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聊斋之长生 > 第二百四十三章:结束
    “请四位作答,当然,若是在场诸位有兴趣,也皆可作答。”一念罢,赵飞雪环顾了一圈台下道,语气平缓柔和,脸上依旧带着一丝微笑,看不见丝毫波动,不过站在赵飞雪身边的碧容却是不由有些担心的看了赵飞雪一眼,叫了一声:“公主!”

    在先前赵飞雪开口之时,她就清晰的看到了赵飞雪眼中那一抹一闪而逝的忧伤和当时的一种落寞忧伤情绪。

    身为赵飞雪最身边的人,也是跟随赵飞雪最久的人,她自然也是最了解赵飞雪的人和最能理解赵飞雪的人,身为武朝公主,千金之躯,在外人看来高高在上,羡慕不已,但是其中的无奈心酸又有几人能了解。

    尤其是对于赵飞雪而言,当年下嫁镇南王,站在朝廷的角度而言,她只是弃子,朝廷早就计划好了在她加入镇南王府的那晚剿灭镇南王,而他只不过是朝廷用来让镇南王府放松警惕的诱饵。

    从一个女人的角度而言,虽然当年镇南王府覆灭了,但是在名义上,赵飞雪已经嫁给了镇南王,是镇南王的妻子,镇南王杨权已经是赵飞雪的夫君,但是自己的夫君,却连交杯酒都还没有喝上,就被自己的娘家剿灭。

    虽然镇南王府覆灭后赵飞雪依旧是武朝的朝阳公主,但是事实上,从她当日加入镇南王府的那一瞬间,身上就已经打上了镇南王府的烙印,对于天下人而言,现在想到赵飞雪,很多人的第一想法已经不是其武朝公主的身份,而是寡妇的身份。

    甚至更有甚者,直接将当年镇南王府覆灭的原因归结到了赵飞雪身上,认定其就是一个煞星,克夫命,灾星,虽然这种想法对于一些理智的人自然不会相信,但是三人成虎,难免也会让人对赵飞雪造成看法。

    加上其武朝公主和镇南王府遗孀的两重身份,更是造成了其本身的敏感,无形中,身上都要存在很多枷锁,所以,虽然贵为武朝公主,但是于赵飞雪个人命运而言,却是一种不幸。

    新婚当夜,自己的夫君却被自己的娘家人杀死,而自己却只是一枚棋子,哪怕是自己早就知道,有了一些心理准备,但是对于一个女子而言,也不可谓不是一件残忍的事。

    身为赵飞雪的贴身侍女,也是从小跟随在赵飞雪身边,自然也是最了解和理解赵飞雪的人,所以,在赵飞雪念出这篇文章时,就已经心有所感,赵飞雪的无奈、凄楚、忧伤、疼痛,皆能清晰的感觉到,这篇文章,皆是赵飞雪个人心声。

    有些伤,从内而外,有些痛,只有自己能体会。

    赵飞雪没有理会旁边碧容的担忧,短暂的情绪波动后,她早已恢复了情绪,收拾了心情,这么多年的生活,早已让她学会了坚强,更懂得不要在其他人面前暴露出自己的柔弱。

    场上除了碧柔之外,并无人觉赵飞雪那一瞬间的情绪波动,或许有少数人倒是从赵飞雪这篇文章的字里行间有所觉,不过这时候也定然是不会多想,因为此刻所有人都在寻思着如何找一能与之对上的文章。

    赵飞雪这篇文章看似不长,只有九句,但是要对上可不容易,每一行都是以一个数字开头,从一至九,而且每一句也皆是描写出了一种女儿家的心情,对上前面的数字不难,但是要对上这后面子女行间中所写的女儿家的心思情绪,可就不容易了。

    而且大多数文人才子皆是大男子主义,又有几人是真正懂女儿家心理的,但若是连女儿家的心情都不懂,赵飞雪这题目可又该怎么答,一时间,在场的所有文人才子皆是犯了难。

    尤其事评审台上负责此次诗文会的杭州书院几个负责人,更是急得脸色都变了,他们先前就在担心赵飞雪出个什么刁钻的题目,万一在场无人答得出来可就乐子大了,丢面子是小,名誉才是大!

    一群自负才华的才子文人,居然连一个女子出的题都答不上,传出去还不笑掉大牙,面子往哪里放。

    台上杭州书院的几个负责人急得脸色都变了,不仅仅是着急下面的的武空明、梦长生等人答不答得出来,更急的是他们现,自己都一时之间都想不出该怎么答上赵飞雪的这篇文章。

    赵飞雪的这一题,难度不仅仅是对才华的考验上,更在于对女儿家的情事心思上的把握,而也正是这一点,几乎把在场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给难住了,这世间男子,又有几个敢说是了解女儿家心理的。

    不过在大多数人都在为赵飞雪这题目为难时,梦长生却是深深的看了赵飞雪好半响才收回目光,然后拿起笔。

    梦长生低头动笔,笔尖在纸张上轻轻滑动,沙沙作响,在此刻所有人都在为赵飞雪的题目纠结沉默之时,却是显得格外醒目,哪怕是在场人多,但是他的动作也是显得极为突出,最先有察觉就是他身边的武空明。

    一开始是静看,不过慢慢的,武空明就是不自觉的看着梦长生所写的文章轻轻念叨了出来。

    “一张机,采桑陌上试春衣。风晴日暖慵无力,桃花枝上,啼莺言语,不肯放人归。”

    “两张机,行人立马意迟迟。深心未忍轻分付,回头一笑,花间归去,只恐被花知。”

    “三张机,吴蚕已老燕雏飞。东风宴罢长洲苑,轻绡催趁,馆娃宫女,要换舞时衣。”

    “四张机,咿哑声里暗颦眉。回梭织朵垂莲子,盘花易绾,愁心难整,脉脉乱如丝。”

    “五张机,横纹织就沈郎诗。中心一句无人会,不言愁恨,不言憔悴,只恁寄相思。”

    “六张机,行行都是耍花儿。花间更有双蝴蝶,停梭一晌,闲窗影里,独自看多时。”

    “七张机,鸳鸯织就又迟疑。只恐被人轻裁剪,分飞两处,一场离恨,何计再相随?”

    “八张机,回纹知是阿谁诗?织成一片凄凉意,行行读遍,恹恹无语,不忍更寻思。”

    “九张机,双花双叶又双枝。薄情自古多离别,从头到尾,将心萦系,穿过一条丝。”

    一念罢,场面皆一静!

    贵宾台上的赵飞雪也是明显脸色愣了一下,好半响才回过神来,目光看着梦长生,多了几分异色,展颜一笑道:“梦公子还真是了解女儿家心思呢。”

    梦长生也是看着赵飞雪,不过这时看赵飞雪可不是看赵飞雪的美貌,而是观察赵飞雪的情绪波动。

    不过从赵飞雪的眼神中,并没有看到他原本猜测所出现的情绪反应。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7/40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