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聊斋之长生 > 第二百一十八章:做一回坏人
    说实在的,梦长生并不喜欢文人的那一套,各种繁文缛节不说,张口闭口也是文绉绉的,他很不习惯,就像现在,一群文人学子在这里吟风弄月挥洒文采他并不怎么感冒,所以这时候他选择了不参合进去,吃自己的,喝自己的。

    或许有时候那颗装逼的心爆出来,旁边有美女围观,亦或者心血来潮是他会不介意吟诗赋词一,但是那也绝对是一时兴起,像眼前这些人以诗词文章下酒做菜他是万万做不到的,故此,宴会上,他选择做了一个透明人。

    当然,梦长生也不是真的能一言不做一个透明人,因为武空明的缘故,他在众人中的关注也不少,所以也被人起哄推出来了几次,一次是对对联,一次是接诗,一次是作词......

    虽然有些不喜欢这些,不过梦长生也不想标新立异扫兴,也更不想被人看轻,所以被推举出来时也露了几手,对联也好,诗词也好,都是上一世的名句名篇,所以他虽然只是渺渺出场几次,但也搏得了满堂喝彩,让众人刮目相看。

    不过众人也看出梦长生似乎兴致不高,每次出声之后就马上安静的坐在了位置上,再加上武空明也看出梦长生似乎不怎么有吟诗作词的兴致,有意帮衬梦长生,所以三次之后,众人中便也没有人再开口提议推他出来。

    倒是武空明,俨然成了会场的中心,看着游离在众多酒桌人群中的武空明,梦长生不得不感叹,这人的交际能力真的很强,若是生在上一世,绝对是职场上的一朵璀璨交际花。

    “梦兄和武兄早就认识吗?”酒桌上,梦长生想要安静,不过马玉明却是惦记着想要确认梦长生的身份,故此见到机会,便有忍不住旁敲侧击询问起来,看似随意交谈,实则从各个方面来打探梦长生消息,看了一眼不远处人群中的武空明,马玉明问道:“据我所知,武兄从未去过琅琊。”

    意思是询问梦长生莫不是以前来过杭州。

    梦长生道:“没有,我和子玉也是今天才认识,不过却是一见如故。”说完似笑非笑的看着马玉明,旁边宋明、冯生几人目光也看过来,听到梦长生的话都是神色微微有些怪异。

    感受到梦长生的目光,马玉明神色微微一顿,他也感觉到似乎梦长生对他的话题询问有些不怎么喜欢,不过此刻心里想着确认梦长生的身份,就此罢问又不免心有不甘,但是继续问下去又担心适得其反惹得梦长生反感,心中危难之际,忽然脑海一亮,想到赵阿宝。

    心想阿宝不就是琅琊的吗,正好可以借此询问一下梦长生住在琅琊哪里,问出他的住处,然后回去让人查一下摸清这梦长生的家势根底,不就能确认这个梦长生的身份了。

    一念至此,马玉明当即便问道:“梦兄是琅琊认识,不知住琅琊哪里,正好在下妻子也是琅琊人。”

    梦长生闻言也是当即嘴角扬了起来,笑着看向马玉明:“马兄的妻子莫不是叫赵阿宝。”

    这一下倒是马玉明愣,脱口道:“梦兄也认识阿宝。”有些愕然的看着梦长生,他本是只想以此为借口打探梦长生的消息,却不想梦长生一口就道出了赵阿宝的名字,由不得他不惊讶,旁边的宋明、冯生几人也是目光看过来。

    “莫不是梦兄也是琅琊陈县人士?!”马玉明又问,心里却是没由来的一下子警惕了起来,连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语气都高了几分,宛如一头感知到某种威胁的雄狮子。

    梦长生看着马玉明的反应,心里突然有些爽了,坐在这里这马玉明一直旁敲侧击套他的话向打探他的身份,早就让他有些烦了,此刻见提到赵阿宝马玉明突然警惕了起来,心头没由来升起一种快意,生出一种恶趣味。

    “原来我还在猜当初赵小姐说要下嫁的杭州马公子是不是马兄,没想到还真是马兄,这真是缘分啊,怎么,赵小姐和马兄没有说过以前陈县的事,没有提起过我吗吗?....”梦长生这般故意问道,有心恶心一下马玉明,把自己弄的好像与找阿宝很熟一样。

    果然,听完自己的话,梦长生清晰的看见马玉明的神色都有些不自然了起来,眼神变换了好几下,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好半响才看梦长生道。

    “阿宝嫁给我之后,很少提及以往陈县的事和人,所以在下也并不知梦兄,不过却没想到梦兄也是陈县之人,真是让人意外,听梦兄的口气,似乎和阿宝很熟悉,以往在陈县梦兄和阿宝熟知吗?”

    马玉明确实有些警惕了,虽然对于赵阿宝他并无什么真正感情,但是毕竟现在也是自己的妻子,而且对于这方面,男人总会格外敏感,而且赵阿宝的美貌他也是很动心的,但是现在突然冒出一个梦长生,听梦长生这语气,以往似乎和赵阿宝有过交际。

    身为一个正常的男人,马玉明由不得不警惕不多想,尤其是眼前的梦长生,俊美如玉,风采逼人,饶是一向自认俊逸不凡的他也不得不承认,在外貌气质上,他比不上梦长生,这样一个人以前居然和自己的妻子有过交集,而自己的妻子却从来没有和自己说过,由不得他不多想。

    “熟悉,算是吧,有过一些交际,不过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

    梦长生故意这般亦真亦假的说,尤其是最后一句话配上那略带几分回忆感叹的语气,更是惹人多想。

    什么叫做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难道你们之间以前还有过什么不成。

    旁边的宋明、李怀、冯生几人都是不由得眼神古怪起来,马玉明脸色更是第一时间有些不自然起来,神色好一阵变换。

    显然,他被梦长生的故意引诱误导了,想多了。

    “在聊什么呢?”

    这时候,武空明走了回来,挨着梦长生身边坐下,笑着坐下来问道,目光却是看向梦长生和马玉明,刚刚他在远处隐约听到了一些梦长生和马玉明的话,不过却并未完全听清,看马玉明神色有些不自然,而梦长生神色却是似笑非笑,似乎有一丝小计谋得逞的意味。

    “没什么,只是聊到了马兄的妻子,没想到还真是我以前在陈县的同乡赵小姐。”

    见没人开口,梦长生故作平静随意的道。

    “是啊,真的很巧,我也没想到梦兄居然还是我妻子的同乡!”、

    马玉明也跟着开口,附和梦长生的话,不过这话听着却怎么都给人一种几分掩饰的以为和不自然。

    “哦,那还真是够巧的。”

    武空明心思剔透,瞬间就感觉到了气氛的微妙,当即随意的应了一声有找了个话题扯开,不在这件事情上多聊,旁边的冯生、宋明几人也感觉到气氛的微妙不愿在这个话题上让马玉明和梦长生多谈,附着这武空明转移话题。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7/39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