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聊斋之长生 > 第二百四十四章:无题
    “梦兄,恭喜恭喜,恭喜梦兄夺下诗文会第一名。”“客气客气,侥幸而已,都是诸位谦让了。”“誒,论文比试,哪有谦让之说,此次梦兄之表现在场诸位都亲眼所见,梦兄太谦虚了。”

    “就是就是,此次诗文会第一名,梦兄是实至名归,今日之后,这江南第一才子非梦兄莫属啊。”“哪里哪里,诸位过誉了,过誉了。”

    下午时分,诗文会结束,在赵彦、苏三、武空明三人弃权,在场只有梦长生一人对出赵飞雪的文章情况下,且赵飞雪本人也对梦长生的答案无异议后,此次诗文会的结果自然也是毫无疑问,第一名落在了梦长生头上。

    刚刚结束,就迎接着一道道恭贺,其中大部分都是杭州书院的学子,认识的不认识的都有,还有一些是其他书院的学子,所谓输人不输阵,更不能输了气度,虽然第一名落在了梦长生头上,但是表面上的恭贺气度还是要别表现出来。

    接受了一番恭贺和拒接了一些客套的邀请,足足花了近小半个时辰,才从墨轩楼中抽身出来,与武空明一起:“刚刚你也想到答案了。”出了墨轩楼,近处无人,梦长生突然转头看着武空明小声道。

    别人在先前或许没有注意到,但是梦长生却知道,赵飞雪先前出的题目,武空明定然也是已经想出了,因为他先前分明看到武空明将一张写满了字迹的纸收了起来,匆匆一眼间,他看见了开头一两行,正是对上了赵飞雪所出的那道题目。

    所以,梦长生敢确定,其他人或许没有人想出当时赵飞雪所出的那《九张机》的答案,但是武空明定然是已经想出了答案的,只是他有些意外,武空明既然想出了答案,为什么没有公布出来,难道是有意让自己拿下这个第一名。

    还有,武空明又是如何想出答案的,武空明的才华他承认,但是要知道,赵飞雪那道题目可不仅仅难在才华上,最主要得的是难在对女儿家心思心理的把握上,这一点才是最难的,他敢确信,哪怕是文采再出众的人,若是不对女儿家的心思有个细致的了解,不说绝对,但是短时间肯定写不出答案。

    他自己也不过是作了弊才回答上,看武空明这样子,莫不是真的心思随了他的样子,偏女性,所以清楚女儿家心思。

    目光看着武空明,武空明却只是微微一笑,并不多言,平静的脸色和眼神,也让人看不出他的具体心思,梦长生微微有些失望,嘴巴张了张正欲再开口,不过这时眼角的一处,见几道身影向这边走来。

    走在最前面的正是马廉和马玉明两父子,看着梦长生和武空明两人向这边走来,马廉神色平静,马玉明表面上掩饰的还算不错,不过若是观察其颜色,却是能看到其眼中的复杂和波动。

    “父亲,陈县那边还没有消息传回来,我们真的要这般直接去问吗?”

    马玉明还是有些犹豫,眼神看了看远处和武空明在一起的梦长生对着马廉小声道,马廉闻言则是微微转过头,眼神平静的看着马玉明,淡淡道:“什么时候,做事变得这般畏畏缩缩了,这可不是为父教你的行事作风。”

    “我..”马玉明嘴巴张了张,不过话到喉咙却是不知怎么说,马廉则是看着马玉明摇摇头,对于马玉明的表现他很不满意,就因为一个女人,一个还不能确定的消息,就已经乱了心神:“你让我很失望。”

    留下一句满含不满的话,马廉背负双手向着前面大步走去,后面的马玉明则是脸上露出羞愧之色,低着头走在后面快步跟上,不过没走几步,后面的马玉明一个不留神却是险些撞上走在前面的马玉明:“父亲。”不解的叫了马廉一声。

    马玉明有些不明白自己父亲怎么会突然停了下来,疑惑的到看着马廉,却见马廉脸色轻微的变换了一下,然后突然转身:“走吧,回去。”

    “啊!”马玉明愣了一下,完全没明白生了什么事,脑子里全是不解,不是要去见梦长生确认身份吗,怎么突然就回去了,还没有明白是什么情况,就见自己父亲转过头,看着自己淡淡道:“不用去问了,他已经告诉告诉我了。”

    马玉明再次愣了一下,告诉了,什么时候的事,我们明明还没有碰面啊,目光本能的向着梦长生和武空明的方向看去,却见武空明和梦长生的身影已经结伴向远处走去,只是看到一个背影。

    “难道,传音入密!”

    短暂的惊愕之后,马玉明就是脸色一变,想到了关于一些关于修士强者的说法,这等人物,已经脱了常人的范畴,除了实力和寿命之外,还具有种种常人所不具有的手段,而传音入密就是一种。

    一种用法力的秘密传音之法,修士强者以大法力将声音传入某人的耳中,而周围的其他人丝毫感觉不到,也听不到一丝声音。

    梦长生已经给自己的父亲秘密传音了,若是这般,那梦长生的身份也自然无需再怀疑,同样的名字,同样亦是修士强者,还能有第二个人不成,眼前的梦长生,与掌管杭州武卫的梦长生,定然是同一个人无疑。

    一念至此,马玉明心头直觉五味杂瓶,气愤、无力、不甘、愤怒,各种情绪杂糅到一起,一个疑是与自己妻子不清不楚的男人,很可能给自己戴绿帽子的仇人,但是自己却偏偏无法对付对方,还只能忍气吞声。

    如此情况,对于任何一个男人而言,恐怕都是一件憋屈痛苦的事情。

    不过虽然心中万般憋屈不甘,但是马玉明倒也没有失去理智,知道这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回去听听自己父亲的意见,是以在原地顿了半响后,也快步向着马廉离开的方向跟了上去。

    “爹爹,怎么了,你不是要去见梦公子吗,怎么停下来了?”

    另一边,林月芙也是看到自己爹爹突然停了下来,不由疑惑的问道,尤其是看着远处梦长生与武空明结伴已经越走越远的背影,眼中更是透露出丝丝急切。

    “回去吧,不用去了。”

    林栖同却是摇摇头,他过来找梦长生也是和马廉同样的目的,确定梦长生的身份,不过现在他已经得到答案,因为刚刚梦长生传音入密的时候,不仅传给了马廉,也传给了他。

    得到梦长生的亲自传音,他自然也就没有了再去当面问的必要,而且看梦长生这样子明显没有和他会面的意思,自然就更不能这个时候上去,万一惹得梦长生不高兴怎么办。

    虽然自己是杭州郡守,算得上位高权重,但是他却是非常清楚,自己的这点身份地位,在梦长生面前,就真的不够看了,两人完全不是一个级别上的,不说梦长生的实力,就算梦长生抛开自己的实力,如果要收拾他,动用一下武卫的力量,也是轻轻松松。

    久居官场,林栖同更加懂得这其中的生存之道,尤其是对待比自己位置更高的人,所以他位置摆的很正。

    “啊,不去了,为什么,爹你不是说要见梦公子吗?”

    听到林栖同的话,林月芙却是愣了,接着就是急切的追问。

    “我已经得到了我想要的答案,自然不用去了,到是你,似乎很像见梦大...梦公子。”

    见到自己女儿有些急切的样子,林栖同则是嘴角微微一扬,似笑非笑的看着林月芙反问一句,本来想说梦大人,不过话没有完全说完又赶紧改口称呼为梦公子。

    “哪,哪有?”林栖同疑问,本来还显得急切的林月芙立马脸色一慌,露出几分羞涩,解释道:“爹爹你想什么呢,我都是第一次见梦公子...”

    “哦,是吗,可是我也没说你对梦公子有什么啊?!”

    林栖同微微一笑,眼中露出老狐狸一般的笑意,林月芙则是瞬间反应过来自己刚刚的解释反而像是不打自招,瞬间脸色通红,脸色羞红的跺了跺脚:“爹你欺负月芙,我不理你了...”说完赌气般的转身就走。

    看着林月芙那带着几分娇羞的背影,林栖微笑的眼神中却是带着几分老狐狸般的深意,心里想着,若是林月芙真能嫁给梦长生,以梦长生的实力和

    在武卫中的地位身份,无论是对于林月芙而言还是对他而言,都绝对是百利而无一害。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7/4043.html