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聊斋之长生 > 第七十六章:缠斗
    赵府后院足足三四米多高的围墙倾塌一大片,山魅庞大的身体被梦长生击飞出去,随后梦长生也是紧跟其后追了出去,一人一妖,从赵府后院打到了赵府之外,赵府的一众人也跟了出去。

    不过赵府这些人显然也不是傻瓜,他们关心梦长生和山魅大战的结果,但是也知道自己这些人如果被波及搞不好就是丢小命,所以距离梦长生和山魅都隔得远远的,只是站在很远的地方看。

    只见视线中,一人一妖两道身影纠缠在一起,从街道打上屋顶,又从屋顶打上街道,有时候直接打进周围别人居住的屋子中,引起一片惊呼恐慌的大叫,不多时,街道周围的围墙和一些屋子就已经破破烂烂。

    这个动静很大,不一会儿,周围这一片的所有居民都被惊动,当看清纠缠中的梦长生和山魅时,不少人更是吓得惊叫连连,连忙远远躲避,期间有人见过那山魅好几次甚至都想抓住其他普通人用来威胁梦长生,甚至有一次还差点抓住一个妇女,虽然没有成功,但也是吓得这些人不敢靠近。

    “轰隆隆!”片刻后,街边,一栋两层楼的酒楼倾塌,在所有人的视线中轰然崩碎,看着从崩碎的酒楼废墟中缠斗出来的梦长生和山魅,所有人都是面露骇然之色,震撼的说不出话来,赵府众人更是震惊,无论是赵夫人还是赵阿宝,均是满脸震惊之色:“这...”

    他们这些人本来大多就是普通人,加上陈县偏僻没什么高手,而且现在也算太平盛世,少有祸乱,何曾见过这等恐怖的画面。

    “这,这真是人能拥有的实力吗?”“这山魅如此强,梦公子居然还能压着山魅,莫不是梦公子已经是传说中的仙家中人不曾。”“我的天,幸好有梦公子啊,否则这妖物作乱起来,我们陈县谁能抵挡得住...”“...”

    惊呼声、后怕声、庆幸声,响成一片,见山魅虽然没有被杀死但是已经被梦长生全面压制,周围被惊动围观的人也都是大松一口,有人惊呼,因为这动静真的大的吓人,这般战斗,竟是将房屋、围墙都打倒倾塌,远远超出了他们这些人的想象。

    甚至看到这一幕,很多人都开始庆幸起来,对梦长生升起一种感激和敬意,庆幸有梦长生在,否则这山魅作乱起来,他们谁能抵挡,还不知要死多少人,连带着似乎当初因为梦长生和猛虎寨有关系的事情传开他们这些人对梦长生避之不及的事情都忘记了一般。

    大战中,梦长生从一开始就一直压制着山魅,本身战斗经验的提升加上这段时间实力的提高,山魅已经完全不是他的对手,不过这山魅的防御力却是惊人,加上他手上也没有什么利器,所以大战片刻,虽然一直压着山魅,但却也不能马上对山魅造成什么实质性的重伤,无法将之击杀。

    不过虽然如此,梦长生却也不急,反而想继续多打一会儿,这么好的对战机会可不多,虽然这段时间一直和王虎对战,但是毕竟不能无所顾忌,出手的时候还是需要点到即止,但是现在对付山魅,他可不需要有什么留手或者顾忌。

    无需顾忌,全力出手即可,而且与上次和山魅对战被压制不同,这一次情形反转过来,梦长生可谓是打的酣畅淋漓,不过梦长生打的畅快,山魅可是已经心急如焚。

    它是怎么都想不到,才多久没见,眼前这个昔日被它压制的人,短时间之内实力居然提升了这么多,若非梦长生赤手空拳手中没有什么对它有杀伤力的武器,恐怕它早就被梦长生杀死了,不过即使如此,它也不敢和梦长生继续纠缠下去了。

    梦长生实力已经足够压制它,继续缠斗下去必败无疑,加上随着两人的交战动静越发的大,惊动的人已经越来越多,再这样纠缠下去,它必死无疑,心思转动间,就开始思考起了脱身之策,见梦长生再次一拳打来,这一次它却是不再闪避,而是同样一拳打出和梦长生碰撞。

    “嘭!”双方碰撞,梦长生身子微微顿了顿,山魅的身体则是被震飞出去十多米,不过这一次,山魅身体刚刚落地,却是就马上爬起来,然后一纵身就向着身后的房顶跃去:“想跑!”

    梦长生见此眸子一凝,也跟着纵身一跃追了过去。

    ............................................

    长乐坊,华灯如昼,欢声笑语一片,一片紫醉金迷,这本就是陈县唯一的烟花之地,男人的夜间天堂,时值夜里,这里的生活才刚刚开始,再加上今晚还有长乐坊头牌之一燕青舞登台弹唱,怎能不热闹。

    顶层的雅阁之上,琴声瑟瑟,一女子端坐台上,十指芊芊抚琴,发出悠悠琴声,只见女子一身粉装,腰系粉带,虽是淡妆,却美貌动人无比,精致白皙的鹅蛋脸,高挑丰满的身段,唇红面润,青丝如画,尤其是一双水灵灵的桃花眼,更是妩媚道极致,端是动人无比。

    这正是长乐坊头牌之一的燕青舞,人比花娇,更精通音律,琴艺高超,下方的众多酒桌上,都是一些打扮得光鲜亮丽的名士公子,因为能来到这里的,不管你什么身份,最起码得有一定的财力,否则连入场的资格钱都没有,看着台上的燕青舞,无一不是一脸沉醉之色,也不知真的沉醉在这琴音中,还是沉醉在这美人的美色中。

    不过台上,虽然十指抚琴,见下面这群人看着自己更是一脸沉醉之色,但是燕青舞兴致并不高,丝毫没有往日那般受人追捧的高兴自豪感,相反的,反而还有丝丝厌恶,不知为何,脑海中反而是那日所见的梦长生的样子,挥之不去。

    心中不由得将那日的梦长生与眼前这些人相比较,更是直觉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和那日的梦长生相比,眼前这些人简直不堪比较,难以入目。

    “或许,在他心中,也是看不起我这轻贱得乐籍身份吧,否则又怎会不明我意前来看我。”

    琴声悠悠,燕青舞心中这般想到,只觉心中酸楚,自那日相见一别,她将自己的玉簪交给了梦长生,无时无刻不是盼着梦长生来寻自己,她相信梦长生也肯定明白她的意思,但是这段时间过去,梦长生却是从未来过。

    这让燕青舞不经心中越发失望,但是人有时候就是这样,越是失望,越是期望,梦长生久久不来,她心中反而越发思念,再看到眼前这些人,与那日梦长生一比,更是直觉梦长生突出不凡。

    琴声悠悠,自顶楼上响起,不知不觉间,竟似女子心中幽怨一般,下面的听客却像是没有一个人听出来一般,依旧是一脸沉醉的看着台上的燕青舞,或许这些人本身就不是听客,而是嫖客,自然听不出这其中弦音。

    不过很快,却是有杂音从楼下响起,先是一声高分贝的惊呼声,整个长乐坊都清晰可闻,随后就是接二连三的惊呼声响起,到最后,像是发生了什么事一般,楼下吵杂一片,惊呼声此起彼伏,还有宛如惊恐的叫声。

    雅阁中的众人也是被这声音打乱的兴致,见到台上的燕青舞也被这嘈杂声打断的弹不下,停止弹琴,一群人都是一个个面怒愠色,其中有人更是气冲冲的说要下去看看,不过还不等那人下去,雅阁中,一个靠窗的客人也是惊呼了一声。

    其他人闻声也是都是吓了一跳,然后循声看过去,当目光从窗户处看向河对岸时,都是止不住齐齐变色。

    “梦公子!”

    燕青舞目光则是一亮,面露喜色,不过随即又是被担忧所取代。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7/37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