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聊斋之长生 > 第九十九章:叛变
    “我们去游陈河吧。”半个多时辰之后,消化完敖雪传给自己的修行功法,听完敖雪说的关于一些修行和气运的知识利害,梦长生看着敖雪主动开口邀请道,说完故作文雅的起身做了个邀请的动作:“不知长生是否能有幸邀到美丽的敖雪姑娘。”

    敖雪传给他的修行功法和神通这些都是最少要到他炼气境界之后才能修行的,现在根本没必要多研究,而且这时候他也没有那个心思研究,想到这段时间以来,自敖雪第一次和他见面,除了今晚为了救他之外,几乎在院子中都没有出过门,甚至连陈县都没有怎么走走,心里莫名的就感觉有些堵。

    陈县不算什么繁华有名的县城,但是陈河两岸风景秀丽,山清水秀,算得上陈县最美的景色,梦长生还不知道能和敖雪一起呆多久,或许很短,或许比想象中的长一些,但是他知道,恐怕最多也就是今晚了,在最后的时间,他想带着她看一看这陈县最美的景色。

    看到梦长生的动作,敖雪先是微微一愣,随后就是嘴角扬起,脸上露出迷人的笑容,仿佛一瞬间世间最美的花朵绽放,天上的明月都失去了色彩,轻轻的伸出右手,搭在梦长生手上,素手芊芊,温白如玉,凝滑无骨:“好呀!”

    神女一笑,绝色倾国,让梦长生看的呆了一下,接着也是展眉一笑,握着敖雪的手,牵着对方直接走出院子。

    “老丈,您这船还出游吗?”半个时辰后,牵着敖雪来到陈河的上游渡口,此刻时间已经不早,放眼望去渡口边船停了不少,但是人却只看到一个佝偻着身子看起来五六十岁的老人,正拉着一艘不大,但装饰的比较精致的乌篷船靠岸。

    老热闻声转过头见是梦长生,当即回了个笑脸:“是梦公子啊,这么晚了,梦公子是要出游吗?”说完又看了看梦长生身后,却是不见其他人:“梦公子一个人吗。”

    梦长生看了看身边被自己牵在手中的敖雪,明明在身边老人却说只有一个人,心知肯定是敖雪动了手脚没有让老人看见他,也是笑着点了点头,微微一笑,随后从怀里掏出一两银子递给老人:“老丈,今晚这船给我如何?”

    老人一看梦长生手中的银子,当即眼睛大亮,这可是他一个月都赚不到的钱,哪里还会犹豫,忙不送的点头。

    “当然,当然,梦公子能看上小老儿的船,是小老儿的荣幸。”说着有些激动的接过梦长生手中的银子,宝贝似得到拿在手中看了看,又看向梦长生:“需要小老儿给梦公子撑船吗?”

    “不用了。”谢绝了老人的好意,梦长生牵着敖雪上船,撑着长篙,驶离渡口,沿途顺着陈河水流而下,途径经过陈县,此刻夜已深,两岸人家大多都已经休息,唯有长乐坊还是灯火通明,莺莺燕燕好不热闹。

    顺河而下,梦长生在后面划船,敖雪则是站在船头的甲板上,扶着栏杆欣赏着两岸的惊色,小船轻滑,不多时就已经过了陈县,梦长生也从船尾走到船头的甲板上,轻轻的走上去,从后面将敖雪抱住。

    敖雪娇躯微微一颤,全身在一瞬间紧紧崩起,有些紧张,这是她第一次被人这般抱住,不过却并不抗拒,也没有推开梦长生,而是静静的任由梦长生将自己抱住,直到感觉身体松弛下来,才缓缓的将身体往后轻轻靠在梦长生怀中。

    月色下,陈河中,甲板上,两人静静依偎,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感受着彼此的气息,任小船顺流行驶,人无声、月无言。

    ................................

    与此同时,另一边,猛虎寨,夜深人静,大青山山脚下,邓炳骑在一头高大黑马背上,静静的回头看了看山顶方向的猛虎寨半响,眼中闪过一丝挣扎,不过随即一想到这段时间梦长生和王妍亲密的画面,眼中的挣扎瞬间变成阴冷。

    当即不再犹豫,一拍马臀,策马向着黑狼山而去,黑狼山位于大青山东北方百里外,也是野狼寨的窝点,骑马过去需要数个时辰,也是此次邓炳的目标和目的,向野狼寨告密。

    却是邓炳一直以来都对王妍情感深重,而且加上自身自己实力,人也算长的仪表堂堂,在野狼寨除了实力比不过王虎之外,自问没有人比得上自己,也一直觉得王妍最后肯定会嫁给他,整个猛虎寨再没有比他更配王妍的了,虽然王妍一直对他的感情都没怎么回应,似乎不喜欢他,但是他一直相信,王妍迟早会嫁给他,因为猛虎寨没有人再比得上他。

    却不料半路杀出个梦长生,一开始他还没怎么在意这个梦长生,却不料不过两个多月时间,那梦长生不知哪里学了一身强大的实力,而且还和王妍走到了一起,感情更是日渐加深,甚至王虎都有意撮合两人,眼看两人走在一起以成定局,邓炳却是心如烈火焚烧,不甘、愤怒,各种情绪交织。

    在这种巨大的不甘和愤怒中,也就萌生出了危险的念头。

    深夜,夜至未时,黑狼山野狼寨山脚山门前,一骑轻骑远远而来,马蹄声踏在地上隆隆作响,将一群守山门的野狼寨山贼都吓得浑身一个激灵,以为是有什么仇人上门了,纷纷抽起身上的兵刃做出警惕状。

    不过转头发现只有一人骑马而来,又都是纷纷松了口气,不过待看清马背上的人时,又是脸色大变,因为眼前之人不是别人,正是邓炳,猛虎寨的第二高手,一行人均是变色,不过不等这些人有所动作,邓炳的声音就已经远远响起。

    “去告诉你们大当家,猛虎寨邓炳前来,有事相谈。”

    几个野狼寨守门的山贼面面相窥,看着骑马而来的邓炳,有些回不过神来,倒是其中有个机灵的人闻言立马二话不说就向山上跑去,知道这时候无论邓炳怀着什么目的前来,都不是他们能解决得了的,必须通知上面。

    邓炳见有人上了山去报信,便不再开口,一拉缰绳骑在马背上在山门前停了下来,也不理会那几个拿着兵刃如临大敌般一脸警惕着自己的人,因为这几个人连一个三流高手都算不上,根本不被他放在眼里,不过想想也是,几个守山门的人,在野狼寨能有多少实力和地位。

    约莫片刻时辰,见一袭轻骑从山上而来,正是先前那个机灵跑上山去报信的人,骑着一匹黑马从山上下来在山门后停了下来,看着邓炳道:“大当家有请,请随我上山。”说完又对其他几个守门的人打了个手势。

    几个守门人会意打开山门,邓炳见了也没有多言,见前面那报信的人已经骑马再次向山上而去,也是一拉缰绳跟了上去。

    黑狼山并不高,却陡峭异常,三面绝壁,仅一面可上山,算的上易守难攻的险地,骑马上山不过片刻时间,邓炳更着报信的人来到野狼寨,见整个野狼寨一盆盆篝火冉冉,照亮夜空,无数持刀带刃的野狼寨山贼分别排成两排站立两旁,中间让出一条两米多宽的路。

    像是迎接他,不过却更像是给他下马威一般,一个个都是表现的凶神恶煞,时不时的有人对他呲牙咧嘴,若是其他一些胆小的人,见到这阵势,面对这些杀人不眨眼的山贼,恐怕早就吓得胆怯了。

    不过邓炳也非常人,本身就是山贼出生,而且一身不俗的无疑,而且既然敢来,自然也不会仅仅被这些阵仗就吓到了,反而被带路的人领进门时就哈哈大笑道!

    “野狼寨真是好大的排场,不过若是候大当家觉得这些人就能吓到邓某,想给邓某一个下马威的话,恐怕就是太小看邓某了。”

    冷笑一声,邓炳大步走进大门,目光看向屋子中坐在最中间一个坐在最中间一张虎皮大椅的中年男子身上。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7/37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