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聊斋之长生 > 第二百四十章:下半场
    相比上午时分,下午参加笔试的学子少了足足近九成,上午数百人,而到现在剩下参加下半场的各大书院学子已经只剩下四十人,而这四十人中又以杭州书院、扬州书院、苏州三大书院占据最多,差不多一半有余。

    杭州书院上半场也有三人头淘汰,此刻还剩下七人,武空明、梦长生、冯生、乔生、马玉明、刘永、李常。

    下午比试不再拘泥于书本上的那些诗词经义,而是真正考核参加比试的各个学子的个人才华和胸中墨水,再由此次负责诗文会的诸多夫子老师共同商量出题,比试的各院学子,围绕题目做文。

    题材不限,诗、词、歌、赋、只要是文章均可,最后由在场诸院夫子老师共同评选选出优胜者,分三轮比试,进十、进四,以及后面由最后的四人决出此次诗文会的第一名。

    “诗文会下半场,第一轮开始,请考生看题...”一个身穿灰色长衫,须皆白的老夫子出来宣布考试开始,随着其话落下,在他身后,两个儒衫学子便抬出一面屏风,屏风上悬挂着一幅收起的画:“哗啦啦!”

    画卷打开,一副大江奔流图,两岸青山,天边夕阳,明显出自大家之手,画卷虽寥寥勾勒,没有上色,更远远比不上上一世手机照相那般清晰,但是却韵味自成,一眼看上去,就给人一种如临其境之感,似乎真的对看见了一条浩浩荡荡的大河从眼前奔流,无日无夜。

    “山水江河图!”梦长生盯着眼前画卷沉吟半响,开始寻思起来,如果仅仅只是纯粹的描写江河山水的诗词文章,他脑海中记忆的不少,其中不乏诗词名篇,但是看着眼前的大江崩流图,若仅仅只是看着画中的大河,给人的自然是一种大河浩荡的荡气回肠之感,但是在大江的下游,一轮夕阳缓缓落下,却又让梦长生感觉平添了几分夕阳西下的落幕萧瑟感。

    让人止不住生出一种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的惆怅落寞,沉思半响,一番权衡,梦长生心中有了选择,开始动手,润笔、写字、笔走龙蛇,不见丝毫停顿,与他这般的还有武空明。

    至于其他人,此刻则大多还都在沉思中,周围的人见到场中的武空明和梦长生最先动笔,皆是不由将目光投过去,尤其是看到梦长生动笔,大多数更是不由目光惊讶。

    武空明才名在外,上一届就是诗文会第一名,被誉为江南第一才子,有此实力这么快动笔不让人感到意外,但是梦长生却是初次来杭州,以前在陈县也算是小有才名,但是到了这里就真的是默默无闻了,是以见梦长生也如此动笔,难免惊讶。

    不过紧跟着梦长生与武空明开始动手之后,66续续也有人开始动笔,紧跟梦长生和武空明之后的就是苏州书院的赵彦和扬州书院的苏三,两人都是上一届诗文会的前四名,乔生、冯生等人也紧跟其后。

    下午比试分三轮,三个时辰,一轮一个时辰,半个时辰考试,半个时辰评审,半个时辰后,第一轮考试结束,诸多参加比试的学子纷纷交上自己的试文,由在场的十几个评审老师共同评审审核。

    十几个评审的夫子在上面的高台上评审,表情也是精彩,看到不怎么好的文章会表现的皱眉甚至面露不满不愉,看到好的文章则是面露微笑,似乎看到了什么赏心悦目的东西,更有些情绪激动的老师看到了佳篇更是忍不住情绪激动大声呼好起来。

    这不,约莫片刻,一个须皆白的老夫子看到了一篇佳作,就直接忍不住激动的拍着大腿叫好起来。

    “秒,秒啊,如此文章,当为诗词名篇,果然不愧为苏州书院第一才子,能写出如此佳作,难得,难得。”

    在场的众人闻言也皆是目光向着苏州书院的苏三看去,苏三俊朗的脸上亦是露出了笑容,隐隐间带着几分得意之色,虽然那老夫子没有说名字,但是却已经胜似说名了,苏州书院第一才子,除了他苏三还有谁。

    那老夫子激动的开口后,周围的好几个负责评审的老夫子闻言也不由凑过头去看了下,皆是脸上露出赞善之色,虽然没有表现得如先前那老夫子般激动,但也是毫不吝啬的赞赏了几句。

    “苏三公子才情卓绝,上一次诗文会就进入了前四,此次看样子很有可能夺魁啊!”

    墨轩楼外的很多人见到里面评审的好些个夫子都如此赞善苏三的文章,也是不有纷纷开口猜测道。

    “公主,这次诗文会第一名不会真被这苏三拿下吧!”

    赵飞雪旁边,丫鬟碧容则是有些担忧道,看了一眼苏州书院方向的苏三一眼,又看了一眼杭州书院方向的武空明一眼,她心系武空明,自然心里是想着武空明能再次拿下诗文会第一名的。

    “你呀,这叫关心则乱。”赵飞雪闻言则是无奈的摇摇头,下半场的诗文会不过才刚刚开始,这才第一轮,后面还有两轮,就算现在苏三表现不错,谁又能保证其后面两轮都能表现好,而且现在苏三表现好,谁又知道武空明等人的文章会比苏三差,不过赵飞雪也没有多言,她知道自己的这个侍女对武空明已经种下了情丝,虽然不看好,但是也没打算泼冷水,摇摇头,继续观望。

    眼神观望间,不时的多看梦长生一眼,因为上次偶遇相救的原因,众多比试的学子中,她倒是对梦长生最为关注,心头还有些好奇,梦长生堂堂修士强者,怎么会进入杭州书院,还来参加了这诗文会,在她的印象中,修士强者大多都醉心修道或者醉心权利,可很少有修士从文的。

    “爹,你说等下第一轮比试谁会夺得第一啊?”

    林栖同旁边,林月芙也是心中好奇,问林栖同道。

    “我猜应该是武空明吧。”

    林栖同沉吟了一下道,显得有些随意,其实他来这里完全就不是真的关心这个诗文会,而是为了梦长生,不过他对林月芙溺爱的紧,林月芙问了有不忍心不答。

    “那你说那位公子呢,他能不能进入下一轮。”林月芙又问道,眼中带着几分亮色。

    “谁?”林栖同问道,顺着林月芙指的方向赶去,是杭州书院方向,本能的心头一紧,心想自己的宝贝女儿不会看上了谁吧,不过还没确定林月芙指的是谁。

    “就是那个坐在武公子旁边的公子啊。”林月芙道。

    这一下林栖同锁定目标了,正是梦长生,眼神微凝,目光不留痕迹的观察了梦长生一番,实际上,从一开始他就一直关注着梦长生,只是他看不出梦长生深浅,所以也有些不确定梦长生的身份,不敢确定眼前的梦长生是否就是掌管如今杭州武卫的那个梦长生。

    是同一个人,还是巧合,林栖同还有些不确定,今日前来,也就是为了确定这一事。

    眼神动了动,随后转头看向林月芙,林月芙却是被林栖同的目光看的没由来的心里一慌,自己也不知道慌什么,本能的眼神一躲,俏脸微红道:“爹,怎么了?”嘴上问道,眼神却有些闪躲,不敢与林栖同对视。

    林栖同看着自己女儿有些红的脸颊和闪烁的神色,顿了半响,随手却是突然一笑:“没什么,只是突然感觉,爹的宝贝女儿长大了,是时候找个情郎咯....”

    “爹!”

    林月芙瞬间脸颊通红,瞬间羞得地下了头,林栖同见了却是嘴角一扬,脸上的笑容更盛了几分,目光则是饶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梦长生,心里盘算着,如果眼前的梦长生真的就是那位武卫的大人,若是月芙能与对方成亲,对自己而言倒不失为一个极好的选择。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7/40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