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聊斋之长生 > 第二百二十章:夜微凉
    马玉明也是被气糊涂了,先前因为梦长生的寥寥几句话,就已经让他产生了误会,以为梦长生以往和赵阿宝生过什么,此刻提到梦长生又见赵阿宝如此大的反应,更是火上浇油,不免想的一错再错。

    赵阿宝也是被马玉明骂的懵了一下,不过接着又是一个激灵,她心思细腻聪慧,看到马玉明那怒冲冠宛若一头愤怒的雄狮般的样子,哪里还不明白,多半肯定是生了什么让马玉明产生了误会。

    “不是,夫君,到底生了什么事,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误会?”赵阿宝赶紧道,她知道这其中肯定是马玉明误会了什么,不然不会如此这般,也必须要赶紧弄清楚到底生了什么事,将事情说开。

    “贱人,这个时候还想骗我。”马玉明却是气的有些昏头了,真以为赵阿宝和梦长生又什么不正当关系,怒目喝到:“说,你和梦长生到底什么关系,为什么我提到他你反应那么大,你给我说....”

    马玉明怒目圆睁,气的眼睛都有些红了,他真以为梦长生和赵阿宝有一腿,而看到马玉明这个样子,被如此厉声质问,赵阿宝也是瞬间眼圈红,豆大的泪珠滚落了下来,只感觉心中委屈交加。

    “夫君,你怎能如此轻贱阿宝,你就这么不信我吗?”

    嫁入马家以来,赵阿宝自问自己一直兢兢业业,守着妇道,虽然这些时日因为听到梦长生的名字心中起了一些波浪,但是她自问从没有做出过有违妇道对不起马玉明的事,此刻却被马玉明如此质问,不由悲从中来。

    想到嫁入马家之后,她一直兢兢业业做一个好媳妇,但是马家的人对他却是冷冷淡淡,就是眼见她多次被钱氏欺压也装作不闻不问,此刻马玉明更是还这般质疑她不守妇道与梦长生有染,只感觉往日以来所有的委屈都一下子爆了出来,直觉悲凉凄苦。

    “阿宝自嫁给夫君,自问三从四德,称职称德,没有半分对不起夫君和马家,纵使钱姐姐欺压,夫君和公公婆婆不闻不问,阿宝也从未有过半分怨言,夫君若是真不喜欢阿宝,休了阿宝就是,何必如此轻贱阿宝....”

    若是平时,赵阿宝是万万不敢也不会说出这些话的,因为这不仅关系到自己,还关系到赵家,但是此刻心中委屈凄凉,悲从中来,却是没有了这些顾及,看着马玉明啜泣道。

    “阿宝与梦公子确实相识,当日在陈县之时也有过一些交际,梦公子也曾追求过阿宝,甚至两次救过阿宝性命,但是阿宝对梦公子一直只是怀着感恩之心,并无其他男女之情,更没有做过对不起夫君之事,若是夫君不信,大可派人前往陈县探查,事实如何,一查便知....”

    见赵阿宝说得对凄苦,不像说假,再想到赵阿宝嫁给自己后在马府中的表现,马玉明也是心中的气微微消了些,不过心中还是感觉不舒服,感觉有一股气,郁气难消。

    深吸了好几口气,努力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马玉明才道:“好,我暂且就信你,明日就派人去琅琊陈县查问,若是真如你所说,那么此事作罢,但若是你在其中对我有任何欺骗,那么也就别怪我不念及你我之间的情分了,哼!”

    说吧,马玉明衣袖一甩,直接转身拂袖而去。

    ...........................................

    月上高空,与此同时,另一边,以至深夜,凤仙楼的聚会也已经散场,武空明将醉醺醺的梦长生扶回宿舍床上躺好,目光却是足足在梦长生熟睡的脸上停留了好一会儿,因为他吃不准梦长生是真醉还是假醉。

    心知若是眼前的梦长生就是那位新来掌管杭州武卫的大人,定然是假醉,修士强者,岂会真的被区区凡酒灌醉。

    “可惜我没有修为,否者也就不用这么麻烦了。”

    武空明心中轻叹,带着一丝惋惜还有浓浓的不甘,他只是一个普通人,道并不是因为他不愿修行或者没有机会,而是因为他的人生从小就已经注定,被人安排,不仅他反抗不了,就是他的父亲也反抗不了,因为对方太强了。

    没有人愿意自己的人生被人安排,就像是木偶一般被人操纵,武空明也不例外,他不是没想过反抗,事实上,他时时刻刻都在想,不过他更清楚,那个人,自己反抗不了。

    虽然对方名义上收了自己做弟子,但是从来不交自己任何修行,也不允许自己修行,武空明知道,对方不让他修行就是为了更好的控制他,不想让他拥有丝毫反抗的机会。

    “或许,只有修士强者,在这个世间才能完全掌控自己的命运吧,但是,你真的能帮我吗?”

    武空明目光看向躺在床上的梦长生,神色复杂。

    他不想自己一辈子成为他人手中的木偶,命运被他人操纵,他想要反抗,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行,就是他父亲也不行,必须要找到更强的人,但是要找到这样的人谈何容易。

    武空明非常清楚,这个世界,真正掌控一切的只有那些修士强者,他不确定梦长生能不能帮他,或者愿不愿意帮他,但是这是他唯一能有机会接触到的修士强者,或许也是他唯一的机会,所以,他不想放弃。

    明月高悬,夜色以深,武空明也回到了自己床上,缓缓睡去,这时候,躺在床上的梦长生却是眼睛突然睁开,从床上坐起来,看着对面已经熟睡过去的武空明,担心武空明突然醒来,梦长生又将一道法力打入武空明身体中,让对方深度沉睡过去。

    待一切弄好,梦长生直接施展望气术,开始查看武空明的气运,从今日和武空明相遇之时,他就有一种很强烈的直觉,武空明不同于常人,但是武空明本身却只是普通人,会武艺,身份的话暂时也没什么特别。

    想来想去,梦长生也只能想到气运身上。

    气运这东西虚无缥缈,但是却是实实在在的存在,无论是个人、种族、王朝、宗门,这些亦都有气运,当初敖雪就给他说过,他们龙族衰弱也是从龙族的气运衰败开始。

    一层晶莹的金光浮现在梦长生的双眸上,在他的视线中,眼前的事物也随之生了变化,原本一些肉眼看不见的东西全都显化出来。

    目光看向对面床上的武空明,这没看不要紧,一看之下确实大吃一惊,只见一大片紫色的光芒从武空明身上爆出来,璀璨至极,让梦长生都只感觉眼睛一花,视线中全成了一片紫色的世界!

    “唳!”

    隐约中,梦长生感觉自己看到了这些紫色的光芒中似乎又什么东西飞了起来,伴随着一声嘹亮的鸣叫,但是具体是什么他没有看清,因为这鸣叫声刚刚升起,梦长生眼前的紫气和景象都破散了。

    有人破了他的法术!

    “不对,应该是施展在武空明身上的法术,封印住了武空明的气运不让他人看见!”

    梦长生深吸一口气,看着对面床上的武空明,目光却是不由得深邃起来。

    ps:今天下广州,只有一章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7/40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