的要找到自己,又岂会真的找不到,那等庞然大物,根本就不是她所能抗衡,别说是她,就算是整个龙族都不行。

    这危机只要一日不解除,就终有一日会降临,或许还有很长一段时间,也或许会很近,就是明天都有可能,等到天庭的人找到,自己恐怕就是再也逃不掉了,到时候,现在的一切生活,也都随之破灭。

    突然间,敖雪感到一股巨大不安,看着眼前忙碌的梦长生,没由来的升起一种害怕,她怕,现在的生活会一朝覆灭,眼前的人,再也见不到了,所有的一切,都会像是一场梦一般破碎,梦醒后,只留下回忆。

    心有害怕,有心事,哪怕表面上忍着没有在梦长生面前表现出来,但是敖雪的情绪看起来也明显不高,简单的吃过晚饭,敖雪就进了房间将门关上,没有像往日那般吃饭后继续坐在月桂下,看着梦长生修炼。

    “这是怎么了?”

    看着关上的房门,梦长生有些摸不着头脑,他并不清楚具体是因为什么事,不过从刚刚开始吃饭开始,坐在敖雪对面,他就能清晰的感觉到今日的敖雪情绪相比以往明显低了不少,似乎有什么心事,但是具体怎么回事他却是不清楚。

    想不通,敖雪自己又似乎不想说,梦长生也没办法,心中隐隐猜测,可能与天上的事情有关,思来想去,似乎也只有天上的事,才能让敖雪忧虑了,不过如果真的是天上的事,他梦长生现在也是没有半分办法了。

    他还只是凡人,天上,距离太遥远了,别说帮到敖雪,自己不给敖雪添麻烦就很不错了,这一点,梦长生很清楚,也很清楚自己的定位,如果真是天上的事,他是万万没有搅合的资格的,只求不给敖雪添麻烦。

    吃过晚饭,收拾一番,夜幕已经开始慢慢降临,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不清楚敖雪在里面做什么,梦长生有心帮敖雪分摊其压力,但也是有心无力,看了看头顶黑暗的天穹,心中所有的情绪都化为修炼的动力。

    拳就是权,这是梦长生深深明白的一个真谛,如果有足够的实力,那么什么忧虑烦恼都将能解决。

    院子中,梦长生开始修炼,风随拳动,这段时间的修炼,《牛魔炼体法》的第三式他也已经只差最后一步,一旦踏出这最后一步,就能炼成第三式,修为也踏入真正武林中的一流骨髓境界,到时候的实力,按照梦长生过的估计,恐怕能与江湖中的超一流高手比肩。

    “呼!呼!...”

    院子中,劲风呼啸,在梦长生周围,随着他的出手,直接掀起一道道劲风,地上的枯草落叶被卷的飞了起来,在其周围旋转,像是无形中,一道肉眼看不见的龙卷风在院子中刮起,以梦长生为中心。

    沉心静气,心无旁骛,梦长生进入一种空灵无物的状态中,除了修炼,再无其他杂念,梦长生并未注意到,屋子里紧闭的屋门后面,敖雪一身月华长裙,透过屋门,正静静得而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与此同时,另一边,柴府,后院,灯火通明,祭坛高铸,祭坛上,一尊香鼎,一支点燃的拇指大的朱红燃香,几张画着不知名符文纹路的符咒,还有一盆黑红色的液体,里面还沉浸这蜈蚣、毒蛇、蝎子等至毒之物的尸体,这黑红色的液体也正是这些毒物的尸体。

    柴少安以及柴府的老管家和几个家丁则是远远站在祭坛后面,看到那盆子中各种毒物的尸体,直觉背后阵阵发寒,而道姑则是站在祭坛后,手捏印诀,施展着法术,在其手中,是一个手札的布娃娃。

    在布娃娃的身前贴在一张黄纸画的符咒,在背后则是贴着一张写着人名的纸条,名字赫然就是“梦长生”三个字!

    只见道姑手中捏了几个印诀打在布娃娃身上,然后将布娃娃放在前面的神坛上,印诀一捏,那布娃娃却是自己立了起来,见此道姑微微颔首,见法术以成,从桌子上拿出一根银针,针尖放进那些用毒物尸体浸泡的血水中,针尖沾染了毒血,然后对准布娃娃的胸口插了进去。

    沾染毒血的震惊插入布娃娃胸口的瞬间,可以看见,立着的布娃娃突然剧烈的颤动了一下,与此同时,另一边,陈河下游的院子中,正在修炼中的梦长生只感觉胸口一阵巨疼,像是自己的心被什么剧烈的扎了一下一般,接着就是气血翻滚,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噗!”一口鲜血喷出来,但是却是血液发黑,梦长生身体也是一个踉跄不稳,直接身体一躬半跪在地上,一股难言的剧痛胸腔中传来,像是五脏六腑都在融化一般,痛到极致,让梦长生几乎窒息:“龙儿,救命啊!”

    生死之间,梦长生也只能求救了,紧急时刻,却也是将心中一直不曾敢说的称呼叫了出来,不过这时候都感觉自己快要死了,梦长生拿还管那么多,几乎用尽自己全部的力气向着屋里发出求救声。

    这话说完,梦长生整个人已经像个虾米一样躬在了地上。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7/37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