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聊斋之长生 > 第一百九十七章:初闻
    日落西山,夜幕降临,李牧如期而来,乘着一辆马车,还有卢青青一起,梦长生多看了李牧和卢青青两人一眼,发现这两人几乎什么时候都是形影不离,而且彼此对视之间那若有若无的情意,不由暗暗猜测这两人应该是一对。

    不过梦长生自己也不是个八卦的人,虽然心中猜测,不过却没有多问,和两人笑着打招呼然后坐进马车,马车中比较宽敞,左右两边摆放着长座椅,还有两个车窗,白色纱帘,掀开纱帘就能透过车窗看见外面的景色。

    初来杭州,梦长生也是对杭州带着些好奇,和李牧、卢青青简单的交谈了几句便将旁边的窗帘打开看向外面,马车在主干道中间缓缓前行,窗户外的景象也一一映入梦长生的视线中。

    此时以至晚上时分,不过相比起白天的杭州城,夜晚更显繁华热闹,大街小巷都挂满了明亮的灯笼,夜如白昼,街上更是人来人往,各种嬉戏喧闹,耍猴的、唱歌的、跳舞的、舞狮舞龙的、表演杂技的,一路看过去比比皆是,好不热闹。

    远处的夜空中,不时的一团团或红色、或紫色、或黄色的烟火升上高空炸开,更将杭州的夜空点缀的绚烂多彩,马车缓缓前行,途径渭水河旁,远处横跨渭水两岸百米多长的巨大拱桥上,更是文人学子汇聚,皆是长衫折扇打扮,似乎在举行一场盛大的文会般,你呼我喝,热烈至极。

    而在河对岸则是莺莺燕燕无数女子汇聚,而且看起来似乎也都非风尘女子,皆的打扮俏丽却不显庸俗,充满一种大家闺秀的气质,皆是看着拱桥上那些吟诗作对的文人士子,有时候听到好诗、好词或者见某位学子长相俊俏之类都能引发不小的骚动甚至尖叫。

    桥上那些聚集的文人学子见此则更像是打了鸡血一般,让梦长生心里感叹,果然最能刺激男人的永远是女人,就是他在马车中看着远处河对岸莺莺燕燕的女子时都有些跃跃欲试的冲动。

    赋诗作词一首,搏的众人喝彩,搏得美人青睐,名、利、女人!对男人而言,一生追求,也不外乎概括为这三点,说是虚荣也好,但是这世间,谁不好虚荣,区别只不过是你是不是动心了。

    待过了那拱桥,见梦长生收回目光,李牧看着梦长生笑道:“梦兄也对这些诗文会感兴趣...你看我这记性,都快忘记了,梦兄马上也就是杭州书院的学子了”说完又想到梦长生的另一层身份,不由拍拍自己额头道。

    他倒是真忘记了梦长生的这层身份,不过这也不怪他,实在是梦长生如今修士的身份太突出了,而他这层学子的身份对于李牧这等修士而言实在是太低微了,容易被忽略忘记也属于正常。

    梦长生倒是没怎么介意,不置可否的笑笑,对于诗文会,说感兴趣也有一些,毕竟可以装逼,人生要是不装逼,活着还有什么意义,但是说真的有多感兴趣也没有那么多。

    李牧见梦长生如此却是以为梦长生默认,便又道:“若是梦兄真喜欢这诗文会的话,过段时间倒是有一个秋文会,而且是如今江南最大的文学盛会,由四大书院领头广邀江南各大书院参加,大约在各大书院开学后一个月举行,到时候梦兄进入杭州书院,以杭州书院学子的身份完全可以参加。”

    秋文会每年举行一次,由杭州书院、扬州书院、苏州书院、琅琊书院四大书院牵头邀请江南各大书院共同参加,届时每个书院都会在书院中选出一些学生参加,与各大书院的学子交流,说是交流,其实也就是比试。

    虽然秋文会打着各大学院彼此交流的的口号,当这都只是表面话,就像上一世的那些运动比赛一样,嘴上说什么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其实这都只不过客套话罢了,真的到了赛场上,谁会记得这句话,都只会竭尽全力的获取胜利,人也只会记住胜者。

    秋文会亦是如此,明面上各大学院打着交流的口号,实则也就各大学院的一种较劲比试,哪个学院都想在秋文会上独占鳌头力压其他学院,以此出名,毕竟秋文会被誉为江南第一文学盛会,举行的时候吸引的关注可不小。

    尤其是在如今武朝时局相对平稳又大力推行科举的情况下,读书本就普遍受到重视,像秋文会这种被誉为江南第一的文学盛会,更是想不受人关注都不行,每年举行的关注程度,都几乎不亚于科举考试。

    由此可想秋文会在江南多么受到关注,自然的,关注多了,各大学院自然更是不想在文会上落后于人,尤其是四大书院,本身就被誉为四大书院,若是让下面的其他书院赶超了,那就更是丢脸丢到家了。

    当然,这种情况还是很难的,每届诗文会最终会评选出四个最突出的人,最后由这四人再进行比试,决出第一名,第一名归属落入哪家学院,那么哪家学院得到的名声自然最大,而且也将作为下届秋文会的东道主。

    李牧又告诉梦长生,上一届秋文会的第一名就是杭州学院拿下的,所以这一届秋文会定然也是杭州书院作为东道主在杭州举行。

    “每一届秋文会最后出线的四个人都会被外界并称为江南四大才子,而第一名则是被称为江南第一才子,嘿嘿,怎么样,梦兄有没有信心到时候摘下个江南四大才子之一的名头或者江南第一才子的名头。”

    说完,李牧又有些看着梦长生道,当然,这话玩笑成份居多,虽然知道梦长生有秀才功名在身,马上要进入杭州书院,但是他可不认为梦长生到时真能在秋文会上大放异彩甚至夺下江南第一才子的名头。

    毕竟术业有专攻,虽然梦长生如今是修士,修行上在同辈中恐怕难有人即,但是修行和文才这些可挂不上钩,而且秋文会被誉为江南第一文学盛会,各大书院联合举行,从某种程度上而言也几乎是江南最顶尖的一批学子之间的文学比试,要想独领风骚,可不容易,别说梦长生只是一个秀才功名,恐怕就算是进士之身参加都不敢说能文压众人吗,夺得第一名。

    “李兄说笑了,这天下文才俊杰何其多,我哪敢说独领风骚。”

    梦长生听完李牧对秋文会的介绍自然也就瞬间明白了这秋文会的激烈,谦虚一句,这可不是上一次陈县赵家举行的牡丹花会那般小场面,而是整个江南各大书院的文才俊杰汇聚比试,哪怕两世为人,脑海中不少前世的诗词名篇,他也不敢说自己就真的能力压众人。

    “梦兄太谦虚了”李牧则是接话道,不过见梦长生神色平静谦虚,丝毫没有倨傲的样子,心底却是对梦长生更加高看几眼。

    一般而言,少年得志,难免轻狂,尤其是梦长生这般年纪轻轻还不到三十岁就是成为炼气境界的修士,更是难得,纵观古今都少之又少,若是其他人,恐怕早就傲上天了,就是他当初五十多岁突破成为修士之时,都是一震春风得意,倨傲不可一世了好一阵,大有一种俯视众生的感觉。

    再看眼前的梦长生,李牧心中不由生出一种怪不得人家年纪轻轻就由如此成就的感慨,想到自己当初成为修士的情况,倨傲不可一世,再看看眼前的梦长生,不骄不躁,就是这份心境,他自问自愧不如。

    旁边的卢青青没有说话,不过目光却也是一直有意无意的注意着梦长生,见梦长生的态度,心中也不由对梦长生高看了几眼,别看她和李牧两人看起来也很年轻和梦长生差不多,实际上两人年纪都已经六十多岁,只不过因为成了修士之后后寿命延长,青春常驻才显得如此罢了。

    马车走过杭州城的主干道,绕了几个弯,花了近一个时辰,最后在城外的渭水河边停了下来,这里很安静,只有一艘挂满了红灯笼的画舫静静飘浮在水面上。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7/39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